076.襄阳风波(五)

    刘琦和刘轩来至辉阳酒楼附近,已然是朝阳西落,刘轩目光掠过眼前的辉阳酒楼...眸子掠过一抹惊诧,只听闻辉阳酒楼在襄阳城颇有赞名,但那俱都乃耳闻,今一见,刘轩才知果不虚传,占地面积就足有数十亩地!

    下了马车,刘琦带着刘轩从辉阳酒楼另一侧走去,须臾功夫,刘琦,刘轩便至一个侧门,在进门的那刻,刘轩惊鸿一瞥,一席青衫飘飘而过,刘轩脑海猛然一震。

    刘轩猛然拔足追去,然那一刹那,一辆马车横空撞来,看那模样,刘轩若不闪躲,毫无疑问会亲和这马车来个亲密的接触。

    刘轩只得手忙脚乱的撤回,险又险之的躲避开来。不过饶是如此,刘轩也是惊出了一冷汗。

    “小子,你没长眼啊?今老子心好,不跟你一般计较。”

    还未等刘轩回过神来,前方飘过这么嚣张的一句话,刘轩闻言心头顿时火起,但转念想起什么,刘轩目光左右巡视,可那一席青影早已不见,刘轩暗暗恼恨。

    “要不是那辆马车,或许就能看清一二了。”刘轩眉头紧皱,暗道:“是他吗?可他不是回许都了么?”

    “怎么会出现襄阳?难道是我错觉?”

    “阿轩,缘何站在这发呆?”

    刘琦施施然走来目光不解看着刘轩,其后跟着一个衣衫华贵的躯略略发福的中年人。

    “哦,没...”刘轩猛然记起那辆马车,转朝着刘琦说道:“喏,兄长,那辆马车你可认得?”

    “嗯,那辆?”刘琦目光循着刘轩所指瞧去,片刻后,脸色骤然沉了下来,低声说道:“那是新任水军都督张的座驾。”

    “怎么,阿轩你和他有冲突?”

    “没...好奇罢了,区区一个车夫好大的威风。”刘轩眼皮一垂,漫不经心说着,语气中却似带着凛冽寒气。

    “哦,走吧...为兄带你去看看辉阳酒楼!”

    一处幽静不失典雅的房间内。

    刘琦和刘轩相顾坐在一旁,房内却还多了三人。

    最前一人是辉阳酒楼明面掌柜,也是刚才那个子有点发福的中年人,刚才未曾注意,刘轩目光微微打量一下,这个中年人似乎在四十多岁左右,一双小眼睛直冒精光,

    但看起来很是精明,嗯,做掌柜正是人选。

    其后则是账房先生,账房先生平凡得可以,然上那股淡然的气质却是让刘轩颇为意外,刘琦似见到刘轩神色,低语了几句,刘轩才恍然大悟,看着账房先生暗自点头。

    其后则是酒楼总管,这个总管权利可不小,例如打杂,买东西,酒楼招聘人手,管理人手都是总管一人监制。

    刘轩好生仔细瞧着这个瘦小的汉子,听刘琦言这瘦小汉子生的一副好口才,一般的处理酒楼纠纷之事,俱由乃是此人出马,保准办得完完美美。

    刘轩将这三人的况大致铭记于心。

    那个掌柜名叫常广,账房先生叫步三刻,那个总管名叫柳猴。

    三人或多或少可算是刘琦心腹,常广曾是刘琦府中不起眼的扫地奴仆,随后被刘琦暗地派来当掌柜,常广从一无人认知的低下人至如今威风八面的掌柜,心头当然对刘琦很是感激。

    步三刻人如其名,不管账目如何复杂,如何难算,然到了他手中,三刻钟,定将其办好,让刘琦对其这手绝活很是惊叹。步三刻乃刘琦从路边带回的,其人生平刘琦也是不知,这多年来,辉阳酒楼账目从未出错,各个支出,收进俱都一目了然。

    柳猴乃是刘琦一次流返烟花之地时,被蔡瑁所派的刺客追杀,差点送命,幸遇得柳猴,柳猴为人机灵...相助刘琦躲过一劫,刘琦为报答柳猴就任命柳猴为辉阳酒楼总管。

    柳猴也是利用他之前在襄阳的一些狐朋狗友,辉阳酒楼一直以来也未曾受到不明人士的欺扰。

    “咳咳...”过了足足半个时辰,刘轩将脑海的资料一一理清,目光温和看着常广,步三刻,柳猴,徐徐说道:“想必子德兄长已和你们说了本公子是谁了罢?”

    “知道。”

    最先开口的竟是步三刻,步三刻一脸淡然,似乎什么事都不放在心头。然刘轩却是隐隐察觉得出步三刻心头的悲伤。

    尔后,柳猴笑容满面嘿嘿轻笑:“小的柳猴,欢迎东家,嗯...东家可以叫小人猴子,或是小柳。”

    “呃……”

    刘轩听着柳猴自我介绍之后,嘴角微微抽了抽,暗道柳猴果然适合这一类,这个嘴皮子功夫当真不赖。

    眼神一顾,扫过常广的时候,却见常广眸子微眯,神似有不愿。

    刘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剑眉一扬,“常掌柜,似乎对本公子有不满之处?”

    “没有。”

    旁侧刘琦见得常广闷声之语,略微摇头苦笑,“常广,本公子之前已与你沟通过,现在辉阳酒楼东家是阿轩,况且,本公子不久就要赴江夏,阿轩乃是吾弟,为本公子照料此处同时也可为本公子少了一桩心事。”

    “啊,公子你要去江夏?”常广失声问道,步三刻也略微抬头看着刘琦,柳猴一脸嬉笑看着这一切,丝毫不见有任何异样。

    “常广,你也知道本公子处襄阳的处境。”刘琦英俊的脸庞上掠过一抹无奈和苦涩,“我若还处在襄阳,蔡瑁那厮就会无所不用其极来对付本公子。本公子只有在外掌握军权,那蔡瑁才会有所忌惮。”

    “这这……”

    刘轩听罢刘琦之言,略感惊讶瞧了一眼刘琦,自己这个兄长也并非如历史上所说那么不堪?但转念一思,便释然一笑,刘琦当真那么白痴,那么早就被蔡瑁玩弄手掌之间了。

    想着间,刘琦一指刘轩,“若不是阿轩...本公子定难逃脱蔡瑁的虎爪,本公子知道你们三个忠厚,在此,本公子拜求众位,以你们对本公子之礼而待吾弟。”

    “公子……”

    “你们还当我是公子的话,就听本公子所言,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今后,阿轩就是你们的东家,阿轩的话,你们务必遵从,懂么?”

    “是...公子。”常广泪盈眶,哽塞说着。

    步三刻,柳猴也俱都默默点头。

    见得刘琦恩威并施...常广,步三刻,柳猴初步对自己归心...刘轩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要是这三人奉阳违...自己一不做二不休着,将这三人扫地出门即可。

    但能和气解决,那是最好不过了,一众皆大欢喜。

    刘轩垂头沉吟一会儿,抬头一顾刘琦:“兄长,去江夏之事,宜早不宜迟。”

    “要这么快么?”

    刘琦微微有点愕然,刘轩怎不知刘琦心底拿点小心思,轻声道:“兄长,来方长阿。”

    “呃...”刘琦讪然一笑,“为兄马上去父亲那说此事。”

    “不过,阿轩,若是蔡瑁阻止又如之奈何?”

    “兄长多多虑了,蔡家现在巴不得赶你走呢,这样他们才能在景升伯伯面前展现刘琮机智伶俐一面,转而立刘琮为继承人。”刘轩面容轻松,侃侃而谈,转念话锋一转:“兄长万万谨记,去江夏之前将襄阳水军顺带一万而去。”

    “一万水军?”刘琦眼皮子一跳,苦涩一笑:“阿轩,你认为有可能?”

    “襄阳水军自古就由蔡家把持,现蔡瑁虽下水军都督之职,然张却乃其心腹,为兄一筹莫展呐。”

    “兄长,你只需照小弟说的做就可,小弟相信此事景升伯伯会有办法解决的。”说着间,刘轩附在刘琦耳旁低语了几句。

    刘琦听罢,神微有兴奋,又有一点踌躇的说:“这能行?”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刘轩低叹了口气,旋即爽朗笑道,“有那一万水军在手,兄长,你就有了和蔡瑁对抗的实力。”

    “嗯!”刘琦猛地一点头。神颇为兴奋。

    “兄长,万万谨记要将文聘将军留在江夏。”

    刘琦闻言欣然一笑,“阿轩放心,为兄知道怎样做。”

    刘琦,刘轩又是窃窃私语,此时,常广忽然急匆匆走了进来对着刘琦耳旁一阵轻语,刘琦顿时脸色大变。

    “兄长,出了何事?”

    “阿轩,蔡瑁那厮竟设下鸿门宴,要杀叔父于襄阳...”刘琦神骇然,面色惊恐说着,,“不过阿轩放心,叔父已在赵将军护卫下逃脱。”

    “只是不知叔父现在是否安然无恙。哎。”

    “呼...”

    “兄长莫要担忧,有云叔在侧,父亲定然安然无恙,只要回转新野,一切自可无恙。”刘轩转念暗想,“现在父亲已然脱,蔡瑁那厮定然会迅速封城,要是知晓自己还在襄阳,定会不惜代价将我攥在手心。”

    一想到自己小命受到威胁,刘轩不头疼,丫丫的,咋滴我这么惨?

    徐州期间差点魂归九幽,惊魂未定,却又碾转千里,好不容易至汝南,还没喘口气,又不得不移居新野,还没舒适的睡几个大觉,又就跑到襄阳,襄阳还没咋滴欣赏风景,恩,就鬼使神差奔到江陵,江夏去了。

    这一连串的事当真是惊心动魄,多姿多彩呀。刘轩现在回想,不时后心都有着一股子凉意。

    试问有那个穿越人士有咱这么悲屈。别人穿越不是有金手指,就是有大靠山,谁像我呢,靠山...尚在努力,金手指...嗯...熟悉一些许历史,知道一些比古人“不为人知的知识”....可,这些东东在此刻算个啊?好歹也有点味道呢。

    “自己除了比他人强一点点理论知识,会推论一点点,比别人多了一点点冷静和谨慎。”

    论其他,貌似没了?刘轩郁闷无比,尼玛,格老子的老天啊!你忒忒不公平了。

    ………………

    拜求各位书友多多点击,收藏,推荐,小生拜谢。

    还有,大家有甚么好的建议可到书评区发言,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