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襄阳风波(三)

    天际中夕阳倾洒出最后那抹灿烂光芒,夜幕伴随着清冷的光华降临而下,笼罩着这片经历着无数烽烟战火的大地。

    襄阳,馆驿内堂!

    刘备和刘轩,赵云相顾而坐。

    “木家寨?”

    刘备陡然蹙紧眉头。

    “木家寨为何无怨无故袭襄阳?”刘备揉着眉心,颇为头疼道:“木家寨实力在周围众匪中可谓当之无愧的大头目,但防御森严的襄阳城下,却是不值一提罢?”

    “为何木家寨还会如此?这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么?还累得损兵折将全文阅读。”刘备紧皱着眉,看着赵云说道:“子龙,木家寨寨主乃是何人?”

    “回禀主公,云探得木家寨寨主名叫木才。”赵云如实说来。

    “木才?哈哈,这个名字可真是新鲜。”刘轩闻言顿时嗤笑一声,旋即目光盯着赵云:“云叔,木家寨存在多久了?”

    赵云听得略微一蹙剑眉,似乎在回想。刘备听出刘轩语气中似有话外之音,剑眉一蹙,目光看着刘轩:“轩儿,你此话何意,你怀疑木家寨?”

    “父亲,孩儿觉得此次木家寨妄然袭城似太过巧合了。”

    “巧合?”刘备微愕,不解问道:“怎么说。”

    “刚才父亲你也说了,木家寨能在襄阳城众多盗匪独居老大之位,那木家寨寨主木才能力定有不凡之处。”刘轩半眯着眼轻笑:“然此次木才却是轻率出军攻城。这说明什么?”

    “孩儿可不相信木才是一时头脑发,敢以卵击石叩击襄阳。”

    “嗯,如此说来,轩儿你意思是说此事或有人幕后引导?”刘备闻言顿时垂头沉吟起来。

    “若那人存如此居心,那他目的何在?”

    刘轩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微微一耸肩,摊手无奈说着:“这也是孩儿想知道的。难不成襄阳有啥宝物或……”

    “等等...”刘轩刹那瞪大眼眸回想着刚才自己无意间说的话。

    “宝物,宝物……”刘轩低着头目光看着案几呐呐自语,片刻后,刘轩恢复过来,然眉宇间却是隐秘有着一股忧虑。

    然刘轩这个细微的动作怎瞒得住一代枭雄刘备?刘备看着儿子刘轩似凝重的模样,轻声道:“轩儿,可是想起什么?”

    此时赵云剑眉舒展开来,目光平和看着刘轩:“公子,云之前回想了一下,木家寨似是数年前建立的,建议之初以蛮横之势扫灭了数个中小盗匪窝。”

    “期间有数个大盗匪头目不服木家寨,联一块对付木家寨,然不知怎么,最后那数个大头目却是出人意料并入了木家寨,木家寨实力大增,一举成为襄阳城附近最大盗匪。”

    “呵,新崛起的小势力,能以一举之力扫灭几个中小匪窝,已是不易,竟最后还能得数个大头目一起入伙。这份能量倒是不可小觑哈。”刘轩越发肯定自己心中所想,旋即不解暗忖:“如此人物,肯定是为了某样宝物,或是...人!”

    “这几,未曾听说襄阳有宝物出现,那么应该就是某人了。”

    刘轩似乎是暗地里扫了一眼父亲,见刘备和赵云低声说着什么,赵云时不时点点头。

    “若是人的话,应该就是父亲了。”刘轩低头暗想:“若是有人引导,或是暗中指挥,那人会是谁?”

    忽然间,刘轩感到了一股极大不安萦绕心头,刘轩模糊感觉事的背后似有一双无形黑手默默控引导着这一切,能察觉却无力改变的感觉让刘轩忒的不爽。

    刘备见到刘轩神不对,温和问着:“轩儿,怎么了?”

    “我没事,父亲。”

    刘备微微颌首,正想说话之间,忽然一道声音传来。

    “主公,蔡家派人送来一封请柬。”

    刘备和刘轩,赵云等人相顾无言。

    “蔡家派人送请柬所谓何事?”

    霎时,刘备剑眉一扬,朗声说道:“将请柬拿来。”

    一个亲卫快速上前想将请柬送上,却然被吾粲一手拦住,吾粲凶神恶煞看着那亲卫,对其低声吩咐一番,旋即拿着请柬径直往刘备送去。

    刘轩见了暗赞吾粲的行为,吾粲能如此尽职相比后世保镖已然相差不多了....赵云见到吾粲如此小心,垂下眼皮似承认了吾粲亲卫统领的位置。

    刘备见到吾粲也是和声说了几下,吾粲闻言嘿嘿憨笑几声,刘备摇摇头拿着请柬看了起来。

    “父亲,蔡瑁那厮想干嘛?”

    刘轩双眸微眯,语气颇为不善,此间刘轩倏地想起前两天刘表在宴席上所说的那番话...这让刘轩不由警惕了起来,别人不敢但蔡瑁那厮敢啊,蔡瑁那厮若真的对父亲下狠手,父亲若真遇到不测,刘表会借此事和蔡家撕开脸面么?

    结果显而易见。

    现在蔡家的实力,已然可将刘表的话当做耳边风来使,换而言之,刘表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毫无价值的‘死人’真正和蔡家撕破脸皮,念及至此,刘轩就不沉下脸暗忖:“蔡瑁那丫果是天生玩权谋的货。”

    刘备此时眉头微蹙,目光疑惑看着请柬:“蔡瑁过生辰,请我三天后过府一聚。”

    “主公,蔡瑁过生辰,按理说不会请您啊?”

    赵云剑眉微蹙,目光疑惑不解:“主公与蔡家之间的恩怨荆州诸多文武皆知,而蔡瑁请主公这会不会是...”

    刘备闻言也是沉默不语,然明眼便可看出刘备眉宇间的那一丝隐秘的忧愁。

    “定是谋无疑。”刘轩忽然出言,冷笑说着:“蔡瑁在荆州权势极大,刘景升也是大感头疼,不敢轻易妄动。”

    “如今蔡瑁假借生辰之口,实则是模仿楚汉时期楚霸王宴请高祖之席。”

    “嗯,鸿门宴?”

    刘备神一变,眸子深处掠过一抹浓浓的杀机,赵云英俊的脸庞骤然猛地沉下来。

    沉吟了片刻,刘备目光沉不定看着刘轩说道:“轩儿,你说蔡瑁宴请为父是想趁此机会铲除为父?”

    “十有**。”刘轩微微笑着,眼眸的光芒越来越盛,不过却是看得人发冷,刘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蔡瑁把握大权,景升大伯不敢轻碰虎须,景升伯伯亦是想借父亲之手对付蔡瑁。”

    “然蔡瑁在荆州权势滔天,若知晓景升伯伯这番打算,最好的办法定然是先下手为强,以此机会一举将父亲斩杀。”

    刘轩话锋一转,寒声道:“反正父亲死了,事实不可挽回,就算景升伯伯在如何愤怒,也无济于事。”

    “反而蒯家等势力定会劝景升伯伯息事宁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好深,好毒,好狠的心机。”

    “父亲,荆州局势太过扑朔迷离。”刘轩眸子闪烁光芒:“孩儿怀疑,木家寨此次袭襄阳,其中必有深意。”

    “轩儿你的意思是木家寨幕后之人乃是蔡瑁?”

    “孩儿不知,然从木家寨种种痕迹来看,若无人与其有交易,那木才会愚蠢至于此么?”

    “嗯。”刘备半眯着星目垂头微微沉吟,半响之后,刘备才霍的一睁双眸说着:“轩儿,为父决定赴宴。”

    “主公你这……”赵云和吾粲俱都惊疑不定看着刘备,想看看刘备作何解释。

    “子龙,吾粲且放宽心。”刘备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轻笑道:“子龙,此番赴宴你和我去蔡府。”

    “喏!”

    刘备点点头,旋即目光盯着吾粲:“吾粲,备去蔡府赴宴,汝马上动去城外整顿大军,在襄阳东门等候吾,若有变故随时接应在东门接应。”

    吾粲默默点点头,应道:“主公放心,粲立刻动。”

    刘备闻言颌首,旋即目光看着儿子刘轩,刘轩却是抢先说道:“父亲,之前孩儿和父亲说了,父亲且放宽心,孩儿自有妙招脱离这。”

    “好,吾儿且记,万事需谨慎小心行事。”刘备孜孜教诲:“吾儿,汝乃为父希望所在,望望谨记。。。”

    “孩儿记住了,父亲珍重。”刘轩一抱拳,随后了然一出了馆驿,不知去往何处。

    …………

    时间一瞬已然三天过去,清晨,朝霞第一缕阳光透下,一银袍的赵云步入屋内,看着盥洗完毕的刘备,拱手轻声道:“主公,时辰已到了。”

    刘备猛地睁眼,一缕神光乍现,刘备看了看案几上的请柬,眼中意味分明,刘备嘴角一扬:“子龙,走,咱们去会会那蔡瑁,蔡军师。”

    “是,主公。”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