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金蝉脱壳

    此时,前方战局张鸣刹时反应过来了,张鸣目光惊慌的围顾左右,神陡然巨变,不知何时,自己部下数百亡命之徒,急剧下降,自己边更是不到数十人在侧。

    “敌将,纳命来。”

    甘雄神狰狞,手持铁枪目露凶光如狼似虎往张鸣之处扑来,后的五百将士俱都神凶狠,气势滔天。

    张鸣眼睁见到甘雄虎入羊群冲进人群之中,手持铁枪左右冲突,滔天枪影蔽天而现,耳畔不时有着凄厉的惨叫声传来,张鸣瞳孔不由一缩,心头不骇然,这...大汉忒太勇猛了吧?

    心神沉浸间,张鸣猛然感觉一股蚀冷的寒气直入自己脊骨,张鸣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张鸣目光往着甘雄那处扫视了一下,却见甘雄也是横枪对着张鸣狞笑,脸庞上粘着浓稠的鲜血,让张鸣看得一阵恶寒。

    张鸣看着手持铁枪左右屠杀麾下士卒的魁梧影,嘴角绽起一丝冰冷杀机,眼中掠过一道寒光,不住怒吼:“兄弟们,给老子杀了这个敌将,老子赏百金。”

    “呼呼……”

    聚拢在张鸣旁侧一群亡命之徒听后,呼吸不由沉重起来。

    百金是什么概念?

    十金在东汉就可算上中上之资,百金呢?起码可以保证一家老小衣食无忧矣,现在的膏腴良田一亩最多也只得万钱左右,中等房宅只需四万钱,有了这百金,还要提着脑袋去打打杀杀吗?

    有了这些钱,拿着钱买个房子,买块地,在娶个婆娘,生个崽子,升而出,落而归,这是多么美好,……不像现在,时时都需提心吊胆过着子,此刻生龙活虎,下刻或许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死了亦会遗臭万年。

    张鸣此话一出,霎时就让这些亡命之徒失去了理智,刹那间,就有十数个自认武艺好手哇哇叫的朝甘雄冲去,甘雄也是听得张鸣底气不足的怒吼,嘴角绽现出一丝冷冽寒笑,“就你们这些货色也要想取老子的命?再去修炼个几十年罢。”

    甘雄看着越来越近的敌兵,大手紧握铁枪,眸子不由迸裂出浓浓的杀机。

    “喝……”

    甘雄发出一声怒吼,似猛虎刚猛直扑上去,‘呲啦’一声,一个照面功夫,甘雄铁枪便直接从一敌兵膛刺穿,鲜血如柱喷涌而出,甘雄虎目一扫,见众多敌兵已然围了上来,刀枪并出,直往甘雄上招呼,甚有者发出丝丝破凤之音,极具威力。

    甘雄眸子掠过一抹凝重,不容际发之间,铁枪呼的横扫千军,‘噗噗噗’敌兵大部刀枪全被甘雄接住,甘雄子一颤,举头迎起的铁枪陡然而下,双臂青筋暴露,如道道蚯蚓蠕动,甘雄闷哼一声,眸子掠过一抹狠色,虎吼一声,气力尽皆汇入双臂之中,铁枪举天而立,甘雄仰天长啸,铁枪大开大合,铁枪所引起的罡风直发出“噗嗤”烈风,刹那间,又有数个敌兵惨死甘雄铁枪之下。

    “哈。”甘雄再次怒吼,铁枪如天际陨石般将缠斗许久的敌兵一一斩杀,随后甘雄浓眉猛然一蹙,眸子冷厉一扫后,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偷袭老子?”

    “给老子死来……”

    手中铁枪毫不犹豫刺出,如寒星般闪烁,偷袭之人瞪着大眼不可置信往后倒去,甘雄看着入三分的刀子,鲜血流淌而出,眨眼变染红了衣袍,甘雄眸子尽皆赤红。

    那人将甘雄砍伤,却也激发了甘雄埋藏在骨子里的凶狠之气。

    甘雄眸子一片赤红,铁枪陡然刺出,万千枪影绚人眼目,灿烂的枪法之下却是隐藏着深深的杀机,电光火石之间,又有十数人敌兵含恨倒下。

    “的,这是人吗?”

    “他姥姥,都这样了还不死?”

    “来啊,孙子们,老子还杀得不够呢。”甘雄张着一双赤目,不住怒吼,面对众多敌兵,浑然不惧,鲜血从甘雄体汨汨流出....未及多久,甘雄犹如血海之中遨游了一圈般,鲜血淋淋,煞是恐怖。

    不远处的张鸣眸子惊惧看着屹立前方的甘雄,别说那些亡命之徒了,就连一向在刀子尖上来回滚的张鸣心头都是有点发怵,看着如同铁塔一般的甘雄,张鸣心头沉重,本想就此不顾,转念想到今不是甘雄死,就是他张鸣亡。

    念及至此,张鸣眸子迸裂出浓浓的冷厉杀机,留甘雄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在这,张鸣活着都是碾转难眠了。

    “都给老子上,上啊,他的,给老子杀了那个敌将。”张鸣见到部下众人俱都目露惊光愣是不敢向前,心头气急败坏又是骇然,眸子一转,扬声怒吼:“谁杀了他,老子赏他千金。”

    哗的一下,张鸣此话犹如一颗石头投进湖泊一样,顿时掀起了阵阵波澜。

    “千金,千金啊。”

    “娘的,老子干了……”

    “他姥姥的,老子要是有了这千金,天下那里去不得?”

    所谓是重金之下必有勇夫,这话到哪都是没错,张鸣抛出千金之语,那些亡命之徒顿时乱起来,不时就是有着一个人义无反顾的向甘雄冲去。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甘雄紧握铁枪,目光死盯着凶狠的敌军扑来,见得越来越近的敌军,甘雄暗自责备自己太过自大,甘雄单枪匹马直往张鸣冲来,左冲右杀,伤痕累累,气力早就已然大损,要不是跟随甘宁南征北战多年,熬出了一个铁的体魄,甘雄此时已然倒下,莫说杀敌了,能否自保都是问题。

    片刻之后,甘雄再次提枪杀了数人后,终于再次被敌兵砍伤,刀光掠过,刷的一下,血光乍现,甘雄低吼一声,铁枪横扫一枪,铁枪将那敌兵穿体而过,死的不能再死了。

    甘雄挥舞着铁枪莽莽撞撞连连后退,或许是鲜血流逝太多,甘雄只感觉脑袋昏沉,眸子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此时,甘雄只想好好的大睡一场。看着众多敌兵狰狞的面孔,闪烁寒光的利刃,甘雄嘴角流露一丝苦笑:难道要死在这里了么?

    刹那,甘雄只感觉,敌兵都蹦到天空,自己渐渐下沉,似要坠至九幽黄泉……

    ……

    据此张鸣战局十五里之处。

    有着两人谈笑风生悄然而过,看这模样,似乎是往襄阳方向奔去。

    “公子,咱们为何要去襄阳?”仍旧一席黑衣的司一踌躇许久,低声道:“之前公子不是说回转许都么?”

    “许都?”马达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那不过是那张鸣的小把戏罢了。”说着,鹰隼锐利的目光扫视张鸣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这个时候,应该结束了罢?”

    “公子,你说张鸣?”

    马达嗤笑一声:“司一,别告诉本公子,你和那张鸣惺惺相惜。”

    “呃,不敢。”

    “张鸣不过是本公子的一颗弃子罢了,追来的荆州军中定然有厉害人物存在,张鸣痴人说梦想立功封侯,就由他去罢。”

    “咱们能安然无恙退去,岂不美哉?”说着间...马达又是一阵笑。

    *********************

    不知过了多久....甘雄猛地睁开双眸,目光警惕的望了望左右,疲劳凌厉的眼眸此时犹如嗅到危险的猎豹,全陡然紧绷,双手青筋毕露。

    观察了片刻,甘雄愕然发现,自己貌似在一辆马车内?前段功夫,自己还在奋力厮杀,怎么现在...如此大的落差让甘雄丈二摸不着头脑。

    然旋即而来的一阵绞痛却是让甘雄大吸了口凉气,瞪眼咧嘴...连连闷声低吼。

    “嘶……”

    “醒了?”帘子陡然揭开露出刘轩的脸庞,刘轩目光看着咧嘴瞪眼的甘雄,轻笑道:“甘雄大哥真是好本事啊。单枪匹马杀到敌将面不改色,竟然最后差点被分尸了。”

    “啧啧,这个。”刘轩眸子玩味看着甘雄:“甘雄大哥,要是想死早说嘛,何必如此麻烦,不必劳烦那些敌兵,小弟代劳就是嘛。”

    “还有,甘宁大哥叫你保护本公子,可这到头来却要本公子保护你,嘿嘿。”刘轩微微摆头道:“甘雄大哥。”

    “嗯?”迷糊的甘雄疑惑看着刘轩,不知所以。

    刘轩目光熠熠看着甘雄:“汝今之为轩只能称谓之一介武夫。一介武夫再强又如何,本公子反手可覆。”刘轩眸子冰冷,寒声道:“武夫可为百人敌...千人敌...亦或万人敌。”

    “然一人之勇却非全军之勇,甘雄大哥岂不知霸王项羽呼?霸王项羽之万人敌却最终死于一介书生韩信之手,啧啧,此中之道却是让人深思啊。”

    “甘雄大哥自问可比之霸王项羽否?”

    甘雄被刘轩说的脸庞一阵火,但听到刘轩所言‘一介武夫再强又如何’时,甘雄眼中冒出一团火焰,心道这不是骂老子是四肢发达的莽汉吗?但随即听到刘轩略带深意的项羽堪称万人敌却死于一介书生韩信之手时,甘雄渐渐压下怒火,蹙眉思虑起来。

    “他姥姥的,老子大字不识一个,这些大道理跟俺说不是对牛弹琴么?”马车内,甘雄呐呐说着,旋即郁闷想着:“难道,俺老子的真是一个莽汉?”

    车外,刘轩策马慢慢前进,目光飞掠过蔚蓝的天空,心半是愉悦半是沉重,嘴中哼着后世小曲调一路朝着江陵前行。

    ef书河小说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书河小说网!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