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算计刘虎

    “父亲,孩儿请命随兴霸大哥一道去江陵。”

    “嗯?”刘备闻言脸色微变,出言叱喝道:“轩儿不可胡来,退下。”

    “父亲,孩儿担忧子德兄长,况且有兴霸大哥在旁,孩儿无忧。”刘轩稚嫩的脸庞上涌出坚决:“父亲,就让孩儿去江陵吧。”

    “这...”

    刘备不由一时大为头疼,刘备深知自己儿子脾倔强,沉吟了许久,才喟叹道:“轩儿..罢罢罢,你就随兴霸去罢。”顿了顿,目光看着甘宁,沉声道:“兴霸,除了本部八百锦帆,再带一千熟悉水将士,一同前往,兴霸,轩儿就交给你了。”

    “玄德公尽管放心。”甘宁眸子透出一股凛冽杀气:“有甘宁在,公子定然无忧矣。”

    “有兴霸此言备就放心了。”刘备微微颌首,旋即猛然断喝:“既如此,汝等速速出发。”

    “喏。”

    ……

    就在刘备众将断定甘宁回军江陵两天之后最新章节。

    距江陵东南处的一山谷。刘虎正带着数十人成一扇形打猎。

    “嗖!”

    一支羽箭破风声响起,正中远处一只小兔子,只听一个士卒的欢喜声传来:“将军,中了中了!”

    刘虎见得没好气斥道:“瞧你这点出息,不就是个兔子么?值得这么高兴?”说完,脸上遗憾神色浮露,暗暗一叹道:“哎,只可惜叔父不让某随行平叛,前段子回来的斥候汇报前方打得火朝天,如火如荼...真叫我心中痒痒啊..”

    刘虎百无聊及的走走停停,走到一处小溪旁,对左右说道:“今就到这罢,把这些猎物烤了,吃完咱们立刻回江陵了!”

    “是……”

    数十个亲卫齐声应诺。

    “哎!”刘虎又是一声叹息,看着自个数十亲卫脸上的笑容,刘虎暗暗一琢磨,暗道:“这次叔父平叛归来回襄阳,老子也顺路去襄阳见伯父,辞了这个江陵太守...”

    每窝在这真他娘的无聊,终打猎,简直要发狂了,刘虎心中怒吼。

    刘虎心中如此想着,眼眸慢慢闭上,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香迎面扑来,刘虎睁开虎目,瞧了瞧天色,大步流星走到数十亲卫围起的圆圈之处。

    “将军……”

    “公子……”

    …………

    各种称呼绵绵不断,刘虎淡然的点点头,接过亲卫递过的兔腿大口嚼了起来,口中含糊不清的说道:“快点吃,吃完后我们赶紧回城!”

    “将军,看这形,咱们回去的时候城门已经关闭了!”

    “我们难得出来一次狩猎,晚点回去有啥?”另个亲卫吃着兔,口齿不清晰道。

    “你知道个……”刘虎踢了一脚那瘦小士卒,喝道:“本将军受叔父重托守护江陵城,今出来未和韩将军,傅巽先生说清楚,我这一耽搁,他两又该和我上“政治课”了...”

    那瘦小亲卫股被踢一脚,浑然不以为意,嘻嘻哈哈笑了起来:“哈哈,将军,俺还不晓得你?你这些子比鸡起得早,比狗睡得晚,不就是想要刘皇叔在荆州牧面前给你说说好话嘛……”

    刘虎被戳中心事,脸上红了一红,指着那瘦小亲卫低吼:“你娘的朱八,最近子皮痒了啊?敢和本将军叫阵,回城后本将军亲自和你过过招?”

    “啊?”那叫朱八的亲卫顿时傻了眼,嗫嚅道:“这...将军,你大人有大量饶了俺朱八罢...俺上有老下有小的。。”朱八两眼泪汪汪望着刘虎,惹得一旁数十人哈哈大笑。

    刘虎这数十亲卫都是军营里打滚来,意气相投的弟兄,平时里开开玩笑更显温馨。“好了好了……”刘虎一蹙浓眉,咬了一口兔,道:“咱们赶紧吃完,回江陵了!”

    *********************

    离刘虎不远的一处树林,有着憧憧人影闪动。

    屹立最前的是一彪悍大汉,正是张武部下骁将孙大,侧正是着青袍的马达,孙大望着前方跳跃的火光,照耀在眸间,似有一团火在燃烧。

    孙大,似是为战而生的一个莽汉!

    马达鹰隼般的目光盯着远处刘虎之处,嘴角露出一丝诡笑,转眼看了看孙大,淡淡道:“孙将军,过段功夫刘虎必然会启程回江陵,劳你将刘虎擒下,千万不可让刘虎这些人走脱了……”

    “知道了!”孙大不淡不咸看了一眼马达,说实话孙大打心眼里不喜欢马达,尤其是马达那鹰隼的眼神,看得孙大浑不舒坦。

    马达听罢眼神无怒无喜,嘴角掠过一丝不屑和笑意,转看向西陵城的方向,嘴巴微微掀起一道弧度,喃喃道:“刘备此时应该拿下西陵了罢?”

    “哼,张武你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某,心怀不轨妄想取吾命?”马达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眼神如九幽般寒冽:“也不照照镜子汝有没有这个本事。”

    “公子,刘虎往这来了!”着黑衣的司一至马达旁低声道。

    “唔?”马达目光闪了闪,定睛看向前方,倏的尘土飞扬,瞬间刘虎和数十亲卫的影便掠入眼帘,看着飞奔而至的刘虎等人,马达转过脸看着孙大没有说话,但眼神中的意思已然很明显。

    “哼……”孙大鼻子孔哼了口气,一摆双锤,低声吼道:“老四,带些弟兄跟我来……”

    “是,大哥!”名叫老四的人低低回了句。

    片刻功夫,孙大就带着数百名精锐士卒离了树林,朝着刘虎回江陵的必经之路而去。

    *********************

    “嘶嘶……”

    刘虎连人带马直立而起,锐利的眼神略带警惕看了看左右。

    “将军,咋?”

    朱八神疑惑,上前轻声问道。

    “朱八,你看看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多年从军,刘虎心中对未知的危险多了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多次助刘虎脱离险境,不过今,一种强烈的危机感陡然冒上心头,这让刘虎登时警惕起来。

    “呃?”朱八略是惊讶一声,随即一双平平无奇的双眸陡然锐利如电,望着左右观察起来,别看朱八这弱小的材,朱八能被刘虎看上进得亲卫,也有着过人之处,那就是善于观察。

    半响之后,朱八皱着眉收回目光,刘虎赶紧问道:“朱八,如何?”

    “将军,确实有点不对劲...”朱八眉宇间有着一丝凝重,沉声道:“不过左右无一丝痕迹……”朱八一顿语气,目光锐利看向刘虎道:“将军,此次我们回江陵之路怕是不会怎么太平了……”

    朱八此话一出,周围数十骑顿时动起来,刘虎略微一皱眉,猛然低吼出声:“干什么,干什么?反了你们?咹?”严厉的目光一扫,数十骑顿时安静下来,刘虎凌厉的眸子向着左右和前方一扫,嘴角流露一丝狞笑,冷冷道:“前方就算是地狱,老子也要闯闯……”

    “王武,张福!”

    “末将在……”顿时有两骑策马而上,拱手应道。

    “若有贼兵在前,本将军一没长相,二没钱财的,所图的十有**是本将军上的兵符了!”刘虎虎目连连闪烁,刘虎虽说是武痴,但头脑不笨,不然怎被刘表任命为江陵太守?

    刘虎低喝道:“王武,张福,你二人先找地方隐蔽起来,吾被擒或是战死,敌军走后,汝速去找韩将军将兵符交予他,亦或去城外大营速调动大军进驻江陵...切记,万不可让兵符落入敌手。”

    “将军我……”

    刘虎虎目一瞪,一股寒流掠过,刘虎嘴角一掀,残酷轻笑:“汝二人沉稳,本将军才委以大任,此时关乎江陵之存亡,汝二人万万要谨慎再谨慎……”

    “将军……”

    “去,别做如此娘们态!”刘虎将怀中兵符交予王武后,仰天长笑猛然一拨马腹,向前绝尘而去,王武,张福忍下悲痛,眨瞬间脱离队伍...

    “朱八,按你以往经验,敌人会在何处等候老子?”刘虎紧握刀把朝一旁朱八低喝。

    朱八闻言,目光锐利如电,观察片刻,手指一指前方一处,陡然扬声:“将军...应该就在此处。”

    “啊……”

    话音未落,耳畔陡然听闻阵阵凄厉惨叫,刘虎,朱八定睛瞧去,前方有着绊马索、陷马坑等陷阱存在,刘虎数十亲卫霎时不察顿时就有十数人中招。躺在地上低低呻吟着,从脸庞上的狰狞神色和悲疼来看,这些人只有待宰割的命运。

    还未等刘虎回过神来,一个爽朗笑声传来。

    “刘虎将军,别来无恙乎?俺老孙特地在这等候你多时……”

    刘虎虎目一瞧,却是一个七尺大汉提着双锤咧嘴大笑注视着自己,刘虎心中一跳,旋即沉下心来,手中宝刀指向孙大,沉喝道:“汝乃何人,在此等候本将待何为?”

    #######

    60章了,呵呵,对于小生来说也算一个不小的成就了,拜求大家收藏,点击,推荐拉...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