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收吾粲,甘宁请命(求收藏。)

    “吾粲已在门外...随时听候叫唤。”

    “那就唤人将其请进来罢!”刘备眉宇间有着略微的忧虑之色,看着风尘仆仆的文聘,皱眉道:“仲业...东吴可有甚么动静。”

    “大得动静没有。”听闻这个,文聘神色也严肃起来,皱眉道:“不过沙羡,汉阳吴军倒是频频调动...”顿了顿,语气略微轻松:“汉升为人稳重,有汉升坐镇夏口,以夏口之坚固,东吴怕是讨不到好TXT下载。”

    “嗯。”刘备这才略微放心,似是想起什么,目光看着赵云,轻声道:“子龙,可打探出张武幕后之人是谁否?”

    “打探出了。”赵云脸庞一如万年冰山般的平静,踏步而出,拱手道:“主公,据众多贼兵反应,张武幕后之人,姓马名达。”顿了顿,赵云神一肃,沉声道:“可马达数之前却是和张武部将孙大率军一万出了西陵,行踪不知去向。”

    “嗯?”刘备神微变,脸庞骤然沉:“可证实了?”

    “应该不会错。”

    旁侧的刘轩听闻,剑眉陡然紧蹙,马达?这个陌生的名字在刘轩脑海中徘徊,貌似历史上没有这号人物吧?从种种计策来观,马达此人智谋定然达到了二流至一流水平。

    “马达和孙大率一万大军不知去向...”刘轩嘴中不停念叨,眉头纠结成一团,心头猜测着马达用意。

    “马达弃张武不顾率军而出,以其智慧定知张武早晚会惨死西陵,然还是为之,此等心倒是狠。”刘轩一下想道:“历史上,东汉最为著名三个狠人物。”

    “毒士贾诩,儒士李儒,冢虎司马懿。”刘轩蹙眉沉思,暗道:“李儒自董卓死后不知去向,贾诩应该投靠曹老大了,唯独这司马懿...”

    刘轩念叨着,脑中猛然灵光一闪,一双眸子陡然亮起。似是因为兴奋还是出于惊骇,瘦弱的躯微颤。

    刘轩这个细微的变化躲不过武艺超凡的赵云,甘宁,文聘等将,刘备微微一愣,目光一扫,见着儿子刘轩脸庞上一丝惊喜和骇然,心头顿时疑惑不解,双眉渐渐蹙起。

    “轩儿,在想什么呢?”

    “呃...”刘轩陡然回过神来,目光掠过众人,在刘备上游弋,不等刘备开口,倏地沉声道:“父亲,咱们这次怕有麻烦了。”

    “恩?轩儿何处此言。”刘备心思急转。

    刘轩未应刘备之语,长而起,自顾走到地图面前,一双星目在地图之上观察。刘备此时也似想通什么,脸色微变,忙看着赵云喝道:“子龙,汝速去派军搜查马达,孙大大军去向...”

    “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轩紧蹙着剑眉,眸子中的光彩闪烁不定,盏茶功夫,刘轩终于是回过神来,不过其神色却是有点惊疑不定。

    刘备敏锐发觉儿子刘轩的变化,眉头一蹙,轻声道:“轩儿似发觉什么?”

    “父亲,孩儿有一猜测...”刘轩皱着眉,迟疑不定道:“孩儿思前想后,推敲马达会带着大军往哪去?”顿了顿,刘轩眸子熠熠生辉,断然道:“马达若想至我军死地,必得釜底抽薪。”

    “釜底抽薪?”

    “不错。”刘轩神色凛然,眸子闪烁着敬佩亦或惊骇,目光猛然看着一个地名:“孩儿觉得...马达定会去江陵。”

    刘轩语出惊人。

    “江陵?”

    大厅之内众多将领俱都震动,抛口而出,神色俱都颇为惊异。刘备轻松的神色在刘轩一番推测后,骤然沉了下来,眸子内似有一丝忧愁散播不开,文聘,甘宁等将驻足蹙眉思虑。

    此时,厅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赵云而来,此时的赵云双眉微皱,眉宇间有着一丝忧虑。

    人还未至,声先到。

    “主公,斥候来报,江陵城送来的粮草辎重车队半路被劫,粮草辎重毁于一旦,押送粮草士卒更是横死多时。”

    赵云的话再次给了厅内众人一个重锤。

    刘备闻言神色更是难看,垂头沉吟了片刻,才咬牙切齿道:“好一个马达,当真狡诈如狐。”说罢,眸子深处掠过杀机和忧虑,刘备猛然转看着文聘,轻声道:“仲业,你怎么看?”

    “玄德公,刘轩公子说的有几分道理。”文聘脸庞上的神色青白交加,颇为难看,文聘神沉,语气略微沉重:“吾军粮草俱来自江陵,江陵只要一断粮草亦或出事,吾军无粮草支援,军心自乱,长久以往吾军将不战自败。此怕乃是马达之计。”

    “尔后,马达可从容率军从吾军后方出其不意杀出,与张武汇合共同掩杀,到时候鹿死谁手当真尚不可知也。”

    “仲业所言有理。”刘备微微点头,蹙眉说道:“江陵城高墙厚,更兼重兵在侧,虎儿,韩将军乃骁勇善战之辈,傅巽傅郡丞具大才,就算马达智计超群,也应该破不了防备森严的江陵罢?”

    忽然,厅外突然走进一个七尺大汉,相貌堂堂,外表来看怕也是一光明磊落之人,只见来人对甘宁颌首一笑,其后扬声飘厅内:“小人吾粲,拜见刘皇叔……”

    “恩?”刘备目光上下扫视着吾粲,颇为感兴趣道:“汝就是吾粲?”

    “坐不改姓行不改名。”

    刘备看着吾粲,暗自点头,随即一笑:“备听闻汝联合西陵有志之士助我大军攻下西陵,备闻之不甚感激……”

    “皇叔严重了。”吾粲轻笑一声,不以为然道:“张武乃暴虐之辈,将江夏郡搅得苦不堪言,西陵城百姓早已处于火生水之中,就算无吾粲相助,毅会有其他义士相携,皇叔率天军来到,解救百姓于水火,在下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刘备闻言眸子一亮,笑容满面看着吾粲,朗声道:“哈哈,吾壮士所言有理。”语气略微一顿,目光盯着吾粲饶有深意:“汝可从军否?”

    “从军?”

    吾粲一怔,憨憨的脸庞上掠过一丝欣喜,却未曾立刻叩头向刘备大呼“主公”...吾粲低头沉吟了片刻,轻声道:“皇叔,粲有一子,粲若从军,吾子……”

    “这有何难?”刘备大手一挥,直言道:“备闻兴霸说,汝颇具勇力,又甚为忠义。”说到这,刘备嘴角一掀:“正好备旁缺一亲卫统领,不知汝可愿?”

    吾粲闻言一怔,旋即大喜过望,忙道:“吾粲愿从。”

    “哈哈哈...”

    大厅之内却是有一人神色陡然冷肃下来,一双星眸直冒冷芒紧盯吾粲不放,此人正是赵云。

    ……

    一番笑话过后,众人又是回到了原点。

    “大家议议,怎么应付马达,孙大这路贼寇。”

    刘备揉着眉心,颇为头疼道:“该死的马达,尽给咱们出些绊子。”顿了顿,目光看着文聘说道:“仲业,你在荆州多年,熟悉荆州各地,你如何看此事?”

    “玄德公。”文聘神色肃然,冷厉道:“聘认为江陵现应无事,但若时间拖久了,那就……”

    文聘的话虽未全说出,可其中意味厅内众人却是窥视得**。

    “玄德公,宁有一法。”

    沉默许久的甘宁却是大步而出,神色冷静向刘备说道。

    “嗯?”

    甘宁刚毅的脸庞露出一丝肃杀,眸子透出一丝睿智的光芒。

    “马达,孙大率军出江陵已有五六天之久。”甘宁眸子光芒微动,仍自说着:“自陆路而行这些功夫定然不可。”

    “宁思马达,孙大定是乘坐船只入长江而行,直入江陵港口。”说到这,甘宁脸庞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江夏郡曾被东吴侵略,想来留有船只定然不多,一万大军定要分数次而行。”

    “如此一算,马达等贼军应还未到达江陵...”甘宁说着之间,脸庞上露出一丝狞笑:“宁之八百锦帆在长江之上,纵横多年...”

    “长江各处宁心头了如指掌,只要给宁三,宁必然可抵达江陵。”

    甘宁信心满满似是有成竹,刘备听得微微意动,目光一扫文聘,文聘也是暗自点头,刘备当即喝道:“甘宁,本将就命你率本部八百锦帆火速去江陵,通知江陵方面提早防范。”

    “末将领命。”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出,让众人微微一怔。

    #######

    大家看完丢张推荐,给个收藏,多多点击。小生拜谢...还有大家对《群英》有什么建议可在书评区建议楼发表看法。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