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兵围西陵。

    “咳咳...这个。”刘轩眸子一转,嘿嘿一笑:“另一个就是老人家您啦。”

    张仲景听罢先是一愣,旋即微微捋须,神颇为得意。

    刘轩得知这个老者是张仲景后,顿时心头就起了心思,当即笑道:“咳,这个,仲景先生,我父亲?”

    “今夜即可醒来。”张仲景似乎心不错,眼神一瞟软榻的刘备,淡淡道:“切记切记,不可让刘皇叔过多劳。”

    刘轩闻言嘴巴暗自微微一撇,神色颇为无奈,想起新野之时刘备工作的形,心头顿时没个底。

    “仲景先生放心,轩记住了。”张仲景闻言微微点头,然刘轩却是话锋一转:“不知仲景先生缘何至此?”

    “哎,此事说来话长。”

    张仲景闻言顿时无奈一叹,随即便将话匣子打开,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半个时辰过去,张仲景才闭嘴不言,刘轩这时如梦初醒,眨巴眨巴眸子,轻声道:“这么说,仲景先生还要在江夏郡逗留一段时间?”

    “不错,江夏郡爆发洪水,此事牵扯极大,一个不小心必会引起瘟疫,到时可就麻烦了,老夫不得不辞了太守之职,前来江夏...”

    刘轩这时候恍然想起,似乎...张仲景以前当过长沙太守,还得了一个美称“坐堂太守!”刘轩猛然左右一望,却未曾见到黄忠,随后一想便是恍然,黄忠和甘宁,文聘三人借口防范敌军出去戒备了。

    “仲景先生慈悲之心,舍官取义,小子佩服。”刘轩此时也是肃然起敬,向张仲景拱手一礼。

    张仲景摆手微微摇头,微笑道:“老夫本也无意太守之位,无奈而为,今有此良机,机当全让之,让有德之人居之...”

    刘轩颌首点头,看着张机,刘轩突然说道:“仲景先生只前来,无一下人么?”

    “老夫一人足以。”张仲景傲然说着。

    刘轩默然不语,此时,赵云掀帐而进,神颇为忧虑,躯凑近刘轩畔,低声道:“公子,文仲业想提军直西陵,您看咱们?”

    刘轩登时皱眉,蹙眉沉吟片刻,刘轩才缓缓道:“父亲未曾苏醒,文仲业只是一个副将,有何权力弃主帅而去?”

    “若兵败,谁来担此重责?”刘轩脸庞充沛着寒气,转断然喝道:“劳云叔去联合黄老,兴霸大哥,速稳住文聘,只需至明,不,明清晨便可。”

    “恩?”赵云虎目猛然一亮,魁梧的躯似在此刻有点微颤。

    刘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适才仲景先生说过明父亲必然苏醒。”

    在这一刻,刘轩能明显感觉到,赵云似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若不是赵云嘴唇微微蠕动,目光涣散,刘轩都在嘀咕自己是否看错了?

    这还是勇猛无敌的常山赵子龙么?这还是冷静如冰山的赵云么?

    “公子放心,云定然会办妥。”

    刘轩看着赵云远去的影,眸子光彩在微微抖动,下刻,一声微弱的呼唤让刘轩躯猛然一颤。

    ……

    “父亲,且闭眸休息片刻罢。”

    刘轩跪在软榻侧旁,看着脸色苍白的刘备轻声劝道。

    “轩儿,为父没这么容易死去...”刘备微微喘息,轻笑道:“为父还有心愿未曾完成,不会这么容易去的...”顿了顿,刘备目露担忧神色,低声道:“轩儿,为父昏迷多久了?”

    “三天。”

    刘备眸子微眯,紧声道:“况如何。”

    “张武退守西陵,拒城池而守。”刘轩微微冷笑,目露不解道:“孩儿对张武此举很是不解。”

    “虽说西陵城坚固难催,张武在江夏郡恶行众人皆知,张武退守西陵,必然只有死路一条。”刘轩微微蹙眉,忧虑道:“孩儿担心,张武此举怕是其幕后之人所设之计。”

    刘备听罢微微颌首,旋即蹙眉道:“伤亡况如何?”

    “我军伤亡近一万有余。”刘轩神色颇为沉重,又道:“不过俘虏敌军三千多人,斩首近一万五千人。”

    “哎...”刘备微叹口气,旋即说道:“轩儿,去将黄忠,文聘等将叫来罢...”顿了顿,刘备目露杀气,语气冰冷道:“此次江夏一行拖了这么久,应该也到了决断之际了。”

    “是...”

    半响功夫,文聘,赵云,甘宁,黄忠等军中将领鱼贯而入,看着刘备苏醒,俱都欣喜不一,刘备也是含笑道:“备昏迷期间,劳众位团结一心,让张武不敢轻犯...备替景升兄谢过众位。”

    说罢,刘备话锋一转,冷声道:“仲业,江夏郡最近况如何?”

    刘备冰冷的话语一出,大帐内众人俱都心头凛然,文聘蹙眉踏出,先是拱手一礼,随即沉声道:“江夏郡现在况,我军已然摸清十之**。”

    说着,文聘走到左面挂着的地图面前,手指一指地图道:“黄祖死,东吴,张武等趁虚而入分割江夏郡...”

    “故此,现在江夏郡可分为三块。”文聘神冷峻,淡淡道:“长江以南可谓南江夏,长江以北的北江夏被汉江分折东西两面。”

    “江夏郡重镇夏口曾一度被东吴攻取,然夏口离江东地远,孤悬江北,东吴将其百姓掠夺之后便从夏口撤离。”文聘眸子微眯,语气寒声道:“现东吴留重兵拒南江夏沙羡,东江夏汉阳而守...虎视江夏郡。”

    “张武则趁此夺夏口,西陵等地...”文聘眼神一转,看着刘备,轻声道:“玄德公,具体的况就在这里。”

    “唔...”刘备眸子微眯,随即嘴角一掀,冷声道:“那么就是说,只要掠夺了西陵,夏口等重地,张武就无处可逃矣?”

    “不错。”

    刘备闻言猛然眸子大睁,也不知拿来的力气猛然一拍案几,似是因为激动脸上也起了一团红晕,厉声喝道:“文聘,黄忠听令。”

    “末将在。”

    刘备冷厉的目光紧盯二人,冷冷道:“本将命汝二人率一万大军去取夏口,之后占据夏口而守,给本将死死盯住东吴贼子...莫要给其可趁之机。”

    “喏。”

    “甘宁,赵云。”

    “末将在。”

    “汝二人率前军五千直西陵,本将随后率大军压上...”刘备说到此处,目光迸裂浓厚的杀气,冷冷道:“这次,本将要将张武还有幕后那人斩杀马下,以泄备心头之恨。”

    “遵命。”

    响午,刘备大军便是兵分两路各奔目的,赵云和甘宁二人则率军前锋直奔西陵。

    黄昏之时,西垂的朝阳散发出最后一抹夕阳,照耀在西陵城上,此时的西陵城已然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张武也是贯甲持刀走上城头,沉的目光直透城外大营,大营之上愕然飘着一杆大旗。

    旗帜迎风飘,呼呼作响,张武只觉一股巨大压迫感迎面而来,一抹霾涌上心头。

    …………

    昨天家里突然断网,小生也没办法上传,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