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平原野战(上)

    “该亮剑时就该亮剑,荆州儿郎绝没有孬种……”

    文聘策马枪,那张英俊的脸庞在剧烈怒吼下显得十分狰狞...

    “狭路相逢勇者胜!”

    赵云眼眸中有着淡淡沉思,片刻之后目光骤然曝出凌厉之色,猛然一拨胯下小白龙,小白龙前蹄直立,嘶嘶叫吼,直奔敌阵,白马银枪,飘的银袍随风飘舞...

    “哈哈,众位都上了,老夫怎能落后?”

    黄忠持刀横立,转朝背后大军,低喝道:“吾长沙子弟兵,敢不敢随老夫杀个昏天暗地?”

    话语一落,长沙军一个副将猛然起,略微打趣道:“将军,吾长沙儿郎何曾退缩一步?”副将随后猛地一转,拔剑怒吼道:“诸位将士,你们说,我们该如何?”

    “将军刀之所向,长沙儿郎誓死向前,不退半步!”

    本坐地暂为休憩的长沙军毅然而起,俱都持刃怒吼...叫吼之声余音袅袅,却似如道道惊雷搅乱九天风云。

    “好!”黄忠心中一阵激,昂然道:“众将士,随老夫杀敌……”黄忠一骑当先,长沙军无一丝犹豫紧随其后,颇有‘剑之所指,所向披靡!’的意向。

    甘宁,文聘,赵云,黄忠,四员大将俱都义无反顾冲锋而去,本都趴在地上的将士们俱都满脸通红,羞愧难当,刘轩见到这个场景剑眉一挑,拔腿而出,冷笑道:“你们将军俱都捍卫荆州颜面而战,汝等有脸在此休息否?”

    “荆州儿郎无孬种...老子他娘的拼了,杀...”

    不知谁突然吼了一嗓子,本软趴在地休息,甚为迷茫之众,不知甚么况的众多将士俱都此时醒悟过来,神羞愧,面色狰狞,嘴中发出一声从心底的怒吼,持刃相向。

    战局之上,张武,陈孙二人手持大刀,脸色狰狞着,率领数百‘精锐!’直杀入阵中。

    这数百精锐乃是张武,陈孙二人在十数万大军中精细挑选出的练家子,壮硕肌男,再而装备精良的铠甲,兵刃,其战力不可小觑。

    张武,陈孙两人各率三百精兵杀入敌阵,手中大刀左右挥舞,拦路的荆州军将士俱都被分尸而过,亦或吐血而退眼见是活不成了。

    “衮...”

    张武赤红着眸子,看着荆州军一小校率十数将士杀来,浓眉微蹙,眸子猛然暴睁,大刀随后如弯月斩下,顿时就有三四个将士躲闪不及死于刀下,张武虎目一扫,见荆州军小校目露惊骇,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杀意。

    一拨马腹,胯下白马如一道闪电而进,张武大刀扬天而立,猛然向两眼瞪起的小校杀去,夹杂着道道嗤嗤破风之音,刀芒闪烁着无限杀意。

    “死来。”

    张武策马扬刀,一会儿的功夫,已然有数十名荆州军将士死于其手...其武勇忒是不凡。

    同样杀入敌阵的刘备也是率着亲卫左杀右突,此时,刘备抹了一把脸上温的血液,一双星目扫视战局,眸子深处有着一丝浓浓担忧。

    “主公,咱们杀的太近了,是否暂且停住,汇合赵云将军在……”一名亲卫同样浑浴血,持着红刀上前低声道。

    刘备闻言眉头一扬,眸子光芒连连变幻,旋即断然喝道:“擒贼先贼王,众将士,请祝备一臂之力。”

    一处山坡之上,马达手搭棚状眺望远方,一双鹰目扫视着战场,看着张武杀的荆州军将士如无人之境,微微一蹙眉,锐利的目光惊鸿一瞥一处地方,嘴角乍然露出一丝冰冷的杀意。

    “司一。”马达头也不回低喝道。

    穿黑色锦衣的司一上前应道:“公子。”

    “去告诉张武,荆州军多数无傅甲,使一将率军左杀右突就可让其混乱。”马达蹙眉不悦道:“再者,告诉张武,某有一计可让其心头之患安然除掉。”

    说罢,凑在司一耳畔嘀咕起来。

    “公子,为何要提醒张武?”

    马达鹰隼的目光一扫司一,眸子掠过一丝不屑,淡淡道:“提醒?”

    “张武死了,那这场戏就完了,现在本公子还不想这么早完毕。”马达目光如幽火,测测笑道:“某此次南下乃听兄长说此间事,一是为了见识见识南方俊杰和大名鼎鼎的刘皇叔,二为一展中才学,这...刘备已然是一块天然的练刀石。”

    司一心头凛然,忙低头说道:“属下这就去。”看着司一离去的背影,马达眸子掠过一抹杀意:“区区一家仆,竟也敢管的如此宽...不知死活。”

    ……

    张武微微一拨胯下白马速进的脚程,胯下白马顿时随张武动作而停下,张武目露喜看着胯下白马,再次抬头一望,却见陈孙大发神威刀直入杀的荆州军鬼哭狼嚎,脸庞得意而疯狂的神,眸子掠过一道晦,此时张武一个亲信匆匆来到:“大将军,马达军师有一话相告。”

    “马达军师有何之话?”张武微蹙着眉头,不悦看着来人喝道。

    那亲信凑到张武旁侧微微嘀咕了近片刻功夫,张武从之前不悦转而眸子掠过的一丝欣喜。话罢,张武肃容看着那亲信,低喝道:“那马达真说如此可除掉他?”

    “大将军,小的不敢撒谎。”张武见得神色不定,眸子闪烁着莫名光芒。

    这时,一个测测的声音传来:“大哥,这荆州军太不杀了,简直是不堪一击,小弟率军一冲荆州军无不胆寒,大哥尽管安坐其后,小弟自率大军就可破敌。”

    张武循声看去,却是陈孙策马徐徐而来,神疯狂而不屑,张武心头冷笑,微一蹙眉转而一想,朗声笑道:“二弟今大发神威,为兄甚是欢喜...既然二弟如此说,那大哥...勉为其难撤后啦?”

    “二弟,大哥去后面休息休息?”

    陈孙听得赤红的眸子深处掠过一道狡黠和得意,陈孙猛然大拍着脯,口中嚷嚷道:“大哥尽管放心后撤安坐,二弟定将这些贼子全杀干净了。”

    张武闻言心头冷笑,暗道几天前那老将的神勇怕是没放在心上吧?要不是马达那厮用计困住荆州众将,更使得荆州军疲惫且无铠甲在,岂容你如此放肆?心中虽如此想,嘴上却哈哈一笑:“那大哥就祝二弟马到成功。”

    “大哥...嘿嘿,大哥也知道冲锋陷阵没有一匹宝马,那可是...”陈孙眸子圆滴滴一转,目光看着张武胯下白马,眸子掩饰不住的贪婪,止不住大笑道:“兄长且将的卢借小弟一用,此战过后,小弟定将的卢奉还。”

    张武神色骤沉,眉头皱成一团,目光很是不善看着陈孙,手中不停磨蹭着胯下白马鬓毛,心头思绪急转,如此过了片刻功夫,张武倏地朗声:“为兄在后观战却也无需此马,二弟冒险杀敌,无一匹好马在旁,为兄却是不放心。”

    “二弟,为兄此马曾经以后就给二弟你了。”

    陈孙听罢,神色更是欣喜,哈哈笑道:“哈哈,大哥放心,小弟得的卢,定然将那荆州军杀的片甲不留,”

    说罢,陈孙忽的一下便是跳上的卢马来,神很是兴奋。张武眸子颇为不舍看着跟随自己一段时间的的卢马,心头很是愤怒,可转念想到大计,张武忍着心痛将缰绳扔给陈孙,寒声道:“喏,给你。”

    陈孙见得张武憋屈将的卢交予给自己,更是贼心大悦,猛然一拨马腹,的卢嘶嘶吼叫一声四蹄如踩迅风向前奔去,速如闪电,明眼人一看此马必是神驹一类。

    张武看着的卢马之上的陈孙,眸子陡然迸裂出无限杀机,片刻功夫后,张武唤来一心腹,在其心腹耳畔嘀咕了半响,等那心腹离去不久。

    张武才狠声出言:“舍一的卢除一大患,这笔买卖倒也值了。嘿嘿。”

    …………小生尽量再码出一章...另外,大家伙多多点击,推荐,收藏~~~小生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