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后手。

    黄忠,文聘,甘宁,赵云四将脸色俱都沉不定,想想也是,被敌人牵着鼻子走的滋味谁都不好受。何况俱都是怀将才的他们?

    “汉升,仲业,兴霸,子龙。”刘备声音骤昂,喝道:“汝等谨守营寨,吩咐将士提高警戒。”顿了顿,喝道:“可令将士轮流执勤。”

    “喏。”

    四将依令而行,匆匆离去,刘备回到首位,安然落座,拿起一卷书籍心神不属看着,旋即看了眼低头蹙眉的刘轩,不由问道:“轩儿,在想什么?”

    刘轩回过神,听了父亲话后,低声道:“父亲,孩儿在思虑张武幕后高人之计,孩儿想罢半天,只想得背后高人定然不是仅仅攻我军四营这么简单!”

    刘备听罢心头以为然,微微点头,轻声道:“哦?如何见得?”

    “还得从今申时说起。”刘轩蹙着剑眉,似在理思路,片刻后,缓缓说道:“申时吾军遇袭,敌军胜而退之...”

    “随后戌时张武,陈孙二人率军行‘疲兵之计!’意在扰我军心,使我军疲惫不堪!”顿了顿,又道:“从此等等事迹来看,此些疲兵之计力度似还没到一定程度。”

    “哎……”刘备微叹了一口气,忧虑道:“轩儿所说有理阿,不过却是不知那人还有何布置。”顿了顿,旋即叹道:“可惜此人侍于贼...”

    “可恨为父无大用之人,若有一才俊为为父出力,何惧那人?”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刘轩听了刘备此话,眼眸中突然一亮,心中暗想:“谋士...父亲所缺不正是谋士?哎呀呀,看这记,都被这该死的计谋搞得头昏脑花了!”

    “卧龙岗诸葛亮,是不是应该提前去拉拉关系?”

    刘轩眸子突然暴掠一抹奇异的光芒,猛然间,帐外突然杀伐之音大振,如惊雷四起,传入帐内,刘备,刘轩两人神色猛然一变。

    *************************

    京山一处高地,从上俯视而下,模糊观览刘备大军四营的动静!

    看着烟尘蔽天而来,喊杀声如惊雷般震耳,马达嘴角掀起一股弧度,喃喃道:“刘备,文聘,某且看汝等如何应对?”

    马达经京山设伏一战,只将文聘,刘备放在眼中,黄忠在马达眼中不过是一莽夫,翻手可覆!甘宁在数千人海战术给围困不得脱,马达更是直接无视。

    马达不知的是,甘宁仅率八百锦帆直冲横入,最后突进不得才无奈撤出,八百锦帆无一阵亡,相反数千大军死伤近数百余人,高下另下判定。

    马达嘴角依旧噙着一丝笑容,以一种低得不可再低的声音道:“兵者,诡道也...虚虚实实,实实虚虚!”

    “刘备,希望你能接住某此招,若接不住,这个游戏不也太无聊了么?”

    说罢,转看着一席黑衣的侍卫,轻声问道:“司一,这是几次冲锋了?”

    司一闻听自家公子问语,忙低头回道:“公子,这是第十次了!”

    “十次?”马达略微皱眉,旋即问道:“唔...十次内有几次真的攻营?”

    司一听罢,垂头沉吟不语,马达也不催促,淡淡的目光看着前方喊杀震天的战场,眼眸中有着一丝诡异神色。

    “公子,第三次,第六次乃是真攻!”

    马达蹙蹙眉,有点不悦道:“我不是说了四次一真攻吗?这些蠢货!”

    说罢,转看着司一淡淡道:“司一,你且去通知张武,陈孙那两笨蛋,第八次全军冲锋,还有,命令孙大率军从暗道直中军大帐。记住,各军必须在丑时之前全军撤回,不然悔之晚矣!”

    “是!”司一没一丝反驳和拖泥带水,形如同幽灵般闪现,迅速消失在马达眼眸之中。

    “张武,陈孙两蠢货,若无某在,两人还想天真自大以为可以阻敌于西陵城外?”

    “两人还自称大将军?如此无智,狂妄自大之人,某不屑与之为伍,要不是老子因为兄长提起这事,见识见识那誉满天下的刘皇叔,就凭张武,陈孙这两蠢货,怕早被灭多时了。”

    马达眸子深处却是掠过一抹压抑的疯狂和野心,呐呐道:“哼,待来某掌权,定要恢复家族以往荣光……”

    想起家族曾经的辉煌,如今家族的没落。马达心中涌起一股野心,刺窥天下的野心,可他也明白,凭现在家族的能力远不足以支撑,他...需要借力,亦或说,借势……

    马达目光如电看着北方一处,呐呐道:“或许...那人,是个选择。”说罢,眉头微皱,垂头沉吟了片刻,嘴角忽的流露一丝微笑。

    时机未至。

    ***************

    中军大帐!

    “怎么回事?”刘备神色立变,忙向外厉喝道:“来人,来人。”

    “主公。”帐外武士突地走进,不过神色却是十分慌张和急促,进来的武士来不及回答刘备,急急说道:“主公,贼军已然攻破大营直扑中军大帐,请主公速速虽属下撤离。”

    “什么?”刘备登时一怔,如一道惊雷劈下不知所措般,不可置信的睁大眸子,愕然失声道:“贼军攻破大营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旁侧的刘轩神沉,猛然一拍大腿,扬声道:“丫丫的,那人果然有后手。”

    “后手?”刘备心神更是巨震,脱口而出道:“轩儿,可有办法应对?”

    “父亲,咱们还是先撤吧最新章节。”刘轩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神色焦灼沉重道:“敌军能在黄老将军,兴霸大哥,文将军,云叔四人防御之下突破而进,足见其锋。”

    “父亲乃此次主帅,不可轻易涉险,况且中军俱都荆南之兵,不可靠哇。”此时另有一兵士跑进来,上颇多血迹,煞是吓人...

    “主公,撤吧,再不撤就晚了。”

    刘备此时也明白事态的严重,当即喝道:“好,众位且随备去后军子龙那...”

    “喏。”

    刘备,刘轩两人掀帐而出,却见帐外已然厮杀惨烈,中军兵将时不时被人宰杀,鬼哭狼嗥的声音不绝于耳。刘备心猛然骤沉,忽然前方一将扑来,旁侧的刘轩定睛看去,正是邢道荣。

    “父亲,似乎是邢将军。”

    刘备忙抬头一看,只见邢道荣浑浴血,一把大斧已成血斧,邢道荣见到刘备两眼一亮,已被血染红的脸庞显得狰狞不已,刘轩看得心头一阵反胃。

    “刘皇叔,敌将突然杀出,我军措手不及,还请皇叔且去后营赵将军那暂避,末将为刘皇叔断后。”

    “道荣且小心...”

    刘备丢下一句话就忙带着刘轩,十数名亲兵忙向后军赵云之处奔去。

    是夜,营寨喊杀震天,声传百里久久不息,有道是纷纷扰扰一夜色,喊杀之音犹在耳!

    时间眨眼便至卯时时分,朝阳冉冉升起,天际飘起了一丝鱼肚白。

    刘备脸庞沉行走在中军,目光沉看着中军一片狼藉,还有残留未灭的火迹,空气中飘着丝丝血腥气。后文聘,黄忠,赵云,甘宁众人俱都眸子红芒屡露,神色很是难看。

    刘轩跟在刘备后旁观这一切,看着死的敌我将士,突然想起一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刘轩微微叹了口气,开口说道:“父亲,看来敌军就是从这里冲出来的。”

    刘备等人看着可以容纳一人穿过的地洞口,神色颇为难看...刘备脸庞上的肌更是隐隐抽动,握紧的手臂隐有青筋暴动,许久之后,刘备才低声道:“要是备能察觉一二,怕此等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刘备这话一出,文聘,黄忠,甘宁,赵云等人俱都蓦然,明白刘备所言悲剧是什么,昨晚邢道荣为掩护刘备撤退后军,率军断后,毫无音讯,清晨大军扫却见邢道荣惨死多时。

    从惊惧的神色和脸庞狰狞来看,与邢道荣交战之人,必然恐怖。

    “从邢道荣伤势来看,敌将兵器定然属于棒棍,铜锤一类。”黄忠半眯着眼眸缓缓道。

    “汉升兄说的不错。”文聘这时也是出声,沉声道:“邢道荣武勇不差,却惨死于手,看来敌军之中也有能手隐伏,之前故意不让咱们知晓,全然似是为今做铺垫。”

    “张武,陈孙幕后高人心机,计谋俱都高超....”刘轩轻声道:“后手一个接着一个,看起来,似从第一次交锋之际,那人就开始了连环计划。”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刘备眉头皱的更紧,转过来,目光在文聘,甘宁,黄忠众将上游弋,语气低沉道:“将士们伤亡如何?”

    文聘沉重道:“右翼伤亡近千人。”

    “我长沙军伤亡**百人。”

    甘宁蹙眉,神有点难看道:“前军伤亡应该在一千三百人左右。”

    刘备听了心中一震,语气有点低沉,沉重道:“我军还未正式和敌军主力相争,已然伤亡共计数千之多...”

    文聘等将闻言俱都沉默,许久,刘备一扫脸庞上的颓废,爽朗笑道:“敌军抢占先手,我军受京山地势之累,才如此步步被动,若至西陵,天时,人和聚在咱们手中了!”

    “那时破张武,陈孙岂不是翻手可灭?”刘备一扫之前颓废,意气风发,人中之雄的风貌尽显。

    未时之后,大军之前被文聘众将整顿一番,在休息了几个时辰,一改之前颓废面貌,虽说残留着一丝疲惫,不过也是比之前有着些许改变,在刘备的一声令下,大军急速的冲过京山之地。

    一路经过京山,途中处处风光未曾有时间欣赏……

    刘备大军每过一处有可能设伏之地,俱都谨慎小心派大军去扫,发现没有危险之后才是一股脑的向前冲!尽最大努力冲过这个让他们恼火且惧怕的京山!

    途中艰辛却是让刘备诸将都是心中吃了一惊,因为路途之中处处有着‘障碍!’犹如巨石堵路,巨木横放,乱石堆起等等层出不穷……

    很明显,这些必然是张武,陈孙等贼寇所安放,如此谨慎行军两天过后,刘备等人终于是望见了不远的山前之处!

    荆州军所有将士俱都大大松了一口气!

    在短暂的休息了半个时辰后,刘备再次下令出发,士卒们没有一丝怨言,他们明白之前惨痛的教训让他们心中都蒙上了一道影,京山,不是那么好呆的。

    赵云率着前军一马当先,等着赵云刚出京山,赵云心头突现一丝不安,胯下小白龙嘶嘶叫嚣,似是烦躁,赵云见着小白龙奇怪动作,连忙用手安抚下去,好半响的时间,小白龙才渐渐的安静下来。

    不过四蹄却是呼呼刨着地上泥土,赵云跟小白龙多年,早已清楚小白龙的脾,赵云对此慢慢皱起了眉头,赵云倏地发现,为什么面前一片树林如此安静,竟连一丝蝉鸣,鸟叫声都没?

    安静地让人感到诡异?念及此,赵云连忙派人去通知刘备,叫他们速速行军出来,一股气冲出这面树林。

    说这时慢这时快,刘备也率着大军冲了出来,其后就是黄,甘等将,诸将一聚,大军立马就完全集结了,赵云连忙拍马过去,道:“主公,我们赶紧出了这片树林。”

    “唔...子龙有何发现?”刘备皱皱眉,本来刘备还想下令全军靠林休息休息,毕竟行军两天,将士们心疲惫的很!

    赵云神肃容,低声道:“主公,云觉得这片地方太过安静,安静地有点可怕。”

    “恩?”众人都是一愣,旋即便是朝着一大片树林看去,远远看去,的确是安静又寂静!

    文聘徐徐皱眉,眸子掠过一丝光亮,沉声道:“确实有点诡异,连一丝鸟叫都没,玄德公,咱们还是往前走一段在休息罢!”

    “好,传本将将令,出了这片树林,就地休息……”

    “喏...”大军将士听闻,俱都大喜,绷足了劲死命跑过这片树林,不一会儿,大军前锋已然过了茂密的林子,有得将士心俱都疲惫,实在抵不过睡觉的惑,再兼前有刘备命令在前,索将铠甲,兵刃卸下放在地上,自个则是一股脑趴地休息。

    “看来没有埋伏,传令将士们休息吧...”刘备左右一望,轻笑一声。

    似是过了半个时辰左右,荆州军大部将士睡的正香,远处传来一阵大笑:“刘备,今就是你死期,兄弟们,给我杀……”

    刘备等人循声望去,只见远处一片人海,漫山遍野到处涌来,看得刘备等人脑皮发麻,再看看自己一边,众多将士已然卸甲放刃软趴在地,打着呼噜安稳睡着大觉...只有少许将士惊恐看着前方一片人海的敌军。

    此时,刘备众人神色巨变,脸庞沉如水,文聘眸子喷火,咬牙切齿道:“此定是那人之计,算好我军不会进树林休息,等咱们放松警惕,张武,陈孙在率军而下,一举击溃我军……”

    “哼哼...打得好算计!但也要问问老子手中的刀是否同意。”甘宁眼中闪着疯狂战意,狰狞着脸庞,甘宁八百锦帆还未曾吃过如此大亏,心中正憋屈呢,见张武,陈孙来了,旋即便是一摆手中‘紫鲸断浪刀!’一拨马腹率八百锦帆冲了上去。

    旁侧的刘轩见了,眼眸中光芒微动,此时已然是不得不战了,刘轩脑中倏地灵机一动,连忙凑到刘备边,侧在刘备耳边嘟嘟嚷嚷说了一些话,刘备听罢就是眼眸一亮。

    随即刘备策马当先,一摆腰间‘雄雌双股剑!’朝着荆州军将士面前厉声怒吼道:“众位弟兄,现在是我军生死存亡之际,不是我军死,就是敌军亡!”

    刘备在此誓与众将士共存亡,雄雌双股剑一挥,眼眸中神采熠熠,坚定而坚决!

    “此时不亮剑,何时亮剑?将士们,狭路相逢勇者胜!冲啊!”

    ………………

    狭路相逢勇者胜,大家,给张推荐,给个点击,给个收藏,让小生充满动力啦~~~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