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悲惨往事,七年之约...

    路间,刘轩眸子渐渐明悟,心中的郁结豁然开朗,心中一时大快,看着旌旗分明,士气高昂的大军,刘轩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如此大军又算得什么?刘轩心知刘备并非没有布置后,心头焦灼如风般吹逝,刘轩也微微对刘备所说布置猜出一二。心神沉浸间,甘宁却是不声不响拍马至旁侧,见刘轩恍恍惚惚,浓眉微微一蹙,看了看左右,轻声道:“刘小弟,在想什么呢?”

    “啊?”刘轩看了一眼甘宁,疑惑问道:“兴霸大哥,找我有事?”

    甘宁闻言微微摇头,轻笑一声:“宁见刘小弟神思不属,似在想什么?”

    刘轩微不可查一蹙眉,凝眸扫了一眼甘宁,脑海突然掠过一道光亮,轻声道:“不瞒大哥,小弟确有一番心思,就是不知大哥……”

    甘宁听着刘轩言又止的模样,略微打趣道:“哎...刘小弟,你一向会说话,今怎的?”

    刘轩闻言爽朗一笑,认真看着甘宁道:“兴霸大哥,你我可是兄弟?”

    甘宁听罢,微微一怔,旋即沉声道:“刘小弟何出此言,你我虽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刘小弟将来若有吩咐,只要知会大哥一声,大哥上刀山,下火海,定拼命而为。”

    刘轩心中微微触动,两眼微涩很是感动,忙道:“大哥,小弟先在此拜谢。”顿了顿,刘轩一扫周侧,低声道:“小弟闻兴霸大哥之前乃是纵横长江南北声名赫赫的‘锦帆贼!’不知兴霸大哥为何沦落至此?”

    甘宁听罢,脸庞上神一黯,沉默许久。刘轩见的甘宁脸庞上有这一丝悲痛,赶紧说道:“小弟冒犯,还请兴霸大哥恕罪...”

    这时甘宁已然回过神来,闻听刘轩之语,咧嘴微微笑道:“刘小弟不是外人,此间事大哥压在心头许久,压抑的慌,刘小弟若不嫌烦大哥这就唠叨唠叨。”

    刘轩听得甘宁语气中的丝丝寒气,心头凛然,嘴角一掀:“小弟洗耳恭听!”

    甘宁眸子带着一丝悲痛和追忆,自顾自说了起来:

    “吾本是巴郡临江人,家中虽不是豪富天下,却也富甲一方,吾少年之时气力甚大,父母见吾对武甚喜耗费巨大财力不知请了多少武师教吾武艺。

    有一一个异人过吾家门,观吾习武许久,其后进门说吾骨骼极佳,若多加锻炼和打磨必有一番成就,吾与吾师对练,数招便败,晚宴之上,吾师告之吾父母,吾父母见那异人本事却是高强,强作欢喜送吾出门,夏秋冬十数载,吾师终于说我艺有所成,可以下山可以一展中才学。

    我那时听了心中很是欢喜,急忙拜别了师父,飞奔下山,策马直奔家中而去。

    却谁知等待我的却是一场横祸……,说到此处,甘宁嘴唇流出丝丝血迹,眸子迸裂出无穷恨意和杀气,脸庞上肌剧烈扭动,看起来很是狰狞。

    刘轩闻言心中暗自一叹“又是一场生离死别阿,这场游戏,何时是个终点?”

    只听甘宁咬牙切齿道:“我兴致冲冲回到家中,却愕然见到家门已是破烂而开,破裂的门上染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想来已有很长时间……”

    见到这里,我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安,我焦急冲进家门,却只见大厅之内有着斑斑血迹,已经干涸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我穿贯了府内所有地方,仍不见一人,府邸各处残留斑斑血迹,我当时脑中空白一片,我赤红着眼眸,至左右邻居去问我家发生何事?竟惹得祸至全家被灭?

    经过我通过以前朋友多方了解,最终明白,原来是临江豪强黎家贪图我母亲,妹妹美色,联合县令算计我家,各处打击我家生意,我父亲乃和善之人,见此一筹莫展,只能是破财免灾。

    终有一,我家产业临近破产,吾父上门去谈要求,可谁知那县令和黎家很是猖狂,**要索要我母亲和我妹妹,我父亲勃然大怒,当时拂袖而去。

    却不料当天晚上!

    那该死的县令就派县尉率县兵将我家围个水泄不通,我父亲上前阻拦却被那县尉给一剑刺死,之后对我家大开杀戒,捉我母亲,妹妹给那该死的县令和黎家。

    我母亲和妹妹拼死不从,最后不得不选择了死这条不归路。”甘宁此时气息上下奔涌,喘着浓重粗气,狠声道:“我明白缘由之后,隐忍下来,暗自联合散去的家将仆人,历经一年将黎家和那些狗官杀死……”

    “之后,我杀了县令,县尉,黎家所有人,但也因此犯下血案,不得已带着这些兄弟们逃了出来...流落至今当了水贼。”甘宁说罢,双眸紧闭,神颇为悲痛和无奈。

    刘轩静静的看着前方,眼眸中深邃不见底,犹如浩淼星际,盏茶功夫,甘宁睁开双眸望着刘轩,苦涩道:“刘小弟,你是不是觉得大哥我……”

    “兴霸大哥,轩觉得大哥如此才乃中人。”刘轩淡淡打断甘宁话,一字一词道:“率而为……方为大丈夫!”

    甘宁闻言感激看着刘轩,刘轩也是含笑而视甘宁,两人忽然相视而笑!笑语过后,刘轩才正色道:“兴霸大哥,你武勇非凡天下大可去得,难道就甘愿在飘摇水上,当一辈子的水贼?”

    甘宁听了刘轩微微认真的话语再次一愣,旋即苦笑道:“哎,不如此又能怎样!?”左右瞧了一眼,低声道:“我本以为黄祖会重用于我,可那黄祖刚愎自用,不听人劝,此次一雪前耻后,某就带着那些兄弟回我之前岛屿上去,当个水大王逍遥自在!”

    “这怕不是兴霸大哥真心之言吧?”刘轩看着甘宁倏地摇摇头,心中猛然一动,脱口而出道:“兴霸大哥,若小弟有争鼎之心,兴霸大哥愿助我一臂之力否?”

    说后眼睛紧紧盯着甘宁,刘轩能感受到自己心脏飞速跳动,甘宁乍听猛地一怔,不可思议看着刘轩,许久后,甘宁轻笑道:“刘小弟,你说梦话了吧?”

    “不,兴霸大哥,小弟是说真的。”刘轩一脸肃容,认真说道:“兴霸大哥,有道是莫欺少年穷,有志不在年高!”

    “兴霸大哥,你是否在想之后投靠江东孙吴?”

    甘宁神色一变,眸子略带震惊看着刘轩,刘轩见了心头微微紧迫,暗道:“果然如此。”顿了顿,继续说道:“兴霸大哥,依小弟看,江东虽可盛极一时,却不可长久...”

    “孙权此人虽礼贤下士,然骨子里颇为倾向世族之人,况且其权谋之心甚重,难有向北争霸之心。”刘轩微微笑道:“如此只懂得守得一饭三亩地之人,早晚得被时代淘汰...”

    甘宁听得神色倏地也闪烁不定,眸子异彩连连,刘轩见得赶紧趁打铁道:“兴霸大哥,不如咱两定七年之约,七年之后,兴霸大哥若还是投江东之心坚定不移,小弟也不再劝,如此可否?”

    “七年之约?”甘宁倏地沉吟许久,旋即目光盯着刘轩,低沉道:“刘小弟,大哥我欠你一个,今就当完汝一……”

    刘轩听罢,调皮的眨眨眼,压着心头喜悦道:“如此说,兴霸大哥可答应了?”

    “不,刘小弟,七年之后,汝若有一郡之地,甘宁自然率众来投靠之。”甘宁断然说出自己条件,旋即晒然笑道:“七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可让某看清那孙权何许人也。”

    “再者,刘小弟,大哥等着你的好消息哦。”

    刘轩闻言微微一笑,正说话,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喊杀之音,甘宁,刘轩神一变,甘宁更是抛下一句“我去看看。”随后拍马飞驰向前。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