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各怀鬼胎。

    还请走过路过的书友收藏,点击,推荐,小生拜谢。

    ########

    刘轩天真稚嫩的声音传大厅,刘表还有众文武俱都一愣神。俱都略微笑着看着刘轩,笑容中多有不屑之意。蔡瑁本就被刘表一系列措施搞的措手不及,一下就被文聘带走三万大军,蔡瑁心头可谓是心如刀绞,登时听闻刘轩之语,脸上横急抖,嗤嗤冷笑道:“黄口小儿,大言不惭……”

    刘表听得蔡瑁讽刺言语,眉头猛然一蹙,很是不悦看着蔡瑁,蔡瑁见着闷哼了一下。刘表眸子晦更甚,旋即收敛,慈看着天真可的刘轩,溺摸着刘轩小脑袋,轻声解释道:“轩儿啊,前方战事连连,很是危险,何况轩儿你还小,还是留在伯伯边,嗯?”

    刘轩闻言却是微微摇头,抬头一望刘表,目光清澈而执着,扬声道:“伯伯,就是因为危险轩儿才要去……”

    刘表听后不由一怔,旋即苦笑摇头,不再言语,目光转而望着左首一个脸庞白净的青年,面容略带一份英武之气,刘表眸子深处掠过一抹痛心,淡淡道:“琦儿,轩儿就交给你了!”

    刘琦听得父亲吩咐脸上飞掠一抹无奈,却不敢违背刘表的话,只得拱手憋屈道:“是,父亲,孩儿定当将阿轩带好。”说句心里话,刘琦真不想接这个烫手山芋,谁说不是呢,自刘轩被父亲托付自己照顾其后。刘琦的‘厄运’就来临了。

    “和狐朋狗友风花雪月?嘿嘿,去了一次,腿打断一次……”

    “去青楼喝花酒?这个刘琦更不敢了……”

    目光盯着刘轩那粉脸可的模样,刘琦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似苦笑,似快乐。在和刘轩几天的接触,也却是刘琦最放松,最无奈,最郁闷,最开心的子……

    放松的是,蔡瑁这次竟破天荒的撤开了监视的探子,刘琦再也不要提心吊胆……刘琦很无奈,刘轩这小家伙问东问西,竟还问是一些军政上的,这让沉浸在花丛之间多年不管事的刘琦以何堪,支支吾吾着,目光瞧着刘轩一脸鄙夷望着自己,刘琦心中内流满面……

    刘琦确实很郁闷,面对的“刘大公子”左一句问话,有一句的问话,刘琦只能是憋屈的叫人尽量满足这位“大老爷”的要求最新章节。接触近三天左右功夫,刘琦曾一度以为,面前这位小爷是荆州牧大公子,自己反而是一个小小的奴仆了?

    刘琦心头怀着莫大的忿忿,本想怒斥刘轩,可看着刘轩似笑非笑的模样,刘琦顿时恍然,低声下气的去问“刘大公子”还有何要求。

    数的接触,刘琦曾以为自己这个从弟是否真是**岁的年龄?狐疑的目光扫视着刘轩前后左右许久,但见刘轩还是刘轩,并没不同之时,心头很是郁闷,直到刘轩带着一副少见多怪的眼神后,刘琦才微咳嗽几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逆天了啊,不带这样玩我的,才几岁就这么近乎如妖,怪才,真是怪才……”

    …………

    刘表目光盯着自己大儿子,心中稍有欣慰,这几天自己派去的‘间谍’回报,刘琦很是慷慨担任起“大哥哥的责任”不留余地的照顾刘轩,相处很融洽,更让自己欣慰的是,自己这个大儿子将最好吃的,最好玩的,穿的最舒服的全部优先给刘轩。有时候还鞍前马后,亲自行动。

    这一系列的举动让刘表心中大慰,心中将刘琦,刘琮暗自比较,大儿子刘琦未尝也不是不适合荆州牧之位嘛?自古有立长不立幼之说。在言,刘琮年龄过小继承大位本就说不过,再者,其舅舅乃是手握大权的蔡瑁,难保蔡瑁不会将刘琮这个外甥当作傀儡,自揽大权独摄荆州!

    毕竟刘琮始终姓刘,而不姓蔡,以蔡瑁的精明和老辣,在蔡家和外甥面前,定会狠心抛弃后者,这点刘表毫不意外。

    可一想起刘琦若是继承荆州牧之位,掌握着荆州大部军权的蔡瑁会如何自处?自己外甥有望继承宝位,蔡瑁会任由刘琦顺风顺水登位么?

    结果可想而知,刘表念及至此,心头霾更甚,眸子掠过浓浓的晦。蔡家势力太大了,大的足以威胁到自己子孙后代的统治,可不是嘛,荆州水军可说是几乎全部依附于蔡家统治,刘表心头肯定,要是蔡瑁铁了心保外甥登位,只须登高一呼,荆州水军怕是全部都姓蔡了。

    自己忠心的部下除了跟随来的山阳旧部,只有黄祖,文聘,王威等将尚可抵住蔡家,而如今岁月,山阳旧部大多数人老的老,死的死,黄祖更是被江东孙权一箭杀,可用之将无外乎文聘,王威二人,可有道是:“双拳不敌四手,猛虎架不住群狼……”

    文聘,王威二将怕也力有不逮。

    这一切的一切俱都让刘表心中凛然,对蔡瑁亦或蔡家的警惕心愈加深刻,刘表心头对蔡家裁制和抑压更为加重,刘表眸子深处闪烁着浓浓杀意,嘴角露出一丝不易人察的冷笑,蔡德珪阿蔡德珪,咱两骑驴看唱本,今后走的瞧...

    刘轩抬头见着刘表垂头沉吟不语,眸子之间似有一股浓浓杀意聚集,心中猛然一阵惴惴,忙低头暗道:“看来刘表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角色...”

    “襄阳不是久留之地,刘表是老虎,蔡瑁是恶狼。”刘轩目光微不可查的游弋在蔡瑁上,旋即收回,暗道:“只要到了江陵与父亲汇合,此次襄阳之行就算成功大半。”

    蔡瑁似有所感,猛然抬头一望,却见无人之时,鸷的目光冷冷注视着双膝跪地的刘轩,心中冷哼一声,目光转瞬紧盯刘琦,眸子深处闪过一缕噬人杀意,刹那,蔡瑁脑海掠过一道灵光,暗道:“刘琦若死,还怕刘表不立琮儿为荆州之主?”

    此个疯狂想法一现,在蔡瑁心中就如被放大镜放大了无限倍愈加深刻,刘轩被蔡瑁盯了一眼,只觉一道透骨寒气沁入人心,刹那便消散如云,刘轩深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自己若还在襄阳,蔡瑁定然会有莫须有的理由将自己解决,到了江陵父亲,云叔俱都在那,就算蔡家势力再强,定然也不敢太过放肆……”

    一念至此,刘轩眸子神色一定,忙上前几步揪了揪刘表衣袂,眸中带着哀求神色,低声哭泣道:“伯伯,好不好嘛,轩儿要去江陵,轩儿想父亲了……”

    刘表见刘轩两眼泪汪汪,甚是可怜的模样,心中微微触动,**岁孩子父母俱都不在旁,就算有琦儿陪着玩耍,可疯狂之后,还是需得父母阿……

    刘表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刘轩这几天和刘琦玩耍,却是旁推侧引将襄阳城军政人物,兵力部署等等一系列,而刘琦也没把刘轩的问话放在心头,知而言之,数天下来,刘轩就将襄阳城里里外外摸着十之七八……

    刘表微叹了口气,摸着刘轩小脑袋,轻声道:“轩儿,汝父过段时间就会回襄阳。”

    话未说完,就被刘轩稚嫩的声音打断,只见刘轩语气坚定不移道:“伯伯,轩儿有一语,不知伯伯以为否?”

    “嗯?”刘表一怔,狐疑的目光盯着刘轩片刻,旋即轻笑道:“喔,轩儿有何话说?”

    “伯伯需答应轩儿,轩儿此语若说的在理,伯伯同意轩儿去江陵。”

    刘表闻言神犹豫,乍时,却听刘轩猛然斥道:“伯伯,轩儿曾一度以为伯伯是个顶天立地大丈夫,今一看,却让轩儿大失所望,罢罢罢...”

    刘表听罢,心头一跳,旋即连连轻笑,修长的手指连点刘轩额头,微笑道:“你阿。真调皮。”

    “好吧,轩儿,你若说的可以将伯伯打动,伯伯就准你去江陵。”

    刘轩听得,心头一喜,暗自得意自己所用激将,来不及兴奋,刘轩脸庞一肃,语气郑重道:“伯父,侄儿闻甘罗十二岁为相,孔融七岁让梨,侄儿不才,年九岁,却也闻父亲之言,汉家男儿,应有汉家骨气,胆魄,血气,怎可应一些事就畏首畏脚……”

    刘轩稚嫩脸庞却是如此郑重的语气,听的人煞是好笑,然刘轩所言却是引得大厅众多文武侧目观看,俱都用诧异,惊疑的目光注视着刘轩。

    主位的刘表听罢猛然愣神,良久后才缓缓回神,眼眸当中迷茫尽去,有得只有坚定不移的光芒。片刻之后,刘表目光慈看着刘轩,轻声道:“轩儿啊,你此番话倒让伯父羞愧阿...伯父听轩儿你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有些事,似是不值一提。”

    刘表呐呐说着,旋即喝道:“轩儿所言不错,汉家男儿,怎能畏首畏脚,前怕虎后怕狼?”

    “不过...轩儿你一人前往伯父实在不放心,不如让琦儿随你去江陵,这样可好?”刘表沉吟片刻,目光看着刘轩说道。

    刘轩听罢神色有点犹豫,刘轩打心底不愿带着这个‘兄长’,没别的,刘琦这个子数年流离花丛,早就被酒色掏空子,瘦弱的躯让刘轩心底发虚。

    刘琦本想推辞一番不去,然而惊鸿一瞥望刘轩犹豫不定的模样,心底气不打一处来,心中那个恨阿,一股不服输的劲涌上心头,不等刘轩开口说话,猛然拱手扬声道:“父亲,孩儿也有意去江陵一行,看我荆州儿郎之风采,顺便拜会叔父,父亲,孩儿定会照顾好阿轩……”

    “尼玛,照顾我?”刘轩听罢无奈翻翻白眼,喃喃自语道:“到时候小爷别照顾你这花花大少小爷就阿弥陀佛谢天谢地了。”

    刘表心头本有一点不放心,不过听刘琦如此慷慨气昂一番陈词,之前又被刘轩无意中点醒,当即欣慰点头,轻声道:“吾儿终成熟矣。”

    “这样,就由王威将军率军三千护卫轩儿,琦儿去江陵把。”刘轩这时又是插嘴道:“伯伯,王威将军征战刚回,想来已然甚是疲惫,不如由甘军司与吾等同行江陵。”

    “恩?”刘表蹙了蹙眉,疑惑看了眼刘轩,甘宁什么本事刘表不太清楚,可王威的本事刘表却是知道的,见刘轩反驳王威,转而建议‘一无名气’的甘宁随行,心中顿时惊疑不定。

    刘轩知道自己说得太草率,可是刘轩也是无奈之极,若不把握此次绝好机会拉拢拉拢甘宁这员猛将,说不定下次和甘宁见面,就是江东了。

    刘轩看着刘表蹙眉沉吟,便是洒然一笑,轻声说道:“伯伯,侄儿并不是看低王将军,王将军之勇荆州人人知晓。”说罢,朝着王威投了一个歉意的眼神,王威心头本甚是恼火,但见刘轩可的模样,王威顿时一笑置之。

    见得王威如此,刘轩稍稍放心,继续说道:“甘军司能从数万叛军之中护着黄公子冲出重围,此等本事超出一绝,更何况甘军司曾为黄祖将军帐下将领,定然熟知江夏地理,所以侄儿才建议甘军司随行。”

    刘表听得刘轩说得头头是道,欣然点头,目光盯着武将之末的甘宁,淡淡道:“甘宁,汝可愿去江陵,随大军至江夏平叛乱军?”

    甘宁本以为自己无事了,甘宁还寻思着是否带着自己一群生死兄弟去干老本行得了,乍听刘轩推荐自己,甘宁微微一愣,转瞬听闻刘表一番话,甘宁心中本就窝着一股火,今有此等良机,甘宁怎能错过,顿时拱手沉声道:“末将愿去江陵……”

    “好,汝从襄阳抽取三..不,五千精锐将士,随琦儿和轩儿去江陵!”顿了顿,刘表脸色严肃,语气冰冷道:“汝需尽死力保护吾儿和轩儿,他两若有一个差池,孤定拿汝是问。”

    甘宁听得刘表语气中凛冽的杀意,神猛然一肃,上散发着凛冽杀气,寒声道:“主公放心,谁若想伤害两位公子,就先从末将上踏过……”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