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傅巽一语惊人

    刘备,傅巽在大营之外迎风而立,交头接耳悄悄窃窃私语!

    刘备,傅巽为何不进入军营,却是有其中原因滴,长沙将领黄忠军令明确规定,大营将士训练期间未曾有军营将领首肯,就算荆州牧亲自前来,也得在营门外乖乖等着,不然守在门外的这一什士卒可不是吃素的!

    刘备,傅巽两人看着营门外一什士卒手中闪烁寒芒的箭矢,眼角微微一跳,刘备心头有种感觉,自己若真不顾规定闯进去,保不准这些士卒当真会把当成闯军营的二货成刺猬。

    刘备,傅巽也不是心狭窄之人,对黄忠这个规定很是赞赏,本来军营嘛,一向就是军机重地,闲杂人等勿入。黄忠能如此明确规定,足见黄忠和能力,黄忠,实乃将才也!

    黄忠居长沙有近十数年了,却仍是一个小小中郎将,虽是刘表的随意之举,下面文武猜测君意可以压制,然另个方面说明黄忠是一个刚正之人,不会观颜悦色,溜须拍马平。

    这种人,若不遇伯乐亦或明主,等待的只有一种结果,黯然默默的了此一生!

    就如现在黄忠,黄忠初至荆州,到了长沙郡多次率军抗击蛮兵将其打败,原以可以得到荆州牧刘表的慷慨重用,谁知却得到的乃是一纸文书,十数年便如一,一年的守在长沙郡,恪尽职守率军抗击蛮兵!

    起初黄忠心头是有很大的不忿,不过久而久之,随着时间推移,黄忠或是看破了人世故,还是其他不得而知,黄忠转而投于军营,奉献自己一生精力给长沙郡,对长沙渐而有了种归属感,这也淡了出头人地的打算。

    然而,未来岁月中黄忠不知的是,这一切,却是在一个少年手中改变了他的一生,精彩而辉煌,痛快且灿烂。刘备和傅巽这时也停下了交流,两人目光盯着营内的比武,俱都一脸赞赏,暗自点头。

    傅巽虽是文士,却也懂点武艺,何况东汉时期,文士六艺,骑也是当中不可缺少的功课,有些文士也可提枪悍然上阵杀敌。傅巽看这赵云、黄忠你一刀我一枪的过招来往,并无太大变化,每每突其而来的招式,法却让傅巽倏的一亮。心头大为惊叹,刘备久经战阵,武艺虽比不上关张赵等超一流猛将,但比之傅巽还是绰绰有余,剑术上堪能称得高手之名。

    刘备眼力自然比傅巽高了不知一筹,看得赵云和黄忠的比武一刀一枪,其中惊险让刘备心头微惴,看着黄忠,赵云两人神色凝重,两人来往过招俱也一触即分,并不直接蛮横交战,刘备心头恍然,两人俱在寻找对方的弱点罢?

    “世间英雄何其多也?”刘备心中暗自感叹,看了营内校场许久,暗想:“看黄忠刀法刚烈,老辣之程度,恐怕不下于二弟,只不知二弟比之黄忠武艺又如何?”目光瞅着黄忠威风凛凛,大马金刀如天神一般,看着脸庞平静如水的赵云,却自有着一股威势,浑然不受黄忠气势影响。

    刘备磨蹭下鄂暗道:“云长曾说子龙武艺相比不弱于云长,翼德。若真要生死相拼也在数百回合之外,只不知比之黄忠要如何。”

    …………

    军营校场!

    “这老儿好大的气力……气力怕是不在云长,翼德之下。”校场之内的赵云目光炯炯看着黄忠,心头暗暗道,星眸内神光夺目而出。

    黄忠神色肃然看着赵云,手中向阳刀斜着地上不动,刀尖上似屡有寒芒吞吐,不时,黄忠,赵云二人子瞬然一动,速度势若奔雷,围在校场的将士还未回过神来,就只听得‘砰咚’的一声兵器交接巨响,旋即就只见校场内一团银影和金影夹杂一块,耳旁仍旧有着连绵不绝的兵器铮鸣之音。

    此时,刘备,傅巽二人也在一个长七尺,着铁铠的将领带领下进入校场。此人乃是江陵副将韩晞,协助刘虎统率江陵防务。傅巽见得黄忠,赵云二人又是交锋起来,扭头一望韩晞,轻声问道:“韩将军?这是甚么况?”

    韩晞听后苦笑摇头,指了指赵云和黄忠战在一团的况,摊手无奈道:“公悌,晞也不是很清楚!”旁侧的刘备目光紧盯校场却也只能模糊捕捉黄忠和赵云出手的痕迹!

    不时,只见得赵云和黄忠兵器交锋之音越来越急,闪烁无限杀意的刀枪俱都直扑对方死,刘备心头一沉,两道剑眉微微蹙起。见着赵云,黄忠攻势更发狠辣不留余力之时,刘备皱眉抬足缓缓迈动校场旁侧,气入丹田,沉声喝道:“子龙,汉升将军,听备一句,暂且罢手如何?”

    校场的赵云听到刘备的话后,目光一扫见到刘备一脸肃容,顿时无心在和黄忠大战,而此时,黄忠向阳刀如泰山压迫而来,赵云虎目一睁,嘴中猛然怒喝,手中豪龙胆急摆,豪龙胆爆无数灿烂寒芒,刹那就将黄忠的向阳刀卸在一旁,旋即自个抽而退,赵云立在刘备旁侧,旁侧的刘备能感觉到赵云气息微微紊乱,口不时上下浮动,心头欣喜愈深。

    “不可否认你的确强,但若想败云,三百招之内见不得分晓,不如今暂且罢手如何?”赵云目光看着黄忠,沉声道。

    黄忠听后眉梢一掀,虎目微眯,缓缓道:“就如你所言,某知道汝未出全力,忠下次定当也将全力以赴!”说罢,黄忠便是缓缓走向一旁,刘备目光一直游弋黄忠上,见得黄忠气息也是上下涌动,心头慌然,黄忠定然好不到哪去,反过来一想即可,黄忠之前就曾和刘虎大战一场,已然耗费了不小气力,现又和赵云此等人物对战百招,耗费的心力,精力,气力可不是刘虎此等人可比,就算铁人也受不了,何况黄忠五十有四的老人呼?

    黄忠步履沉稳又迅捷,浑然不像五十四岁的老人,刘备目光看着黄忠朝大帐走去,就连黄忠路过侧,刘备也未曾出言。刘备虽然很是眼黄忠,但刘备深知此事急不来,有道是心急了吃不了豆腐。

    直到黄忠进了帐篷之后,刘备才出言道:“难怪景升兄会如此对待黄忠!”顿了顿,刘备微微摇摇头,看着黄忠所在的帐篷,低声啧啧道:“真乃古之廉颇!”

    “子龙,你与那黄忠交手,你以为如何?”

    “很强。”赵云微一沉吟,沉声道:“主公,云要想败那黄忠,虽可...但也得付出一点代价。”

    刘备闻言默默点头,刘备明白赵云的意思,两虎相争,岂有不伤之理耶?刘备眸子深处掠过一丝贪婪,低声呐呐道:“若得黄忠,可比五万大军矣。”

    旁侧的傅巽听了刘备的低声喃语,目光微动,看着眼神闪烁的刘备,低头沉吟,片刻后眼中蕴含着某种不言而喻的目光深深望了一眼刘备,心中暗道:“果乃枭雄之姿……不过,这不是自己一直等待的……”

    傅巽正想着之间,心头忽然掠过一丝亮光,瞧瞧还在低头沉吟的刘备,忽然有了一个小心思,傅巽上前一步轻声道:“玄德,玄德?”

    刘备顿时回过神来,迷糊看了一眼傅巽,神色一肃,苦笑道:“备失态了,公悌莫怪……”

    傅巽摆了摆手,正色看着刘备,低声道:“玄德,我们还是先回太守府吧,想来这几天巽派去江夏的细作应该有消息传来了,若是真如传闻所言,可有得忙咯,哎……”

    傅巽微感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神色颇为无奈。刘备此时也是一脸沉重,听罢傅巽的话颇为认同,欣然道:“公悌所说不错啊,哎……”

    傅巽此时目光一瞄左右,见得无人之后,上前在刘备耳边轻轻说道。“玄德有此心否?”说罢,手指就是指了指万里无边的天际,刘备心头登时一震,脸庞骤然沉,眸子处掠过一丝浓浓的惊骇和杀意。傅巽似是没见到刘备的神色,继续淡淡说道:“玄德公若有此心,玄德公先须在荆州与众多才俊打好关系,将来主公归天,玄德公登高一呼,定然大事可成,定时,玄德公只需一纸文书,巽定望风而降!”

    说罢傅巽也不顾刘备神色难看,转便先朝江陵城之内缓缓迈去,傅巽既说出这句话,就得安排一些事,以便将来自己进退自由,不然骑虎难下可就糟糕了。

    刘备看看傅巽修长的影,脸庞更为沉,眼眸深处有着杀意闪烁,恨不得拔剑直接将傅巽透体而过,同样的傅巽的话也给刘备敲醒了第一次警钟,让刘备懂得将自己喜怒更好的掩饰,藏于心头。

    “这是傅巽的表态么?傅巽此人有才能,若得之利大于弊!”刘备眼眸中光芒闪了闪,旋即暗想:“若傅巽是在试探……”

    一念至此,刘备心中骤沉,旋即猛然想到现在的状况,又念起张武,陈孙反叛大军还有江夏的重重迷雾,刘备一时心头意乱,头大如斗。

    “谋士阿谋士,备何时也能有一经天纬地之人辅助呢?”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