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噩耗,江夏郡失守。

    此间灵动少年正是刘轩本人无疑,在昨驿馆之内,刘备,刘轩和赵云三人一番商议后,傍晚时分刘备带着刘轩直入刘表府邸见刘表!

    当晚刘表初见刘轩之时,大为惊喜和赞叹,刘表早就听闻刘备有一长子却不曾亲眼见到,心头有点失落,当即瞧见刘轩粉面剑眉,俨然是一美少男的模子,上更是透着一股灵,刘表连连点头,连声赞叹是虎父无犬子。

    刘表期间还连声埋怨刘备不早点带刘轩侄子出来一见,刘备只好苦笑回答刘轩子不适,才这么一笔揭过,傍晚之时刘表微有暗示刘备留刘轩在襄阳。刘表这个暗示却也正中刘备下怀,当即出言希望刘表好好照顾刘轩。

    刘表断然一口承诺会尽职照看刘轩,照看刘轩刘表当然有着自己目的,刘轩是刘备唯一子嗣,留刘轩在侧,可当人质,那容不得刘备不“乖乖”听话最新章节。

    另外刘表也要让刘备无一丝顾虑安心去江夏平叛张,陈之乱。

    刘备见得刘表对刘轩喜一览无余,心中不由微微松了口气。“如轩儿所言,托付给刘表,应是无碍。想来蔡瑁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轩儿!”一念至此,刘备心头忧虑稍去,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和赵云去平叛。

    刘轩瞧着父亲带着‘三千’虎狼之兵绝尘而去,眼角不由再次一抽,心中那个无语啊。襄阳城足足拥数万大军,昨傍晚之时刘备好说歹说才从刘表手头争取到三千兵卒!

    这还是“暂借”给刘备的,这也说明刘表对刘备的忌惮。

    刘轩偷眼瞄了一下在侧的蔡瑁,只见蔡瑁一脸鸷,眸子闪烁这无尽寒意,刘轩心头一凛,心头明白蔡瑁会处心积虑要对付自己了,此时自己最大的保护就是眼前这个半老头子刘表了!

    一念至此,刘轩忙打起一副笑脸,看着这个两鬓微白的老头子,刘轩甜甜一笑,很是天真无邪的道:“伯伯,父亲何时才能回呢?”

    “轩儿乖,你父亲去去就回,这段时间伯伯带你玩好不好?”刘表一脸慈看着刘轩,一捋下鄂几咎胡须,笑道:“轩儿,伯父叫你子德(刘琦)兄长陪你玩可好?”

    刘轩闻言是刘琦之后心头才松一口气,暗想:“丫丫的,还好是刘琦!要是把我扔到镇南大将军府好吃好喝招待就了事小爷还不放心呢!”一思至此,眸子余光一扫蔡瑁,果见蔡瑁摸着下巴,眼眸中的目光闪烁不定,似是想着什么,刘轩心中暗暗道:“哼,蔡瑁你这龟儿子给小爷等着,小爷以后飞黄腾达了看小爷不整死你这龟儿子!”

    蔡瑁听罢刘表话后,忙快步上前,对着刘表轻声道:“主公,把刘轩托给大公子怕是不妥。”蔡瑁声道:“主公莫忘了,大公子常年流离花丛之间,让大公子带刘公子,这...”话虽未说完,但其间意思已然明显,蔡瑁此话果然起了效果,刘表听后脸庞神登时沉不定,眼眸闪烁着怒火,转瞬恢复如初,然这一切完全落在关注刘表一举一动的蔡瑁和刘轩眼帘之中!

    蔡瑁见后心中很是得意,继续说道:“二公子从小聪明伶俐,不如凑在一起玩耍,岂不美哉?”

    刘表听了之后目光连闪,似是意动,刘轩见了心中大急,暗骂蔡瑁出的狠主意,让他和刘琮在一起,恐怕还没等刘备归来,自己就不死也得脱层皮了,谈什么宏图伟业?谈甚么展心中抱负?

    要真是落得如此下场,自己怕是作为穿越人士最衰的一个了。

    蔡瑁静静在一旁,蔡瑁老谋深算,专攻权术多年,早就摸清刘表和软肋,蔡瑁心头肯定刘表十有**会同意,刘琦前些年大受刘表宠和欢喜,刘琦继承荆州牧的事自然水到渠成。然而在刘表娶了蔡瑁妹妹后,这一切就慢慢颠倒,先是蔡瑁妹妹给力,与刘表生了一个儿子后。

    为刘琮舅舅的蔡瑁,怎会给刘琦继承宝位?当即暗地里安排一系列的事。刘表自然是不知自己儿子在蔡瑁的策划下,派人刺杀,诋毁!无事不做!刘琦几乎几次死于非命,然似乎天佑刘琦,每每让刘琦逃得升天,一次可说是仇人报复、

    然而两次,三次,四次,甚至十数次。足可说明问题,而不惧自己高贵份杀自己,又可直接得利之人,一览而知。

    然面对蔡家庞然大物之前,刘琦从心头感到一种无力。一次,两次的反抗,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多的危险之中,久而久之,刘琦开始常年流离花丛间,与一众狐朋狗友花天酒地。所有的一切乃为了躲避蔡家的打击和刺杀!

    蔡瑁一系列的措施就是让刘琦自甘堕落,蔡瑁也不敢直接将刘琦抹杀,毕竟荆州牧之子若是凭空消失,刘表就算再怎么不喜欢自己大儿子,定也会勒令追查到底,到时候必然会查到自己。蔡瑁才取其次之恐吓刘琦,蔡瑁随后将刘琦一切所作所为上报刘表,刘表不知实大骂刘琦,刘琦也只得默默不作声静静承受,反驳已是无甚么用。

    刘琦受杀手刺杀,刘表为荆州之主都不知道,这还不清楚么?刘表想到大儿子的一切所为,心头悲叹了口气,神色有点落寞,萧瑟,蔡瑁见了嘴角边流露出一丝得意地笑。

    刘轩皱着眉头看着刘表和蔡瑁,心中不安更甚,“与其别人决定自己生死,不由自己争取!”刘轩抿了抿嘴,眸子一定,刘轩可不是一个乖宝宝,任人摆动的玩偶!

    刘表还未下定决心后,刘轩目光看着刘表,脆生生道:“伯伯,父亲说多看外面世界,可加深心中怀,轩儿想和子德兄长一起去外面走走。”

    说罢,一脸期盼又略带乞求看着刘表,刘表本来想断然拒绝,可见刘轩如此哀求模样,心中突然一软,和声道:“好好好,轩儿既然要和子德玩,伯伯就你!”

    “多谢伯伯,多谢伯伯……”

    “呵呵!”

    刘轩听后脸上一片欣喜之色,刘表看着刘轩天真浪漫的笑容,心中大为欣慰,笑声朗朗可听!

    在侧的蔡瑁听了刘表的话后登时心头一沉,暗自恼怒刘轩不识好歹,竟然此次计划出了自己的意料之外,蔡瑁心中恼怒之余又很是郁闷,蔡瑁立马上前几步,轻声道:“主公,这不好吧?要是大公子带着……”

    刘表听着蔡瑁不依不饶咬定刘琦风月之事心头大为不悦,眉头一蹙,冷冷道:“德珪,襄阳城防可安排好了?要是出了点问题,孤拿你是问。”

    蔡瑁见了心中一跳,慌忙辩道:“主公……”

    刘表一脸不耐烦的一摆手,低喝道:“琦儿那边孤自会嘱咐,德珪无须废话...”语气一顿,目光盯着蔡瑁片刻后低哼一声,蔡瑁见得心头不安,一颗心登时悄然升起,随之而来的一句话让蔡瑁心神大震!

    “德珪你的手是不是长了点?本州牧的家事德珪也要管!”刘表冷眼瞧了一下蔡瑁,冷声道:“德珪,管好汝自己和族人即可,有一些事莫要以为本州牧不知……”

    话音落下,悄然牵起刘轩的手缓缓向襄阳城中迈去。

    蔡瑁额头浮现出豆大的汗珠,眼眸深处有着一丝惊色,心中久久不能释怀,看着刘表的离去的影,蔡瑁知道刘表这是对自己进行敲打了!

    良久后,蔡瑁才重新抬起头,眼眸中的神色完全被掩饰的完好,似乎之前没发生过什么,若是有心人观察,便是能发现蔡瑁隐在袖子的两手紧紧握着,以此能看出蔡瑁心中并不平静!

    ****************************

    刘备大军急行军有近一天时间了,行军速度还是十分客观的,这一天功夫下来,走了近数十里的路程,对此刘备也是微感满意,相对于此,更让刘备忧虑的是此行兵员况!

    虽说刘表说了荆南四郡会征集两万大军在南郡与其汇合,不过刘备也明白刘表一直对荆南的控制力不是很强,荆南那些个太守俨然一副土皇帝。一般对刘表的政令也是阳奉违,然四郡太守才敢如此放肆,有时候不买刘表的账。

    “零陵,武陵,长沙,桂阳!四郡常处在蛮族兵锋之下战力应该不至于不堪一击把??”刘备皱着眉头暗想。

    荆州久无战事,荆南两万大军战力有待考察,一个个未知让刘备头大如斗,更何况张武乃是降将,对荆州的一些况是了如指掌,他敢在黄祖坐镇的江夏郡堂而皇之的造反,必然心头有着甚么后手和底气的。

    报言张武,陈孙聚众数万大军,自己边渺渺三千,且不知零陵,武陵,长沙,桂阳有多少人可来!想想数万vs三千,刘备顿时大感头疼,无力的揉了揉太阳

    这时,赵云一脸沉重的拍马而来,刘备见赵云来到,不由疑惑问道:“子龙,你不在前乃是为何?”

    “主公,我军前锋巡哨捉到一江夏败卒,江夏败卒吐出了一重大报,还有江陵郡丞傅巽派人来报。”赵云沉着脸说道,刘备闻言心中一跳,暗道:“不是张武,陈孙二人破了江夏吧?可黄祖拥兵三万精兵坐镇江夏想来不可轻易破城吧?”

    “傅巽?”刘备此时脑海已然被江夏败卒充满,哪顾得上傅巽?刘备忙打起精神,忙问道:“子龙,甚么报?”

    刘备眼神炯炯望着赵云,赵云沉声道:“主公,江陵郡丞傅巽派人来报,零陵,武陵,长沙,桂阳四郡共计两万大军已在江陵城外军营!”

    “哦?这是好消息啊!”刘备略微吐出一口浊气,眼神撇到赵云脸庞依旧沉重,心不由悬了起来,连问道:“对了,那江夏……”

    赵云默默点点头,语气夹杂着一丝浓浓不可置信道:“江夏郡被张武,陈孙二人攻破了……”

    “咣!”犹如金铁触碰般,刘备顿时怔了许久,片刻后,刘备猛然抓住赵云大手,失声问道:“什么?江夏郡破了?怎么会?黄祖呢?他娘的黄祖吃屎去了?”

    “主公,这些云也不知……”赵云摇摇头,目光略带担忧看着刘备,低沉道:“主公,不如我们往前向江陵问问如何?”

    刘备恍若初醒,一看前方此时已然离江陵城不远,刘备连忙点点头,撇下三千大军,拍马向江陵飞驰赶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