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刘备出征!

    刘表起上前微扶刘备,轻声说道:“玄德,为兄祝你早旗开得胜,凯旋归来!”说罢,语气微顿,又道:“明为兄为玄德准备筵席饯行!”

    “备多谢景升兄好意!”刘备脸庞浮现一丝感动,沉吟一番后,对着刘表肃容道:“景升兄,兵贵神速,筵席之事还是等玄德平叛归来再说把。”

    刘表听罢点点头,眸子深处有着忧愁之色,嘴上温和说道:“玄德且宽心去,为兄等你好消息!”

    刘备又一番谢过,旋即急匆匆离去。刘表瞧着刘备离去的背影,缓缓坐回主位,目光盯着蒯良,喝道:“子柔,后勤辎重一定要到位!”

    “主公且放心,两路大军出征,襄阳府库还是可维持的,在若不行,也可让江陵郡丞傅巽负责刘皇叔这一路。”蒯良当即沉声应道。刘表听罢稍放心思,眼神看着蔡瑁道:“德珪,襄阳还有多少将士?”

    蔡瑁听出刘表话中似有将襄阳大军分割之意,心头骤沉,荆北之军乃是蔡家掌握,每少一个蔡瑁心头都是滴血,蔡瑁当即抢先说道:“主公,其实这出征江夏之军并不需要襄阳将士!”

    刘表见蔡瑁老巨猾,心头一沉,眸子深处霾更甚,目光对视蔡瑁眸子久久不语,气氛陡然凝固。就在蒯家兄弟插话打破僵局之时,刘表兀自大笑!

    “德珪不愧是孤之将,事事为孤着想,德珪,那你说出征江夏之军在哪?”

    蔡瑁眸子隐晦,脸庞横一抖,轻声道:“荆南。”

    “荆南?”刘表一挑眉头,轻笑道:“德珪以为荆南之军可上堂面?”

    “主公,荆南之地久在五溪蛮族威胁之下,数年来必然各有精兵。”蔡瑁脸庞一派指点江山状,低声喝道:“何况荆南四郡与襄阳相隔甚远,四郡太守虽明面听令主公,暗面却是阳奉违,自成势力;若久来久之,恐怕荆南之民只会记得太守而不知主公矣。”

    “呵呵,看来老夫之前是太容忍了,现在是该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了!”刘表深感蔡瑁所说有理,看着蒯越肃容道:“异度,劳你去荆南招募荆南之兵两万!”

    蒯越一听,脸色微微一变,愕然道:“主公,两...两万大军?”

    蒯良,蔡瑁二人也是错愕看着刘表,自己似乎听错了?

    然只见刘表颌首点头,右手一拍桌案,寒声道:“异度你听的没错,就是两万,他们若是不遵从,大可给孤滚蛋,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他们不想做太守,有人做,如若不然,等文聘,王威两将归来,老夫就下令去荆南观赏一番全文阅读!”

    刘表的意思很是明显了,尼玛,不交兵?老子就带着大军去荆南游光一圈,至于是怎么样,众人心头都是明白的很。蒯良,蒯越,蔡瑁三人听后子俱都一震,眸子深处略带惊骇看着刘表,看来,刘表这次是来真格的了,等刘备击败张武,陈孙后,荆南的兵权刘表还会任留给其么?

    到手的肥还会硬生生的送回去?事实摆在那,怎么可能?

    蒯家兄弟二人心头倒是有点窃喜,虽然蒯家势力庞大,可族内子弟却是对兵权毫不沾手,俱都出仕政途,牢牢把握住荆州命脉,财政大权!这也为何蔡家把握住兵权却不敢和蒯家彻底翻脸的原因之一!

    本来蔡,蒯两家处于一种很奇特的平衡,然这个期间却随着蔡瑁的妹妹出嫁刘表,这个平衡才被打破,天枰慢慢朝着蔡家倾斜!

    蒯家兄弟都是老谋深算之人,此事对蒯家利大于弊,两人当然是双手赞同,蔡瑁也是玩弄权术的老手,见蒯良蒯越两人喜上眉梢,似是娶了一天香国色的小媳妇似得,蔡瑁恨不得直接奔过去揍他两几下,但在刘表面前蔡瑁还是不敢太过放肆!

    名面上刘表还是贵为荆州之主,蔡瑁虽说掌握了荆州大部兵权,但也只限于荆北区域,还是有一部军权被刘表牢牢握住手中,就如跟随刘表的山阳旧部,还有黄家黄祖,黄祖可是刘表一手提携的,黄家虽说只有黄祖一人荣登高位,但黄家的势力在荆襄不可小觑!

    刘表见自己左膀右臂俱都同意,心头稍稍宽心,刘表心头明白,现在的荆州分为几个派系...蔡家又最为尊大。

    刘表十数年对荆北之地加强控制,然对荆南控制反之下降,荆南今会有如此暧昧的态度不无关系,若是当时刘表有魄力动刀兵直接扫荆南,或许现在的荆南不会是这个模样。

    刘表明白现在荆南会如此嚣张,对自己的命令有时候明奉违,背后定然有大靠山,而这个靠山刘表心头也猜测出一二,因此,刘表心头愤怒更甚,不留痕迹扫了眼蔡瑁。

    一直以来,刘表就处于被动的地位,虽贵为荆州牧,麾下却苦无一人可堪大用,黄祖虽可,却远在天边,有道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刘表心头一直按捺未动,终于,刘表逐渐瞧见了机会,先是刘备入新野,后是张武,陈孙两人造反,如此大好良机,以刘表之老辣,怎会放过如此大好时机?

    当即刘表心头就打起了小算盘,刘备去平叛,不过是一个幌子,刘表的真实目的还是想靠刘备来掌握荆州大军,后世不是有一个伟人说的嘛:“拳头大才是老大,枪杆子出政权!”

    刘表深知襄阳数万大军蔡瑁不可能会轻易放手,刘表也没打算蔡瑁会答应,刘表退而次之先从荆南开刀,先斩断来自荆南的一些势力再说。

    至于刘备的能力,刘表一点都不怀疑,一个能在曹手下活到至今,手中没有两把刷子谁信?

    “以后两万大军的去处?”刘表登时深思起来,旋即暗想:“唔...恩,就先由玄德掌管,顺便先驻守江陵,然后再徐徐图之!”

    刘表虽说一切都是很好的设想,但刘表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世家的势力由不得刘表轻视,刘表为何不能在荆州一言九鼎?就是因为自己麾下有着太多世家之人,久而久之慢慢的就成了今天这个因素!

    刘表笑着看着蒯良,蒯越道:“子柔,异度,你两先去忙吧!”

    蒯良,蒯越知道刘表这是在下逐客令,两人也是知趣应诺一下沉声告退。

    荆良荆越走后,刘表揉了揉太阳,刘表毕竟是老了,一下劳太多,精力有所不济!须臾后,刘表略带疲惫看着蔡瑁,轻声道:“德珪你也退下吧,这些子汝也多去瞧瞧襄阳城的城防,切不可让盗匪有机可乘!”

    蔡瑁心事重重,听了刘表话后,敷衍了一下便退下,朝着蔡府回赶,与张自己派系之人商议对策去了!

    刘表瞧着蒯良,蒯越,蔡瑁三人的退下,心中黯然道:“哎,各有各的利益,吾在时或可弹压,若去,琦儿是否可担此大任?”

    一想到大儿子的一向作风,刘表心头更为痛惜悔恨交加,刘琦心思软弱,这些年和一些狐朋狗友来往密切,文不成武不就!毫无自己的风范,二儿子刘琮乃蔡瑁妹妹蔡夫人所生,刘琮虽小却是聪明伶俐,少有才名,刘表心中甚是喜

    然让刘表心头忧虑非常的是蔡夫人的娘家蔡家!

    外戚专权可不少见,更何况是刘琮还是一个黄口小儿?刘表也不知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刘表为此很是头痛,刘表皱着眉头,微揉太阳,拧着眉心。

    眸子中光芒闪烁不定。许久后,刘表目光一定,坚定而执着。

    ********************

    驿馆!

    房间之内,刘备,刘轩,赵云三人愕然相对而坐!

    刘备将刘表所托还有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赵云到是没说什么,一副常态冷静而稳重,眼眸中充沛着无穷战意!

    刘轩却是深深皱起眉头,打江夏贼?沉思良久后,刘轩才轻声道:“父亲,平乱张武,陈孙,为何要你去?”

    刘备脸庞仍旧一副笑意,摊手轻笑道:“文聘,王威二位将军征战在外,蔡瑁负守护襄阳重责,所以景升兄只能拜托为父前去了。”

    刘轩听了无奈一拍额头,心中暗自苦涩想到:“我滴老爹啊,你真他娘的牛。”

    刘备看着刘轩一脸愁容,关心问道:“轩儿,怎么了?”

    刘轩听了刘备问话,无奈翻了翻白眼,一摊双手,苦涩道:“父亲啊,咱们现在可是处在虎当中……”话未说完,就被刘备不悦声音打断,喝道:“轩儿怎可如此说?景升兄对我等有大恩,景升兄有忧,我等仅当竭尽全力!”

    刘备略带责怪神色瞪了刘轩一眼,不虞道:“之前为父叫你随我去见景升兄,你一转就不见人影,跑哪去了?就是推脱不去!”

    刘轩心头一凛,嘿嘿傻笑敷衍了过去,低声道:“父亲,孩儿独自进城了解了一下襄阳大概的状况。”

    “父亲可知道孩儿打听到一些什么么?”刘轩脸色沉重,眉宇间有着一丝忧愁,沉声道:“守护襄阳大军几乎占了一半依附蔡家。”顿了顿,刘轩目光熠熠看着刘备,轻声道:“父亲可想过,父亲平叛之后然而之后呢?”

    “父亲你难保蔡瑁会好心不会对付你?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那。”

    瞅了瞅刘备一脸深思的面容,刘轩轻松道:“父亲,不如如此,父亲带云叔去平乱,孩儿在襄阳呆着,若是蔡瑁等小人搞小动作孩儿也可给父亲通风报信!”

    刘备听了顿时摇摇头,断然道:“不行,轩儿你独自一人留在襄阳太危险!”

    刘轩听了之后反倒是诡异一笑,轻声道:“父亲,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父亲可把孩儿托付给刘..呃..景升伯父!”

    “父亲出征在外,刘表应该有这个能力保护孩儿一个黄口小儿把?”刘轩轻笑一声,目光盯着刘备道:“父亲大可放心出征,之后的事,孩儿自有办法...”

    刘备一听,目光在刘轩上游弋,微笑道:“吾儿有甚么办法?”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北!”刘轩两肩一耸,倒是非常洒脱。刘备闻听刘轩之话后,登时一愣,旋即便‘哈哈’一笑,大声道:“不愧是吾刘玄德的之子!”

    “胆魄过人,见识不凡...好好好!”

    刘备连说三个好,刘轩登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模样,过了不到片刻,刘轩脸庞一肃,说道:“父亲,虽说如此,但咱们还得合计合计。”

    刘备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旋即三人凑在一旁窃窃私语一番,时间转眼便过,时至黄昏时刻,刘备才带着刘轩去镇南大将军府见刘表。

    …………

    翌,刘备带着襄阳城三千将士,就乘着初起的朝阳往江夏战场奔去。

    刘表带着一众文武送至东城门数里之外。

    直待刘备都有点看不过去,抓着刘表的双手,激动难耐道:“景升兄,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今就到此把。”

    刘表默默点点头,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贤弟万万谨记为兄昨与贤弟之言。”

    刘备乍听神色微微一变,眸子掠过一抹欣喜和沉重,旋即一声令下,赵云一马当先率领前锋浩浩朝着江夏而去!

    刘表侧旁,蔡瑁脸庞沉,眸子内光芒闪烁不定,看着立在刘表一旁的一个**岁的少年。此个少年一双眸子圆的直转,粉面剑眉,上透着一股子灵很是可,让人喜非常。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