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中计了?

    “咻咻……”

    “嗤嗤……”

    两道破风声骤然响起,只见两支羽箭猛然中曹营哨岗上的放哨士卒,曹军两个哨兵一声不吭就被倒,伏在哨岗上一动不动。

    “快,冲进去...都小心点,别惊动曹军。”关平看也没看那两曹军士卒死活,就对着后面大军低声吼道:“跟本将直捣中军大帐……”

    树林外围,刘备抚着跟随自己的多年雄雌双股剑,双眸微眯死死盯着曹营不动,心中那股不明的危机感因关平的前去稍有下降。刘备心道:“希望是我自己想多了。老天啊,你若有眼,就帮帮我刘备吧。”

    想到这里,刘备不由自嘲着一笑:“我刘备什么时候也是求天了?”

    刘备轻轻摇摇头,将脑海杂念除去,此时有一兵士来报:“主公,关少将军来报,一切顺利。”

    刘备脸色如常,心中却是大喜,若如此,此战曹军必败无疑?刘备暗道:“夏侯渊啊夏侯渊,看我今刘备怎样破你大营!”

    一念至此,那股飘无虚渺的危机随即被心头即将胜利的喜悦感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刘备黄巾起义来,转战各方,空出力却没得滴点好处,仍旧一事无成,好不容易到了徐州,喜滋滋当个徐州牧,股还未坐就被吕布闪电战偷袭丢了徐州,之后曹军更以雷霆之势横扫吕布,更是没有机会。

    好不容易从曹囚笼逃出,以为从此龙入深海,一展鸿鹄大志,却又被曹兵困徐州,一直依赖相顾的三兄弟差点没命相见,自己也差点落得妻离子亡的下场。

    每每想起这里,刘备背脊直冒冷汗,心头大呼庆幸,老天还算开眼,不是什么都眷顾曹老贼。

    “整军冲入敌营!”刘备一声低吼,说罢一拨胯下宝马,咴的一下就冲在前头。

    关平一行人进入曹军营寨,顿时感觉周围异常的安静,安静的可怕,这种气氛让关平和众将士心中不沉闷,压抑的可怕。

    “啊……”一声惨叫惊醒湖中万层波。

    关平心中一震,握着战刀的手猛然抓紧,凌厉的目光往后一扫,便瞧见一个小卒捂着脚,脸庞上有着痛苦之色,嘴中连不迭悲痛叫唤。

    关平眼角一抽,心头没来的一阵怒气,众将士也是由最初的神经紧绷至渐渐放松,将恶狠狠的目光盯住那小卒...关平忍着心中火气大步流星走到那小兵前,低沉道:“怎么回事?”

    “少...少将军,我……”小卒见到关平的沉如云的脸庞,不结巴起来。

    “少废话,说。”

    似是看出关平的不赖烦,小卒忍着痛战战兢兢地站起来,打着颤道:“少..少将军,我刚才被一个东西触碰到了,不小心摔倒,所以……”

    “哼……以后注意点,你难道不知道刚才那声足以将敌人惊醒,致我们大军于死地么?这种危险状况你不知耶?”关平沉着脸痛斥士卒。

    “平儿,怎么回事?怎么不向前直冲大帐,在这所为何事??”刘备脸色沉,冲着关平一阵焦灼问道。

    “大伯,刚才这小卒不慎摔倒,发出一声大呼,可能已经惊醒敌军,小侄计划是不是趁着敌军还未作出反应,撤出敌营?”关平闻言,忙拱手恭敬道。

    刘备听了关平的话后,脸色更是沉,眸子深处掠过一丝噬人怒火,旋儿一瞬便是消失不见...

    “撤退么?多好的机会...”刘备喃喃自语,刘备也知道关平所说有理...

    “战机稍纵即逝,此次不把握住,以后难有啊……”刘备低声念叨...一时犹豫不决。

    旋即刘备一皱眉,低声问道:“平儿,此时为何不见大营有曹军动静?”

    关平闻言也是一怔,旋即关平似是想通什么,猛然抬头看着刘备,目光透出一缕人神光,同刻,刘备也似想明白了一切,抬头一举瞧着关平,眼眸掩饰不出的狂喜...

    “平儿,你说曹营内是不是……”刘备低声询问...

    关平忍着心头激动,连道:“大伯,怕是如此了。”顿了顿,语气含有忧虑道:“若不是此个原因,那只有一个解释了……”

    刘备听见默然无语,刘备心头明白关平言又止的话是什么——“曹营有诈!”

    深深吸了口气,刘备紧闭星目,心头乱成一团糟挣扎许久,片刻后,刘备徐徐睁开眼眸,眸子光芒闪烁不定,脸庞上肌似也不时跳动几下。

    周围,安静异常,只有一缕缕凉风迎面扑来,颇为刺骨,关平等众将士不为所动,目光静静望着刘备,他们知道刘备在下一个痛苦的抉择。

    战或不战?是个很纠结的事

    如若战,那么猜想正确此战无疑必胜,如若猜想失误,损兵折将还算轻损,就怕最后落个全军覆没的局面……

    “老天不会偏帮曹贼吧?如此大好时机不可错过...”一思至此,刘备眼眸一定,扭头对着关平低声喝道:“冲,向前冲。”

    “啊?”关平微愕。旋即知道自己失态,赶紧闭上嘴静静望着刘备,沉吟片刻低声道:“大伯,不如由小侄冲进去,大伯在外接应小侄?”

    关平这话说得让刘备颇为意动,但瞧了瞧周围将士,刘备猛然朝关平喝道:“平儿你这说的什么话?”顿了顿,又道:“本将誓与众将士同生共死....患难与共。”

    关平微愕,旋即心头涌起一番羞愧,刘备说罢趁众将士不备给关平一个眼色,刘备顾不上解释,只盼关平能明白自己此番苦心,刘备目光炯炯抄着双股剑就龙行虎步猛然往前冲去。

    关平此时也回过神来,见刘备那似一往直前的气势,顾不得其他提刀赶紧随后跟上,对着后面军士低声喝道:“众将士,随主公一同剿灭曹军...直捣中军大帐。”

    周围的众多将士均是听见刘备叱喝关平的话,一时间都是心头涌起士为知己者死死的心态,管他娘的前方是不是千军万马?

    此刻,他们心头只有一个信念,跟随刘备直捣中军...关平喝令话语刚落,众将士均是毅然紧跟其后,颇有一种壮士一去兮的悲壮气势...

    **********

    后营,贾诩站在后营哨塔上迎风而立,微风吹起将贾诩青袍刮得孜孜直响,贾诩目光炯炯望着前军、中军那一片黑暗,倏地,贾诩眼角一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刘皇叔,此处诩就得罪了……”

    贾诩心头肯定刘备已然率军至前营,或许,不...应该会到中军大帐了,刘备若是到了大帐,贾诩很想知道刘备看见案上那封信脸色是怎样的神

    沉吟片刻,贾诩一笑置之,挥手唤来一侍卫,询问道:“我交代事可曾办好?”

    侍卫肃容,拱手恭敬道:“先生放心,已然办好。先生一声令下,即可促成。”

    “嗯...”贾诩点点头,又道:“可有贾英将军消息?”

    “还未曾……”侍卫还未说完,就有兵士来报:“先生,前营,中营发现刘备大军踪迹。贾英将军派人传信来报,贾英将军已然抵达,请先生放心.....”

    “呵呵,如此甚好!”贾诩捋了一下三绺胡须笑了笑,微笑道:“开始行动吧!”

    “喏!”兵士接到贾诩命令便是飞速朝外而去,准备行动。

    贾诩面带笑容看了中营一眼,便是转朝营外走去。

    临出营门之时,贾诩捋须眯着眼对着侍卫笑道:“等火起,你等就高呼‘送刘皇叔见面礼,还望笑纳……’”

    “喏!”侍卫得令退下。

    “送刘皇叔见面礼,还望笑纳……”

    “送刘皇叔见面礼,还望笑纳……”

    “送刘皇叔见面礼,还望笑纳……”

    轰然间,响起道道喊声传到了中营大帐。

    大帐内,刘备拿着贾诩留着一封信细细观看,大手微微抖动,乍听“送刘皇叔见面礼,还望笑纳……”心头猛然悸动,欣喜若狂的心顿时掉入万丈深渊。

    同此之时,外面似有火光飘动……刘备脸庞沉不定。

    这时,关平卷帘进帐,上盔甲已是焦黑遍布,脸庞上神色焦灼,急忙道:“大伯,曹军狡诈,我等中了曹军火攻之计也,外头已是重重火海,我军阵脚大乱……”

    “什么……”刘备沉的脸色霎时青白交加,倏地一阵酡红,喷出一口精血,关平大吃一惊,片刻之后,刘备悔恨说道:“备大意了,此乃备之错也。”

    “大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此时最重要是趁敌人还未包围住咱们突出重围……”关平焦急道。

    “是是,平儿所说不错,快,集结大军冲出重围。”刘备出帐厉声吼道。

    帐外大多士卒乃是乌合之众,刹那被万千火箭给得手无顿措,惊慌不已,各自溃逃逃命,那还理会刘备的吼声?

    刘备见了心中怒火蓬生,直待拔剑立威之时,关平连忙附耳悄声道:“大伯,这些乌合之众溃败已无法挽回,我军精锐尚存,然营寨外必有曹军守候,这些乌合之众正好为我等所用,不如如此……”

    刘备听见关平的计策便是眼中一亮,连连点头赞成,唤来一副将附耳敦敦说了一番,副将面露喜色叫了声:“主公保重……”就连领着残兵败将从左右两翼而去……

    刘备见了副将如此,脸色沉不定,眸子掠过一丝霾,关平见了连道:“大伯,此等之人死就死了,不足为惜……”

    刘备闻言一笑,道:“平儿说得对,此等人不足吾等痛惜……”顿了顿,又道:“平儿,我军尚有多少人?”

    关平似早有预算,语气沉重道:“大伯,出军六千,死于曹贼火攻之数足有两千余人,马副将带走了三千...我军尚有千余将士...”

    刘备听了眼角一抽,没有说话,但脸庞上微微抽动的肌却是告诉人心中的悲痛...

    见到时辰差不多了,关平点头向刘备示意,刘备深吸一口气,两把双股剑朝前军一指,对着周围千余将士低声咆哮道:“将士们,今是刘备辜负众将士期望,使我军大败,然曹贼狡诈使如此毒招式致我军将士含恨逝去,备愿与众将士为死去的将士们报仇雪恨!”

    “众将士,可愿随备杀出一条血路以敬将士英魂?”

    “愿追随主公,报仇雪恨……”

    “愿追随主公,报仇雪恨……”

    ……

    千余将士声音汇聚一团,直冲云霄,刘备倏地豪气顿生,两手一震,剑指前方怒吼道:“我刘备誓与众将士同在,众将士,报仇雪恨就在今朝,杀……”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