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刘备袭营

    曹军大营。。。

    一阵狂风吹过,立在帅帐之前的一根大纛轰然而倒。

    帅帐之内,灯火通明。贾诩端坐主位悠闲自得挽手拿着竹简看书,倏地听见帐外一阵乱,贾诩蹙了蹙眉,心头有点疑惑,连出帐一看,只见三三两两的士卒指着断裂的大纛窃窃私语。

    一旁士卒见得贾诩来到,旋即四散,各自站好岗位,贾诩看着断裂的大纛微微沉思,转而一望天空,万里天空被夜色所覆盖,只有一丝丝月光所照耀之处依稀看得点清楚。

    忽然,贾诩若有所思笑了起来,一拍额头喃喃道:“糊涂,糊涂啊,差点就误了大事……”

    贾诩转吩咐了士卒清理一下就进入帅帐,对着帐外一侍卫道:“汝且速去寻路昭将军前来,就说我有事吩咐……”

    “喏!”侍卫得了贾诩命令,转就朝帐外去寻路昭而去。

    盏茶功夫,路昭就风风火火来到帅帐。

    “文和先生,有何吩咐尽管直言。”路昭两眼发光看着贾诩道。

    “呵呵,路将军别急嘛,须知心急吃不了豆腐!要是办砸了妙才将军那可不好交代……”贾诩轻笑道。

    路昭火的心乍闻贾诩风轻云淡的话后,犹如一罐冷水从头到脚浇灌一,彻底的焉了下来……

    顷刻后,贾诩看着路昭冷静下来,徐徐问道:“路将军,营寨中有多少兵士?”

    唔...,路昭被贾诩话语说的一怔,旋即反应过来,拱手对着贾诩道:“文和先生,营寨只有一千五百余人左右,但有两百左右乃辅兵,实际兵力不足一千两百人。”

    路昭说到这里,不有点忧虑和郁闷,夏侯将军说此处可建功,区区一千余人能做得了什么事?况且近路昭才发现营寨中有大量辎重在此,这下路昭更为惊疑不定了。

    夏侯将军这不是要公报私仇吧?这哪是建功啊,明显是火坑吗!刘备若来袭营,自己这点兵力根本不够看,后营辎重被刘备夺了,后果必然是自己来当替罪羊,路昭顿时心中戚戚然。

    “一千两百人,差不多了……”贾诩听到路昭的汇报微微点点头,说出一句让路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语。

    还不等路昭反应过来,贾诩就指地图一处分岭沉声道:“路昭将军,你且率一千将士余此处埋伏,若刘备来犯,且放其过来,但见火光杀声起,速将来路封闭……”

    “啥?文....文和先生,刘备要袭营?”路昭一听贾诩的话语,顿时结巴起来。哎哟诶,我滴妈啊,我这什么嘴巴,想什么就真来什么?

    见到路昭一脸惊惧和颤栗,贾诩翳的眼神扫了路昭一脸,颇为凛冽。

    路昭被贾诩那充满寒意的眼神游弋一下,顿时如置冰窖,额头就有虚汗隐现,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大帐内,摇拽不定的烛光照耀贾诩那消瘦的脸庞上,那一双古波不惊的眼眸倏地泛起锐利和睿智的光芒,神肃容,路昭悄悄看了一眼立马低头等着贾诩吩咐。

    这刻路昭才醒悟夏侯渊真正叫自己来这的用意,自己才能平庸,无甚傲气威信,正好为面前这个名不经传文士所用,若是自己死了也无关紧要。一念至此路昭心中有点悲哀。

    难道自己就只有这样的作用么?

    贾诩定神看了地图半响,瞧了路昭神恍惚模样,倏地冷哼一声道:“路昭将军,有的事糊涂点更好……”

    路昭听见贾诩语气中的寒和凌厉杀气,体瑟瑟发抖,含糊不清道:“是...是,末将明白……”

    “好了,照我之前吩咐去准备吧!”贾诩一挥手道。

    “文和先生,那大营,那你的安全怎么办?我带走大军,营中可没人防守,刘备若来袭营,那……”路昭颇为担忧道。

    “呵呵。不是还有两百辅兵嘛?你且安心杀敌,刘备奔逃至那只须尽全力抓之即可……”

    “喏!”路昭应诺一声,朝贾诩拱手一礼,就朝大帐外而去,整顿兵马出发。

    看着路昭离去,贾诩从外呼进一个侍卫,从怀中摸出一锦囊对那侍卫道:“汝且拿此信物去找贾英副将,命他照其所行动,望望要如上,不可快,不可慢。”

    “喏!”侍卫看着贾诩一副郑重模样,脸色也是肃容起来,庄重的应一声,朝外而去。

    一阵凉风冲起大帐帆布,贾诩漫步走向帐外,抚手覆额望着乌黑似墨的天色,眼眸一道精光闪过,遂即收敛其内,恢复一平常一副平淡模样。

    “刘备,世之枭雄,呵呵,贾某今会你一会……”一声轻笑声传这片安宁的天空,遂即被呜呜刮着作响凛冽寒风所掩盖。

    ***********

    寅时时分,所谓黎明前的黑暗是最漫长的,也是最为短暂的,

    这段时间也是最易打瞌睡的。

    曹军营寨不远处树林一阵悉悉索索的轻微声音响动。若现在有曹军斥候仔细观察便可发现这处隐蔽着一股大军。

    林子内,便是有人沉声道:“平儿,斥候回来了吗?”语气中颇为沉重,听起来似是中年男人的嗓音。

    被称为平儿的正是关羽之子关平了,问话的中年男子也正是刘备。

    关平听到大伯问话,连连点头,旋即低声道:“大伯,斥候回来了,曹营没有什么防备。”

    “嗯?没防备?”刘备眼眸闪动半会儿,疑惑问道:“瞧了左右两翼没?”

    “斥候回报说了,左右两翼也是安静异常,似乎没什么异象,斥候不敢在往前去,怕惊动敌军。”关平低沉回答道。

    刘备听罢便是陷入沉思,远远眺望看着曹营营寨,左右两翼的一片寂静黑暗,只有中军一处大帐有灯火明现,眉头不蹙起,刘备感觉况似乎有点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刘备也说不上来。

    刘备也是戎马多年,战场经验丰富,一瞬间的危险气息瞬间便是被刘备敏锐嗅到。刘备转念一想,曹军现在被二弟,三弟,子龙,叔至等人拖住,大营没人似乎也在理当中?

    夏侯惇一时麻痹大意没料到此点,似乎也有可原?

    夏侯渊和李曼成也会如此大意,轻率吗?

    关平看着一旁大伯沉着脸低头沉吟,眉宇间隐现的担忧,不出声道:“大伯是担心曹营有诈?”

    听罢关平低声询问,刘备顿时回过神来,徐徐点头道:“是啊,平儿,大伯和曹军征战多年,虽屡战屡败,大伯对曹军众将颇有了解,夏侯渊心思缜密,定不会犯如此错误,何况是有大量辎重的大营,防范如此松懈...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关平闻言眉头一皱,缓缓点点头,不甘道:“那大伯意思是?撤退?”

    关平问话之后,刘备沉默了片刻,刘备脸庞上掠过一丝丝挣扎和理智。

    “不,前方就是龙潭虎,今刘备也要闯上一闯……”良久后,刘备才猛然抬头厉声喝道。

    “多年的腥风血雨都过来了,我刘备若面对防御薄弱的曹军大营不战自退,岂不让曹贼笑话我刘备无能?”刘备眼眸中爆发强烈的炽光芒,狠声道。

    关平见着大伯刘备脸庞扭曲,颇为狰狞之状,默默点头,关平也明白大伯心中的憋屈,每逢与曹贼开战,无一不是黯然收场...差点还落得妻离子亡的下场,大伯急需一场胜利来洗尽耻辱吧?

    “好,大伯,那我去安排一下。由小侄率兵冲头,大伯在后徐徐跟之,这样就算有埋伏,我们也有时间来应付!”

    “恩,就按你说的做吧,平儿千万要小心提防,一有不对,速速退出……”

    刘备一脸温和望着关平,和蔼可亲却又不失威严对着关平道。

    “大伯放心,平儿明白……”关平用力点点头。片刻后大队将士在关平的带领下,小心翼翼的向曹营摸去。

    风,渐渐的大了起来。似乎冲淡了天空上一团团云雾,露出天际中那点点星光...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