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赵云落险

    看着不远处飞驰奔来的赵云残兵败将,伏在高处的路昭心头澎湃,激动难耐,如此不世虎将要死于吾之手吗?

    一念至此,路昭心头就一阵火,这常山赵子龙定是刘备麾下大将,其武在曹营怕除了虎痴许褚,其余之者都逊色不少最新章节。赵子龙绝对可和关张一拼高下的猛人。

    李通那厮不也说赵子龙虽逊之吕布一筹,却也不远矣,可见其勇武。

    想当年虎痴许褚和古之恶来典韦两人双战吕布都是败退而回,昔刘备三兄弟虎牢关下三英战吕布不也是让吕布全而退吗?这还是占了人多,吕布连战体力不济的优势。

    要是一一对决,鹿死谁手善不知晓。杀了赵云,那是何种功劳?想到这路昭更是兴奋异常!

    路昭瞧住赵云残兵败将越来越近,路昭大手缓缓抬起,眼中炽的目光盯住赵云上不放。

    见得赵云奔来,路昭猛然大喝:“放箭……”

    “咻咻咻……”

    “嗖嗖嗖……”

    “噗嗤……”

    无数支羽箭从天而降,似如天降暴雨,赵云瞳孔一缩,心中骤沉,心中焦灼念道:“该死,果然有埋伏……”

    赵云来不及回顾瞧瞧背后部下的况,豪龙胆挥舞得层层枪幕,其中似有凤鸣之音响彻开来,来的羽箭无一不是便其打断,打偏。

    赵云麾下百骑虽乃精锐,但与赵云厮杀已久,气力损耗严重,也并无赵云那样逆天武勇,后不时有凄厉惨叫和痛苦呻吟声响起。

    赵云听见这些惨叫,痛苦的呻吟,心中心痛之余对曹军有莫大的痛恨和自己莫大的自责。要不是自己无能,会要自己跟随多年的将士惨死此地么?

    听着将士撕裂心扉的吼叫和微弱的哀嚎,赵云心中惨然,但还是没有停下骏马下来瞧瞧跟随自己的兄弟们。此时的赵云心头悲痛异常,只能咬牙向前飞驰奔去,多年征战,赵云自以为心已然是铁石心肠,到头赵云却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的坚强。

    但这一切说有什么用?赵云只有尽自己最大努力不让自己部下再次惨死。

    “将...将军...请照顾末将亲...人...”

    一声微弱的声音响起,虽小却还是清晰落入赵云耳中,却不利于九天霹雳。

    “哈……死!”

    赵云见数支羽箭破风而来,急剧威力。赵云虎目暴睁,心中悲痛猛然剧烈怒吼。声若雷霆,愤然搅动豪龙胆。手中豪龙胆如道道银龙盘踞升腾,又有如道道青鸾闪现,数支羽箭被扫落在地。

    “兄弟,汝且放心,赵云今不死,定然好生照顾汝亲人...”赵云低沉却异常坚定的声音爆响而开。

    路昭旁侧,不知何时,夏侯渊、夏侯惇、李典已然站在此处,夏侯渊收起弓箭,三人对视一脸都是一脸凝重,沉默半响,夏侯渊叹口气幽幽道:“此人定又是一员绝世虎将……”

    听了夏侯渊的低叹,夏侯惇,李典两人脸色沉不定,特别是夏侯惇,夏侯惇在撤离之时已然知道,其弟夏侯渊乃为了就自己才会放弃之前计划飞速前来...

    若不是为自己,怕这赵云定然逃脱不出自家兄弟的手掌心,夏侯惇知晓自家兄弟的本事,其战阵之法犹在自己之上!

    夏侯渊蹙眉道:“奇了怪了,某之前将其困住,饶是其数百精骑也应破不出吾布之阵吧?”夏侯渊对李通的了解,李通勇武比不上赵云,但李通也不是什么初上战场的小白,不然夏侯渊也不会让李通接收指挥,李通之能应不会犯如此低级错误。

    夏侯惇紧蹙浓眉,摸着下颚片刻,看着族弟夏侯渊问道:“妙才,此将甚是眼熟,似乎认识一般,汝看看……”

    夏侯渊听罢,定睛去看,那白影迎风飘,夏侯渊看着旁侧路昭道:“那人何名?”

    “回禀夏侯将军……”路昭战战兢兢道:“常山赵子龙。”

    “嗯?”夏侯渊一怔,沉吟片刻恍然道:“大兄,某记那人是谁了,大兄可还记得,当年孟德伐徐州,刘备自平原带军前来,先锋就是一员银甲将领……怕就是此人了!”

    唔...夏侯惇似乎也有点印象了,拳掌相撞,恨声道:“某也记得了,正是这常山赵子龙。”

    “赵子龙...赵子龙!”夏侯渊念叨几句。

    “不管如何,先务之急乃是将其抓住,赵子龙已是强弩之末,若可能将其活捉献给孟德,若不可,则杀之不可放虎归山……”夏侯渊眼中历芒一闪,狠声道。

    “嗯...”李典、夏侯惇都是点头赞同。

    “大兄,曼城,汝二人速率五千大军堵住关张二将,切不可让其杀过来。”夏侯渊沉声道。

    “喏!”夏侯惇,李典接令就朝外走,整顿兵马去了。

    “路将军!”

    “末将在!”路昭以为没有自己何事,耸拉个脑袋甚是无趣,乍听夏侯渊提话立马应道。

    “你拿着我亲笔书信去此处,给文和先生。”夏侯渊拿着一竹简道。

    “啊..是..将军还有何事吩咐?”路昭一听并无大事有点意兴阑珊,还是提起精神说道。

    “你就留在文和先生帐下听用吧,正好文和先生需要汝等人才。汝不要让本将失望。”夏侯渊难得温和一笑,对着路昭道。

    “啊...是!末将定不负将军重托。”路昭信誓旦旦保证。

    **********

    赵云伫立半山腰上凝神看着远处集结的曹军,远远瞧去,似有一股杀气直冲云霄,赵云心中一叹,转眼瞧着后残留的三十来人,赵云心中又暗自伤悲!

    一番血斗,赵云等人最终冲了出来,但前方却是曹军铁壁阵,赵云已经是吃过这阵法的苦头,不敢擅自进入!继而绕道率着三十余骑从北边而去,奔跑一阵均是人困马乏,赵云等人无奈只得在这山腰上休憩下来,暂做休整。

    看着越来越近的曹军,赵云心也慢慢提起,体也是紧绷起来,终于在低沉扬长的“号角声”的吹号下,赵云一站而起,闭目养神的双眼兀然睁开,掠出一道人的神光。

    手中豪龙胆乍然握在手心。

    呼啦啦,后悉悉索索一阵响声,不用赵云提醒,余下三十来精骑都是拿着武器准备迎敌,自公孙瓒之时他们就追随赵云,乃是赵云的心腹。

    赵云看着自己剩下的部将,心中有一丝悲哀闪过,这...该死的战争何时才能过去?这场战争何时才能完结……

    或许,这个答案……赵云坚信只要跟着刘皇叔走就一定能中兴汉室,剿灭天下不臣诸侯。

    “进攻……”

    随着夏侯渊一声叫吼响起,曹军上下发出一声怒喝,队队顶盔贯甲的曹军将士有条不絮朝山腰进攻而来。

    赵云沉着得脸,看着越来越近的曹军一言不发,一旁的残兵败将守候一旁,无人说话...气氛有点沉闷!

    “放箭……”

    “扔石头,快……”

    赵云猛然大喝,随即一声声命令下去,三十来人都是鼓着气玩命将手中家伙一一投而去,曹军将士也是不时响起凄厉惨叫和哀嚎……

    随着时间的推移,赵云等人也是缓缓后移,胜利的天枰已经向曹军一旁而去。

    赵云上已是从血海中出来一般,除了双眸的人神光之外,上全是血迹,如同血人煞是恐怖。

    瞧着剩余得十个亲兵,赵云轻声道:“众位兄弟,此次吾等怕是要埋此处,若有意投降,那就去吧,赵云绝不为难……”

    “将军,吾等誓死追随……”

    十个脸色冷厉,上如赵云一般的鲜血战铠的大汉异口同声道。

    瞧着部下坚定眼神,赵云心头微暖默默点头,手中豪龙胆一指前方屡屡不敢上前的曹军,猛然大笑,赵云豪气大升道:“众位兄弟,曹军十数倍于我等,却如鼠蚁一般胆小。看来被我等杀破胆了。哈哈,曹军小儿,汝等不如回家抱孩子吧。”

    “将军说的是。”十个大汉也是哈哈大笑,苦中作乐应道。浑然不觉自己处于险境。

    被亲兵重重包围的夏侯渊见赵云十数人大声嘲讽,脸色青白交加,见到将士们视赵云等如虎豹,不敢上前,心中怒从心起,拔剑连砍几个后退士卒,大声吼道:“将校下擅自撤退者,一律杀之。将校胆敢不前者,诛杀全家……”

    夏侯渊语气杀气腾腾,如同九幽一般寒凛。曹军将士都是心中一颤,旋即均是大吼一声,提起胆气气势汹汹再次发起猛烈进攻……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