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夏侯妙才!

    眼瞅夏侯惇必死无疑,却被李典这个程咬金半路率军杀出,关羽心中怒不可遏,冷冷见着夏侯惇奔李典处,关羽冷哼一声,将自己置无物么?

    关羽一拨马腹,赤兔马聿聿一声响叫,四蹄使劲向夏侯惇飞驰而去,如一道虹光掠过。

    李典和贾诩商量之后,立马率着剩余一千将士急赶而来,路上遇到本应在许昌的夏侯渊,李典不由佩服贾诩的聪明才智,又暗暗敬佩夏侯渊用兵之能,夏侯渊果不负‘神速将军’之美称。

    李典和夏侯渊一番合计,决定由李典率三千大军前来接应夏侯惇,夏侯渊则率军守在归途。

    李典见到夏侯惇无事后,心中那块大石也是暗自落地,不说别的,夏侯惇和主公的交就不是一言两语可说清道明,夏侯惇真阵亡在此,恐怕曹真要震怒了,亲自提大军前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见到夏侯惇后面的一道红影驮着一个绿袍大将后,李典定睛一见,顿时颌上冷汗直冒,大声对夏侯惇喝道:“夏侯将军,小心……”

    “后面”二字还未说完,夏侯惇不消李典提醒,已然感受到后面一道浓烈如质的冷厉杀气,夏侯惇小心提防,一道剧烈破风声透来,夏侯惇际不容发之际拔出腰间宝剑反手一挡。

    “砰……”

    夏侯惇宝剑落地,其人更是猛然从马上飞起,如一抛线往李典之处落去。

    夏侯惇虎口刚才和关羽交锋中震裂,这次又和关羽硬拼一记,顿时鲜血淋漓……

    刹那间,“砰”的一声巨响,夏侯惇落地,只见夏侯惇左手支撑在地,颤颤巍巍似是想站起。然一下又是摔倒在地,接下却是毫无动静,不知死活。

    关羽见夏侯惇接下自己秋刀法一式后抛落在地后还能动弹,不过转眼见夏侯惇倒地不起,嘴角露出一丝凌厉的冷笑。

    一拨赤兔马,赤兔马缓缓朝着夏侯惇落地之处走去,似乎是想瞧瞧夏侯惇是死是活。

    “关羽,休伤夏侯将军……”

    一声怒喝传来,却是李典飞马而来,一杆长枪挥舞左右,如万星寒芒闪烁,关羽见了丹凤眼掠过一丝不屑,李典,比之夏侯惇,差太多了。

    但见李典接近,又有曹军将士接近夏侯惇,似想偷偷救走,关羽怒喝一声,偃月刀如一轮冷月毫不留向李典斩下。其威甚大。

    李典面色一变,李典虽不比夏侯惇武勇,自觉武艺也不差,顿时,李典将胯下良马焦虑绪安抚住,眸子看着往自己这斩来的那轮冷月,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长枪如巨流掠过,直与关羽冷月相拼。

    “砰!”

    一声巨响!

    关羽去势一顿,反观李典却是连人带马连退了七八步不止,其高下,立见分晓。

    李典眼带惊骇瞧着关羽,心中翻起层层波澜,关羽如今之勇,当今可怕,或许直追战神吕布了吧?李典看看后将士将夏侯惇小心翼翼扶起徐徐退去,心头松了口气。

    关羽也瞧见了,李典这是想拖延自己,让夏侯惇躲过一死!

    不由分说,又是巨吼一声,赤兔马如一道虹光掠过,偃月刀似如青色闪电,似有似无,李典瞳孔一缩,见着越来越近的关羽,瞧着后方还未与大军汇合的夏侯惇,心中一狠。

    此时,李典不能退,也不可退,退了,夏侯惇必死无疑,夏侯惇死了,自己或能捡回一条命,可若回到许都呢?怕是要承受主公的雷霆怒火....

    不如,拼一把。

    李典呼出一口浊气,看着那道比阳光还耀眼的青芒,李典心中第一次掠过一丝无与伦比的战意。李典不是勇将,乃是良将!

    李典很少亲自上阵与敌将贴近厮杀的时候,李典认为,那是一介武夫的行为。

    真正的大将,良将,乃是如汉初三杰军神“韩信”般,霸王项羽又如何?还不是败在韩信手中?

    如今,面对关羽滔天威势的一刀,李典第一次渴望与其痛快一战,或许,这就是“武夫”所言的战意吧?

    “喝……”李典再次举枪平抬,遥遥指向那道青芒。

    瞬间,李典那灰白的枪尖迸发出无尽寒芒,与关羽青芒狠狠相撞一团。

    “轰啦……”

    李典只感觉一道劲力从枪尖传来,虎口顿时迸裂,间也是一阵气闷,李典眸子明亮瞧着不远处关羽眼带惊异瞧着自己。

    李典倏地仰天大笑:“哈哈,关羽,关君侯,汝也不过如此,来吧,李典在会你一会……”

    说罢,不退反进,手中长枪如点点星光,却暗藏无尽杀机罩向关羽。

    关羽听闻李典略带讥讽的话,心头怒起,怒喝一声,青龙偃月刀如一昂首摆尾的狰狞巨龙,直朝李典打去...

    下刻,星光与青芒再次碰撞,关羽或是受到李典刺激,偃月刀左右挥舞,如道道青龙蛮横冲撞,李典顿时只有招架之力...

    李典苦苦支撑,看着关羽大发神威,一刀甚似一刀霸气。李典才蓦然发现关羽起先未出全力,李典暗自苦笑,心道自己不知死活还妄想去挑战人家……呵!

    “原来,我也是一武夫……”李典一声轻叹,随即颇为遗憾念叨道:“主公,典先去了……”

    关羽见李典心神不属,左支右绌,冷冷一笑,眸子掠过一丝如实质的杀气,偃月刀手起刀落,李典轰然飞离马上落地!

    关羽冷哼一声:“受死吧……”偃月刀一道青芒掠下,斩杀李典于马下,就在这时意外出现,一只铁箭正中关羽偃月刀将其打偏,李典本似等待被宰割的滋味,关羽刚才一刀,李典才实质发现自己离死亡是那么的近。

    关羽丹凤眼猛然一睁,看着破空而来的几支铁箭,偃月刀上下挥动边将其扫落,目光在周围游弋,定格在百米外骑在黄色骏马上的一个魁梧将军上。

    “夏侯渊,夏侯妙才!”关羽一眼看出那来人份。

    只见夏侯渊又将数支铁箭搭在弓弦,一一发出,关羽丹凤眼微闭,手中偃月刀挥舞层层刀幕。

    “叮叮叮……”

    夏侯渊所铁箭被扫落,关羽在望其时,李典却早已爬起上马向后退去。

    关羽也瞧出夏侯渊的意图,心中不冷哼一声:“以为凭这样就可救他们么?”

    关羽也不再管远处夏侯渊,偃月刀挥舞直指夏侯惇和李典两人,李典见夏侯惇昏迷不省人事,已然散失了战斗力,暗自咬牙,转又遇硬着头皮与关羽厮杀。

    然夏侯渊洪亮声音远远传来,李典猛然策马率军撤出……

    “曼城,带吾兄速退,关羽某来对付……”

    李典赶紧策马向后退去,没一丝犹豫,李典苦笑看看自己右手,自己右手已经是麻痹不已,至于长枪早已不知所踪。

    李典在瞧瞧旁侧“昏迷”的夏侯惇,暗自苦涩一笑,之后便是向外退去。

    关羽见到李典后撤,心头大怒,追之,这时又有几道破风声传来。

    青龙偃月刀又是挥舞起来,几支铁箭无力掉下,此时,李典,夏侯惇也已退入夏侯渊大军阵中……

    关羽暗自恼恨,眸子迸发凛冽寒芒盯着夏侯渊,恨不得生吞了夏侯渊...

    就这么对峙了半响。

    夏侯渊似乎也无意开战。倏地,关羽却见夏侯惇在亲卫搀和下上马,右手绷带环绕,脸色苍白如纸,明显是受了内伤!

    没个半把个月修养是不行了。

    关羽脸色异常沉,关羽能不怒吗?先是张飞被夏侯惇偷袭,以致受创,还不知伤势如何。虽说自己也重创夏侯惇,关键时候却被李典带人搅了局,让其跑了李典也是如出一辙,被夏侯渊无时不时的冷箭给救走了。

    “云长兄,后会有期……”夏侯渊大笑一声,随即大手一摆,大军缓缓后撤,阵型不乱!关羽只能是眼睁睁看着曹军缓缓后撤,毫无办法。

    没办法,之前关羽敢闯王二狗所指挥的曹军,是因为曹军只兼顾一头,被关羽擒贼先擒王,给关羽活捉了去。。

    夏侯渊可不是王二狗半吊子货,关羽敢说要是自己独自闯阵,自己最多杀个百来十个就被夏侯渊指挥的曹军给乱刀分尸……

    而且夏侯渊本人武艺不差,箭术之道更是擅长。

    关羽自认武艺高强,天下难有敌手,却也不认为自己就天下无敌了,况且自己大军都在后方呢,还关押着曹军降兵。

    望着越行越远的夏侯兄弟和李典,关羽也顾不得多少了,赶紧策马回去看三弟伤势如何了。

    关羽回来的时候,张飞一副暴跳如雷的样子,看这样子,伤势也重不到哪去。关羽提起的心才稍稍放下。

    “二哥,夏侯惇那狗贼你杀了吗?”张飞见关羽回来豹眼一亮气哄哄说道。

    关羽闻言便是脸色一沉,沉默了片刻,才闷声道:“走了。”

    “啥,走了,二哥你怎么让夏侯惇逃……”张飞说到一半就似乎想到什么自觉的闭上嘴不再说话。

    “哼,下次关某碰到夏侯惇,定不饶他。”关羽两眼冷芒直现道。

    “君侯。”

    “父亲。”

    周仓,关平二将上前拱手向关羽道。

    关羽望着两人神才稍稍好转,对周仓,关平问道:“此次我军伤亡多少,俘虏曹军多少人?”

    周仓,关平二人对视一眼,关平小心翼翼道:“父亲,我军伤亡近六百,俘虏曹军两千余人,其余曹军趁我们不备逃脱……”

    关平声音有点低沉,羞愧低下头,等待关羽的责骂。

    周仓赶紧上前道:“君侯,怪不得少将军,我军人数太少,看不过来,若不是少将军刚才发现及时,曹军就有人哗变了……”

    “唔……”关羽微微点头,对着关平温和一笑:“我儿做得很好。”

    转头看着周仓,关平道:“汝二人率一千兵士押曹军俘虏回城!”顿了顿,又道:“三弟,速将将士们整顿起来,一炷香后,随吾出战……”

    张飞、周仓,关平三人有点诧异,怎么还要出战?不是已经完成了计划了么?难道计划改变了?

    张飞有点迟疑问道:“二哥,计划变了?”

    关羽一捋美髯,眸子掠过一丝寒芒道:“夏侯渊率军来到此处,我担心子龙,陈到有危险……”

    唔...张飞眼眸也乍现一缕精光,这么说,自己有机会找夏侯惇算账了?

    “二哥所言甚是。”张飞语气兴奋,大声应和道:“就按二哥说得办!”

    周仓,关平两人互视一眼,苦笑着摇头不语。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