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三兄弟聚首

    刘轩在短暂惊惧后才逐渐冷静下来,望着那个宽阔带着无尽霸气的背影,刘轩眼眸中也是首次散发着渴望的目光。

    我刘轩什么时候也能向关二爷这样随心所,一声怒吼就连斩二将,千里行路过五关斩六将,这一路的危险和风尘疲惫刘轩是看在眼中的。

    可关二爷硬是没哼一声,就凭胯下赤兔马,手中偃月刀,杀出了一条血路。。

    刘轩看看自己小胳膊小腿,不由得苦笑一声,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快一年了,在徐州的时候也虽然和那个火爆脾气的三叔学过一点点骑术和马上拼搏的技能,也曾和威猛关二爷学过几式刀法,但也只限于皮毛程度...

    还未等刘轩有时间来温习,却是先是被吕布袭徐州,后是被曹一闪电战搞得头昏脑胀,父亲三兄弟失散,曹围下邳城,关二爷无奈降曹。要不是刘轩脑瓜子灵活,耍了点小聪明,来了个偷天换让曹给捉了替去,现在刘轩早已死翘翘了。。

    接下来的千里行也是艰辛重重,差点就被曹给发现自己的存在,好在关二爷冷傲格,几式秋刀法下去,硬是将曹麾下众将给劈下去。

    曹也未曾为难关羽就放行了,那时候想想,刘轩背后都是冒出冷汗。

    好在,在多么长的坎坷都过来了,现在和父亲和三叔等人汇合也不是很长了,希望接下来的一路会顺风顺水一点吧。

    哎...一想到刘备前期半辈子颠沛流离,到了新野后气运才慢慢转顺。

    刘轩心中将刘备和汉高祖刘邦暗暗一比较,却得出的结论是,刘备的厚脸皮和那个城府一点不输于刘邦。。其笼络人心之上犹有过之最新章节。

    就连刘邦为了逃命敢将老婆孩子推下马车,为了争夺天下敢将亲父母视于无物。。

    刘备则是流泪心酸说出:“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衣服破了可再换,手足断了焉能续?”

    刘轩听了这话就是心中颤颤然,刘备这等隐忍心,如此城府,如此笼络人心,也可间接说明刘备打拼出一个庞大的蜀汉帝国并非是靠泪水哭出来的。

    ***********

    马车继续上路,刘轩也顺溜的骑了一匹瘦马和关平并肩而行,本来糜夫人和甘夫人要刘轩回到马车休息,也就是刘轩的生母和另一个母亲。。

    但半月的行路,单开始窝在马车内是无奈之举,毕竟要是被曹那枭雄人物察觉哪还有刘轩的活命机会?就算不死也是被曹里三层外三层美曰其名的和汉帝团聚,实则是软

    刘轩实在是窝在马车内受不了了,还不如骑着马舒服呢。

    马车行驶速度不快,但关羽、关平、还有自己两个母亲却是心早飞了,刘轩看着一旁心神不属的关平,再看看周仓那警惕的神色,让刘轩不一怔,这个黑大汉虽说鲁莽,嘿,但却是可以托付的一员勇将。。瞧这神色连前方关羽心都未在这了,黑大汉还能有如此警惕实在难得。。

    关羽现在是心澎湃,那叫一个汹涌啊,马上就和敬的大哥和那一向暴烈子的三弟,关羽一想就是心中暖暖的,自黄巾起义来,他们三兄弟就没分开过,徐州一战,关羽奉命驻守下邳,保护大哥的家眷却不料被小人暗算。

    差点连大哥亲子给丢了,好在轩儿机智,想出了偷龙转凤,瞒天过海一招,要不然关某真是无颜见大哥、三弟了,一想到刘轩一路上的恶趣味,极大的缓急了众将士心中那紧绷的心弦,关羽不暗赞刘轩的鬼点子。。

    古城已是不远,关羽心神还在过去时光,就只听前方一声吼,让关羽回过神来,那亲切的爆吼让关羽和后面的关平、刘轩都是会心一笑。

    关羽也是一捋美髯,策马向马车而来,笑呵呵对马车内道:“大嫂,你们看,是三弟,是三弟来接我们了?”

    马车内甘夫人一揭窗布,也是激动不已,笑吟吟道:“是呀,叔叔去问问三叔,夫君可在古城内。”

    关羽听得忙不迭的点头,二话不说策马飞奔过去。

    关平看着父亲飞奔远去的背影,不笑出声:“父亲就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显露出这焦急的子吧?”

    刘轩也不接话,只是轻笑望着前方一团黑影和一团烈火接近,心中暗赞,望着自己下瘦马,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拥有一匹千里良驹呢?

    兵士们都不一而同在周仓和关平的示意之下停止不前,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众兵士两眼圆睁,嘴巴猛地大张,就连黑大汉周仓也不例外。

    关平和刘轩正说着话,两人都是练武之人敏锐的发现周围不同的气息,忙抬头一看却是发现一个新大陆般的愕然。

    关平抽搐着嘴,指着前方一团黑一团红艰难道:“难道三叔是想考验考验父亲的武艺?”

    刘轩听着关平这话眼角不狠狠抽搐了几下,不又白了几下白眼。看这形势是在比武艺么?

    刘轩摸着鼻子慢慢道:“可能二叔为保母亲等人降曹,被三叔给知道了,额...肯定是不知内,而三叔的火爆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如今见了二叔,还以为是为曹征战来着吧,这肯定先打一架在说呗。

    “那没办法阻止了?看三叔这样,明明就是拼命架势嘛。”关平满口苦涩道。转脸看着刘轩双眸希冀,刘轩无奈耸耸肩表示没办法,关平则也是颓废摇摇头。

    “唔...我有一个办法让他两停下。”刘轩饶有兴趣看着前方张飞和关羽私斗样突然说道。

    “什么办法,阿轩,你倒是说呀。”关平在一旁急着团团转,看着刘轩两眼兴趣望着张飞、关羽猛战毫不在意关平就想将刘轩拍在马下去。

    “你急啥,你仔细看看,二叔虽然没怎么还击,自己也没让三叔占便宜嘛,他们两个知根知底,没个数百回合我想是分不出胜负。”刘轩听着关平焦急语气和那神色没好气说道。

    “我说的这个办法就是不管他们,继续让他们打……”刘轩徐徐说来。

    “什么,刘轩,这就是你所说的好办法?”关平满脸希冀听着却不料刘轩说出如此话语,不由气急败坏指着刘轩骂道。

    刘轩抹了脸上的唾沫,猛翻几下白眼,瞧着关平那要吃人的模样,才没好气指着关平骂道:“你丫的,我还没完呢,你就不分青红皂白一通轰炸,还说我……”

    关平听着刘轩语句中的新奇词语也未诧异,一路上关平、周仓和数百兵士早已习惯这个刘大公子的话语了,见怪不怪。

    你真有办法让父亲和三叔停下来??关平满脸狐疑望着刘轩道。

    瞧着关平这样,刘轩心中暗笑,一路上刘轩就捉弄关平是求天拜地差点没弄得精神分裂,也怪不得关平如此一问。

    刘轩如神棍样的点头,这却让关平心中怀疑渐深。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赶紧找到我父亲,这模样只要父亲才能制止住二叔、三叔了。刘轩看着关平说道。

    关平一听也是恍然大悟,只担心父亲和三叔争斗去了,毕竟两人都是超一流的猛将,又同手足,谁受了伤都会伤和气。

    关平也不多说赶紧拍马找孙乾而去,现在也只有孙乾知道大伯具体位置。

    刘轩瞧着关平远去,又两眼发光看着不远处的张飞和关羽战斗,两个猛将过招对自己也有好处。

    张飞虽说脾气暴躁但论起武艺还真不赖,和关二爷硬拼百来回合不落下风,而关羽似乎也被张飞打出了脾气,一刀威力胜似一刀,偃月刀青芒掠过刀锋之上隐有龙吟响起。

    张飞也不是好相与的,丈八蛇矛舞得犹如一条黑蟒,刁钻和诡异的进攻让关二爷时时不得不收刀回防。。

    看着两位猛人的厮杀,特别是张飞两眼通红,这模样将关羽视于仇人。。。手中蛇矛也是一下比一下狠。

    刘轩望着前方,又是瞧瞧自己这模样,响起了在徐州张飞和关羽对自己说的话。

    轩儿啊,你三叔我可没办法咯,你这板,瞧瞧,根本不适合我和你二叔的武器,你悟不错,只可惜,哎...张飞遗憾摇摇头。

    当时刘轩心中无比失落,刘轩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张飞、关羽这种力量型的猛将拿的丈八蛇矛和青龙偃月刀。但还是不死心还将目光投向关羽。

    一向傲慢无比的关羽瞧着刘轩希冀目光,心下不忍,关羽心中对这个大哥唯一血脉也是喜欢不已,虽说脸庞上没什么表现但其行动却是遗漏出来。

    关羽教了刘轩几式刀法,也没怎么样指望刘轩学到几分,只是让刘轩有点底子,而关羽的一句话却让刘轩心动不已。

    “轩儿,我和你三叔的武器你虽不适合,但有个人我想你一定适合。”关羽眯眼捋着美髯道。

    刘轩和张飞听得一时迷糊,最后还是张飞眨巴眨巴眼睛一拍大腿叫喊道:“不错不错,子龙那小子的路一定适合大侄子。”

    可子龙跑公孙瓒哪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见面呢。张飞一脸遗憾的说。

    而刘轩却是心中乐了起来,子龙?是常山赵子龙?刘轩可是知道最后赵云跟定自己这个有枭雄之姿的老子,嘿嘿,等那时,还愁和赵子龙学不到本事么?

    心神正沉浸间,却听张飞、关羽一声怒吼,其中夹杂一团白影。

    “子龙你让开,让俺老张先除了这个忘恩负义的叛徒。”张飞虎须如钢针竖立,一双豹头环眼爆睁,手中长矛指着关羽就是大骂道。

    “你说谁叛徒?子龙你让开,我关羽行得正,坐得直,今天就教训教训他。叫他不知好歹。”关羽听到自己三弟如此骂来,心中心痛之余又是羞怒难当,本来通红的脸庞更加通红。

    而一旁的白影白袍小将正是赵云,赵云看着这两位,心中苦笑,英俊刚毅的脸庞是带着无可奈何的笑容,看着两个又大战,赵云忙不可迭上前分开两人,嘴中道:“二位将军,主公在后就到,遇见关平叙说你两大战才忙叫我飞奔至此阻止二人手足厮杀。”

    二位将军,你两如仇人厮杀,可让主公痛心不已啊。

    赵云正苦劝着二人,却只见二人还是不听赵云劝说,似乎是一言不合就刀兵相向的局面,赵云看着是一个头两个大。。

    这无奈间,一个声音传来,平常人就可听出其中的悲痛之音。

    “二弟,三弟,你两如此厮杀就不顾当年桃园结义盟誓吗?你两如此,让大哥我真是心痛。!”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之舞群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