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传奇人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云采月 书名:纸渊
    终于科莱说出了最终的一词后,虽然之前凯恩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知道佣兵公会很神秘,但是当他听到“魔域”两个字的时候,也吓了一跳。// 访问下载txt小说//

    此时凯恩依稀想起当年在学院内芙雅对大家介绍过关于魔域的况,魔域的实力范围非常的大,属于在地下行动的一派,当年魔域的最高层都是隶属于圣,但是这些长老们进行着一些丧心病狂的实验,对人类进行实体改造实验。当年圣教主知道后,对他们进行击杀,可惜后来被他们逃走了,这些长老不久后成立最初的魔域,在漫长的岁月里暗地里对抗着圣,对活人实验一直没有间断过。

    而后凯恩不解的看着科莱“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你不怕我把这个秘密散播出去?”

    “呵呵!在之前我就已经说过了,在对你分析完之后我会告诉我们组织的真实背景,不是吗?”一向冷静的科莱倒是没有什么激动的,只是看着凯恩。

    “你告诉我这些是不是想让我加入魔域去对付圣?那我在这边只能说不好意思了!我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凯恩坚决的告诉给科莱。

    “哎!我倒是忘了你是从圣学院出来的。”科莱并没有为了凯恩的一句话而生气,更像是找到了原因。

    “我忘了你是圣学院出来的!在圣学院里边是不是说魔域是一群无恶不作的恶人,呵呵!小伙子今天我也告诉你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可能与你以往听过的不一样,但是确实是真实存在的。”

    凯恩并没有反击科莱说的这些话,圣学院的学员每个人都是这么认为,认为魔域里面的人就是一群丧心病狂的人。

    “这个故事要从三百年前讲起,当年有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在圣学院学习,在同辈中以优异的成绩被圣看中,之后圣破格让还没有毕业的那年轻人进入圣,那年轻人抱着强大的抱负进入圣,并且想在圣内拼一番事业,ri以继夜的刻苦钻研,就这样不到40岁的他就担任了圣长老一职。”

    当他担任圣长老一职后,获得了以往没有的权利,之前只是外围人员的他并没有真正了解圣的真实面目,此时他知道自己已经有能力去更好的为普通人民着想的时候,提出了许多建议,比如成立一支医护队伍游走在军队之间,他的建议很快就采纳了,最后经过君主的审批开始进行,当时他非常的高兴,知道自己的愿望将会一点点的实现,之后他还建议组织圣的人员去抗击边外的敌人,这些建议也得到教皇大大的夸奖,那时候他非常的高兴。”

    “这一支医护队伍刚开始还是正常在做着救治伤员的动作,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有的伤员并不会在军队中救治而是千里迢迢的送到秦羽城,而且抗击边外的俘虏的敌人也一并带到了秦羽城。”

    “当时他很好奇,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他不知道,就在当时他找了跟他要好的一位好友,告诉了他的想法,之后与他的朋友与他一起去探查,由于两人都只是普通长老级别并不能在神秘的圣内游走自如,最后两人鼓起勇气在教皇那么偷偷的拿出了教皇的腰牌,这个腰牌象征着教皇的权威,谁都不能阻挡。最后两人通过这块腰牌最终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地下通道,虽然守卫森严,但是那些人看到腰牌后就没有多加阻拦,此后二人看到了很多不该看到的东西,满地都是骷髅,各种不同种族的骷髅,都快堆积成山。”

    “当时两人都很好奇,怎么会有这么多骷髅,最后两人又进一步往前了走了一大断路,之间的画面是四周关押着从各地抓来的不同种族的生物,其中包括有人类、兽族、魔族等等,整个空间到处沉浸着悲凉的哭泣,两个看着都完全被惊呆住了,这两人在牢笼停留了一段时间,发现牢笼内还有同族互吃的现象,里面牢笼已经算是人间的地狱一般。”

    “最后两人不忍再看下去穿过四周的牢笼,此时两人决定继续往前走,最后走了半个时辰,四周牢笼重新换成冰冷的石头砌起来的通道,而此时四周还有巡视的人员在这边来回走动,两人最终还是靠着腰牌又躲过了一截,穿过前方的一扇门走了进去,眼前的画面已经不能用震惊去形容了,他们所看到的一幕幕如果那时候传播出去,只怕现在早就没有圣的存在,那些人拿着不同的种族的**在做拼接,有的直接把人绑起来在他上洒下剧毒,让那剧毒在上面挥发,有的而是拿这些生物用他们最新研究出来的阵法之类的东西实验,还有就是拿着大锅活生生把生命投到沸腾的水里煮,而那些人为了只是得到上的灰se,那一幕幕只能用屠宰场去形容,残忍的程度也只能去禽兽去形容纸渊。”

    两人最终实在看不下去了,重新退回了到了外面的世界,光芒万丈下的圣其中有着不为人知的yin险与恶毒纸渊。

    其中那人与他的好友决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当时的君主,连夜就赶往皇城纸渊。

    说道这边科莱停顿了一下,似乎在为后面的结局做铺垫纸渊。

    “可是谁会知道,他却被他的好友告发,告诉了教皇,当他才走到皇城门口就见到圣的人一个个手拿武器等待着他的到来,而站在队伍前方的正是他的好友,凯恩你想想,你如果被你最好的朋友背叛你会这么想,还有真实的秘密还有没有公布天下就要被栽倒在此地的感觉是多么的难受纸渊。”

    他停下前行的脚步看着自己的好友,他好伤心,好绝望,只见他的好友大手一挥,带着各种自然之力的弓箭,一支支箭头直指他纸渊。

    还好他的能力还不错,最终躲过了大部分的箭头,可是还是被she中,当时的他已经算是在圣内掌握大自然之力的强者,而且皮肤也比其他人显得更加黝黑,而且大家都相信这位有为青年在有生之年将会突破到神的境界纸渊。

    此时左肩受伤的他已经失去了进攻的能力,毅然决然咬紧牙关发挥出他自己研发的一种土术,也就是以瞬间传送,但是瞬间传送也将损失他的10年的寿命纸渊。

    最终他以10年的寿命的代价终于逃了出来,而这个人正是我们魔域的创始人旗呈锋,而背叛他的好友在当年当选了下一届的教皇纸渊。

    “凯恩纸渊!你说命运是不是喜欢开玩笑啊纸渊!当然最后旗呈锋还是在暗中一直做着他想做的事,但是没有人知道是魔域做的就是,而且魔域还一直在抗击圣的纸渊。”

    “我说了这么多,以及之前的分析,我隐隐约约知道你对圣的仇恨不是一两ri形成的对吧纸渊!而我告诉你这些也是想让你加入我们,加入这最神秘的编制的原因纸渊。”

    此时凯恩没有想到哪科莱会这么详细的告诉自己,而且还想拉拢自己进入魔域,一方面科莱很相信凯恩的为人,二来希望自己加入抗击圣的行列纸渊。

    凯恩此时变得一片沉静并没有发出一丝话语,他正吸收着科莱告诉自己的这些话语,从圣学院到魔域,两方都说出自己的故事,冲击力实在太大,一时难以接受纸渊。

    “我知道你现在很犹豫,但是你有想过,你如果不加入一个强大的组织,你知道你的未来是怎么样子吗?就像你现在这样,没有目的没有目标没有梦想?组织并不会限制你什么,只是会在暗中一直在帮助你在成长,组织不求回报,只希望你在有能力保护别人的时候多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因为我们不是圣,我们并不追求强大的实力,不追求用这么邪恶的手段只为了提升自的实力纸渊。”

    “科莱纸渊!不好意思你讲了这么多纸渊!我知道你很相信我纸渊!但是现在,我实在有些脑子混混的,这样,你给我一年的时间,一年后我再告诉你答案纸渊!可以吗?”

    两人似乎很有心有灵犀的一样,似乎科莱早就看透了凯恩纸渊。微笑着点着头,两人的分别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凯恩礼貌的走出了大门,轻轻的扣上了房门纸渊。

    兄弟姐妹们收藏+推荐呗纸渊!非云采月写的也累的纸渊!呵呵纸渊!就当奖励我吧纸渊!知的yin险与恶毒纸渊。

    其中那人与他的好友决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当时的君主,连夜就赶往皇城纸渊。

    说道这边科莱停顿了一下,似乎在为后面的结局做铺垫纸渊。

    “可是谁会知道,他却被他的好友告发,告诉了教皇,当他才走到皇城门口就见到圣的人一个个手拿武器等待着他的到来,而站在队伍前方的正是他的好友,凯恩你想想,你如果被你最好的朋友背叛你会这么想,还有真实的秘密还有没有公布天下就要被栽倒在此地的感觉是多么的难受纸渊。”

    他停下前行的脚步看着自己的好友,他好伤心,好绝望,只见他的好友大手一挥,带着各种自然之力的弓箭,一支支箭头直指他纸渊。

    还好他的能力还不错,最终躲过了大部分的箭头,可是还是被she中,当时的他已经算是在圣内掌握大自然之力的强者,而且皮肤也比其他人显得更加黝黑,而且大家都相信这位有为青年在有生之年将会突破到神的境界纸渊。

    此时左肩受伤的他已经失去了进攻的能力,毅然决然咬紧牙关发挥出他自己研发的一种土术,也就是以瞬间传送,但是瞬间传送也将损失他的10年的寿命纸渊。

    最终他以10年的寿命的代价终于逃了出来,而这个人正是我们魔域的创始人旗呈锋,而背叛他的好友在当年当选了下一届的教皇纸渊。

    “凯恩纸渊!你说命运是不是喜欢开玩笑啊纸渊!当然最后旗呈锋还是在暗中一直做着他想做的事,但是没有人知道是魔域做的就是,而且魔域还一直在抗击圣的纸渊。”

    “我说了这么多,以及之前的分析,我隐隐约约知道你对圣的仇恨不是一两ri形成的对吧纸渊!而我告诉你这些也是想让你加入我们,加入这最神秘的编制的原因纸渊。”

    此时凯恩没有想到哪科莱会这么详细的告诉自己,而且还想拉拢自己进入魔域,一方面科莱很相信凯恩的为人,二来希望自己加入抗击圣的行列纸渊。

    凯恩此时变得一片沉静并没有发出一丝话语,他正吸收着科莱告诉自己的这些话语,从圣学院到魔域,两方都说出自己的故事,冲击力实在太大,一时难以接受纸渊。

    “我知道你现在很犹豫,但是你有想过,你如果不加入一个强大的组织,你知道你的未来是怎么样子吗?就像你现在这样,没有目的没有目标没有梦想?组织并不会限制你什么,只是会在暗中一直在帮助你在成长,组织不求回报,只希望你在有能力保护别人的时候多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因为我们不是圣,我们并不追求强大的实力,不追求用这么邪恶的手段只为了提升自的实力纸渊。”

    “科莱纸渊!不好意思你讲了这么多纸渊!我知道你很相信我纸渊!但是现在,我实在有些脑子混混的,这样,你给我一年的时间,一年后我再告诉你答案纸渊!可以吗?”

    两人似乎很有心有灵犀的一样,似乎科莱早就看透了凯恩纸渊。微笑着点着头,两人的分别并没有多说话,只是凯恩礼貌的走出了大门,轻轻的扣上了房门纸渊。

    兄弟姐妹们收藏+推荐呗纸渊!非云采月写的也累的纸渊!呵呵纸渊!就当奖励我吧纸渊!

重要声明:小说《纸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