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审判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云采月 书名:纸渊
    201级的学生们在圣学院转眼已经过了四年,起初这四年也不过是争强体力的训练,但是四年后的今天,对于学生们来说,就像16岁的chéng rén礼一样重要,因为这一阶段的孩子们必将要在此刻改变人生,也是改变自己命运的重要时刻。

    这一天,芙雅一大早就领着班级的全部学生集合,大家其实都知道今天要进行自然之力融合,早早爬起了,大家都显得格外的兴奋,他们知道一旦能够获得自然之力就相当于接下来将会有进一步深造,而没有能力获得自然之力将会安排到一个叫军事储备院去学习,可是这些没有获得自然之力的学生们再也没有办法学习不到未知的能力,而且想在军方担任高级将领是不可能了,除非有特殊的机遇。

    当然这中间不包括凯恩了,凯恩现在就像是陪同他们过来走走形式一样,当然这些除了经常不在的灵儿知道外,包括秦明、芙雅还是其他人并不知道。

    其实学院把测试定在四年后的今天是有目的,在之前学院也试过多次的实验,分别让3到9岁的孩子们进行融合测试,测试人数总过超过100人,最终只有少数几人成功,而其余的90多人不是变傻就是当场死亡,而过了10岁以后的孩子,虽然有少数没有融合成功,,可是9岁的以前融合成功的孩子多数在十二岁后能量大爆发,大部分都自爆而死,

    10岁之后的融合的孩子都没有后遗症或者死亡的现象,所以说凯恩在之前不满10岁就进行测试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还好命大福大最终融合成功,但是不知道十二岁后会不会自爆就不得而知。

    这队人马从学院的前方一直沿着道路走到学院的后方去,原本欣欣向荣的学院面貌越到后面越是落魄,古朴的建筑标志着它们的年纪一定不小,这一队人终于在知了的歌唱声中终于到了一个大而圆的物体旁,这建筑物就像是一颗鸡蛋中间被切开放在了地面上一样,凯恩虽然生活在学院的后方这一次也是他第一次到这边来,这建筑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放大版的鸡蛋,只是外层是一层玻璃一样的物体罩住,阳光照shè下极为刺眼。

    最终,芙雅带领的最高高级班停在了一个巨大的大门旁边,这次芙雅所带领的学员还算是晚到,201届的其他班级的学生都到齐,一个个在班主任的带领下站立的成一排排,201届加凯恩这一班全部有1000多人,大部分学院都集中在普通版这边。

    “好了,你们就站在这边,我知道你们很好奇这边是哪里!”芙雅看出学生都好奇的样子。

    “这边就是你们此行自然之力融合的地方,而这建筑物有个响亮的名字叫做审判者。一会儿你们跟老师进去就知道里面美妙的感觉的,你们也不要紧张只是一次融合,我相信你们不会让老师失望的,对!”芙雅给学生们介绍完审判者就离开了队伍的前方,走到旁边不远处的地方与其他班级的班主任开始聊起天来。

    凯恩此时还在东张西望,感觉希望找到什么东西一样,“凯恩!凯恩!”声音从几米远的队伍处传来,喊话这人是凯恩的最忌初级班的老朋友莱音,莱音向着凯恩喊道,喊的声音很大,周边的人都转头看着叫这么大声的谁。

    “咦!莱音,你们这么早就到啦!”没有办法芙雅下了命令,凯恩又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是不会随便乱动的,站在原地向着莱音对话起来。

    “是啊!也只是你们班才这么慢,我们都等了久的了,我还以为你们班不会来呢?”

    。。。。。。

    四周的人走看看莱音右看看凯恩,这种感觉好奇怪,问个好还算正常,这么远还能问答自如达数十句,而且都把旁边的一大帮人都当空气了,很多用嫌弃的眼神看着这二人,终于两人都在不好意思的况下终止了聊天。

    等了大概有半个时辰这样,审判者的大门终于从内往外开开启,走出三人年纪大概有60岁左右手持着一个弯曲的大概有1米5长的棍子的男子,其中最中间的那人最突出,因为头发不再发白,取而代之的是一头黑白相差的,皮肤也显得格外黝黑。

    “中间这人是圣的长老!旁边的那两人是圣长老的门徒纸渊。”凯恩看着仔细,后方蕊凌对着凯恩说道纸渊。

    “你怎么知道?”凯恩疑问的问道纸渊。

    “他手上拿的是圣的戒律丈,代表着光明的力量,他们的长袍的前也有明显的圣的标志,以前圣的长老有来过我家,所以我知道啊纸渊!”说道这边蕊凌表变得有些低落,把头微微低下纸渊。

    “哦纸渊!”凯恩也注意到那长老前的标志,圆形状,中间一把权杖的纹饰插在图案的最zhong yāng处,凯恩站在蕊凌的前方并没有看到蕊凌的变化纸渊。

    只见十几个班的班主任快步走到那圣长老面前行礼,并对着那圣说起话来纸渊。不多时,班主任们都回到自己的班级旁纸渊。

    那长老并没有走进学员们这边,而是转回到门内纸渊。

    “高级班的学员们跟我走”芙雅对着学员们说道纸渊。

    其余的班主任的声音也响起,一队对人马直往门内走去纸渊。

    刚走进,这些学员们发现审判者外表上去的已经很大了,但是走进后发现里面的空间比外面看上去的更大,整个空间只有一层的,一层最高达20米,最中间的位置矗立着一尊十多米高度的人像,这人穿着一厚重的盔甲,带着头盔的头往下注视着脚下的况,而双手握着一柄宽大的宝剑,整只剑剑心朝下深深的插在地面上纸渊。旁边四周以这尊人像为中心,两边各有十多扇门纸渊。

    几位老师并没有多交流,各自带着自己的队伍往房间内走去,像是已经安排好的一样,并没有哪一队走错纸渊。芙雅这一队选择的是左手边的第一间,高级班的学员们浩浩那边赶去纸渊。

    房门像是感应到人来一样,自动往旁边开启,站在内外感觉房间内都是黑呼呼的,根本没有灯光,伊安站在队伍上把自己的手抓的更紧了一点,没有办法伊安本来就怕黑,班上的其他女孩子同样有这种感觉一样变得有些胆怯纸渊。

    “你们记住了,进去之后大家都分开,现在你们感觉里面黑呼呼的,但是里面的空间很大,而且还算透亮,都不要挤到一块,我会在外门等你们回来纸渊。好了进去纸渊!”芙雅叮嘱这些孩子纸渊。

    就这样一个个往里面走,当凯恩穿过那门的一瞬间,就像是感觉到一层薄膜穿过全一样,但是并没有多想,房间内确实与门外的景象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整个空间虽然还是昏暗不堪,但是高出悬挂着无数的星星,给这个空间带来了光亮,也把这个空间弄得更加神秘纸渊。

    凯恩走到一个较偏的位置上坐下,天花板以圆形的形状往下盖住,而最中间一个巨大的圆形形状,中间写着凯恩看不懂的子,显得格外的明显,坎恩多看了几眼,视乎在回忆自己在哪里看过,最终凯恩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放弃再想下去,认为自己在哪本书上看过纸渊。

    只见旁边的全部人都坐到地板上,原本还带着点光亮的门缓慢的关上,本以为把门关上整个房间会变的更暗,可惜很多东西不能用常理去解释纸渊。

    天花板的星星光亮大放,本来很暗的房间刚开始变暗但是到最后圆形天花板与地面像是消失了一样,原本天花板最中间的那圆形纹饰逐渐变小,最后消失在了这个房间内,此时这边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房间了,没有了天花板和地面上,全部的人就像是失重一样漂浮在空间中,原本只是亮点的星星,此时也格外闪亮纸渊。

    这个环境也许其他人没有从来也没有见过,有的还好奇自己现在的失重状态,此时最适应这个环境没有其他人,只有凯恩漂浮在空间内显得格外自然与淡定,这样的环境凯恩来了不知道多少次,如果还不适应直接撞豆腐死了算了纸渊。

    再之后,本来同属于一个空间的同学们,凯恩眼见一个个都消失自己的眼前,凯恩并没有显出有多当心,他知道他们去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去感应自然的力量了,最后整个空间内只剩凯恩一人还在失重的空间内漂浮着,显得格外的寂寞,凯恩站在原地等待了许久也没有见哪颗星星靠近自己,但是他并没有多想,而是自动飘向离自己最近的星星旁边,刚用手指去触碰,那星星出现了排斥,就像气球漏气一样跑的远远的,凯恩怎么点都没有用,凯恩并没有放弃往更远的地方而去纸渊。纹饰插在图案的最zhong yāng处,凯恩站在蕊凌的前方并没有看到蕊凌的变化纸渊。

    只见十几个班的班主任快步走到那圣长老面前行礼,并对着那圣说起话来纸渊。不多时,班主任们都回到自己的班级旁纸渊。

    那长老并没有走进学员们这边,而是转回到门内纸渊。

    “高级班的学员们跟我走”芙雅对着学员们说道纸渊。

    其余的班主任的声音也响起,一队对人马直往门内走去纸渊。

    刚走进,这些学员们发现审判者外表上去的已经很大了,但是走进后发现里面的空间比外面看上去的更大,整个空间只有一层的,一层最高达20米,最中间的位置矗立着一尊十多米高度的人像,这人穿着一厚重的盔甲,带着头盔的头往下注视着脚下的况,而双手握着一柄宽大的宝剑,整只剑剑心朝下深深的插在地面上纸渊。旁边四周以这尊人像为中心,两边各有十多扇门纸渊。

    几位老师并没有多交流,各自带着自己的队伍往房间内走去,像是已经安排好的一样,并没有哪一队走错纸渊。芙雅这一队选择的是左手边的第一间,高级班的学员们浩浩那边赶去纸渊。

    房门像是感应到人来一样,自动往旁边开启,站在内外感觉房间内都是黑呼呼的,根本没有灯光,伊安站在队伍上把自己的手抓的更紧了一点,没有办法伊安本来就怕黑,班上的其他女孩子同样有这种感觉一样变得有些胆怯纸渊。

    “你们记住了,进去之后大家都分开,现在你们感觉里面黑呼呼的,但是里面的空间很大,而且还算透亮,都不要挤到一块,我会在外门等你们回来纸渊。好了进去纸渊!”芙雅叮嘱这些孩子纸渊。

    就这样一个个往里面走,当凯恩穿过那门的一瞬间,就像是感觉到一层薄膜穿过全一样,但是并没有多想,房间内确实与门外的景象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整个空间虽然还是昏暗不堪,但是高出悬挂着无数的星星,给这个空间带来了光亮,也把这个空间弄得更加神秘纸渊。

    凯恩走到一个较偏的位置上坐下,天花板以圆形的形状往下盖住,而最中间一个巨大的圆形形状,中间写着凯恩看不懂的子,显得格外的明显,坎恩多看了几眼,视乎在回忆自己在哪里看过,最终凯恩摇了摇头最终还是放弃再想下去,认为自己在哪本书上看过纸渊。

    只见旁边的全部人都坐到地板上,原本还带着点光亮的门缓慢的关上,本以为把门关上整个房间会变的更暗,可惜很多东西不能用常理去解释纸渊。

    天花板的星星光亮大放,本来很暗的房间刚开始变暗但是到最后圆形天花板与地面像是消失了一样,原本天花板最中间的那圆形纹饰逐渐变小,最后消失在了这个房间内,此时这边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房间了,没有了天花板和地面上,全部的人就像是失重一样漂浮在空间中,原本只是亮点的星星,此时也格外闪亮纸渊。

    这个环境也许其他人没有从来也没有见过,有的还好奇自己现在的失重状态,此时最适应这个环境没有其他人,只有凯恩漂浮在空间内显得格外自然与淡定,这样的环境凯恩来了不知道多少次,如果还不适应直接撞豆腐死了算了纸渊。

    再之后,本来同属于一个空间的同学们,凯恩眼见一个个都消失自己的眼前,凯恩并没有显出有多当心,他知道他们去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去感应自然的力量了,最后整个空间内只剩凯恩一人还在失重的空间内漂浮着,显得格外的寂寞,凯恩站在原地等待了许久也没有见哪颗星星靠近自己,但是他并没有多想,而是自动飘向离自己最近的星星旁边,刚用手指去触碰,那星星出现了排斥,就像气球漏气一样跑的远远的,凯恩怎么点都没有用,凯恩并没有放弃往更远的地方而去纸渊。

重要声明:小说《纸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