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惊魂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云采月 书名:纸渊
    “父亲、母亲!你们在哪里?”凯恩双手紧抱着扁担,哭泣着用眼睛四周寻找父母。

    凯恩没有继续往森林进去,而是继续在旁边寻找着。小草上的血迹指引着凯恩前行的方向。行走足有一公里的距离,地面或者小草上再也没有任何血迹。

    “父亲、母亲!”凯恩灰心丧气的低着头,绝望的带着竹扁担往村庄回去。

    夜晚冰凉的冷风吹过凯恩的头部,草木被触动一下,哗啦啦巨响。

    “冰琳,那人走应该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趴在草丛中对着旁边的另外一人说道。

    “凯恩!可是小白却就这么死了!”此女子就是凯恩的母亲冰凌,手中紧握着唯一剩下的一块皮毛,心痛的对这旁边的凯泽说道。

    “好啦!小白和我们从小长大的,你以为我不伤心啊!它为了救我们,而牺牲自己,我们不能辜负它的努力!”凯泽拍拍冰凌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两人同时依附在一起,站起子,准备就朝着大路上走去。

    凯恩感觉到后方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自己,赶忙朝后方看去,圆润的双眼被解冻一般。泪水哗啦啦往下掉,手中的竹扁担自动脱落,冲向前方。“父亲、母亲”

    多少次梦中想起父母慈祥的脸庞,多少次孤独的夜晚留下的只是凯恩一人在寂寞中度过,多少次痛苦也只有凯恩一人在承受。凯恩瞬间爆发出惊人速度涌到父母亲的面前。

    两人的影凯恩再熟悉不过,凯恩已经分不清这边是不是原来的世界,能够回到父母的旁。其他的什么都不再重要。

    “噗通!”凯恩与二人的距离就只剩下几小步,凯恩跳起子扑到凯泽的上,却直接穿越凯泽的体仆倒在地。

    “冰琳,你有没有感觉到刚才在我们附近有什么接近?”凯泽单手搂紧当心害怕的冰琳,刚才凯恩扑倒在地的时候也听到声音。凯泽四下观望与原本的一样,心里担忧问着冰琳。

    冰琳依偎在凯泽怀里,抬起头四目相对,泪水圆滚滚的充满整个眼眶。“恩!我现在心里特别难受,感觉有什么事即将发生一样。”

    凯恩呆坐在地面上,额头上在刚才与地面亲密接触的过程中已经碰破了头,昏昏沉沉摇晃着笨重的脑袋,慢吞吞的爬到凯泽与冰琳的前面。

    泪水已经不止一次打湿凯恩的双眼,凯恩伸出双手触摸着眼前高大的影,可惜眼前的事物都只是镜中月、水中花,眼可见,却感觉不到。

    “父亲、母亲,你们怎么了?不要凯恩了吗?”凯恩使出全力都无法让眼前的两个人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怎能不心痛,凯恩趴在地面上一震痛苦。

    “冰琳,我们还是快走!”凯泽握紧冰琳肩膀,而后又松开,两人快步行走回去。

    凯恩趴在地面上泣不成声,根本没有注意到凯泽与冰琳二人离开自己的面前。当凯恩抬起头时,凯恩与凯泽、冰琳已经拉开很多的一段路。

    月光照耀下,虽然没有白天那么明亮,但是光线还是足够的认清草木河流。强风从森林处往村庄的方向直刮过来,所到之处空气气流顺便变得急促。

    凯恩灵敏的感觉到后方强烈的气流波,转头就见到刚才的那一幕。“好强的风!”凯恩细致观察也没有真正弄明白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风。当盘旋而起的风形成旋涡状时,离开森林之后,更加的迅猛往村庄的方向行进。

    凯恩意识对连忙拉起受伤的腿,急忙拖着受伤的腿冲向凯泽与冰琳的方向,旋风去村庄的方面没有错,但是首先经过路程确实刚才凯泽与冰琳走过路过。

    “父亲、母亲你们快跑啊!”连跑带跳的凯恩,大声呼唤着二人。可惜怎么喊都没有任何效果。

    旋风盘旋而起,越过凯恩的体,高空中巨大的盘旋如同巨龙一般舞弄全的每一块肌纸渊。

    高空中巨龙盘旋一会儿,整头巨龙像是被空中的云朵直接抹除一样,就再也看不到旋风的影纸渊。凯恩敏锐的观察力透过足有50米的高空,一白sè衣物,宽而长的衣物遮盖住体的每一寸肌肤,只能看到披风下的黑影,随风摇曳纸渊。举手投足间都有一份高贵气质纸渊。伫立高空是何等风光纸渊。

    旋风来的快去的也快,可惜接下来的事却让凯恩永生难忘纸渊。

    黑影男子轻甩手上,瞬间梦幻般的的同时出现多个袖子,而这些袖子就像脱离本体直接冲向凯泽与冰琳的边纸渊。此人一出手凯泽与冰琳同时瘫倒在地,凯泽与冰琳哪里想得到刚刚逃离现在生命又重新被别人抓在手上纸渊。

    “大~大人纸渊!放过我们纸渊!”凯泽把冰琳紧紧的抱在怀里,眼神乞求的看着眼前黑影男子纸渊。

    “哼纸渊!刚才的事你们都看到了纸渊!这件事也只有让你们永久不说话就没人会知道的纸渊!”黑影男子看着凯泽与冰琳,叹口气像是为他们而感到惋惜纸渊。

    “大人,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纸渊!请大人放心,还请大人放过我们纸渊!”凯泽急切的回答着,肯定的语气定会让许多人相信纸渊。

    “我相信你们纸渊!”黑影男子肯定的对着凯泽与冰琳说道,此话一出两人喜出望外赶忙给眼前此人行礼,黑影男子拖着很长的话语接着说道:“我相信你们,可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能留下你们,你们能够死在我的手上也不会觉得惋惜的纸渊!”

    凯泽与冰琳惊吓的往后倒去,发软的双腿不听使唤的一动不动纸渊。黑影的男子本来见到凯泽与冰琳时脸上的面目被看的清清楚楚,但现在却没有急于处理两人,而是缓慢的从怀中拿出一块白sè的面罩扣在脸上,左手拉开右手的长袖,右手的白sè的手轻轻的脱去纸渊。

    “你们应该觉得很荣幸,能够由我来制裁你们,哈哈纸渊!”黑影男子步步靠近凯泽与冰琳脸上虽然被面罩遮盖,但是黑sè的眼瞳格外的显眼纸渊。

    “啊纸渊!求求您纸渊!不要啊纸渊!”惊恐的声音从凯泽的嘴里蹦出,一下子惊醒还在回忆空中的凯恩,熟悉的声音传入凯恩的耳朵,马上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击过去纸渊。

    双脚无力的二人,惊恐的眼球瞳孔扩大好几倍纸渊。

    黑影男子脱掉手的那只手先是按在凯泽的头上,凯泽体变得扭曲起来纸渊。原本结实的皮肤变得宽松,整个皮肤与体脱离关系,直接从头顶位置就像脱衣服一样就掉到地面上纸渊。被脱去的灰白sè皮肤的体,每一条神经线显露在外跳动着,脉搏还一直传送着体所需的能量,血淋淋包裹着全,又没有一滴鲜血滴下纸渊。冰琳见到这一幕直接晕倒在地纸渊。

    “永恒的世界请带走罪恶的体纸渊!燃烧的鲜血拯救无辜的灵魂纸渊!开纸渊!”黑影男子左手扶住右手手腕的位置,脚底一圈闪亮光环从脚心的位置向外扩张一步的距离,东西南北各四个方向所对应的交叉点同时延伸光芒,在圆心处汇合而后强烈的光芒笼罩脚下的光圈纸渊。

    闪动的能量团从黑影男子两只脚传递到双手,左手搭在右手的手臂上,体传来不同位置的光芒直接汇聚在左手的手心,触碰一下凯泽的体没有意外的爆炸,光芒绕着凯泽的体形成一个透明的球体,清晰的可以看见里面的况纸渊。噔的一声,球体连同凯泽的体消失在眼前纸渊。

    凯恩哭泣的双眼盯着消失不见的凯泽以及留在地面上的一张完整的人皮,凯恩现在站的位置就在消失不见的光球的下方,整个过程看的清清楚楚纸渊。即使凯恩大声呼喊,对方都听不到,凯恩愤怒的举起拳头砸向黑影男子的上,可是与之前的穿过凯泽体时也一样,没有把握好平衡就跌倒在黑影男子的背后处纸渊。

    “剩余就是你了纸渊!”黑影男子轻移一下体,手上还有更多的能量储存于手心的位置,冷笑着的把右手伸向昏迷的冰琳纸渊。

    “不纸渊!”凯恩猛的爬起,挡在冰琳的面前,刺眼的光芒直接从凯恩的左眼shè了过去纸渊。

    噔纸渊!凯恩喘着气,急速的光线从凯恩的眼睛过去的时候,凯恩都以为自己就怎么死了,当听到声音时,转头伸向后的母亲纸渊。

    平整的地面上,就又多出一张还在活泼乱跳的人皮纸渊。“还给我父亲、母亲纸渊!”凯恩哭喊着,向着眼前的那人咆哮纸渊。的同时出现多个袖子,而这些袖子就像脱离本体直接冲向凯泽与冰琳的边纸渊。此人一出手凯泽与冰琳同时瘫倒在地,凯泽与冰琳哪里想得到刚刚逃离现在生命又重新被别人抓在手上纸渊。

    “大~大人纸渊!放过我们纸渊!”凯泽把冰琳紧紧的抱在怀里,眼神乞求的看着眼前黑影男子纸渊。

    “哼纸渊!刚才的事你们都看到了纸渊!这件事也只有让你们永久不说话就没人会知道的纸渊!”黑影男子看着凯泽与冰琳,叹口气像是为他们而感到惋惜纸渊。

    “大人,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纸渊!请大人放心,还请大人放过我们纸渊!”凯泽急切的回答着,肯定的语气定会让许多人相信纸渊。

    “我相信你们纸渊!”黑影男子肯定的对着凯泽与冰琳说道,此话一出两人喜出望外赶忙给眼前此人行礼,黑影男子拖着很长的话语接着说道:“我相信你们,可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能留下你们,你们能够死在我的手上也不会觉得惋惜的纸渊!”

    凯泽与冰琳惊吓的往后倒去,发软的双腿不听使唤的一动不动纸渊。黑影的男子本来见到凯泽与冰琳时脸上的面目被看的清清楚楚,但现在却没有急于处理两人,而是缓慢的从怀中拿出一块白sè的面罩扣在脸上,左手拉开右手的长袖,右手的白sè的手轻轻的脱去纸渊。

    “你们应该觉得很荣幸,能够由我来制裁你们,哈哈纸渊!”黑影男子步步靠近凯泽与冰琳脸上虽然被面罩遮盖,但是黑sè的眼瞳格外的显眼纸渊。

    “啊纸渊!求求您纸渊!不要啊纸渊!”惊恐的声音从凯泽的嘴里蹦出,一下子惊醒还在回忆空中的凯恩,熟悉的声音传入凯恩的耳朵,马上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击过去纸渊。

    双脚无力的二人,惊恐的眼球瞳孔扩大好几倍纸渊。

    黑影男子脱掉手的那只手先是按在凯泽的头上,凯泽体变得扭曲起来纸渊。原本结实的皮肤变得宽松,整个皮肤与体脱离关系,直接从头顶位置就像脱衣服一样就掉到地面上纸渊。被脱去的灰白sè皮肤的体,每一条神经线显露在外跳动着,脉搏还一直传送着体所需的能量,血淋淋包裹着全,又没有一滴鲜血滴下纸渊。冰琳见到这一幕直接晕倒在地纸渊。

    “永恒的世界请带走罪恶的体纸渊!燃烧的鲜血拯救无辜的灵魂纸渊!开纸渊!”黑影男子左手扶住右手手腕的位置,脚底一圈闪亮光环从脚心的位置向外扩张一步的距离,东西南北各四个方向所对应的交叉点同时延伸光芒,在圆心处汇合而后强烈的光芒笼罩脚下的光圈纸渊。

    闪动的能量团从黑影男子两只脚传递到双手,左手搭在右手的手臂上,体传来不同位置的光芒直接汇聚在左手的手心,触碰一下凯泽的体没有意外的爆炸,光芒绕着凯泽的体形成一个透明的球体,清晰的可以看见里面的况纸渊。噔的一声,球体连同凯泽的体消失在眼前纸渊。

    凯恩哭泣的双眼盯着消失不见的凯泽以及留在地面上的一张完整的人皮,凯恩现在站的位置就在消失不见的光球的下方,整个过程看的清清楚楚纸渊。即使凯恩大声呼喊,对方都听不到,凯恩愤怒的举起拳头砸向黑影男子的上,可是与之前的穿过凯泽体时也一样,没有把握好平衡就跌倒在黑影男子的背后处纸渊。

    “剩余就是你了纸渊!”黑影男子轻移一下体,手上还有更多的能量储存于手心的位置,冷笑着的把右手伸向昏迷的冰琳纸渊。

    “不纸渊!”凯恩猛的爬起,挡在冰琳的面前,刺眼的光芒直接从凯恩的左眼shè了过去纸渊。

    噔纸渊!凯恩喘着气,急速的光线从凯恩的眼睛过去的时候,凯恩都以为自己就怎么死了,当听到声音时,转头伸向后的母亲纸渊。

    平整的地面上,就又多出一张还在活泼乱跳的人皮纸渊。“还给我父亲、母亲纸渊!”凯恩哭喊着,向着眼前的那人咆哮纸渊。

重要声明:小说《纸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