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兔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云采月 书名:纸渊
    平静的阳光直shè在里索湖的湖面上,多年寂静的森林变得闹非凡。安静的森林到处响起惊呼的声音。

    两个月的时间过去,每天早上秦明带着最低初级班的学员们来到里索湖慢慢加强体能。第一天来到这时,这群还在中一名学员总共抓到2只兔子,还有10名学员也有有抓到1只兔子。而凯恩与莱音两人一起抓到一只,有幸也进入排名前列,这些学生成为当天的最强的存在。

    虽然秦明对于这个成绩相当不满意,但是并没有表现在脸sè,乐呵呵的对着大家,鼓舞着大家继续加油。每当中午回学校的时候秦明会把兔子重新放回平原上。

    每天在草地上奔跑,双眼凝视着草地上有可能藏有兔子的地方。跑累了就地休息,眼睛看花了就闭上双眼沉思一番。

    学员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成长起来,两个月前只能奔跑一公里,现在一般都能跑三公里,这也是秦明乐于看到得事

    “昨天你们表现的比以前都好了很多非常多,此次获得胜利的还是五十九次冠军的那对组合。而且还把之前的记录往上提了一大步,昨天共抓到8只兔子”秦明为这些孩子们高兴,更加肯定自己之前想出的法子是正确的。“昨天获得胜利的就是凯恩与莱音组合,而且第二名是邱枫,他的成绩是4只。”

    邱枫之前就是第一次获得胜利,而后就一直被凯恩与莱音甩在后面,力量与速度都算是班级中最快的学员,非常不服气的瞪着凯恩,原因在于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是两个人,后面大家就默认是一对组合,算一个单位。

    “好了!接下来,新的一天比试重新开始,为你们自己的目标去努力!”一声呼啸,所有的学员全部相似被风吹散的种子一般,飘向里索湖的各个地方。

    秦明最关注的孩子已经落在这三个孩子的上,相对于其他普通版的学员能力来说,已经没有多少区别,而且还有更加往上发展到趋势。

    秦明双眼直盯着凯恩与莱音二人,手中提出一个一米长宽的笼子。笼子内装着总共有8只动物,双眼jing惕着秦明,长长的鼻子透出细小的声音,尾巴上毛茸茸的缩成一团。“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抓的根本不是兔子,而是狐狸啊!”单手叩开锁链,8只重新被放回自然。

    “凯恩!这几天我们抓的兔子速度都变快了!而且变得比以前大了!”莱音昨天为了抓那些“大兔子”手指还被咬一口,想起此事,莱音都把手背在后。

    “是啊!我昨天还看到更大的一只呢?它都能站起来走路呢?”凯恩也很好奇兔子怎么会长那么快,“今天我们先抓这只大的,再去抓小的。”凯恩下定决心淡淡的说道。

    自从秦明把一次次抓来的兔子全部放掉的时候,兔子也变得不再当心受怕,有的时候还会与孩子们玩起捉迷藏。难度越来越大,更多的学员走向新的方向开始寻找猎物。

    “就是这里了!”凯恩紧急停下,放开牵着莱音的的手,盯着四处观望,然后闭上双眼聆听四面发出的声响。静静站在原地,听着风声传来的信息。

    “凯恩!”莱音与凯恩一起合作后,也多次处于这种紧张的环境,习惯这种况。可是今天却让她心里产生许多不祥的预兆,莱音重新拉回凯恩的那只手。

    “嘘!”凯恩松开莱音的那只手,食指放在嘴唇的位置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小声点,我听到它的声音了”凯恩在风中静静的矗立着,这份耐心根本不像是6岁孩子所拥有的。

    吵杂的草木发出沙沙的声响,祥和的光线没有昨天那么炎。凯恩站的位置正好是森林与平原另外一边的交界处,两种不同的声音奏响大自然和谐的音乐。

    莱音傻乎乎学着凯恩的姿势,除了草木发出的声音哪还有其他的东西,观望一周又重新看向凯恩。

    清风再起,风中摇曳的树叶从顶端慢悠悠飘向平静的湖面上,携带嗡嗡的声音传入凯恩耳边,猛的睁开双眼,“就在那棵树后面,”拉起莱音的一只手,急速冲向离凯恩约有20米距离的那颗大树。

    凯恩与莱音二人翻过高出平原的森林边缘,凯恩没有继续朝着那棵大树行去,而是在距离5米的地方绕到其他的大树旁,悄悄的靠在树边上,缓慢的向发出声音的大树走去。

    昨天凯恩看到那只动物就是在旁边不远的地方看到得,由于那时的距离太远,凯恩也只能看到那只全灰白sè纸渊。

    “它就在前面”凯恩提醒莱音,两人合作已经有两个月月多的时间,莱音知道现在不能发出任何声响吓跑猎物纸渊。

    悄无声息的两人绕着大树分头看向那棵大树,两个月的训练,凯恩不仅体强壮太多,而且灵敏与速度都是质的飞跃纸渊。凯恩判断是非常正确,此时一只灰白sè的动物正是大口撕咬食物,嘴部灰白sè的白毛被新鲜的血液染成血红sè纸渊。前肢离地使劲的掏空食物的内脏,大块的食物直往嘴里送去纸渊。

    “恩纸渊!”莱音没有推迟,急忙转小心的往湖的方向走纸渊。

    凯恩眼睛都没有闭上一眼,盯着眼前的怪物吃着每一块食物,撕碎的过程非常的残冷到处是内脏之类的东西,凯恩一直压制不让自己反胃纸渊。

    半个时辰过去,眼见莱音还没有把秦明带来时,那只动物已经差不多吃饱便要离开纸渊。凯恩哪能就这么容易就让它跑走,一直小心的跟着纸渊。

    非常奇怪的是,那只怪物并没有朝着森林深处走,而是掉头往湖的方向前行纸渊。凯恩躲在树后面小心的抬起脚,一步一步跟上去纸渊。即使再小心也会出现事故,咔嚓纸渊!清脆的枯木断裂声震在安静的森林内是格外的响亮纸渊。它停下继续前进的步伐,jing惕着四周的况,回过神迷惑看向发出声音的那只大树,而现在又恢复原本的宁静,摇晃着脑袋没有去理会,就这样继续往前行纸渊。

    凯恩依稀能感觉到自己比平时快数倍的心跳,此时深怕自己被眼前的怪物发现纸渊。过不久才探出头继续观察前方的况,那只怪物离自己走的更加的远,安心的嘘了口气继续跟踪纸渊。

    凯恩站在森林边缘不敢继续往前行,低矮的草地没有任何遮挡物一出去就会被发现纸渊。所以凯恩靠在离里索湖最近的大树下,看着那只动物的一举一动纸渊。噗通纸渊!凯恩就见那只怪物直接跳到湖水中纸渊。

    凯恩急速跳下森林雨湖边交界的高墙,直接冲到湖面旁边,原本平静的湖面出现圆形的波圈,而且还在向外扩展,中心位置清澈可见底,但是没有看到那只怪物的影纸渊。“奇怪了纸渊!明明我看到它是从这边跳下去的,怎么不见了?”凯恩把脸都贴在湖面上,细致的观察况纸渊。

    模糊的波动并没有引起凯恩的注意,注释的双眼盯着水下看去纸渊。两个只有石子大小的东西,悬浮在水zhong yāng,从外到内一圈圈波纹往最zhong yāng的地带缩小纸渊。

    凯恩好奇的盯着看着,突然巨大的波动变成尖刺物直刺凯恩的脑部纸渊。两颗明亮的双眼变得呆滞,整个脑袋剩余只有空白一片,凯恩感觉自己原本很大的体直接被塞进只有眼睛大小的黑洞内纸渊。

    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只能辨别空隙中露出的光线纸渊。凯恩感觉自己本来处在白天的里索湖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晚上,而且还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地方纸渊。

    凯恩摸索着往前方继续行走,凯恩知道如果呆在原地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处何方纸渊。“啊呀纸渊!”凯恩发出尖叫声,整个空间像是被搅动了一翻,凯恩则滚在不平的地面上,抚摸着被碰伤的膝盖,剧烈的疼痛眼睛不自的流出眼泪纸渊。

    疼痛感好一会儿才退去,撑起体拐着一只腿继续走着纸渊。越往前走越是感觉到前方的亮光,就这样凯恩一直往光线的地方走去,凯恩当然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森林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变成了黑夜,刚才被绊倒就应该是树藤纸渊。朦胧的光线透过粗大的树木缝隙透进来纸渊。

    映入眼帘正是凯恩一直怀念的地方,“这里是邱麟村庄?”终于走出森林的边缘,月光下可以清晰辨认出眼前的村庄就是凯恩从小长大的村庄,兴奋的忘了自己的脚还带着伤,急忙往村庄跑去纸渊。

    啊呀纸渊!凯恩又一次跌倒在地,地面上既不是树藤也不是石头纸渊。而是一根扁担纸渊。原本的伤口继续被碰到,血液不自觉的从伤口处蹦出,强烈的疼痛感眼泪都被凯恩从眼角里被挤出纸渊。

    “你这个臭扁担”凯恩使劲的踹着脚下的竹扁担,拿起扁担就往地面上砸纸渊。使劲砸了几下之后,却停下来纸渊。白sè的血滴在整个扁担上特别明显纸渊。

    沿着血团往下,凯恩触摸着扁担上刻得很深的文字,虽然凯恩此时还不懂多少个字,但是这个字让凯恩出生后一直伴随着他成长纸渊。凯恩看到这个字就是“泽”字纸渊。

    “父亲、母亲纸渊!你们在哪里?”父母亲深夜未归的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凯恩的面前,森林的边缘凯恩大声呼唤着自己的父母纸渊。月多的时间,莱音知道现在不能发出任何声响吓跑猎物纸渊。

    悄无声息的两人绕着大树分头看向那棵大树,两个月的训练,凯恩不仅体强壮太多,而且灵敏与速度都是质的飞跃纸渊。凯恩判断是非常正确,此时一只灰白sè的动物正是大口撕咬食物,嘴部灰白sè的白毛被新鲜的血液染成血红sè纸渊。前肢离地使劲的掏空食物的内脏,大块的食物直往嘴里送去纸渊。

    “恩纸渊!”莱音没有推迟,急忙转小心的往湖的方向走纸渊。

    凯恩眼睛都没有闭上一眼,盯着眼前的怪物吃着每一块食物,撕碎的过程非常的残冷到处是内脏之类的东西,凯恩一直压制不让自己反胃纸渊。

    半个时辰过去,眼见莱音还没有把秦明带来时,那只动物已经差不多吃饱便要离开纸渊。凯恩哪能就这么容易就让它跑走,一直小心的跟着纸渊。

    非常奇怪的是,那只怪物并没有朝着森林深处走,而是掉头往湖的方向前行纸渊。凯恩躲在树后面小心的抬起脚,一步一步跟上去纸渊。即使再小心也会出现事故,咔嚓纸渊!清脆的枯木断裂声震在安静的森林内是格外的响亮纸渊。它停下继续前进的步伐,jing惕着四周的况,回过神迷惑看向发出声音的那只大树,而现在又恢复原本的宁静,摇晃着脑袋没有去理会,就这样继续往前行纸渊。

    凯恩依稀能感觉到自己比平时快数倍的心跳,此时深怕自己被眼前的怪物发现纸渊。过不久才探出头继续观察前方的况,那只怪物离自己走的更加的远,安心的嘘了口气继续跟踪纸渊。

    凯恩站在森林边缘不敢继续往前行,低矮的草地没有任何遮挡物一出去就会被发现纸渊。所以凯恩靠在离里索湖最近的大树下,看着那只动物的一举一动纸渊。噗通纸渊!凯恩就见那只怪物直接跳到湖水中纸渊。

    凯恩急速跳下森林雨湖边交界的高墙,直接冲到湖面旁边,原本平静的湖面出现圆形的波圈,而且还在向外扩展,中心位置清澈可见底,但是没有看到那只怪物的影纸渊。“奇怪了纸渊!明明我看到它是从这边跳下去的,怎么不见了?”凯恩把脸都贴在湖面上,细致的观察况纸渊。

    模糊的波动并没有引起凯恩的注意,注释的双眼盯着水下看去纸渊。两个只有石子大小的东西,悬浮在水zhong yāng,从外到内一圈圈波纹往最zhong yāng的地带缩小纸渊。

    凯恩好奇的盯着看着,突然巨大的波动变成尖刺物直刺凯恩的脑部纸渊。两颗明亮的双眼变得呆滞,整个脑袋剩余只有空白一片,凯恩感觉自己原本很大的体直接被塞进只有眼睛大小的黑洞内纸渊。

    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只能辨别空隙中露出的光线纸渊。凯恩感觉自己本来处在白天的里索湖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晚上,而且还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地方纸渊。

    凯恩摸索着往前方继续行走,凯恩知道如果呆在原地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处何方纸渊。“啊呀纸渊!”凯恩发出尖叫声,整个空间像是被搅动了一翻,凯恩则滚在不平的地面上,抚摸着被碰伤的膝盖,剧烈的疼痛眼睛不自的流出眼泪纸渊。

    疼痛感好一会儿才退去,撑起体拐着一只腿继续走着纸渊。越往前走越是感觉到前方的亮光,就这样凯恩一直往光线的地方走去,凯恩当然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森林中,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变成了黑夜,刚才被绊倒就应该是树藤纸渊。朦胧的光线透过粗大的树木缝隙透进来纸渊。

    映入眼帘正是凯恩一直怀念的地方,“这里是邱麟村庄?”终于走出森林的边缘,月光下可以清晰辨认出眼前的村庄就是凯恩从小长大的村庄,兴奋的忘了自己的脚还带着伤,急忙往村庄跑去纸渊。

    啊呀纸渊!凯恩又一次跌倒在地,地面上既不是树藤也不是石头纸渊。而是一根扁担纸渊。原本的伤口继续被碰到,血液不自觉的从伤口处蹦出,强烈的疼痛感眼泪都被凯恩从眼角里被挤出纸渊。

    “你这个臭扁担”凯恩使劲的踹着脚下的竹扁担,拿起扁担就往地面上砸纸渊。使劲砸了几下之后,却停下来纸渊。白sè的血滴在整个扁担上特别明显纸渊。

    沿着血团往下,凯恩触摸着扁担上刻得很深的文字,虽然凯恩此时还不懂多少个字,但是这个字让凯恩出生后一直伴随着他成长纸渊。凯恩看到这个字就是“泽”字纸渊。

    “父亲、母亲纸渊!你们在哪里?”父母亲深夜未归的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凯恩的面前,森林的边缘凯恩大声呼唤着自己的父母纸渊。

重要声明:小说《纸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