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病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云采月 书名:纸渊
    “哼!”那女孩心里虽然也不悦,但是也没有任何办法,她父亲来的时候就说的清清楚楚,这几名都是家族后代,都算是家族直系亲属,如果不是她的地位会比他们高。说不准现在就会伺候他们了。“那我受伤了你们就会出手”想了半天那女孩终于想出了对策。

    几名护卫一直把这个大小姐当做自己的妹妹看待,任xing的事他们也不是没有做过,她下这个决定,他们也只能摇了摇头,默认了她的要求。

    笑里藏刀般,靠近凯恩。“只要你现在下跪请求我放过你,那么这件事就是算了!怎么样?”那女孩一丝笑容又回到脸后。

    “哼!说道歉的应该是你,而不是我!”凯恩知道自己没有他们人多,但是骨气确是谁也比不上的。5岁那年与自己村庄那孩子打斗,就为了一块自己父亲送给他的木板。

    “一个初级班的学员也敢嚣张,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那女孩也是这届的新生,来学院没有多久,但是等级制度已经根深蒂固,不管到哪里首先了解到得就是等级制度,所以她一眼就看见凯恩前的那枚普通班才有的徽章。

    一个劲往凯恩上冲去,自古学院就有高级班与普通班之后,天生的力量决定分配的班级,凯恩来学院学习还不到一个月,别说是力量是否有增加,没有减少已经是不错的现象了。

    那女孩子直扑向凯恩,两人最终还是受到重力的影响,倒到地板上,两个在地板上互相打斗起来。凯恩使出吃nǎi的力气拳拳对着那女子上打去,6岁的女孩子与男孩子一般,外表没有多大的区别。当二人打斗起来的时候,也只能从衣服上辨别出一名是女孩,这场斗争吸引了许多的人的目光,大多数看惯了强者之间的斗争,而现在都是刚入学的学弟学妹互相打架,也都是抱着凑闹的心态观看,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

    凯恩每一拳jing准的打在那女子的上,出拳的速度是那女孩的2倍以上。拳脚相击,分不出那只手那只是脚,起初护卫们还在当心大小姐会出什么事,可以越到后面越是为凯恩感到心疼。

    凯恩出拳有速度,没有半分力量,每一拳都像是给那女孩子止痒一般,结局已经注定。那女孩每一拳重重的砸在凯恩的上,凯恩口的位置正好在其中一拳中被打到,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口生疼般。扭曲的脸面已经显示出痛苦之sè。

    护卫们不忍心再往下看,把二人重新分开。紧抱的双手使出好大劲才把二人分开,在扯开二人同时,那女孩一脚重重的踢到凯恩的口处,像是解气一样上的压力也变得少了许多。其实在凯恩没有出现的时候,那孩子已经把那件事也忘光了。

    在食堂碰见凯恩时,也只是一点回忆的味道,而绝大的因素是她父亲对于她的不关心。凯恩此时却变成了出气筒。护卫们拍着凯恩口,单薄的衣物就像是挂凯恩上,一眼就能看到凯恩体的单薄,按照这种体也只有最低初级班才会收!

    凯恩大口的出血,每喘一次气,血液循环一圈时,口一挤压直接被吐出。

    旁人们都看到了虐待的况,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七人。那女子均匀的呼吸着空间,每次呼吸都能补充一些回来,坐在地面上。探着凯恩的大口的出血,虽不忍也是也不做任何动作。

    站起子,甩甩头发,对这那几名用手拍着凯恩口顺气的护卫说道:“我们走!”此话一出人已经走出宽敞的大门。走前还回头望了一眼凯恩,口中顺风而进凯恩的耳边:“没用的家伙!”

    地面上一趟鲜血流的满地都是,护卫们瞪了一眼大小姐,而后站起,四处敌意的目光同时投向了他们。他们几个没有注意到食堂长双手捏的桌角已经彻底粉碎。

    “哎!这孩子骨不知道断了几根了!”旁边许多人互相谈论起那些欺负凯恩的人是谁!这件事之后,那几名护卫主动像那位大人申请离开这个县城远征战场。

    凯恩在那几名护卫护的时候好转了许多,吐出的鲜血已经是他体的十分之一之多。摇晃的体重新站起。

    今天的打斗的主角,却少了许多人的关注,大多数人都在咒骂那女孩心狠手辣以及那男孩子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残疾,踏过流的满地都得自己的鲜血的凯恩,艰难的挪着脚步朝着门外往自己的宿舍方向走去纸渊。

    一路上,凯恩只能小步的迈着,期间一心急鲜血就会涌入喉咙纸渊。右手放于前挤压体内澎湃的心血纸渊。漫长的道路,旁的穿梭的人们,都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凯恩,没有一人上来帮扶一下纸渊。挪动脚步,苍白的双双眼朦胧的出现许多幻像纸渊。

    吱~吱纸渊!房门大开而后房门重新关上,疲惫的影穿过大门,大厅内如刚走的那样干净没有任何乱过,只是临走前窗门已经关好,可是现在却是在空中摇曳纸渊。一路走回的凯恩,心脉没有时间而消逝减慢而是愈加强烈,探着脚步把破碎的饭盒送到房间的内屋中,盒子破开的大洞都能看的里面不少的米粒鲜血染成红sè纸渊。

    厚厚的被子上找不到灵儿的影,盒子被轻轻的放在房内的桌子上纸渊。重新回到大厅内,食堂内剧烈的运动已经让凯恩的体的病加重,就像凯恩在食堂内流的那些鲜血就已经是那女孩所能造成伤害的极限纸渊。本来是正常人的2倍心跳的凯恩,一直用药物控制着,但是刚才剧烈的打斗冲破药物的限制,心跳再次上升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纸渊。纸渊。

    凯恩知道知道的病变得严重了,双手用劲力气托起大锅挂在壁炉的钩子上,嘣的一声纸渊!大锅还没有被挂上,大锅与凯恩一起重重的砸下纸渊。

    “啊纸渊!”心跳终于冲破层层阻碍,重新变成2倍的心跳纸渊。原本灰白的皮肤由于血液过快的循环体温上升而变得通红,如同煮熟的螃蟹纸渊。躺在地上无规则的滚动着,惨叫声没有一刻停止下来过纸渊。

    加斯先生如今也不知道去了哪个地方,没有一个照顾的凯恩,极度忍耐自己心态慢下来,可是真的可以吗?

    地面滚动的凯恩越到后面越是疼痛的厉害,刚刚倒下的时候还保持着清晰,还有心思去压制心跳,叫喊声终于在10声之后停了下来,凯恩疼痛的无法再坚持下次,疼痛而晕厥纸渊。体的每一块皮肤龟裂一般,找不到一个完整的地方,淤血从中喷shè出来纸渊。地面再次出现一滩深红sè的鲜血纸渊。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近处一定能够注意到凯恩的心脉处并没出现像其他皮肤一样出现变化,巨大的凸起物覆盖在心脏的位置,虽然这块也都是白sè,但是明显厚度比其他的地方厚上许多,直到凸起物高达5厘米的高度时,才停止继续增长纸渊。凯恩龟裂的体终于在运动中缓缓的掉落,参合着淤血看上去十分诡异纸渊。

    巨大的凸起物覆盖在心脏处,心脏每一次跳动都能清晰看的清楚纸渊。血液每一次循环一圈,凸起物像是被高温煮熟的水一般,冲破巨大的凸起物,浑浊的汁液从中漏出,就开始往蔓延到体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全的皮肤全部覆盖才停止下来纸渊。

    时间一分一秒的就这么过去,凯恩原本的皮肤已经不复存在,汁液与空气一接触,全部紧贴体,变成了体的一部分纸渊。新的皮肤与原本的颜sè没有什么两样,可是硬度是以前无法比拟的纸渊。

    天空中耀眼的太阳换成了平静温和的月儿,窗户外一个小的体从外直接飞了进来纸渊。稳稳落到沙发上,那只扇动自己的翅膀,高兴的还在上面转动了几圈纸渊。满意的点点头纸渊。

    可惜当她看到一团乌黑的鲜血流的满地的时候,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紧张的四处观望着四周纸渊。

    终于在她查看到一到角落的时候,急忙飞奔而去,停在了凯恩的面前,“凯恩纸渊!凯恩纸渊!你醒醒纸渊!”

    飞到凯恩的脑袋旁,用自己的双手掰开巨大的双眼纸渊。眼中看不出一丝光彩纸渊。而后又自己的闭上纸渊。

    检查完凯恩全各处,心跳还在继续跳动着,虽然心跳比以前变得更快,但是对于jing灵来说,人类的心跳永久都是过于缓慢纸渊。

    飞进来的不是别人就是jing灵族灵儿,手足无措一般,寻找可以救醒凯恩的方法纸渊。

    终于一阵闷响敲开了灵儿的头脑,扇动两对翅膀在空中庞璇了一周后,晃动翅膀就往浴室内飞去纸渊。双眼朦胧的出现许多幻像纸渊。

    吱~吱纸渊!房门大开而后房门重新关上,疲惫的影穿过大门,大厅内如刚走的那样干净没有任何乱过,只是临走前窗门已经关好,可是现在却是在空中摇曳纸渊。一路走回的凯恩,心脉没有时间而消逝减慢而是愈加强烈,探着脚步把破碎的饭盒送到房间的内屋中,盒子破开的大洞都能看的里面不少的米粒鲜血染成红sè纸渊。

    厚厚的被子上找不到灵儿的影,盒子被轻轻的放在房内的桌子上纸渊。重新回到大厅内,食堂内剧烈的运动已经让凯恩的体的病加重,就像凯恩在食堂内流的那些鲜血就已经是那女孩所能造成伤害的极限纸渊。本来是正常人的2倍心跳的凯恩,一直用药物控制着,但是刚才剧烈的打斗冲破药物的限制,心跳再次上升到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纸渊。纸渊。

    凯恩知道知道的病变得严重了,双手用劲力气托起大锅挂在壁炉的钩子上,嘣的一声纸渊!大锅还没有被挂上,大锅与凯恩一起重重的砸下纸渊。

    “啊纸渊!”心跳终于冲破层层阻碍,重新变成2倍的心跳纸渊。原本灰白的皮肤由于血液过快的循环体温上升而变得通红,如同煮熟的螃蟹纸渊。躺在地上无规则的滚动着,惨叫声没有一刻停止下来过纸渊。

    加斯先生如今也不知道去了哪个地方,没有一个照顾的凯恩,极度忍耐自己心态慢下来,可是真的可以吗?

    地面滚动的凯恩越到后面越是疼痛的厉害,刚刚倒下的时候还保持着清晰,还有心思去压制心跳,叫喊声终于在10声之后停了下来,凯恩疼痛的无法再坚持下次,疼痛而晕厥纸渊。体的每一块皮肤龟裂一般,找不到一个完整的地方,淤血从中喷shè出来纸渊。地面再次出现一滩深红sè的鲜血纸渊。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近处一定能够注意到凯恩的心脉处并没出现像其他皮肤一样出现变化,巨大的凸起物覆盖在心脏的位置,虽然这块也都是白sè,但是明显厚度比其他的地方厚上许多,直到凸起物高达5厘米的高度时,才停止继续增长纸渊。凯恩龟裂的体终于在运动中缓缓的掉落,参合着淤血看上去十分诡异纸渊。

    巨大的凸起物覆盖在心脏处,心脏每一次跳动都能清晰看的清楚纸渊。血液每一次循环一圈,凸起物像是被高温煮熟的水一般,冲破巨大的凸起物,浑浊的汁液从中漏出,就开始往蔓延到体的每一个角落,直到全的皮肤全部覆盖才停止下来纸渊。

    时间一分一秒的就这么过去,凯恩原本的皮肤已经不复存在,汁液与空气一接触,全部紧贴体,变成了体的一部分纸渊。新的皮肤与原本的颜sè没有什么两样,可是硬度是以前无法比拟的纸渊。

    天空中耀眼的太阳换成了平静温和的月儿,窗户外一个小的体从外直接飞了进来纸渊。稳稳落到沙发上,那只扇动自己的翅膀,高兴的还在上面转动了几圈纸渊。满意的点点头纸渊。

    可惜当她看到一团乌黑的鲜血流的满地的时候,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紧张的四处观望着四周纸渊。

    终于在她查看到一到角落的时候,急忙飞奔而去,停在了凯恩的面前,“凯恩纸渊!凯恩纸渊!你醒醒纸渊!”

    飞到凯恩的脑袋旁,用自己的双手掰开巨大的双眼纸渊。眼中看不出一丝光彩纸渊。而后又自己的闭上纸渊。

    检查完凯恩全各处,心跳还在继续跳动着,虽然心跳比以前变得更快,但是对于jing灵来说,人类的心跳永久都是过于缓慢纸渊。

    飞进来的不是别人就是jing灵族灵儿,手足无措一般,寻找可以救醒凯恩的方法纸渊。

    终于一阵闷响敲开了灵儿的头脑,扇动两对翅膀在空中庞璇了一周后,晃动翅膀就往浴室内飞去纸渊。

重要声明:小说《纸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