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美丽的误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云采月 书名:纸渊
    凯恩双眼瞪着里面的东西,听到一个不该属于里面笼子中发出的声音的时候,整个惊呆住,没有发觉那东西已经在使劲的踹自己的那只手指。当剧烈的疼痛终于拉回时,虽然手指没有手上但是也已经变得通红。

    “你怎么不讲道理就动脚呢?也不对!你又不是人。”凯恩认真的思考了一遍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

    “你这怪物快走开,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黑暗中待的太久的缘故,对什么事都变的很敏感,心中的害怕也随着增多。

    “你才是怪物,晚上怎么晚还在这边鬼叫,让我晚上都没有睡好,不理你了,我要回去睡觉了!”凯恩终于知道原来是那小东西吵着自己睡不着,知道原因就很安心的回去睡觉。踏着脚步往回走。

    “喂!等等!”那小东西终于看清眼前的是人,不是怪物。虽然它出生的时候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类,潜意识中不太相信眼前的这个就是人类。牢笼中同伴曾经告诉她,人类是凶残的,上到处带着血痕,尖利的爪牙随时都可能吃任何动物的**。“这个机会自己不知道等了多少年,绝对不能放弃”那小东西暗暗下定主意。

    “还有事吗?以后小声点,害的我都没睡好!”凯恩以为她会像自己道歉,也懒得理会这些又走了一大段路。

    “请放我出去,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的”撞了一下笼子的一面,重新固定在一个位置,祈求的下跪在笼子中。

    “哦!你不是我关的,如果我把你放你,别人来找你的时候,找不到那就不好了!”凯恩一直把笼子中的东西当作宠物来看待,比如说一条狗,明明别人绑好在那个位置你非常要狗放掉。主人来的时候问你,为什么把我的狗放了。如果你说它想走,我就把它放了,一定会被人暴打一顿。

    “那人应该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求求你放了我!”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无力的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我想回去看看我的父母亲呢?我从出生都没有见过他们”

    寂静的空间,回响着她的话语。凯恩心被触动一下,回头走到她的旁边。用尽全的力量也无法把锁扣给打开,“你往后挪动一下!”

    那小东西本来还在哭泣,但是听到凯恩的话。喜出望外的把自己“巨大”的体往另一边紧,紧到不能再紧的况下才停了下来。

    凯恩双眼在黑暗中摸索着一件可以上手的东西,可惜旁边怎么找不无法找到。

    月光折shè下的空间,亮白sè的水波映照在墙上。远处一根巨大的长骨出现不远的角落上,凯恩心里上不想去碰那件东西。但是还是克服好一会儿拿起来。

    “躲在那边不要动”话说出口,长骨比的上凯恩现在的高度。凯恩笨拙的举起长骨就往那个笼子砸去。

    “叮”清脆的响声,终于把锁扣打开。笼子的中的小东西虽然脑袋还在振动,喜悦的爬出那笼子。“谢谢!谢谢你”感激的眼泪又再次流了出来。

    凯恩把长骨扔向一边,张开右手的手掌心。“我们出去!”这个地方凯恩总有不详的预感,能尽快离开就早点离开。

    那只小东西赶忙爬到他的手上,虽然小手很小但是站还是可以站的住的,凯恩把手心的小东西揣到怀里,爬着梯子回来原来的世界。

    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失去了颜sè,失去了任何的美感。可是当凯恩从地下枯井爬出来的,才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美好,对于怀里的小东西这个世界更是美不胜收。

    “谢谢主人,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了。我的名字叫灵儿,以前我的伙伴都怎么叫我,我还知道我是jing灵族的一员。”怀中的灵儿用眼神感激凯恩。当然在怀中凯恩看不到,还是能清楚的听到。

    “哦!你叫灵儿啊!我叫凯恩,虽然我不知道你叫我主人是什么意思?但是你以后叫我凯恩就可以了”阅历相当于零的凯恩,对任何东西都未曾听说过。

    灵儿躺在凯恩的怀中,天空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就像眼睛一样特别好看,黑暗的世界有光线已经是最大的奢侈品,更加谈不上带点星星点点的灰sè天空的出现。

    重新踏回台阶轻轻的穿过黑暗的过道走回房间,凯恩此时的动作就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想让人发现纸渊。

    咯~咯纸渊!门被打开又重新关上纸渊。壁炉内的柴火已经熄灭许久,凯恩把怀里的灵儿到沙发上,自己动手点起火来纸渊。

    燃烧的火焰弥漫大厅,“啊啊纸渊!”灵儿一声尖叫,然后把头埋在沙发里纸渊。刚刚从黑暗中出来的灵儿来说刺眼的光芒让她瞬间变得失明纸渊。刺痛的感觉一直在眼球里徘徊了许久才停下纸渊。

    埋在沙发的体重新矫正双眼紧闭,透过眼皮都能感觉到光的存在,每睁开一点眼睛都能感觉到奇迹的存在,终于发了不少的时间把两颗眼睛睁开纸渊。明亮的房间,耀眼的光芒是她活了怎么久都无法感受到的纸渊。

    “你没事纸渊!刚才听到你喊的那么大声,又看见你把头埋在沙发,我想你应该没事,所有没有打扰你”凯恩蹲在沙发旁边上,看着细致的灵儿一直就很好奇纸渊。

    光滑的皮肤在cháo湿的环境里变得更加水嫩,动人的双眼刚刚睁开,清水打湿灵儿的眼里闪闪动人纸渊。一头长发已经抹过脚趾的长度,瓜子小脸配合完美材比例,虽然上没有任何衣物,但是紧的翅膀掩盖住重要部位,如果此时灵儿的比例是人类大小的话,那么她现在年龄在18-19岁,而且在许多男孩子心目中梦寐以求的存在纸渊。

    “这个是我姑姑炖的汤你也喝”凯恩舀了一大勺放在沙发前的桌子上,捧着灵儿也放在旁边纸渊。

    不见灵儿动手,凯恩已经开动自己的大嘴故咯故咯的喝了起来,爽快的吐出气纸渊。灵儿哪有见过这样浑浊的脏水而且还冒着气泡,见凯恩喝的下去纸渊。憋紧鼻子大口的朝着勺子的汤喝着纸渊。本来以为很难喝谁知刚一下肚,汤翻滚了几圈,说不出有多么美味纸渊。

    大口的灌改成小口的品尝,凯恩盯着看灵儿喝起汤的动作想笑还捂着自己的嘴巴纸渊。

    勺子汤换了好几次,灵儿终于捧着自己的大肚子着嘴巴,回味着刚才的味道纸渊。凯恩双眼开始打盹,哈了口气,梳洗掉自己上的泥土检上已经没有臭味才安心的走出浴室纸渊。

    喷香的味道传遍整个房间,扑的一声,凯恩就倒在上,困倦席卷而来纸渊。紧闭的双眼慢慢的合拢纸渊。当看见大厅内火光还在闪烁,甩甩头重新爬起来,朝大厅走去纸渊。

    凯恩走到大厅香味瞬间停止往前,大厅内弥漫着难闻的气味纸渊。凯恩皱皱眉,看了看整洁的四周,终于把目光停留在灵儿上纸渊。

    每走一步都是举步维艰,艰难的走到灵儿的边恶臭已经不是刺鼻那么简单纸渊。简直是直接阻止干净的空气进入体一般纸渊。凯恩此时在怀疑之前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纸渊。

    “灵儿,快起来纸渊!”凯恩没等灵儿回应直接拎起后背上的翅膀往浴室方向而去纸渊。

    “哦纸渊!怎么了?”双眼还在艰难的大战,半睡半醒的回答者纸渊。还没等她明白整个人被浸泡在盆子里纸渊。

    “哇”灵儿吐了口水,“你干什么纸渊!要谋杀吗”又往水里面浸泡纸渊。

    第一次清水被灵儿侵入变得非常的浑浊,不知道洗了多少遍,凯恩才满意的点点头纸渊。而后加了香味进去,“洗完之后通知我一声纸渊!”凯恩懒得去理会,自己已经困得不能在困了纸渊。走出浴室门纸渊。

    “唉纸渊!”大厅内还残留有一股恶臭,窗门大开纸渊。叹了口气用湿布在沙发上擦拭一番,满意的朝着坐在地板上,“父亲、母亲你们什么时候才来接我啊纸渊!我好像你们呢?”晶莹剔透的泪珠缓缓从脸颊往下落纸渊。

    “凯恩纸渊!我洗完了纸渊!为什么非要洗呢?”灵儿站在篷子中间,翅膀已经不再贴在上,虽然现在还不能飞起来,起码现在的jing灵的样子纸渊。两对不同的翅膀在后背上不断拍动纸渊。虽然灵儿没有洗过澡,一直抱怨纸渊。抱怨归抱怨,好似天生就很干净一般纸渊。擦完一次又重新擦纸渊。

    “你洗完啦纸渊!”当凯恩站在灵儿面前时,眼睛却瞪得老大纸渊。“你怎么不穿啊纸渊!我姑姑说不穿衣服一定会被人占便宜的纸渊。”凯恩虽然也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纸渊。但是看着灵儿光着子站在盆子里突然想起了这一句话纸渊。

    宽大的毛巾紧紧包着灵儿,就这么把她送到沙发上纸渊。“今天很晚了,你今晚就睡这边,我也要去睡觉了纸渊!”

    凯恩盖好自己的被子,这一夜凯恩梦见自己在鸟语花香的地方与自己的父母亲一起建造自己的家园纸渊。啊纸渊!”灵儿一声尖叫,然后把头埋在沙发里纸渊。刚刚从黑暗中出来的灵儿来说刺眼的光芒让她瞬间变得失明纸渊。刺痛的感觉一直在眼球里徘徊了许久才停下纸渊。

    埋在沙发的体重新矫正双眼紧闭,透过眼皮都能感觉到光的存在,每睁开一点眼睛都能感觉到奇迹的存在,终于发了不少的时间把两颗眼睛睁开纸渊。明亮的房间,耀眼的光芒是她活了怎么久都无法感受到的纸渊。

    “你没事纸渊!刚才听到你喊的那么大声,又看见你把头埋在沙发,我想你应该没事,所有没有打扰你”凯恩蹲在沙发旁边上,看着细致的灵儿一直就很好奇纸渊。

    光滑的皮肤在cháo湿的环境里变得更加水嫩,动人的双眼刚刚睁开,清水打湿灵儿的眼里闪闪动人纸渊。一头长发已经抹过脚趾的长度,瓜子小脸配合完美材比例,虽然上没有任何衣物,但是紧的翅膀掩盖住重要部位,如果此时灵儿的比例是人类大小的话,那么她现在年龄在18-19岁,而且在许多男孩子心目中梦寐以求的存在纸渊。

    “这个是我姑姑炖的汤你也喝”凯恩舀了一大勺放在沙发前的桌子上,捧着灵儿也放在旁边纸渊。

    不见灵儿动手,凯恩已经开动自己的大嘴故咯故咯的喝了起来,爽快的吐出气纸渊。灵儿哪有见过这样浑浊的脏水而且还冒着气泡,见凯恩喝的下去纸渊。憋紧鼻子大口的朝着勺子的汤喝着纸渊。本来以为很难喝谁知刚一下肚,汤翻滚了几圈,说不出有多么美味纸渊。

    大口的灌改成小口的品尝,凯恩盯着看灵儿喝起汤的动作想笑还捂着自己的嘴巴纸渊。

    勺子汤换了好几次,灵儿终于捧着自己的大肚子着嘴巴,回味着刚才的味道纸渊。凯恩双眼开始打盹,哈了口气,梳洗掉自己上的泥土检上已经没有臭味才安心的走出浴室纸渊。

    喷香的味道传遍整个房间,扑的一声,凯恩就倒在上,困倦席卷而来纸渊。紧闭的双眼慢慢的合拢纸渊。当看见大厅内火光还在闪烁,甩甩头重新爬起来,朝大厅走去纸渊。

    凯恩走到大厅香味瞬间停止往前,大厅内弥漫着难闻的气味纸渊。凯恩皱皱眉,看了看整洁的四周,终于把目光停留在灵儿上纸渊。

    每走一步都是举步维艰,艰难的走到灵儿的边恶臭已经不是刺鼻那么简单纸渊。简直是直接阻止干净的空气进入体一般纸渊。凯恩此时在怀疑之前自己是怎么过来的纸渊。

    “灵儿,快起来纸渊!”凯恩没等灵儿回应直接拎起后背上的翅膀往浴室方向而去纸渊。

    “哦纸渊!怎么了?”双眼还在艰难的大战,半睡半醒的回答者纸渊。还没等她明白整个人被浸泡在盆子里纸渊。

    “哇”灵儿吐了口水,“你干什么纸渊!要谋杀吗”又往水里面浸泡纸渊。

    第一次清水被灵儿侵入变得非常的浑浊,不知道洗了多少遍,凯恩才满意的点点头纸渊。而后加了香味进去,“洗完之后通知我一声纸渊!”凯恩懒得去理会,自己已经困得不能在困了纸渊。走出浴室门纸渊。

    “唉纸渊!”大厅内还残留有一股恶臭,窗门大开纸渊。叹了口气用湿布在沙发上擦拭一番,满意的朝着坐在地板上,“父亲、母亲你们什么时候才来接我啊纸渊!我好像你们呢?”晶莹剔透的泪珠缓缓从脸颊往下落纸渊。

    “凯恩纸渊!我洗完了纸渊!为什么非要洗呢?”灵儿站在篷子中间,翅膀已经不再贴在上,虽然现在还不能飞起来,起码现在的jing灵的样子纸渊。两对不同的翅膀在后背上不断拍动纸渊。虽然灵儿没有洗过澡,一直抱怨纸渊。抱怨归抱怨,好似天生就很干净一般纸渊。擦完一次又重新擦纸渊。

    “你洗完啦纸渊!”当凯恩站在灵儿面前时,眼睛却瞪得老大纸渊。“你怎么不穿啊纸渊!我姑姑说不穿衣服一定会被人占便宜的纸渊。”凯恩虽然也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纸渊。但是看着灵儿光着子站在盆子里突然想起了这一句话纸渊。

    宽大的毛巾紧紧包着灵儿,就这么把她送到沙发上纸渊。“今天很晚了,你今晚就睡这边,我也要去睡觉了纸渊!”

    凯恩盖好自己的被子,这一夜凯恩梦见自己在鸟语花香的地方与自己的父母亲一起建造自己的家园纸渊。

重要声明:小说《纸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