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地下空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云采月 书名:纸渊
    “小子,起来”食堂管长站在角落这场打斗也看了很长的时间,每隔几天食堂就会发生这样的况,也见怪不怪了。只要认准谁在食堂闹事就让他赔偿。粗大的手臂提起琥珀拎到食堂的后方去。

    “好了!闹看完了,我们也该走了!”与凯恩同一桌的学姐都站起“小朋友们!我们要走了,希望下次还能见到你们哦!”走了远的时候向他们挥挥手。

    凯恩抚摸着自己大起来的肚子,转头向着莱音,“莱音,吃饱了吗?”

    “恩!刚才看到那些人打架,都看饱了!”莱音虽然年纪小,但是知道自己很难在进步,看到强者在打斗,梦想自己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员。莱音跳下椅子,“我们走!”

    “我也要像他们一样,这样就能够帮助自己的父母亲”,凯恩高兴的朝着前方行进。

    左绕右走终于把一条条路向旁的莱音说明的好几遍,虽然莱音方向从来就是没有任何记忆,但是由凯恩的教导下终于记住了一大半。不会再出现这样的笑话。

    “到了!”凯恩停在215宿舍面前。面前的这栋楼不知道比404宿舍好多少倍。整洁的墙壁没有杂物,宽敞明亮的走廊一眼就能望见,站在宿舍楼下都能清楚的听到宿舍楼嬉闹的声音与凯恩所住的宿舍楼起了鲜明的对比。

    “谢谢!凯恩明天你可以不可以坐在你旁边呢?”小女孩害羞的神态,都像是在每个年龄段都能出现一般。莱茵低着头,“在班上我现在只认识你一个人,所有......”

    “哦!这个可以啊!班上我也没有其他认识的人了!”凯恩从小到现在最缺的就是朋友,更何况凯恩唯一一个好朋友伊安又不在自己的边,也很希望有新的朋友认识。

    莱音喜出望外,“那就这么定了,那~那~就明天见咯!”欢喜的跑着回宿舍。

    凯恩在莱音离开时,也已经朝着自己宿舍楼方向走,215宿舍与404宿舍是不同的两个区域,凯恩此时回去相当于横穿整个学院。

    天空已是艳阳光照,学院每天的课程都只定早晨一节的理论课程,而下午一般给学员zi you修炼。下午走在路上的人变得很少,少数躲在宿舍,大多都在空旷的草地上自行修炼。“哎呀!糟糕,今天忘了吃药了”尖叫声震醒坐在树下苦修的学生,愤怒朝着刚才发出声音的方向,可惜没有半个人影。这人也只能愤怒的暗自吃下。

    呼呼!急促的喘息声在404宿舍楼门口响起。404宿舍楼整栋楼除了虫鸣鸟叫外找不到任何声音的线索,安静的古屋宣誓着的古老。凯恩走到漆黑的过道上,本想走到加斯先生的房间问声好!从大门底下的门缝看去,里屋看不出半点光亮。凯恩放下准备敲门的手,拖着疲惫的脚步回房。

    劈里啪啦的!凯恩在壁炉点起明亮的火光,耀眼的光芒从窗户外直接照shè进来温暖整个房间。

    端起乎乎的大碗,味道似乎很难闻的紧皱眉头,吹了好几口,才把它一口饮进。

    躺倒在柔软的沙发上,凯恩很喜欢软绵绵感觉,舒坦的闷哼一口气。阳光下最让人有想睡的yu望,当然凯恩也不另外,窗帘拉开的房间,阳光照shè全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ri出而作,ri落而息,耀眼的光芒消失在地平线下。凯恩一个翻滚不小心直接掉落到地板。抚摸着自己的背部,生疼的柔弄几下。

    望着已经布满星辰的天空,也没有站起坐在地板上仰视着辽阔的星云。夜晚的天空让人充满了想象,多余的想法都无法容纳进去。凯恩呆呆的看着天外闪闪发亮的星星,感觉体就这么飘忽忽的朝上飞去。

    夜晚实在太安静,即时一根细针掉落地面都能听得清楚。睡了一整天的凯恩,可是就这么一直盯着天空不知道看了多少个时辰也让他不知不觉的眼皮往下托。

    咚~咚~咚!一串急促的响声,寂静中格外明朗。凯恩眼皮重新被拉到最高出。寻觅着传来声音的方向。

    咚~咚~咚!凯恩大概寻找到位置,走出自己的房间的大门,黑漆漆的过道只有几盏忽明忽暗的烛光。凯恩没有立刻朝着声音的方向而去,而是先看了看加斯先生房间,失望的是加斯先生房间依然没有透出光线,“加斯先生今天应该没有回来!”凯恩心里就怎么想着纸渊。

    凯恩重新转过头寻找声音,穿过许多盏灯终于听到比刚才还要剧烈的纸渊。四周巨大的高墙围得严严实实纸渊。中间的空地并不像宿舍楼一样有人打扫,已经长满许多不知名的野草纸渊。凯恩没没有停顿直接下了前面的5个层台阶,穿过密密麻麻的草丛终于终于找到源头纸渊。

    四周的围墙已经有不少都崩塌,如果恢复原来的面貌那么这个地方一定是城堡,可惜繁华的景象不复存在,剩余的也只是残碎的高墙纸渊。

    声音从平地的最中间的一口枯井的位置传出,一条接近快要破损的梯子延伸到底部纸渊。月光的斜shè下,可以清晰看到底部的面貌纸渊。

    凯恩没有多想直接翻过井口准备往下,如果凯恩认识字的话就不会轻易往下爬,因为就在他所站的地方赫然写着“危险”两字纸渊。如果加斯先生真的在404宿舍楼内就不会让凯恩做危险的动作纸渊。

    凯恩小心的往破损的梯子下去,每下一个台阶井内的风声就大一分,到了底部才没有感觉到空气的急剧流动纸渊。

    凯恩感到震惊的是底部并不像上面看下来的只有小小的一块,而是是一个巨大的空间纸渊。长50米、宽20、高10米瞭望前方就像一个小型的世界纸渊。地面上一块常年被雨水冲刷已经变成小型的湖泊,月光照shè湖面洞内的面貌终于可以看的清晰纸渊。粗且硬围栏隔开不同隔间,每个隔间没有门,内部可以一眼望见纸渊。

    凯恩穿过中间的隔栏,浏览着每个隔间的况纸渊。404宿舍楼也不知道建立的时间在于哪一年,原本的城堡与404宿舍应当都是一体的,可想而知这个宿舍的不同反响纸渊。也正是这样加斯先生才会想不明白为什么院长非要把这个地方当做宿舍来使用,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把xing命丢掉纸渊。

    当年牢固的隔间已经被岁月冲毁了围栏的大门,每具白sè的骨头安静的躺在里面纸渊。在整个空间内特别的显眼纸渊。凯恩没有见过这些白sè的骨头是什么东西,所有并没有表现的特别的害怕纸渊。

    尖锐的牙齿安在chéng rén大小的脑袋上,对人类来说是畸形,手臂与腿一样的长度,尾骨长出拖着长长的尾巴纸渊。两颗镂空的眼睛盯着凯恩的方向看去,凯恩好奇的观望着,突然脑袋的巨痛回忆起邱麟村森林深处那只怪物的神态,害怕的往后躲了躲纸渊。

    “啊纸渊!放我出去纸渊!”急促的响音由远及近的传到凯恩的耳边,响声带动空间翻腾一圈才停下,凯恩惊呼的跌倒在地纸渊。两圈眼泪挂在眼中滚动纸渊。

    终于好奇心战胜了恐惧,迈着小步一点一点靠近里面纸渊。

    “放我出去,呜~呜纸渊!”庞大的体把小格占的满满的,虽说庞大是相对于只有30厘米的小立方体纸渊。破碎的蛋壳倚在它的边,常年关在这个小笼子中,只有旁边的几株野草做充饥没有半点力气去冲破最后一个防线纸渊。刚刚听到前面有一些动静,就发出自己最大的力气纸渊。希望总是美好的,每次一有声响就会大喊,可惜总是让它失望纸渊。这次知道自己又要失望一次,干脆关闭所有的感觉器官,开始节省自己的体力纸渊。心里活动不见得很少“唉纸渊!伟大的神如果有人愿意救我出去,我一定永远效忠它纸渊!我这次说的是真纸渊!请相信我纸渊!”

    当凯恩走到小笼子旁边时,哭泣声正好关闭纸渊。凯恩看了看漆黑的四周,再看看眼前这个笼子纸渊。他知道刚才声音就是它发出来的纸渊。

    “咦纸渊!怎么这么小纸渊!”凯恩摆出自己的体,走看看右看看两只脚、两只手、一个头分明与自己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凯恩没有注意到那只翅膀无法挣开只能紧贴着体,变成它体的衣服纸渊。

    “喂纸渊!”凯恩朝着那笼子大喊,可是没有任何反应纸渊。“奇怪了,刚才明明是它再喊的”

    拿起笼子使劲的在摇晃,见里面的东西只是在笼子中碰撞几下没有任何反应,眼见里面的东西没有危险,更靠近观察着笼子的东西纸渊。

    笼子中的那只东西,本来就准备继续沉睡一段时间纸渊。可是一摇晃又把它惊醒过来,愤怒的喊道,“没见本小姐在睡觉吗?每天就知道东串西跳,叫你们的时候一个影子都没见着纸渊。”笼子中的东西把凯恩当作老鼠,并没有多加思考纸渊。

    脑袋中的某个神经受到外界的激发瞬间传遍大脑的每个角落,“不对,老鼠敢离我怎么近?”睁开双眼就看见一只巨大的眼睛直盯着自己,“啊纸渊!什么东西快走开纸渊!”笼子的东西用尽全的力量踹着脚下的大手纸渊。

    “啊纸渊!”凯恩赶紧把那只手快速抽出纸渊。“你怎么不讲道理就动脚呢?也不对纸渊!你又不是人纸渊。”没有停顿直接下了前面的5个层台阶,穿过密密麻麻的草丛终于终于找到源头纸渊。

    四周的围墙已经有不少都崩塌,如果恢复原来的面貌那么这个地方一定是城堡,可惜繁华的景象不复存在,剩余的也只是残碎的高墙纸渊。

    声音从平地的最中间的一口枯井的位置传出,一条接近快要破损的梯子延伸到底部纸渊。月光的斜shè下,可以清晰看到底部的面貌纸渊。

    凯恩没有多想直接翻过井口准备往下,如果凯恩认识字的话就不会轻易往下爬,因为就在他所站的地方赫然写着“危险”两字纸渊。如果加斯先生真的在404宿舍楼内就不会让凯恩做危险的动作纸渊。

    凯恩小心的往破损的梯子下去,每下一个台阶井内的风声就大一分,到了底部才没有感觉到空气的急剧流动纸渊。

    凯恩感到震惊的是底部并不像上面看下来的只有小小的一块,而是是一个巨大的空间纸渊。长50米、宽20、高10米瞭望前方就像一个小型的世界纸渊。地面上一块常年被雨水冲刷已经变成小型的湖泊,月光照shè湖面洞内的面貌终于可以看的清晰纸渊。粗且硬围栏隔开不同隔间,每个隔间没有门,内部可以一眼望见纸渊。

    凯恩穿过中间的隔栏,浏览着每个隔间的况纸渊。404宿舍楼也不知道建立的时间在于哪一年,原本的城堡与404宿舍应当都是一体的,可想而知这个宿舍的不同反响纸渊。也正是这样加斯先生才会想不明白为什么院长非要把这个地方当做宿舍来使用,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把xing命丢掉纸渊。

    当年牢固的隔间已经被岁月冲毁了围栏的大门,每具白sè的骨头安静的躺在里面纸渊。在整个空间内特别的显眼纸渊。凯恩没有见过这些白sè的骨头是什么东西,所有并没有表现的特别的害怕纸渊。

    尖锐的牙齿安在chéng rén大小的脑袋上,对人类来说是畸形,手臂与腿一样的长度,尾骨长出拖着长长的尾巴纸渊。两颗镂空的眼睛盯着凯恩的方向看去,凯恩好奇的观望着,突然脑袋的巨痛回忆起邱麟村森林深处那只怪物的神态,害怕的往后躲了躲纸渊。

    “啊纸渊!放我出去纸渊!”急促的响音由远及近的传到凯恩的耳边,响声带动空间翻腾一圈才停下,凯恩惊呼的跌倒在地纸渊。两圈眼泪挂在眼中滚动纸渊。

    终于好奇心战胜了恐惧,迈着小步一点一点靠近里面纸渊。

    “放我出去,呜~呜纸渊!”庞大的体把小格占的满满的,虽说庞大是相对于只有30厘米的小立方体纸渊。破碎的蛋壳倚在它的边,常年关在这个小笼子中,只有旁边的几株野草做充饥没有半点力气去冲破最后一个防线纸渊。刚刚听到前面有一些动静,就发出自己最大的力气纸渊。希望总是美好的,每次一有声响就会大喊,可惜总是让它失望纸渊。这次知道自己又要失望一次,干脆关闭所有的感觉器官,开始节省自己的体力纸渊。心里活动不见得很少“唉纸渊!伟大的神如果有人愿意救我出去,我一定永远效忠它纸渊!我这次说的是真纸渊!请相信我纸渊!”

    当凯恩走到小笼子旁边时,哭泣声正好关闭纸渊。凯恩看了看漆黑的四周,再看看眼前这个笼子纸渊。他知道刚才声音就是它发出来的纸渊。

    “咦纸渊!怎么这么小纸渊!”凯恩摆出自己的体,走看看右看看两只脚、两只手、一个头分明与自己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凯恩没有注意到那只翅膀无法挣开只能紧贴着体,变成它体的衣服纸渊。

    “喂纸渊!”凯恩朝着那笼子大喊,可是没有任何反应纸渊。“奇怪了,刚才明明是它再喊的”

    拿起笼子使劲的在摇晃,见里面的东西只是在笼子中碰撞几下没有任何反应,眼见里面的东西没有危险,更靠近观察着笼子的东西纸渊。

    笼子中的那只东西,本来就准备继续沉睡一段时间纸渊。可是一摇晃又把它惊醒过来,愤怒的喊道,“没见本小姐在睡觉吗?每天就知道东串西跳,叫你们的时候一个影子都没见着纸渊。”笼子中的东西把凯恩当作老鼠,并没有多加思考纸渊。

    脑袋中的某个神经受到外界的激发瞬间传遍大脑的每个角落,“不对,老鼠敢离我怎么近?”睁开双眼就看见一只巨大的眼睛直盯着自己,“啊纸渊!什么东西快走开纸渊!”笼子的东西用尽全的力量踹着脚下的大手纸渊。

    “啊纸渊!”凯恩赶紧把那只手快速抽出纸渊。“你怎么不讲道理就动脚呢?也不对纸渊!你又不是人纸渊。”

重要声明:小说《纸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