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燕儿复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云采月 书名:纸渊
    伊尔公爵守在燕儿旁边,看着沉睡的燕儿,时不时皱起眉头又微笑着看着她,似乎在回想一家人在一起的画面。

    君主也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希望燕儿能早点醒来。

    敲门声响起,小太监带着一名用黑布遮起头部,双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面,十分诡异的样子。

    “巫主事,您来啦”君主迎了上去,指向燕儿的方向“燕儿在在这边,您这边请。”

    没有任何声响只是轻轻点点头,跟在君主后面。伊尔公爵听到巫主事来了,站起来尊敬的给他鞠了一弓。

    撩起盖在燕儿的手边的被子,试探的用指尖在脉搏上一测。“大体况,还不错脉搏稳定。”说着重新盖上被子。

    “已经抓到吸血皇了是吧!只要取出一些心脉的血,配合我开的配方就可以制成生命之心”巫主事不带任何感的对着君主说道,黑布遮的太过严密只能看到一双眼睛。

    “巫主那您在这稍等一会儿,我这就把吸血皇带来”君主也知道巫师的脾气,不喜欢与人多说话。赶紧把人带来。

    不一会儿,两个侍卫推着一名上的双手双脚用铁链捆绑的吸血皇带到了君主的面前。一挥手让两名侍卫守在房门外。

    巫主事绕着吸血皇看了一圈“不错,她就是吸血皇。君主带着下去割开她的心脉,要一大碗。”

    吸血皇愤怒的展开嘴,想咬巫主事。双脚的铁链绊住无法向前。“你们将会受到上天的惩罚。”

    君主哪能就这样被吓到,把两个侍卫重新叫了进来。吸血皇重新被推出门外。

    “啊!-啊!-啊!”惨叫声让人听的打起冷汗,城楼似乎都因此而颤抖着。

    “君主,这一碗是吸血皇的心血”不多时,侍卫把一碗腾腾的东西交给君主,鲜红的还冒出气泡就像刚煮熟了一般。而后又把心血交由巫主事处理。

    看着那碗心血伊尔公爵心里总是说不出什么滋味。如果她没有沉睡,自己女儿看到血都会头晕,让她喝下一大碗的鲜血,宁可死也不愿意。虽然只是几秒的功夫,伊尔公爵似乎想通了什么事一样,两眼变得特别明亮。

    巫主事二话不说,直接接过心血走了出去,房间重新只剩下三人,一个沉睡不醒,另外两个你看我,我看你,觉得自己也很好笑的样子,但是他们现在的心脏没有一刻是正常跳动的。

    半天的时间过去了,两人等待着巫主事回来,眼前的时间就像是度过了半年之久,何况是半天,心里急的都不成样子,两人脚下的步伐更是有节奏般相互交换着在屋内来回走动,但是表都是很稳重,时间一点一点拖着,伊尔公爵眼含泪水一般看了燕儿一眼,终于止步不在屋内徘徊,在屋内找了一把靠近燕儿边的椅子上坐下,闭上眼睛开始沉思。

    夕阳渐渐的往山后面退去,天边的彩霞渐渐的暗淡下来,世界万物归于一切的平静。突然,门终于被敲开,走廊外点点烛光透过门缝映shè进屋内,房门吱吱的声音中打开,一黑sè的衣服在显得黑暗的房间,,再加上走廊的烛光映衬下更加不好辨认。看着前来的人,屋内的两人终于站起往巫主事上靠去。急切的目光下终于找到发泄的目标一般。

    “怎么样,药练好了吗?”首先打破平静的是离巫主事最近的君主。

    巫主事用自己颤抖的右手从自己的腰间的袋子里面拿出三粒不同颜sè的药丸,伊尔公爵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药丸,一碗那么大的心血剩下的只是小小的药丸,当然他现在心思只是关心药是否对燕儿有效。

    “三颗药丸同时服下,三个时辰之后就会醒来,如果醒不过来,那就只能听天由命吧!”最终巫主事把药丸放在桌上,话说完就消失在屋内,消失指的是君主与伊尔公爵全然不知道巫主事离开。。

    “三个时辰之后就会醒来,如果醒不过来,那就只能听天由命,燕儿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伊尔公爵心里盼望着药丸能够起效果,躺在上的燕儿能够重新微笑。

    君主把药拿在手里,叫宫女取了一杯温水。走到燕儿的旁,扶起躺在上的燕儿,双手撑开紧闭的双唇。把三颗药丸全部放入她的嘴里。从旁边取来温水,慢慢的倒到燕儿的嘴里,轻轻在她的喉咙处缓慢而有序的抚摸着。见燕儿的喉咙顺势而动。三颗药丸全部吞到了肚里。

    伊尔公爵见君主手法并不是一时想出来,而是经过长期的的帮病人服药才有的熟练手法。伊尔公爵现在的心里也是一阵激动,表面看自己的女婿对自己的女人一点都不关心,以为最关心燕儿的是我,可是看到君主经常亲自为燕儿服药,才有这样熟练的技巧,等燕儿全部把药吞下后,轻轻拍了一下君主的肩膀,欣慰的对他笑了一下。

    重新把燕儿的体摆正重新盖好被子,两人守护着剩余难熬的三个时辰。

    “燕儿你一定要醒啊,我和岳父都希望你早点醒来啊”君主在旁轻轻的呼唤着,希望燕儿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唤。

    窗外,点点的星辰点缀着天空的美丽,月下的蝉虫在树尖鸣笛。屋内听到一人正在来回走动,时而坐下闷不吭声,时而看看天sè。

    “君主都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了,燕儿怎么还没醒啊,是不是巫主事计算时间错误了”伊尔公爵现在希望是巫主事计算时间错误,而不是药效不行。

    “恩,再等等吧。一定会没事的。”

    清晨,鸟儿又重新冲寂静的黑夜划破第一缕晨光,鸟儿从树上跳下在地面上找起食物。

    一只不乖巧的鸟儿站立的房屋的窗门上。看着两名男子分别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一名女子安静的上。一声清脆的鸟叫声传进屋内。

    那名女子紧皱了一下眉头,双手使不出一丝力气。眼睛被什么挡住,怎么也挣不开。听着清脆的鸟鸣,紧皱的眉头渐渐的放了下来,尝试着让自己的眼睛睁开。

    一点一点,终于触摸到温润的阳光,而后一点一点看到了模糊地印象,半个时辰之后终于能把房间内的全部景象看在眼里。转过头望着眼前的自己两个最亲的人守在自己的旁边。

    “维林!父亲!”轻轻的呼唤着。

    君主似乎感觉有人在呼唤自己,抬起自己的头,想四处看了看,当双眼看到上的燕儿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昨夜的疲劳烟消云散。

    “燕儿醒了,燕儿醒了”君主疯狂的向上天咆哮着,咆哮声让睡梦中伊尔公爵也被惊醒了。

    “燕儿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伊尔公爵感动的连眼泪都止不住往外流。跑到燕儿旁,在自己手臂上一掐,一阵痛楚传入脑中,不是做梦是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两名男子的声音震响了这个宫。来往的侍从开始了新的一天忙碌。大家都知道燕儿夫人醒过来了,原本死静的宫又多了许多生机。

    “父亲、维林我怎么了,我怎么使不出一些力气啊!”询问的看着君主与伊尔公爵。

    “燕儿,你知道吗?你睡觉睡的太久了,大家都当心死了,你现在吃得太少了,等你把体补好了才能重新下”君主开心的像个小孩子,在燕儿旁边左看看右看看,深怕哪里坏了一样。

    “是啊,你睡的太久了,父亲我都快当心死了,还好现在没事,你以后可要听话,不要一个人跑出宫知道吗?”伊尔公爵带着一点严肃的口气,但心里高兴地不得了。

    “哦,知道了!我以后好好听你们的话。”似乎看出两人跟以往不一样的缘故,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伊尔公爵看到燕儿已经醒了过来,看着自己女婿这么体贴自己的女儿,心里才感觉到,世间最珍贵的不是金钱与地位,而是感,也让他重新认识到亲的可贵。

    伊尔公爵向君主告别一声,便独自离开了宫,在马车上伊尔公爵高兴地笑声连走在路上的人们都听得清楚。

    握着燕儿的双手,看着闪闪动人的眼睛,一时忘了时间。

    早餐已经送到房间的桌子上,一碗为病人专门准备的粥,另一碗是给君主准备的。提起一勺放到唇边轻轻呼了口气,让粥变的凉一些,而后再送到燕儿的嘴边。一勺一勺的喂着,却感觉不到自己已经三顿没吃饭了。

    ……………

    燕儿体迅速好转,转眼已经是三年后。君主在重新分配的大量土地的归属权。划分各大洲的板块。中原这个名字已经让人类深深记在心里,不管jīng灵族或者天眼族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名字。三年的时间是消耗仇恨的最好的药,对于各种族的平民来说跟原来的没有什么区别,最大的不一样就是种族的融合比以前来的更多。

    中原大陆已经在君主的有条不紊的统治下,人民生活已经回复战前的繁荣的景象。君在繁忙的工作下,总是会抽出时间陪着燕儿四处游玩,享受多年未能完成的梦想。

    “燕儿,体还很虚弱不要跑那么快啊!小心跌倒”燕儿采起一朵红sè的鲜花,放到鼻尖处。芬芳四溢,转看向后方的维林,看着他嘴里念念叨叨的神,内心感觉无比的幸福。

    “维林,你喜欢不喜欢这开阔的原野啊,我以前经常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偷偷跑到这个地方来欣赏风景。”她把鲜花插进耳边黑亮的头发上。认真的问着维林“你看我漂亮吗?”

    维林看着她,燕儿就像世界最美丽的花朵在风中舞蹈,每一次旋转都像是无数的花瓣在她上飘散。维林眼睛也只能痴痴看着眼前的美景

    “美,燕儿你真漂亮”拉起燕儿的体,直倒在自己的上,一用力就紧紧的让两人的体更贴近一些,深怕再一次失去。

    “你坏死了,你坏死了”小手一拳拳打击着君主,却让她感觉幸福到了极点。

    “我坏,我还有更坏的呢?”两人在草地上翻滚了一下,君主趴在燕儿的上,火的眼睛直盯盯得看着燕儿。二话不说,低下头用温柔的唇瓣吸引着燕儿。舌尖的触碰让两人的体更加变的火

    君主轻轻的抱起燕儿,朝着马车的方向走去。燕儿含羞的把头埋在他的膛。

    马车在风中不停地摇曳,伴随空中动人的音符。

重要声明:小说《纸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