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远古战争(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非云采月 书名:纸渊
    第二rì清晨,昨夜的清风带走了连绵的阵雨,阳光明媚的早晨让人都想多睡一会儿。忙碌的公爵府却是一夜未睡,公爵深怕自己再发生不可测的况。昨夜发布整顿府邸的信息,公爵总共派出十五队侍卫,每队侍卫共有二十多个人,巡视公爵府附近的况。

    过往的路人看着公爵府围成一圈侍卫,都赶忙离开。

    一辆四面用鲜艳的紫藤花装饰的马车,头顶上镶嵌巨大的风系魔法石,四匹强壮而高大的白马拉动着车厢在道路上奔驰。

    “吁”车夫一声令下,停在了公爵府门口,引起了大堆人的关注。紫藤花是凯莱大陆的国花,能够在马车上堆满众多的紫藤花,已经让大多人猜到此人的份。

    公爵府管家梅林气喘嘘嘘的在侍卫中穿梭,不时还提提自己拖到地板的裙角。眼望已经到了马车前,赶忙停下脚步小跑着向前走去。

    “公爵府管家梅林,让大人等候多时,实在罪该万死”梅林跪倒在地,向车上的请罪。梅林自己确是再也受不了这样的奔跑了,已经50多岁,哪还能跑多快?

    车上的主人推开车门,随同的侍卫赶忙双手双脚扑到地上。一双金黄sè的靴子从车厢里面往外冒出。直直踩在侍卫的后背上,就这样一跨直接到了地面上。

    “起来吧”车上下来的男子不温不对管家,管家梅林直起半百的子,正想领着那名男子进去。

    “你们公爵府昨天都没睡觉吗?”眼望管家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看出了昨夜的事多半是真的。

    “回大人,昨天公爵发生剧烈的振动,公爵大人为了调查此次况,昨天把整个公爵府都查了一遍,今早才把这件事放下。”管家不敢有半点欺瞒,知道此次来到公爵府的这位大人,一定是比公爵大人还要大的大人。“公爵大人已经在宴会厅”

    “恩”管家带着这位大人往宴会厅走去,不时两旁的侍卫看到这位大人是从车上下来的,都纷纷单膝跪地。

    走了将近一段路程终于走到公爵府的正厅。

    看到远处一白sè的衣服,金灿灿的黄金组成的一顶皇冠,珠光宝气一派皇族贵气。伊尔公爵急忙从里屋晚这边敢,还未到跟前连忙双膝跪地。“参见君主,臣不知君主驾到未能即时迎接君主,请君主恕罪!”公爵把头低的更低。

    “起来吧!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一来看看你的况如何,二来也顺便问问况,昨天的声响连远在2里外都能听的清楚。”君子也没在说什么直接往里面的椅子去。

    “谢君主”伊尔公爵连忙站起来“昨天一个晚上都没睡好,还没到响午君主就来拜访,哪还来的急其他的事务”。

    “禀君主,昨夜发生事发突然臣未调查出什么东西。只是发生了事之后,调查了许久也未得出任何结论,臣以为应当是地震造成的。”伊尔公爵把书房的事未对君主报道,而且更本差不多任何。“这件事还是不需要对君子说,自己家里的事还是自己处理的好。免得查下来,都不知道书房会被翻得不成样子。”

    “恩,没发生什么事就好。”君主眼睛朝着房屋打量着。“虽未发生事,但是这次也不排除是吸血族捣乱。还是多提防”

    “君主关心,臣当做的更好”双手握拳,大大感谢一番。

    “命侍卫们都退下吧”君主看了一眼侍卫,而后把脸朝着伊尔公爵看去。

    伊尔公爵自然知道君主有话对他说,“你们先退下去,不许有人任意闯入”转头对侍卫挥一挥手。

    听着大门已经关好,君主再一次开口,“岳父,这件事真的不是吸血族所为吗?我看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

    “君主,这件事前前后后调查了一整夜确实没发现任何有吸血族的踪迹,再者吸血族哪有袭击不做点事,那太不像他们的xìng格了”两人单独在一起放下了上下关系,说话也变的轻松许多。

    “其实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东西,还没更岳父说”君主抬起双眼对着伊尔公爵“这件事发生的很突然没有及时的告诉岳父你,今天过来时看望一下您老人家,再者就是跟你说这件事”。

    “燕儿出事了”短短几个字却震撼的让公爵脑子瞬间失去平衡,差点双脚支撑不住自己。“出了什么事”终于努力吐出几字,却紧紧的盯着君主。

    “这件事还是在昨天发生的,您也知道燕儿心地善良,救助一些无助的人们。”停顿了一下看着脸sè惨白的公爵,但还是坚持把话说完。

    “就在大雨中,她站在小木屋的旁边微笑为前来领取保暖衣物的人们,临近结束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倒在地上,到现在还是处于昏迷状态”君子痛苦的表,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眼。心里的痛苦抽搐着脸部的肌

    “是谁做的?”公爵眼睛已经被眼泪给打湿了,自己唯一的一个女儿,从小对她疼有佳。但是现在却不知道以后能不能醒过来。

    公爵的心里被打击着。但现在他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事

    君主眼见公爵从50岁变成60岁般,头上更是多出了许多雪花的白发。

    “这件事,请教了巫主事,根据他的了解燕儿是中了一种罕见的崎比大陆的瓜磷的剧毒,而这种剧毒只有吸血族才能提炼的。所有。。。”不用再说下去,公爵就已经了解到这个事的真相。

    “又是吸血族,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昨夜没有睡好,涨红的双眼让人觉得更加恐怖。紧绷的拳头都像是巨有无穷大的力量。随时都可能爆发。

    “燕儿还能苏醒吗?”伊尔伯爵回过头来,现在最主要的是燕儿的事。盯着君子,希望能听到好消息。

    “唉!”君主长叹了一声,独自走到窗门边上看着响午十分的太阳。“燕儿中的不是一般的毒,据巫主事了解,这种毒非常迅猛发作速度是根据血液循环一周,而如果在血液还未循环一周的话,那么还能控制的住,但是功夫尚且的燕儿哪能判断的出来。”

    君主快速抹去眼角的眼泪“血液循环一周以后,就会瞬间昏迷而后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一句话让伊尔公爵整个心灵彻底的崩溃,跌倒在地,心神过于紧张,吐出一大口血。

    “天要完我,天要完我啊”伊尔公爵的痛诉,整个公爵府听的都不免往正厅望去。

    君主急忙的搀扶着伊尔公爵往椅子上靠去,“岳父放心,我一定会给请全天下在有名的医生为燕儿治疗,不管什么代价我都不会放弃任何希望”君子郑重承诺。

    坐在旁边的偏坐上。守护着苍老的岳父。“难道我的心不痛,我却像谁去倾诉自己的心声呢?”

    “来人!”过了好一会儿,君主往门外喊去。

    侍卫长推门而进,单膝跪地“君主有何吩咐”。

    “你们把公爵带到上,公爵现在体状况很差,好好照顾”看着应伤心而过度的岳父不知道再能说什么是好。只好让下人把公爵体养好了再做打算吧。

    “是”侍卫长带着手下两人把公爵抬着,慢慢的往公爵的房间方向走去。

    望着离去的背景,君主也只能站起往门外走去。“这样的事为什么会发生在自己的上。为什么相的两个人却要永远的分离开?”

    马蹄声响起,马车穿过人群离开了公爵的门口。

    躺在上,公爵听着马蹄离开的声音。眼睛望着摆在桌子上的画像,那张深刻的印记。回到过去“爹,你说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好看的话?为什么世界这么美好啊?”

    “爹,我不想离开你我要永远在爹边”

    “孩子,你已经长大了应该有个自己的家啊,再说你以后多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我就很高兴了”

    一幕幕的画面重新涌上脑海中,“不行,伊尔不能死,快点离开这里,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它们快追来了,你们快带公爵上马,快点”。

    “不行,碧晴要死我们一起死。吸血族的妖怪们我们不怕你。”

    “好好把我们的孩子带大,我们来世再见,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不”,恶梦终于把睡梦中的伊尔伯爵惊醒过来,窗外已经漫天的星星。夜幕重新走到爬上了山头。

    “不行,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仇”伊尔伯爵拉开被子,穿好衣袍往房间门口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纸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