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难不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曲指 书名:大尸界
    “断”昊轩眉头一皱,大喝一声,只听“当”的一声,那刺来的长剑被昊轩握在了手中,单手猛然一用力,将剑柄折成了两半。

    “好小子,居然会此旁门左道的功夫,还真是有点小看了。今天,就让你尝尝我天玄山的镇派绝学。”于况略为惊讶之后,神sè一动,口中练练有词,将手中那半柄长剑飞舞了起来。

    “不好,莫非是天道极度?”天道极度的乃是天玄山的镇派绝学,威力无穷,变化无数。昊轩的曾经见纪行用过,对于这法诀的霸道自然也是畏惧三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记名弟子居然都可以随便的修炼天道极度,极为讽刺的是自己居然要付出大代价,才能拿到一本不值得一提的入门法诀。

    “小子,今天就让你死在我的天道极度之下。”“烈”于况手中的断剑随音而震鸣了起来,如同通灵的宝物要显象法力一般。疾、烈、行、怒、兵、者、阵,天道极度的七重境界。烈,引动四周灵力,飞速的提高攻击力度。

    随着于况不断的向剑内注入灵力,断剑的光华越来越盛,四周的空气骤然紧张了起来,一股霸道的气息,将昊轩牢牢的困在那里。强大的灵力,充斥在整个密室之中,压着昊轩不能移动分毫。

    “死吧!”于况轻一跃,速度比之先前慢了许多。但昊轩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一剑所蕴含的力量,足以断金裂石。

    “好厉害的法诀,居然可以调动四周的灵力,汇聚一处,旨在一击必杀。”生死只在一瞬间之间,昊轩心念一紧,眼神余光之中扫过了镶嵌在残余泥塑内的一个古怪的黑sè石盘,顺手拿起石盘挡在了自己的前,企图抵消部分长剑刺来的部分威力。

    “当”于况全灵力暴涨,眼神之中jīng光四shè,暗自将“疾”字诀施展了出来,灌注在了断剑之中,光华闪烁的断剑刺去的速度,比之先前突然快上了十倍有余,势要将昊轩一剑击杀在密室之中。石盘挡在断剑之前,如同一张白纸一般,被击的粉碎,瞬间化成了粉末。

    于况的断剑在法诀的支持下,无视边的所有物体,灰衣男子每行一步,断剑的力道便会大上一分。十步之遥,不过呼吸之间,昊轩双目一闭,心间三世明王诀飞速转动,经脉内的灵力,朝自己的**注入了庞大的力量。于此同时,昊轩双臂上的肌猛然一紧接着又是一凸,继而暴涨了数倍有余,手臂表面金光闪闪,完全不似一个凡人,犹如金刚大圣一般。

    “啊……”昊轩大喝一声,暴起的双臂前一抱,挡在了断剑之间,将自己的体牢牢护了起来。

    “嗤”断剑的威力远非昊轩所能抵挡,只听一声响,那断剑便刺入了昊轩的最前方手臂之中,如同长木捅纸一般,一碰便穿了。

    “嗤”又是一声,断剑在好昊轩的第二只手臂前僵持了一会,继而再一次刺穿了过去。

    断剑来势之凶,昊轩心头一紧,体飞速移到一旁,想要错开断剑的威力。岂料随剑而来的便是更加强大的灵压,压得昊轩不能移动分毫。

    “死吧,烈”断剑长驱直入,威力顺势而长,呼吸之间便升了三分有余。直接刺穿了昊轩的体,刺破了他的心房,一道血虹随着长剑的拔出,洒遍了密室,沾染在了四周的尘土之上。

    “哼哼,看的出来,你也就这么点本事。”于况心念一动,想要收住自己的灵力。呼吸之间,他的脸sè突然一寒,继而痛苦万分。不过呼吸的功夫,他的体怪异的肿胀起来。

    “嘭”的一声,还没等于况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密室内发生了巨大的爆炸,一脸痛苦的他连同死去的昊轩,被这爆炸产生的力量化成了粉末。

    爆炸产生的力量并没有消失,随着气流的涌动,那这个密室的zhōng yāng,一股怪异的力量,吸引着它们汇聚在哪里。

    盘旋的力量之中,光华极度闪耀。原本平凡无奇的碎石盘,在这光华之下,开始重新汇聚在了一起,通体放着莹莹白光,悬浮在半空之中,一道似有似无的血迹,按着一定的法则轨迹,飞速的移动着。随着这些光点的移动,伴随着碎石盘的自动修复,一个模糊的躯体也在那光华之中缓缓的催生出来。

    随着时间的时间的流逝,这躯体的模样也越发的清晰了起来。细眼望去,却是昊轩的模样。

    昊轩的脸上并没有太多怪异的表,足足过了数个时辰,他的双眼才缓缓的张开,好似大睡了一场一般。

    天地之气,顺着昊轩的经脉,尽数被收入了体内,汇聚在了位之中。

    “怪了”昊轩动了动自己的手脚,比之以往要有力的多。大力明王境又有了长足的进步,先前的他顶多只有三虎左右的力量,现在足足提升到了五虎。不仅如此,他的眼神比之以往也要更加通明的许多,修为的境界一步跨入了纳气后期。如此奇遇,倒让昊轩又惊又喜。

    昊轩脑海飞速一转,根本不知其中缘由。只见自己旁放着一只完整的石盘,心头一动,似乎有了答案。满心欢喜的收了地上的石盘,收拾了一番出了密室。

    真元荒内此刻已荒芜一人了,除了横七竖八的几具尸体,倒是连一个鬼影有瞧不见。

    “不好”昊轩掐指一算,距那封印合上不过个把个时辰。

    “要是被困在这里,我的小命可就不保了。”顾不得寻那藤苦草,昊轩心念一动,双腿肌猛然一涨,地行的速度要比先前又快上了数倍。

    真元洞口,杜休、凌复站在一旁,眼睛死死的盯着入口,按照常理于况此刻早已了结了昊轩,仗剑出了真元洞。

    “奇怪,难道那小子……”杜休心中一沉,眉头紧锁看似很不一般。

    “师兄,来了”凌复低哼一声,抬眼朝远处的模糊影望了去。

    “他不是于况,于况已死。”杜休的修为已经无限的接近金丹期,对于万物的观察和感知要远远的强于一般的御器期弟子。

    杜休话刚落地,昊轩已钻出了真元洞口,离他不过五步之遥。

重要声明:小说《大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