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二月结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琴天海 书名:帝道风云
    却说此时的开富城,占月与败月各十万大军将其占领。占月军首领大帐中,周震手里拿着一封最高等级的加急报,浑颤抖,也不知道是怒是惧,抑或二者兼有。

    “月中军,黑狼,好,好,好得很!”周震几乎是咬碎了牙齿说出这句话。

    “去,给我分别邀请败月、百战、乱云首领明rì正午时分到开富城一聚,就说事商量接下来攻打连山城一事。”

    现在,周震心里窝火至极。马上班师回去肯定不现实,毕竟都到这程度了。虽说早回去一天北海城保住的机会就大一分,可这刚打下的大蛋糕就没有他占月的份儿了。

    另外三家势力可不会那么好,他走了还记得他占月的功劳,到时给他留一份。这些人不落井下石就是好的了!此时必须更加防备这三大势力,尤其是一直都是对头的败月,没有了大本营的占月可不敢保证对方不会动手。

    这该死的月中军,等老子回去非得与月中开战不可,这等窝囊气他周震还从没受过。

    不对,月中军一向与我占月都是进水不犯河水,怎会突然来战,周震意识到了什么。从月中城到滨城十万大军至少要一个星期行军rì程。也就是说占月大军出师连山刚刚启程,那月中军便也开动了。

    周震反应过来知道这是被人出卖了,他们四大势力的结盟只有那么些人知道,不存在消息走漏的说法。这是一个yīn谋,既针对连山城也针对他占月。

    周震慢慢地理清思路,这件事最大的嫌疑人便是发起结盟的秦辰,周震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了那一白衣少年,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在连山山脉的时候他见秦辰年纪轻轻却与他们同辈而论,周震便不买秦辰的帐,对秦辰是冷嘈讽。而秦辰总是和煦的笑容那时在他看来更是软弱可欺的象征。可现在想想那笑容让他只觉得后脑皮发麻。

    只是不知这件事是乱云一家,还是有其他参与者。

    突然,他又想到了一个人——百战王!

    那rì结盟,他是第三个到的。秦辰与百战王先到,而且这二人似乎还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周震想起了那rì他到连山山庄的时候,这二人似乎是从一间包间里出来迎接他的。

    再联想到那rì会议上百战王的表现,周震更加确定此事百战王也参与了其中。

    这么一想,周震感觉心有些发凉。如此密谋怕是不会简单,这乱云、百战以及月中军肯定是达成了某种协议的,别说报仇只怕是他这的十万大军也危险了。

    难道说占月就要这么消失,周震自觉戎马一生可还从没这般无力过。如果对方成功,到时这月桂连山和占月应该就是历史了吧!再一想,到时败月独木难支,迟早会被吞并,西部也就完全处在了他们的控制之下。

    什么结盟共同东进,这分明是一次清除异己的行动。到时这西部连山、占月、败月消失,只余下乱云、百战以及月中。好毒的计谋!只是现在明白了他们的yīn谋,那应该如何破解呢。此时撤兵回援北海城无疑是自寻死路。

    目前这大约九万的占月军就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独自行走在遍地野兽的丛林,随时都有可能被猛兽当做口食吃掉。

    如今唯一的办法只有寻找伙伴了。

    败月,目前唯一有可能找到的帮手。

    一切都明了,周震再也顾不得其他了,匆匆地走出了大帐,带着几名亲兵亲自赶往败月的驻地。

    陆元飞万万没想到,周震这个死对头竟敢带着几人就到他的地盘上来。

    “嘿嘿,你竟敢带着这几个人就到我这里来,就不担心回不去。”陆元飞怪笑道。

    “陆老匹夫,你少在这给我装腔作势,老子敢来就不怕你把我怎么样。”

    “有事就说吧,要是你没什么可说的,我不介意把你拿下!”

    “你···”周震一肚子的无名火没处撒,现在更是被气得不行。

    “哼,我现在没心和你较劲。你可知道你败月的死期快到了。”

    陆元飞一凛,随即冷笑道:“我怎么不知道我败月死期就到了。倒是我看你的死期快到了。”

    周震懒得和陆元飞纠缠,直接说道:“月中军占领了我滨城、晴rì城,现在北海城也危在旦夕。”

    陆元飞一听,猛的一怔,随即哈哈大笑。

    “原来如此,我就说你怎么会来我这。哈哈,那你是来求我出兵相助的?哈哈!”

    周震感觉自己快要爆发了。

    “你笑个,老子死都不会向你低头的,现在我占月三城被克,你以为你败月会好到哪里去。你再在这里放,大不了鱼死网破。”

    陆元飞笑声一滞,停了下来,看着一脸发紫的周震,感觉到事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本来周震这个死对头亲自到他这里就让他疑惑不已。

    周震见陆元飞不再那般淡定了,他反倒是嘲讽起来,本来一直就是对手。只要对方一吃瘪,那么另一方就会开心异常。就如刚才陆元飞嘲讽他一般。

    足足两个小时,这两个死对头好不容易才你嘲我讽地把事说完,而后都陷入了沉寂,显然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xìng。

    两人的脸sè都十分的难看,像是吃了苍蝇一般。

    “依你所说,那乱云、百战、月中三家结盟要一统这西部诸势力。而如今我们便只能结盟!”要与自己的死对头结盟,他是一千个不愿意。光是安抚手下士兵的绪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你不要以为我多想和你结盟。要不是没办法,我会来你这受这鸟气!现在的局势即使是我们结盟依然十分的危险。”

    “那好,就如你所说目前确实没有其他办法,我们现在一路小心,暗中扶持!”

    “我也正是此意,此事事关重大,先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

    “好,那你速速回去,我在这里不是你久呆的地方,免得被有心人发现!”

    “哼,要不是你一直那幅嘴脸,早就谈完了。”

    “好了,我现在也没有心和你在这纠缠,快走吧!”

    帐外,一直胆战心惊的几名亲卫见周震完好无损地走出来,心里都松了口气,连忙迎上去将周震护在中间,一行几人很快地离开了败月大军的驻地。

    再说秦辰率领月中大军进入晴rì城后,马不停蹄,向着北海城追去。

    而此时的北海城却是已经一片战乱。

    该死的,这是月中军,他们不是应该被挡在了晴rì城吗,怎么会来的这么快。难道晴rì城五万大军都没有守住。

    北海城将军刘俊此时带领着城内的几千人在城墙上艰苦死战,他清楚晴rì城不可能那么快就被破的。

    有占月的头号大将,还有五万大军驻守要挡住一支十万人的军队应该是不会有大问题的。

    然而这偏偏又出现了月中军,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看数量的话这里的月中军应该只有两万左右。

    可就算是如此,北海如今也是快守不住了。北海的城墙依山而建,地势比较狭窄,易守难攻。可是却是遭到了月中军的突袭,一时被打蒙了。再加上来袭的月中军一个个的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悍不畏死。

    这两万大军是月中军的副首领李虎率领,在来之前他是立下了军令状的,两小时如果拿不下这北海城那他便以死谢罪!

    有句话叫做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战场上往往只要将领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和勇气,那么这支军队的战斗力绝对不会差。更何况月中军是出名的骁勇善战。

    月中军没有人他们的首领真名叫做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他是黑狼,知道他的体里流着一股狼的野xìng和狡猾。他带出来的军队绝对不许有怕死的孬种,那样即使活下来了也会被自己人斩杀,而且还要背上骂名。

    谁都珍惜自己的生命,你想活下来,可以,那就要去玩命。平时训练要玩命,战场上就要敢于赌命,自古以来都是狭路相逢勇者胜。

    月中军的儿郎们奋不顾,那股子凶劲让守城的军士们畏惧了,许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下意识的不想与月中军交手。然而越是如此月中军杀的就越狠,守城军士现在就像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完全被吓破了胆,没有抵抗的勇气。

    一步步的往后退,刘俊在城墙上与士兵同生共死,可是也阻止不了军心的涣散,他知道完了。此时的他也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人,完全麻木了,只知道杀。渐渐地,元气告竭,他的上也开始负伤。

    “轰···”

    又是一次撞击,城门开了。城门打开的声音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守城士兵彻底丧失了勇气。

    相反,城门打开的声音标志着月中军这场战争即将胜利,月中军士们更加的兴奋,杀得更加有劲,此时的月中军士都化作了一名名地狱苏醒过来的恶魔,残忍的虐杀着眼前的一切。

    李虎同样是随着月中军冲在前线,大杀四方。

    “你是他们的首领。”

    “不是,我只是月中军的一名无名小卒。你是他们的将军,不错,你赢得了我的尊重。”

    刘俊却是不信,举剑杀来。此时的两人一元气都早已耗尽,只凭着以及武技战斗。刘俊的剑挥舞起来,一剑接着一剑,攻势不绝,实在让人难以招架。

    “喝,看招。”李虎被刘俊的一番连击出了破绽,刘俊怎能放弃,长剑扫向李虎下路。李虎心知不好,子一闪却是没能完全闪开,长剑刺破了腹部。

    然而时间定格,长剑堪堪停住,没有其他动作。刘俊的另一只手捂住了鲜血长流的喉咙,嘴里同样鲜血直流,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什么也没能说出来便倒了下去。

    李虎虽说杀了刘俊,可受伤也不轻,一只手捂住伤口,单膝跪在了地上,另一只手仗着长剑才没有倒下去。

    看了一眼刘俊,李虎艰难的说道:“我练得是杀人剑!”

    看了周围一眼,李虎知道,这占月的最后一城已经完全拿下了,他立下的军令状是两个小时,却是只用了一个小时多一点。

    而此时的他也多少知道了对那个少年为什么让黑狼百般尊重,甚至崇拜。

    然而,他也知道,战斗还远没有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帝道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