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青川二皇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琴天海 书名:帝道风云
    醉仙楼,秦辰正在一个天字包间饮着远近闻名的醉仙酒,正是“醉仙酒醉仙”,这句词乃是沧云大儒方释正饮过此酒后做出的评价。

    这醉仙酒的秘制配方是秦辰得自一名云外山基地的小孩,当时那孩子因为颇有修炼天赋而被带到云外山基地。

    哪知道这小子算是个奇葩,知道不达到元士境会被安排离开去做一些杂事,没有什么出息,所以在元士境前修炼十分的拼命,当初那一批孩子也只有几人比他快。

    可是这家伙一到元士境后却修炼变得懒散起来,整天抱着个酒葫芦,有事没事喝两口,还振振有词说什么自古英雄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

    这小子不仅是喝酒,还会自己酿酒。有一次酿出了这醉仙酒,当时基地大部分地方都弥漫着酒香,让一众老师都为之大动,这小子说是祖传秘方。

    后来秦辰得知此事见了这小子,这奇葩小子虽然不修炼,可是对于秦辰也同样十分的崇拜,当秦辰询问他能不能将秘方给他酿酒供应酒楼时,他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只是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可以到酒楼去研制酒。秦辰见他确实无心修炼,便同意了。所以秦辰现在的报势力中,酒楼烟花之地的据点占了不少,这小子算是做出了大贡献,时不时都会研制出一种酿酒配方。

    在离开基地时,奇葩小子取了自己的代号称作酒痴,还言这既是代号也是名字了。

    秦辰席地而坐,向侍应要来了文房四宝,画起了丹青,秦辰极其投入,心神不知不觉跟随画笔一笔一笔勾勒出了一幅山水美景,秦辰整个心神都陷入其中。

    秦辰紫府内那条原本没入了紫sè小人内的先天皇气此刻盘旋在小人的头顶,紫sè小人五心向天吞吐紫气,遍布全的帝道之力,此时疯狂的向着紫府奔涌而去,紫府先天皇气所化的小龙十分的欢快,帝道之力是来者不拒,有多少吞吸多少,秦辰的境界也是飞快的增长着。

    这时秦辰要等的对象却是来了,青川国二皇子苏青山推门而入。而恰好此时秦辰体内竟有了一丝龙吟之声,苏青山跨进的脚还没有放得下却是被一惊,看着秦辰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太荒谬了,这不可能,苏青山满脸的不可思议。

    此时的秦辰上龙威弥漫,那种浓浓的威严他曾见过,那是在他未成年时在他父皇的上所感受到的。可是不知为何他后来再没有在他父皇上感受过,此刻秦辰的气势没有压向他,可他仍然不敢正视秦辰,几乎是埋着头进了雅间,看见秦辰闭眼而坐他却不敢有丝毫动作,就站立在一旁,忐忑不安,好像做错了什么一般。

    秦辰久久将画作完才醒过来,没想到此次作画还能有这番好事,他就差一点便达到了帝魂中期。而随着秦辰的转醒,那股弥漫雅间的威压也消失不见,苏青山这才松了一口气。

    “来人可是青川二皇子。”秦辰悠悠的声音传来。

    “正是。”说完苏青山便是一惊,刚才随口回答,竟不敢有丝毫的假话。苏青山向秦辰看见,发现此时的秦辰满脸和煦的微笑,宛如邻家男孩。

    “请坐,此次是我让人以四哥的名义请你过来的。”

    苏青山也如秦辰般席地而坐,却是不发一言,看着这名刚才令他心神失守的十四岁小男孩。然而他的目光不知不觉投向了秦辰所作之画,只见这画一花一草,一山一水都几可以假乱真,带人前往那画中天地,苏青山心中震惊,他还没见过这般神画。

    不想眼前这位小小年纪,在丹青造诣上竟然如此了得。他称沧澜四皇子为四哥,那想来这位便是沧澜九皇子了吧。只是据他的了解,九皇子不是被称之为废物吗,可是他刚才的表现又算是什么。就在他不明所以的时候,秦辰开口了。

    “二皇子,恕我直言,你来沧澜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苏青山没有答话,心思也从画中收回,心里也在感叹,来沧澜确实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只是他实在是黔驴技穷了。此行本来他是冲着天才皇子秦风来的,哪料到秦风对他一点也不感兴趣。

    “想来二皇子此行是没有收获吧,相反处境更加的艰难。”

    苏青山难言苦涩,此行不但没有借到助力,反而因离开一段时间,青川国内恐怕确实对他更加不利。

    “不知九皇子邀我前来有何见教。”苏青山不再等秦辰说下去,开门见山的说道。

    “青川已有灭国之兆,不知二皇子以为如何。”秦辰语不惊人死不休,直接丢下这么一句话。

    苏青山又是一愣,有些不解又有些不愿相信。而秦辰则继续说道:“我沧澜帝国自我皇爷爷和父皇两代明君统领下,国力猛增,军事力量已不弱文武。而我沧澜居天元中心之地,物盛民丰,毫不客气的说沧澜已隐隐为第一帝国了。而我父皇现今不过五十之龄,怀天下,当为天下雄主。文武帝国,其军事力量一直以来都是十分雄厚,当今帝王亦是野心之辈。可你青川却是独独处在这两大霸主之间,又因与天宇之战,国力连年衰弱,如今更是国王病危。最致命的是如今大陆乱势已现,青川怕是···呵呵。”

    秦辰呵呵两声,却是意犹未尽,不再说下去。而苏青山此时却是冷汗直冒,如今的大陆已经和平了将近千年,期间偶有摩擦也不会真正的你死我活,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和平,习惯了将大军开出去威慑一番就谈判了事。突然说起灭国,同样习惯了和平的他也没有认真的思考过这种问题,只是一门心思的争夺王位。

    “自古以来,弱强食,丛林法则。王国力量相较帝国而言实在有些薄弱,和平盛世,王国自可生存,可天下动之势下,帝国才是真正的主角,王国只能成为陪衬。”

    “这···”苏青山竟一时答不出话。

    秦辰说到这也不再说话,任由苏青山胡思乱想。

    过了好一会儿,苏青山才说道:“那依皇子所言,青川当如何渡此劫?”

    秦辰慢慢收起了那幅山水画,然后说道:“山水虽好,奈何无心观赏,所以我还是另送二皇子一副吧。”

    随即不容苏青山反应过来秦城径直离开了雅间,留下一脸茫然的苏青山。

    秦辰走后,苏青山才发现原来他的旁边一直放着一副裹起来的画轴,苏青山拿起来将其舒展在桌上。

    画中,一座小山上,左边丛林一头斑斓恶虎,右边大树上缠绕着一条吐着血红蛇信的巨蟒,中间有三个小孩正在互相争夺一只垂死之鹿,恍然不觉周围的险境。

    苏青山不傻,这幅画十分易懂,他自然看得明白。只是不知道秦辰给自己看这幅画是何用意,秦辰点明了目前他的处境青川的处境,却没有告知自己解决方法,偏偏留给自己这么一副易懂的画。

    苏青山,他自然是那三个小人之中的一个,想要得到那鹿然而却是更想活下去。

    他看着这幅画,想要寻求解决之道,若是几人将争夺的鹿抛出去,那么能逃得xìng命吗?或者将死鹿给恶虎那么恶虎会帮他们吗?苏青山思考着一种又一种方法,可是每想出一种就很快的被他自己否定到,难道是必死之局吗?

    苏青山看着画怔怔发呆,有些绝望,这就是弱者的悲哀,无论对于恶虎还是巨蟒而言他们都太弱,三人争夺的鹿是美味,虎蟒都不会放弃,可三个小孩也可能会成为食物。

    忽然,苏青山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在他要绝望的时候,他发现在远处的一颗树上竟然有一只弓箭的箭头若隐若现,正指向这边。在细看过去,似有一名猎人在藏在树上。

    苏青山惊喜若狂,他明白要继续争夺鹿那无疑是找死,而唯一的生路便是那边,求救于那名猎人。相较而言,猎人还是人,远比不上两头畜牲的凶残。

    只是看猎人的意思,对鹿也是有念头,甚至可能对那两头恶兽也不怀好意。那么猎人在这种况下会不会搭救与他便有了很大的不确定xìng了。

    看到这,苏青山已经大致明白了。只是这猎人的箭是否有力呢,若是阻止不了这两头恶兽,依旧还是个死。

    随即苏青山又是自嘲的一笑,现在他还不确定猎人是否愿意出手呢,若是他向着猎人跑过去,那猎人走了,或者直接将他shè杀那他又该如何。所以现在考虑猎人的腕力是否足够没有意义,因为那是他唯一的生路。

    走出醉仙楼的秦辰此刻却是没有那么多的思绪,此次作画令他着实受益匪浅,他才突破至帝魂一月不足就又有了进境,实在是快哉。而先前观那苏青山也知道,此次他已经成功了一半,就等苏青山来找自己了,届时青川便大有可为。

    秦辰走着走着,忽然眼神一凛,看向街头的一辆马车,怎么回事。他才刚刚从醉仙楼出来,莫不是有了什么变故。

重要声明:小说《帝道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