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街头父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琴天海 书名:帝道风云
    一场轰轰烈烈的chéng rén礼,一场皇子之间的较量以今天的主角秦风的胜利而告终。

    四皇子府上,秦风与秦辰相对而坐,“九弟,这次又多亏你了,不然我怕是在劫难逃。”

    “四哥,这么客气做什么,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些,四哥你的chéng rén礼刚过,如今算是chūn风得意的时候,本来大有可图,可是目前的形式却有些不太乐观。”

    “九弟,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大皇子要做太子,可我又不想争什么。”

    秦辰摇了摇头道:“四哥,须知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我知你不在乎名利,不想争什么。可是chéng rén礼上,你让二皇子吃了个大亏,又受父皇器重,现在还得右相大人相助。在他们看来你已经是危险人物了。”

    秦风知道秦辰说得有道理,也不再说话,仔细的思考着什么,而秦辰抿了一口茶又继续说道:“大皇子代天巡查,已经走遍了半个沧澜,此次借你chéng rén礼之机返回沧云是得到了父皇的同意的。这说明父皇对他巡查的成绩比较满意,所以他做太子已经是没有什么悬念了,而若他被立为太子,势力就会大增,那么铲除异己确保太子之位的稳定是肯定会做的。四哥你虽说有右相的支持,可却绝对是斗不过太子的。另外最重要的是如今的天元大陆乱象已起,距九国聚会还有一年时间,而此次九国聚会又恰逢在沧澜举行,届时必定是多事之秋。而不出意外的话,这次聚会之后怕是天下不会在平静了。我沧澜皇室规定皇子是必须要上战场,到时四哥你肯定会被安排去的,所以我希望你可以选择马上到边疆去担任万夫长,至少在开战之前你要彻底的熟悉边疆,熟悉军队。”

    秦辰知道,秦风是放不下李梦然,如果今天他不说的话,秦风估计会选择沧云的驻军去担任万夫长。只是如今的大势已乱,秦辰劝他前去边疆就是在最大程度上的保护他,皇子任职都是会保密的,军中除了高层不会有人知道其皇子份,这是对皇子的磨砺,也是一种保护。秦风如今初元后期巅峰的修为,在军中那绝对算是高手了,所以只要不陷入围攻,看似危险的边疆对秦风而言更加的安全。

    与秦风长谈了一番,从四皇子府出来已经是晚上了,秦辰没有让人相送,只是一个人静静地走在沧云繁华的夜市。

    秦辰慢慢地走着,感受着喧闹的氛围。秦辰如今的修为已经处在帝霸顶峰,距帝魂之境就差临门一脚了,只是这一脚却实在是不怎么好迈。秦辰修炼的帝道功法十分强大,他虽说不能修炼可也见过沧澜皇室的真皇元诀,这绝对是传说中的天阶功法,在天元大陆绝对是最顶尖的几种功法之一。可是其修炼出来的真皇元气在质量上也赶不上秦辰的帝道元气。秦辰现在最为担心的就是那“先天皇气”到底是什么,自己又该如何去找。

    秦辰一边走一边思量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沧云城的销金窟——红楼。红楼是沧云城内最奢靡的场所,在这里只要你有钱,想怎么玩都行,吃喝piáo赌,都可以提供最优质的的服务。若说醉仙楼是文人才子交流的文雅之所,那么这里就是艳俗寻乐之地。整个沧云城没有多少贵族敢说没去红楼堕落过。

    秦辰的思绪被一阵吵闹声打断,就在红楼旁边一群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时不时人群中传来一阵嚣张得不可一世的声音。

    “哈哈···只要你跪在本爵面前然后说你是个狗杂种,我就可以考虑放你们这对下的父子一马。啊,怎么样,快跪吧,哈哈哈···”

    秦辰走了过去,场中一名大约二十来岁的胖子,腆着个大肚子,哈哈大笑,脸上的跟紧急集合似的凑在一起,一双眼睛被肥遮盖的几不可见。他正地对着一名十来岁的男孩猖狂的大笑着。男孩上的衣服应该是比较名贵的蚕丝制作,只不过现在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整个人也脏兮兮的,看起来就是十足的一个小乞丐,秦辰发现小男孩的腿上应该是绑着一把匕首。小男孩的体发育不错,十来岁应该比秦辰要小,结果却是比秦辰要高出半个多头,体也显得十分的结实,此时他被一个看起来是胖子侍从的人制住了,动弹不得。他的眼里充满了不屈和愤怒,通红的双眼直直盯着胖子贵族,好似要吃了他。不远处的地方,胖子的另一名侍从正在殴打着一名中年人,秦辰一看,那侍从竟是一名元士。而那中年人应该是小男孩的父亲,只是这人却是满脸胡渣,衣服臭不可闻,双眼没有丝毫sè彩,犹如行尸走一般,对于胖子侍从的殴打也没有丝毫的反应,好像不知道疼。

    秦辰看得出这对父子应该是有故事的人,他对那名小男孩十分的感兴趣,他想知道这小男孩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秦辰不动声sè地拿出一快碎银,暗暗聚集帝道之力于指间,以类似弹指神通的方式打到了制约小男孩的那名侍从,灌注的帝道之力直接打断了其双腿,侍从吃痛,小男孩借机挣脱了出来。整个人像是猎豹出击一般,一下扑向了胖子贵族。胖子没想到小男孩竟然挣脱了,被小男孩一下扑倒在地。硕大的拳头直往胖子头上招呼。胖子其实是一名元士,只是从小生惯养,哪见过这种架势,完全忘记了他是元士这么一回事,一个劲的求饶。那名正在殴打中年人的元士侍从听见声音,转过头来,吓得亡魂直冒,而小男孩突然拔出腿上的匕首架在胖子的脖子上,胖子一见,差点晕了过去。

    “谁是狗杂种,说。”

    “我是···我是,千万别杀我,不要啊,我父亲是财政大臣,我可以给你很多钱,不要杀我···”

    “让那个狗奴才自废元力,要不然我便与你同归于尽。”小男孩指向那名元士侍从。

    “快点,你妈的没听见吗,快点自废元力,要是我出事了,我让我爹灭你全家。”

    元士侍从一听,脸sè顿时变得苍白无比,自己忠心耿耿,竟然换来这么一个结局。可是他没有选择,他有他的妻子,儿子才两岁,还有年迈的母亲。帝国财政大臣要灭自己一家,实在太过容易。一片死灰,颤抖的双手运起元力朝着自己腹部元力漩涡一掌拍了下去,而后整个人晕倒过去。

    秦辰见此笑了笑,因为他看出了那人是留了一手的,那一掌还毁不掉元力漩涡,只是那小男孩却没有这等眼力,因为他还没有修炼过元力。

    小男孩见此,便放开了胖子,扶起了胡渣中年人就要离去。而就在这时候,城中的护卫队却赶了过来。

    胖子贵族见到护卫军过来,又恢复了先前那嚣张的模样,sè厉内荏的叫道:“我是财政大臣的儿子,你们把那两个人给我抓起来,这两奴才竟敢打我。”

    其实不用胖子自报份,护卫军们也知道他的份,帝国财政大臣胡财的儿子,沧云城内有名的纨绔子弟。纨绔就先不说了,主要是长得实在是太过有特点,而现在本就硕大的头现在肿得实在是不知怎么形容了。护卫军们即使再不感冒这胖子也没办法,谁叫人家有个好爹呢,况且现在这胖子应该是吃亏了。

    “把这两人抓起来。”

    两父子被护卫军抓走了,众人也就散了。而秦辰对那小男孩却是更加的感兴趣了,坚定不屈的意志,那种狠劲,还有懂得一丝对大势的顾全。虽说他没能脱,可他毕竟还小不是,秦辰这么想显然是没有意识到其实他不比那小男孩大多少。

    秦辰没有跟下去,而是从另一个方向秘密来到了有守财奴之称的帝国财政大臣胡臣府上。

    一间密室里,秦辰微笑着坐在上方,而帝国的财政大臣与其子一样,胖的有些让人不敢恭维,此时正恭恭敬敬的站在下首,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

    “极帝,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是无意冒犯您的,我老来得子,也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指望他传承香火呢,可他这偏偏得罪了您老。我···”说着说着那眼泪就要流出来了,看的秦辰实在无奈,您老都出来了,难道自己很老吗。

    “好了好了,少在这装可怜,你那个儿子自己好好管理下,再让我瞧见下次,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胡财一听这话,那就要流出的泪水顿时化为了虚无,完全就像是没出现过,只是那笑容更加的谄媚了,看的秦辰直感慨,这家伙演技不是一般的好。

    “谢谢极帝,谢谢极帝,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极帝,您要见的那两个人带上来了。”

    “先把那个小男孩带上来。”秦辰道。

    胡颠的下去将小男孩带了进来,然后自觉的离开了密室。

重要声明:小说《帝道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