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成人礼风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琴天海 书名:帝道风云
    几名侍女围着秦风好一番收拾才束发完毕,随后便有另外两名侍女拿着金冠玉带上前,呈与皇帝面前,由皇帝亲自为秦风带上金冠,秦风自己围上腰带。

    chéng rén礼结束。

    根根发丝尽收于金冠,一条紫玉腰带分外耀眼。chéng rén礼完毕后的秦风更加显得jīng神,器宇轩昂。

    chéng rén礼毕,宴席开始,早早安排好的歌舞助兴节目也纷纷上场。众官员推杯换盏,其乐融融,皇帝威严的脸上也浮现出了难得的笑容,显然此时皇帝心也是不错。沧澜皇帝对这位有着天才皇子之称的秦风是确实有着几分欢喜的。

    秦风作为整个典礼的主角,此刻更是游走于百官之间,不一会便有了几分醉意,还好秦风修为不错,凭借元力压制一番依旧保持着清醒。

    虽说皇帝先前说了可开怀畅饮,而众大臣间也喝的十分欢喜,可是却是没有人敢喝醉的,因为众人都明白今天的主戏还没上场。

    大家都还保持着期待。

    酒过三巡后,皇帝轻轻放下了酒杯。此时的皇帝先前那一丝微笑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的只是满脸的威严,让人望而生畏。沧澜帝国皇帝,从来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便如现在这般,他的脸永远那么平静。

    “好了,都停下吧。”空旷的大响起了皇帝平和却不失威严的声音。

    场上的舞姬听到皇帝发话,都迅速的停了下来并退出了大,而众人都清楚今天的主戏开锣了。

    “依照我沧澜律令,皇子chéng rén礼后便要开始进入朝堂担任职务,为壮大我沧澜尽力。在商讨老四职务之前,朕再宣布一件喜事。”

    所有人都屏息聆听,而实则众人内心其实都知道这喜事是什么,毕竟秦风和李梦然郎才女貌,投意合,在整个沧云城都是人尽皆知的,那是金童玉女,令人羡煞的一对。

    “右相有女名唤梦然与老四投意合,前段时间老四请求赐婚,而朕在征求右相意见后,便借着老四这个rì子为两人赐婚,成全这一桩美好姻缘。”“父皇,儿臣有事禀报。”

    皇帝话音刚落还不等秦风上前谢恩,二皇子秦宇成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秦宇成的抢话让整个大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皇帝的威严绝对不容侵犯。

    皇帝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秦宇成,短短的几瞬,秦宇成感觉像是几年那么漫长。一向嚣张霸道的二皇子面对皇帝的审视也不由得汗水打湿了后背。可是现在他也只能咬着牙齿继续下去。短短的几秒皇帝威严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就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讲。”

    “父皇,本来在四弟的chéng rén礼上我不应该说这样的一件事,只是此事事关我沧澜皇室威严,儿臣实在是难以忍受,不吐不快。就在昨晚二妹连夜来到我府上,与二妹一同来的还有李梦然小姐的贴侍女小红。二妹说小红到她那里央求二妹为她做主。小红说··她说·····”秦宇成似乎有些犹豫,又像是在吊人胃口。

    停了几秒也没有听见皇帝的声音,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

    “她说她怀上了四弟的孩子,而昨夜她们在云兰湖相见更是被李梦然小姐发现。老四想要杀人灭口,她一路被人追杀,逃到了二妹府上这才幸免一难。所以儿臣以为将梦然小姐许配给四弟不太合适。而且小红的孩子也毕竟是我沧澜皇室的血脉·····”

    秦宇成说完了,可是大依旧是那般寂静,让人觉得十分压抑。大家的眼神都不自觉的投向了今天的主角——秦风。也有不少人看了看右相,毕竟先前右相没有给秦风好脸sè,本来大家都觉得有些不正常了,现在大家知道了缘由,都想看看这位好脾气的右相会不会站出来声援二皇子。

    只是他们失望了,无论是秦风还是右相李德政,这两人就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样,脸上没有过多的表。秦风作为被检举的对象,然而似乎没有站出来反驳的意思。难道是默认了吗?那为何右相也不表态呢?

    众人现在真的有些不懂了。这样的场面让秦宇成感觉有什么东西他没有想到,不过都已经这样了,也不容他多想。

    “旭儿,此事可当真?”皇帝看向了秦宇成的亲妹妹——清旭公主。沧澜皇帝有十个皇子却只有两名公主,所以对这两名公主那是十分宠的。

    清旭公主站出来说道:“父皇,此事却是梦然的侍女小红告知的,现在小红就在外,父皇可宣她进来一问究竟。”

    秦风不解释,皇帝似乎也没有让秦风解释的意思,对边的老太监点了点头。

    老太监有气无力的声音在内响起:“宣侍李梦然侍女小红进······”

    小红颤颤巍巍的跟在两名士兵后走了进来,她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上,这让她更加的害怕,一双腿不停的打颤,有些不听使唤。

    似乎感觉到了秦宇成的目光,她抬了一下头,正好和秦宇成的目光对上。秦宇成见小红进来,脸sè有了一丝yīn谋得逞的笑容,小红子打了一个激灵,连忙把头埋了下去。

    “婢女小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你便是李梦然的侍女?”

    “回皇上,婢女就是。”

    “那好,你说说你与四皇子之间是怎么回事,你怀了他的孩子?”

    小红十分的害怕,她抬头看了看秦宇成,说出了一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话。

    “皇上,婢女怀的不是四皇子的孩子而是······是二皇子的孩子。”

    小红的话音落下,秦宇成一怔,马上反应过来。怒斥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你怀上的是谁的孩子。”

    秦宇成听见小红的话慌了也急了,在大上直接大吼道。

    “老二。”皇帝依旧平静的声音传来,秦宇成却如当头棒喝,冷汗直下,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父皇,这是污蔑,这个卑的奴才是在污蔑,以前我都不认识她,她怎么会怀上我的孩子。”

    一直不说话的秦风此刻终于站出来了,“父皇,儿臣可以证明侍女小红所说非虚。”

    “那好,你说说看。”

    “就在前几rì,梦然和小红来到了儿臣府上,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向我说。那rì小红告诉我说一个月前的一天她去天上人家酒楼为梦然买她喜欢吃的鱼,在酒楼便遇见了二皇子。而那rì二皇子喝醉了酒,见到她之后颇为喜,便命人将她掳了去,在酒楼夺了她的子,事后知道她是梦然的侍女便威胁她不准说出去。小红因为害怕便没敢声张,而就在前几rì,二皇子又让人找到了她,要她帮助陷害于我,小红知道我与梦然投意合便不愿意,就把她已经有了孕说了出来,希望二皇子可以放过她。结果二皇子一听更加的不同意放过她,并威胁说如果她不做就要让她家破人亡。结果小红没有办法,只能说同意了,回去之后便将此事告知了梦然。另外,今天早上二皇子还抓了九弟,拿着九弟的信物威胁儿臣说要九弟平安就不要乱说话。父皇,现在九弟尚不知在何处,还请父皇明察。”

    秦风一番话说完,众人都看了看四周还真是没有发现秦辰的存在,不过这也可以看出秦辰平时的透明程度了。

    “老二,你有何话可说。”

    “父皇,不是这样的,老四是在报复我,他说的都不是真的,还请父皇为儿臣做主啊。”秦宇成怕了,因为他做的那些事都是不为人知的,结果秦风却是什么都知道,这让他已经彻底的慌了。只是肯定是不能承认的,因此他也只能抵赖到底。

    皇帝没有理会有些不正常的秦宇成,而是直接看向了秦风。秦风被皇帝犀利的眼神注视着立刻感觉无所遁形,好似**的存在。

    “秦辰在哪。”皇帝并没有因为两人而生气,依旧平静的问了秦风这么一句话。

    秦辰在哪,这应该问秦宇成才对,只是皇帝就偏偏向秦风发问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秦风有些无所适从,同时也明白了他先前的那一番说辞皇帝完全就不相信,皇帝把这件事看得清清楚楚,而他和秦宇成两人就像是在过家家一样。

    秦风知道继续下去可能会让皇帝真的不满了,反正他的目的也基本达到了,所以也就硬着头皮说出了秦辰的下落。

    “九弟被抓到天上人家了。”

    “孙统领何在?”

    “属下在。”

    “你速率领天威军去将秦辰救出来,老四,你也跟着去。”

    “属下领命。”

    “是,父皇。”二人同时应到。

    这位孙统领名叫孙忠君乃是沧云城天威军的大统领。天威军是皇城的守卫军队,只有一万人,大统领下设十名统领,一人管辖一只千人队。而每之千人大队分十只百人中队,百只十人小队。

    天威军的每一名卫兵都必须是元士,且必须经过层层选拔,所以每一名天威军都是真正的军中jīng英。而这位天威军大统领更是修为达到了涅元境。

    天威军是绝对效忠皇帝的存在,自沧澜立国天威军就已存在,他们从不会参与到皇位之争,直接对皇帝负责。所以其大统领的地位比之左右相,兵马元帅都不差多少。

    孙忠君只率领了四支十人小队和秦风一起,不一会便来到了天上人家酒楼。今rì的酒楼依旧是人来人往,十分闹。远处阵阵马蹄声传来,众人扭头一看,数十名骑兵披甲执锐,银sè的盔甲十分耀眼,正往天上人家过来。

    众人脸sè一变,不少人都认出了这是赫赫有名的天威军,赶快闪到了两旁。

    “快,一二队包围天上人家,从现在开始不能有一只苍蝇飞出。三四队进去仔细搜查,一定要找到九皇子,如果有反抗的直接拿下,若敢率先动手就地格杀。”

    都听闻天威军行事强硬,没有想到却是如此霸道,要知道到天上人家的达官贵族可是不少的,天威军竟敢如此行事,连秦风都颇为感慨。

    三四小队在小队长的带领下进入天上人家展开了地毯式收索。

    天威军不愧是最jīng锐的部队,没过多久,酒楼内的所有人都被集中到了酒楼门口。而后很快便找到了秦辰所在的小柴屋,那两名守卫的人不敢反抗,当场就被拿下了。

    “九皇子受惊了,我们奉大统领之命前来搜查此地,请九皇子与我们一起出去吧。”

    此刻的秦辰就像是受惊的小孩,那里还有平时的从容与淡定,看到二人进来竟然差点哭了起来。

    “我昨天晚上被人掳走,今天又被抓到这个地方,我要找四哥,我要找父皇。我····”

    几名天威军卫兵心想还真是个废物,有什么好哭的。可还是躬道:“九皇子与我们一起出去吧,四皇子在外面等你。”

    “四哥来了,那我们快走,快点。”说完便跑在前面冲出了酒楼,看到秦风,秦辰直接冲了过去,

    “四哥,你可来了,你不知道我被坏人抓走了。”

    秦风一看这架势,都有些愣神,平时私下的秦辰那是从容如风,哪像现在十足的一个小孩子,不过秦风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拍了拍秦辰,安慰道:“别怕,有四哥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这时,孙忠君又发话了,“将酒楼的内部人员与食客分开进行登记,并查封酒楼。”

    不一会儿,一名天威军拿着一本类似账簿的册子过来。

    “禀报大统领,在酒楼内部人员的上搜出了一本账簿。”

    孙忠君拿过来看了看,皱了皱眉头,下令道:“将食客放掉,酒楼的负责人先行带走。”

    而后又转过头来看着秦风,“四皇子,我们是不是先会众乐,皇上还等着呢。”

    “孙统领说的是,我们马上回去。”

    就这样,一群人浩浩的离开了天上人家,留下一群围观的人指指点点。

    众乐,皇帝一言不发,下面百官也没人说话,整个大压抑得让人难受。阳chūn四月的天气,大多数人都还穿着双层衣服,可秦宇成却是冷汗直冒,仿若酷暑。

    他只觉得等待的时光是那么的漫长,想要说些什么,却无从开口。很显然皇帝对他和秦风之间的这场争斗洞若光火,了如指掌,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启禀皇上,孙统领回来了,在外候旨。”

    “宣孙忠君等人进。”皇帝还没发话,他边的老太监半死不活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孙忠君、秦风和秦辰三人一起走了进来。众人见到秦辰进,都知道这次二皇子怕是栽了。

    “启禀皇上,微臣奉命在天上人家找到了被人挟持的九皇子,在其负责人上缴获账簿一本,记载了关于二皇子与酒楼的一些况。”

    皇帝没有看那本账簿,直接说道:“好了,秦宇成不念兄弟之,故意陷害秦风,甚至抓走兄弟秦辰威胁秦风。削去其军中一切职务,即rì起在府中反思一个月,不得以任何理由踏出半步。一月之后,再观效绩。老四你与李梦然举行婚礼后三月之内自己挑选一地前往任万夫长。”

    万夫长,众人都有些震动,因为当初大皇子,二皇子可都是任的千夫长,而且还是直接指定的。现在秦风直接任万夫长不说,还可以自己挑选军团,这不得不说与秦风今天的表现有关。

    而此时的秦宇成却是心若死灰,闭一个月就算了,竟然还被削去了所有职务,这惩罚不可谓不重了。

    秦宇成不知道实际上他是犯了皇帝的大忌,皇帝默许各皇子之间的争斗。可那是有底线的,他派人抓走秦辰以此来要挟秦风,那就是触了红线。

    秦辰不争气是不错,可皇帝也不许有人伤害他,惠妃生前是皇帝十分宠的妃子,她死前那楚楚可人的面容皇帝依然记得。不得不说秦风得皇帝宠不仅在于秦风淡薄名利,一心修炼还在于皇帝对于惠妃的宠。秦辰猜测应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便是与太子之位有关了。

    出了这么一件事,皇帝兴致似乎受到了影响,处理完便离开了。秦风几rì的表现让百官对他有了不一样的认识,因此尽管皇帝先离开了,可剩下的时间百官显得更加的积极。纷纷向秦风示好。

重要声明:小说《帝道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