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成人礼前夕(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琴天海 书名:帝道风云
    半步碎元男子离去后不久,那条寂静的小巷,四名黑衣人站在那死去的沙哑男子尸体面前,其中一人说道:“三九,四七死亡,任务失败,速速禀报。”说完便带头离开了这条平常的小巷,一同消失的还有那两名死亡黑衣人的尸体和血迹。无人的小巷终于又彻底恢复了平静。

    沧云城,二皇子秦宇成府邸内,二皇子霸道依旧,高高的站在四名跪伏着的黑衣人前大声呵斥道:“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现在可有那废物的消息?”

    “回下,现在不知那秦辰的踪迹,不过三九和四七都是被人一剑所杀,而且他二人手中长剑均被利刃折断,那人必定是个修为高深之辈手里有可能还持有元器。所以有可能是秦风在暗中安排保护秦辰的高手。”

    “放!!你们是白痴吗?”听到这句话,秦宇成暴发了,“如果那废物有这么厉害的人保护着,那三九和四七怎会得手而死在外面的小巷中。去给我好好查查大皇子府、四皇子府以及城门的动静。别再让我失望,哼,去吧。”

    下首的四人听见秦宇成的这句话,如蒙大赦,立刻便依吩咐出去调查去了。

    四人退去后,暴怒的二皇子这才稍稍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只是却又说不出来。思索了好一会,吩咐道。

    “来人,去给我把东方先生请过来。”

    二皇子府邸的东方先生却不是大皇子的那名青衫谋士,不过这二人却是出自同一家族——东方家族。东方家族乃是智者家族,这族没有出过修为惊天动地的人物,却依然是名动天元大陆。

    因为该家族的人都是天生的智者,再加上家族的培养,每一名族人都可谓是运筹帷幄之辈。该家族最为鼎盛的时候乃是一千五百年前,那时的东方家族力量至少可以控制半个天元大陆。每个帝国都会有东方家族之人居要位。

    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东方家族后来便慢慢地衰落下来,如今更是少有人知道其辉煌过去,而大皇子的那名青衫谋士名叫东方青,二皇子府邸的乃是东方青的族弟名叫东方泽。这二人虽是一族同胞,却是都将对方视作对手,分别选择了这沧澜的两名皇子进行辅佐。

    不一会儿,也是一青衫的东方泽来到了秦宇成的房间。嚣张霸道的二皇子对此人却是耐着xìng子,客气的说道:“先生请坐,打扰先生休息,实在抱歉。”

    “二皇子客气了,想来二皇子深夜传召必有要事。”东方泽也不敢怠慢。

    “是的,东方先生,我派去抓那秦辰的二人被一名修为高强的人所杀,而秦辰现在也没了踪迹,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特请教先生。”

    沉思了一会,东方泽说道:“二皇子是怀疑大皇子的人从中作梗吧。”

    “不愧是东方先生,我正是这么想,只是又觉得似乎有些不对。”

    对于秦宇成的称赞,东方泽丝毫没有得意,因为他知道这名二皇子陛下,在谋略权术上实在是不值得怎么称道的。只是毕竟那么多年的皇室教育,自然也不会是如一般人那么肤浅,就比如他能一下想到是大皇子,而不是其他人。

    “不会是大皇子,虽说劫持九皇子再将之嫁祸给二皇子对他而言是件好事,可是在这个时候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喔,请先生解惑。”

    “大皇子代天巡查,这是皇上放出的讯号,因此只要他圆满完成此事,太子之位便会没有太大的异议。所以在此关键时刻他是绝对不敢惹火上的,更何况四皇子chéng rén礼后也会变得较有竞争力,他估计还十分希望二皇子可以将他压下去呢。”

    “对,就是如此,东方先生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就觉得总有些不对,经东方先生这么一说我就明白是哪里不对了。可是那是谁劫走了那个废物呢,难道真是老四?”

    听到秦宇成的话,东方泽心中有些感慨,都这时候了这位二皇子下的关注焦点都一点没变。大皇子都要成太子了,他还在这继续和四皇子较劲,以前与大皇子的较劲不是一直都是他的焦点吗,现在怎么变了。

    不过他也知道这也是已经没办法的事了,大皇子做太子现在已经基本不可能有变动了,因此也不去说破。只是顺着他的思路继续思考下去。这一思考东方泽发现这名突然冒出来劫走秦辰的人似乎真的有些不可理解。

    “是四皇子的人吗,这个可能xìng不大。大皇子的人?刚刚才否定,可是这沧云城中的其他几大势力似乎没必要这么做啊。右相李家,这到有可能。左相赵家?天威军孙家?又或者是皇帝。

    东方泽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随即摇了摇头,这不可能。”思来想去他这位智者也得不出答案。只好说道:“下,此事确实透着蹊跷,看来这沧云城并非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啊。”

    东方泽也想到了有不知名的势力,只是却不像秦辰那般肯定。由此可见秦辰对自己在沧云城的报力量的自信。

    就在东方泽沉思的时候,出去调查的一名黑衣人赶了回来。单膝跪地道:“下,有城卫军见到一名黑衣人带着一个昏迷的白衣少年从城墙跳了出去。”

    “喔···被带出城了吗。东方先生,不知你有何看法?”

    “被带出城去了,那应该就不是秦风一边的人,而我们现在只要确保秦风不知道秦辰在何处就行了,至于是不是在我们手中其实并不太重要,所以我们现在就要派人守好城门,在明天chéng rén礼结束前不能放他进来,还有令人密切注意秦风的举动以及那个小红,这个小红对于明天而言十分重要。其他的照计划进行就行了。”

    东方泽没有过多的纠缠这件事,因为在他眼中也和那位二皇子一样,只有大皇子才是其对手,而现在大皇子秦胤要做太子了,这说明其实他已经输给东方青一筹了。这才是他最在意的,所以不管是四皇子秦风还是那股隐藏势力,他现在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不得不说,东方泽已经有些偏激了,失去了一颗平常心,看来大皇子做太子对他的打击比对二皇子还要强些。

    -----------------------------------分割线------------------------------------------

    半步碎元男子带着秦辰跳下城墙后带着秦辰来到了城外一个不知名的小树林,之后便停了下来,将秦辰放在了地上。

    “你我并无瓜葛,只是谁让你偏偏生在帝王家,希望你下辈子投个平常人家吧。”看着还显得有些稚嫩的秦辰,半步碎元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怜悯,只是转瞬即逝,冰冷的剑还是刺向了昏迷的秦辰。

    只是马上半步碎元男子便震惊了,因为他刺向秦辰的剑竟然被一股紫sè的气劲弹开了。随即一阵声音传来:“什么时候杀手也变得这么仁慈了。”

    秦辰起笑吟吟的看着半步碎元男子,还来不及过多震惊的黑衣男子又听见一句风轻云淡的话传来:“你是三皇子的人吧。”

    黑衣男子瞳孔猛地一缩,随即很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实则心里掀起了滔天波澜。整个沧澜国的人都知道三皇子秦云是一名寄山水无心政治的逍遥王子,只是瞒天过海骗过了天下人的三皇子却偏偏没骗过一名也是举世皆知的废物皇子。这让他的杀意更浓,决不能让秦辰活下去,不然三皇子将会有大敌了。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好了,让你多活了这么一会儿你也该知足了。”

    秦辰不可置否,他这么做就是为了彻底确定三皇子是那一股隐藏的势力,而黑衣男子先前的表现便已经让他已经再没有了一丝怀疑。听到黑衣男子的话后却是转过背对着黑衣男子,平静的说道:

    “到现在了你还以为可以杀了我?”看着如此气定神闲的秦辰以及先前秦辰的那一番表现,黑衣男子心中有些紧张起来,不知觉的汗水打湿了手心。

    “杀不杀得了你,只有我的剑才知道。”说完便不再和秦辰多说,手中的长剑再次吐露出了冰冷的剑芒,向着秦辰的后背刺去。

    秦辰也不怠慢,侧一闪,伸手抓住了黑衣男子握剑的右手,整个人轻如燕以其手臂为着力点,紫气若隐若现的右脚行云流水般踢向了黑衣男子的脖颈。

    感受到紫气的霸道,黑衣男子不敢硬接,毕竟脖颈是十分脆弱的,体往后一仰,秦辰的右腿悬之又悬的从他脸上划过,而秦辰右腿划过的气劲却是撕掉了黑衣男子的蒙面黑巾,露出一张中年男子的脸,平凡的实在没有丝毫特点,属于那种放到大街上不一会你就再难找出的人。

    两人分而立,秦辰不在留手,紫sè的帝道之气运转全,黑衣男子也是全元气都调动起来,元器长剑吞吐剑芒,就是秦辰也不敢硬接。只是忽然秦辰一动,黑衣男子握剑的手一下失去了知觉,而后便听见几米外“嗡嗡”的作响声,长剑已然脱手。

    “你可愿诚服与我?”

    “怎么会···这么快”黑衣男子好像没有听见秦辰的话,怔怔发神,太快了,他相信刚才如果秦天攻击的是他的头或者心脏,他现在已经是死人了。随即醒悟过来,他绝对杀不了秦辰了,连逃跑都没有勇气。

    “哼,你休想。”

    说完黑衣男子牙齿一紧,顿时脸上便被黑sè覆盖。临死前的黑衣男子看着黑夜中的那一白sè,他觉得是那么的亮,随后便彻底断了气。

    秦辰静静的看着这不知姓甚名谁的黑衣男子,叹了口气,其实以他的速度是可以制止他服毒的。只是他也知道即便救下他也无用,倒不如成全了其一片忠心。

    感慨了一番,秦辰乘着夜sè便离开了这不知名的小树林,向着沧云城外的一个小镇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帝道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