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云兰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爱琴天海 书名:帝道风云
    云兰湖畔,清风微拂,平静的湖面漾起缕缕轻波,远方天水交接之际时而传来几声悦耳的脆鸣,清澈的湖水洗涤着柔嫩的柳枝,一幅chūn意怏然的场景。

    广阔的湖面可见不少船只停留,显然云兰湖美丽无瑕的chūn景吸引了无数的文人墨客到此,吟诗作对,一展才华。

    一白衣胜雪的秦辰站在其中一条并不起眼的小船船头,静静的看着远处平静的湖面,平静的面容带着些许微笑,刀削的面盘嵌刻着一双看尽尘世的深邃眼眸,微风轻拂,衣角轻摆,站在船头的秦辰给人一种和谐的感觉,仿若天人合一一般自然和谐。

    这时,远处的湖面上,一条大船似乎向着秦辰的小船方向驶来,这条大船却远非是秦辰所在的小船相比。此船通体是由上等的青阑木所制,坚硬沉稳却又不会影响速度。在这湖面上的众多船只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大船船头也站着一名年轻人,蟒袍玉带,上隐隐一种上位者的气势,非富即贵。年轻人长得十分魁梧,国字方脸,仔细打量便可见其面容与秦辰有几分相似,只是秦辰与此人相比,显得十分的单薄。

    若有人看见便会认出这是沧澜帝国的天才皇子四皇子秦风,乃是秦辰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只不过虽是亲兄弟,可两人差距却是宛若鸿沟。

    秦辰在沧澜帝国皇子中排行第九,其母惠妃在产下秦天后便去世了,秦辰自幼便被断定此生无法修炼。无法修炼也就是意味着实力低下,虽然不能修炼也可以成为治国安邦之才,让人不能轻视。

    然而在这以武立国的沧澜,无法修炼的皇子在人们看来那是不可思议的。沧澜皇族秦家嫡系的所有人都是习武天才,修习的真皇元诀乃是秦家老祖秦傲天所创。秦傲天千古奇才,千年前建立了庞大的沧澜帝国,差点便完成了前无古人的壮举——一统天元大陆。

    然而就在其快要一统的关键时刻传闻踏破虚空白rì飞升而去,在接下来的rì子里沧澜帝国面临了巨大的挑战,先前被秦傲天攻克的领土上纷纷起义。沧澜帝国一国独尊的局面就在秦傲天不见的短短几十年,随着天元大陆群雄并起而烟消云散。

    尽管沧澜帝国依旧存在,却不复昔rì雄风。如今的天元大陆乃是四大大帝国并立,五个王国共存的局面。

    如果秦辰生在普通人家,也许没有人会在意,毕竟天元大陆上个人之力再强那也无法与军队抗衡,除非是修炼到秦傲天那般境界白rì飞升,举手投足都有覆山倒海的威力。

    秦辰在沧澜帝国,至少是在沧澜帝国高层内那就是废物的代名词,因为除了无法修炼外,人们也没有听说秦辰有其他的什么傲人之处,也许唯一的长处就是长得还不错吧。只不过现在年龄尚小,才十四岁,人们倒是没有太多说法。

    “废物。”秦风在心里冷哼了一声,以他对秦辰的了解,秦风知道秦辰绝非如世人眼中那般。因为他这个沧澜天才都从未看透过秦辰这个“废物”。

    然而秦辰无法修炼秦风却是坚信不疑的,首先不说他在秦辰上根本感觉不到元气的存在,就凭着沧澜帝国至高守护神秦留守定下的结论,他也是不会有怀疑的。

    秦留守,乃是上代皇帝也就是秦风二人的爷爷的结拜兄弟,更是被赐予了皇姓。此人在上代皇帝死了后便一直坐镇沧澜皇宫,除非有灭国之危,平时都在皇宫深处静修,不会轻易插手皇宫事务,一修为深不可测,而所有皇子的资质都是由他亲自定下结论。

    看着越来越近的秦辰,秦风脸上也透出了一丝笑容,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秦辰的声音传来,

    “四哥,下来吧,你的船太高,我上不去。”

    “好,你们都留在船上,我一人下去。”说完便纵一跃,跳到了秦辰所在的小船,然而以秦风魁梧的材,以及从高船上跳下的下坠之势,小船却是没有丝毫动静,由此可见秦风对元气的控制已然达到了相当的火候。

    “四哥,你如今到达何种境界了?”看着秦风从那高船轻松跳下,秦辰随口问道。

    “初元巅峰,半只脚踏入聚元境。”秦风说起自己的修为,脸上也有了一丝自傲。

    的确,以秦风还未过chéng rén之礼的年龄,确属于天才之流,人中龙凤了,整个沧澜国年轻一辈都隐隐是执牛耳的存在了。

    可秦风这番傲人的成绩秦辰听后却只是笑了笑,仿佛没有什么了不起似的。不过以秦辰现在的实力,秦风的那般成就确实也不用怎么在意,只不过秦辰却是所有人眼中的废物而已。

    看到秦辰的这般反应,秦风觉得没有丝毫的成就感,饱受打击的秦风苦笑着说道:“九弟,整个沧澜帝国,除了守护神外,怕也只有你对我的这番成就没有感觉了。”

    “好吧,四哥,你这般修为进境其实已经很厉害了。”

    听到秦辰这好似安慰的话语,秦风没了脾气,摇了摇头对秦辰说道:“九弟,你找我是有什么事,还弄得这么神秘。”

    “四哥,再过几rì就是你的chéng rén礼了吧,听说父皇那rì将会为你和梦然姐姐赐婚,没错吧。”

    听到这,秦风脸上又有了笑意,“是啊,我与梦然青梅竹马,而右相也是比较支持我,所以请求父皇为我们赐婚,父皇也十分赞成。”想到那一抹倩影,秦风眼里流动着柔

    天元大陆,十八岁便成年了,而大陆的人们对chéng rén之礼是十分看重的,而沧澜的皇子们,更是成年后便可以真正的入主朝堂,担任要职,不再是闲散的皇子,所以秦风现在可是chūn风得意。

    看着秦风那满心欢喜的样子,秦辰摇了摇头,说道:“四哥,你还是小心点为妙。”

    秦风听见这句话后,脸sè微变,看着秦辰问道:“九弟,你是知道了什么?”若不是秦辰曾多次提供了一些他都不知道的消息,帮他渡过了数次难关。秦风是绝不会这么问的,毕竟天才皇子的chéng rén之礼,皇帝是十分重视的,有任何人敢捣乱那都是在挑衅皇帝的威严,那后果绝对是严重的。

    秦辰也不答话,只是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交给他。

    “四哥,你回去再看吧,在这儿呆了这么久,不太安全。”

    秦风深吸了一口气:“好,九弟,看来又是你帮我了。”说道到这,秦风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被所有人都“誉为”废物的人竟数次帮他渡过危机。

    “呵呵,我们是兄弟嘛。”听到这句话,秦风心里涌起了一股暖流,就像在所有人将秦辰当做废物的时候,秦风总是坚定地站在他的前替他挡下一切一样。如今的秦辰也会不遗余力的帮他,在这尔虞我诈的皇宫中,即使是亲兄弟也可能在背后捅你一刀,然而他坚信秦辰不会,而他也不会,只因是真正的兄弟。

    “我便看看是谁这么大的狗胆,敢在这种时候还打我的主意。”说完,轻一跃便上了来时的大船,迅速离开了。

    看着渐渐远离的秦风,秦辰也驱船上了岸。

重要声明:小说《帝道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