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靠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雪碧饶命 书名:齐天大王
    狐嘿嘿行了一路,遇见各sè各样的jīng妖,皆喜欢玩扯耳朵吐舌头放的游戏,并且乐此不疲。

    他虽然不知晓具体的况,但是隐约也猜出了些大概。

    殷石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带着他,穿过姹紫嫣红的花圃,来到了一间小木屋前,道:“这就是你的住处,这些花草就是你的任务。”

    狐嘿嘿吓了一跳,放眼望去,整个田野山坡都是迎风摇曳的花儿,根本看不到边际,他苦着脸道:“您想累死我?”

    殷石笑的狡黠:“累死你,我也没有好处,你活着,才是最有趣的。”说罢,扬手扔给他一枚木牌,道:“带上它,可以zì yóu出入这处洞天,不受瀑布制约束。不过你要记住,这里死一颗花,你就要受罚一百鞭,若是闯入不该去的地方,小命直接不保。”

    狐嘿嘿皱起眉头,感觉活不过明天,满脸绝望道:“您还是行行好,杀了我吧。”

    殷石摇头:“我不敢。”

    狐嘿嘿破口大骂:“草.你.妈!”

    殷石眼中含笑,也不恼,看了他一眼,转离去,几步间,已消失无踪。

    狐嘿嘿的神sè恢复平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对体内的影灵道:“这殷石向来心狠手辣,杀人不分是非。我骂他,逆他,他都不敢动手,再次说明我的猜测是对的,只是不知道她何时出现。”

    影灵道:“主人耍了她,她就耍这些jīng怪,这些jīng怪又耍别人,倒是好笑。”

    狐嘿嘿果然笑了,转头看向一朵颤动的灵花,道:“鸟叔,你躲在那里干吗?”

    花丛中突然钻出一只全漆黑的小鸟来,扑腾着翅膀喝斥道:“叫鸟爷!鸟爷在监视你,咋滴,你不爽?”

    狐嘿嘿笑道:“不敢不爽,不过你子下面怎么还压着一只脱毛的小鹤?”

    鸟爷恬不知耻道:“爷看上她了,爷在抚摸她的体,抚慰她的灵魂,撕扯她的衣裙,你少聒噪!”

    狐嘿嘿闭了嘴,不再说话。

    如此,他便在这里住了下来,整rì围着山坡溜达一圈,看看有没有快死的花草,剩余的时间就是躲在木屋中修炼。

    一连数rì,该出现的人并没有出现,倒是那位脾气暴躁的鸟爷,经常扑腾着翅膀在花丛里跳来跳去,练习飞翔。

    “爷能一跳三丈高,可惜就是不能飞,爷表示真心难过。”

    这一rì,狐嘿嘿正躺在山坡晒太阳,鸟爷扑腾着翅膀跳过来诉苦。

    狐嘿嘿嘴里咀嚼着草芽,随口安慰道:“没事,你就当自己是只鸡。”

    鸟爷不干了:“鸡你大爷,你才是只鸡!爷是纯爷们,做鸭也不做.鸡!”

    狐嘿嘿连忙纠正:“此鸡非彼鸡,我的意思是,你是只禽兽鸡。”

    鸟爷大怒:“你才是只禽兽鸡!鸡有这么小巧玲珑英俊潇洒?”

    狐嘿嘿道:“小.鸡.鸡。”

    天空真蓝,鸟爷很烦。

    鸟爷走了,哭着走的,一边跳一边骂:“你大爷的狐嘿嘿……”

    狐嘿嘿不管它,眯着双眼准备睡觉,不远处忽地传来一阵嬉笑声。

    “任师兄,你看这里真美,我们以后就要在这里修炼了,好开心哩。”许凝雪媚的声音,渐行渐近。

    狐嘿嘿睁开双眼,坐了起来,定眼看去,许凝雪高挑的影倚在任一鸣怀里,亲密之极。

    “咦,你看这是谁!”许凝雪最先看到狐嘿嘿,微怔之后,立刻大呼小叫起来,显然兴奋之极。

    任一鸣自然也看到了,讥笑道:“听说这小子被发配去修花了,原来是在这里啊,倒是便宜他了。”

    两人走到近处,停了下来,看着他,目光中皆流露出嘲讽。

    “狐嘿嘿,在修花啊,可真是辛苦你了。”许凝雪咯咯而笑,花枝招展。

    任一鸣更是居高临下,满脸鄙夷:“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修炼的再快,一样是惹人笑话,被人打的落花流水。狐嘿嘿,你见到我们,就没有什么感慨吗?”

    狐嘿嘿感慨道:“真美的腿啊。”

    许凝雪忽然惊叫一声,一把打开了他不知何时放在自己腿上的手,恼道:“下流胚子!”

    任一鸣面上狞sè一闪,扬起手掌就要向着狐嘿嘿扇去,却见狐嘿嘿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拿出小刀抵在口,趾高气扬道:“你打,你打呀。”

    任一鸣不敢打,怒极:“小畜生,敢不敢与我在生死台上一战?到时候必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狐嘿嘿老实道:“不敢。”

    许凝雪冷笑一声,亲昵地挽着任一鸣,劝道:“任师兄,别与这废物一般见识。在你我眼中,他只不过是个如草芥的东西,不必放在心上。待终试过后,他肯定会被宗门淘汰,不是被驱赶出去,就是被发配去做些低的杂活,到时候他既没修为又没有寿命,更没有依仗,比一只烂狗还不如,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而你我,注定要成为宗门的jīng英,前程似锦,所以现在,没必要为这废物动怒,不值得。”

    任一鸣得意而笑:“的确如此,还有半年就要终试,到时候看你这修花匠,是如何如狗一般被人踩的。”

    许凝雪还嫌羞辱的不够,撩了撩前的秀发,媚笑道:“狐嘿嘿,你不是很垂涎我的子吗?可惜啊,癞蛤蟆是如何也不可能吃到天鹅的,我的人是任师兄的,子也是他的,你做梦去吧你,废物!”

    说罢,她刚要对着狐嘿嘿厌恶地吐一口吐沫,却忽地发现,前竟不知何时,多了名黑衣少女。

    邪小邪笑的清丽动人,伸手挽着狐嘿嘿,对许凝雪甜甜地道:“这位姐姐,你是天鹅吗?我看也像,禽兽呗。”

    许凝雪脸sè微变,怒道:“你是何人,竟敢辱骂于我?找死吗?”

    邪小邪一脸羞怯,看了狐嘿嘿一眼,道:“我是他的人,或者说,他是我的人。”

    许凝雪看了两人一眼,顿时发笑,满脸讥讽:“原来是这个废物的女人,看来,你也是个废物了?”

    “啪!”地一声,许凝雪话刚说完,脸上立刻挨了一记狠狠的耳光,邪小邪收回手,满脸无奈:“对不起,我只是不喜欢别人说我的人是废物而已,你应该不疼吧。”

    许凝雪大怒,捂着脸颊暴跳而起,指着邪小邪怒骂道:“小人,你敢打我?今rì便要让你魂飞魄散!”

    说罢,全灵光闪动,面上杀气滚滚,就要向着邪小邪冲过去,同时瞪着旁的任一鸣吼道:“还不快动手帮我教训他们!”

    任一鸣迟疑了一瞬,刚要动手,却突然见眼前人影一闪,“啪!啪!啪!”,还未反应过来,自己的脸上早已挨了几记狠狠的耳朵,子倒飞而出,跌落于地。

    许凝雪更惨,短短一瞬间,脸上犹如放鞭一般,挨了数十道响亮之极耳光,嘴里“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殷石yīn沉着脸,冷冷地盯着倒在地上的两人,像是一头荒蛮野兽,伺机而动!

    许凝雪本要张口大骂,却突然看清了来人,顿时脸sè一变,爬起来跪在地上,哭道:“长老明鉴,那小人先动手打我,您一定要为弟子做主啊。”

    “啪!啪!啪!”她的话刚说完,脸上立刻又挨了数十道耳光,同时殷石猛然一脚踢在了她的上。

    许凝雪尖叫一声,鲜血四溢。

    “瞎了你们的狗眼!这位是邪峰主的大小姐,你们两人如此犯上,莫非是活腻了?”殷石面上涌现出一抹冷酷的杀意。

    任一鸣脸sè大变,“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目光却是不可置信地看向了一旁的狐嘿嘿。

    许凝雪的脸sè更是“唰”地一下,惨白无比,脑中瞬间一片空白,没了任何思想。

    呆了片刻,她忽地把目光也看向了狐嘿嘿,嘴里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狐嘿嘿怎么会认识她……”

    邪云峰为御鬼宗四大主峰之一,峰主邪云花修为高深莫测,在宗内宗外皆享有盛名,连宗主也礼让三分。

    她的女儿,自然是贵无比,无人敢惹,甚至是其余两大峰主,也是见面含笑,不敢随意得罪。宗门内的长老主事等,甚至是那些自命不凡的亲传弟子,见了她也是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冒犯。

    而现在,许凝雪竟然辱骂了她,还要动手教训她,这不是自找死路是什么。

    殷石一脸冷厉,对邪小邪恭敬道:“小姐,要我动手吗?”

    任一鸣与许凝雪子一颤,面如死灰起来,两人的心中同时产生了一种追悔莫及万念俱灰的念头来。

重要声明:小说《齐天大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