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别有洞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雪碧饶命 书名:齐天大王
    chūn雨绵绵,一连数rì。

    就像天上乌云,狐嘿嘿的心有些yīn沉。正在他修炼到《梦靥噬魂诀》的最后阶段时,外面忽然传来了消息,他将继续留在邪云峰,剪草修花,取消了看守牢狱的分配。

    计划的突然落空,让他有着短暂的不适。

    突然变卦,绝非偶然。

    狐嘿嘿怀着心事,修炼的有些心不在焉。

    晌午时分,一名黑衣弟子带来了上面的命令,让他立刻动,赶往碧落源,开始做事。

    狐嘿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跟在黑衣弟子的后面,走了许久,来到了一处瀑布前。

    轰鸣声中,殷石突然出现,挥挥手,黑衣弟子离去,他道:“我来带路。”

    带着狐嘿嘿围着瀑布转了三圈,然后道:“可以进去了。”

    狐嘿嘿看了看前面滚滚而下的银sè匹练,疑惑道:“怎么进?”

    殷石笑的难看,传法道:“双手扯住耳朵,嘴里吐出舌头,撅起.股对着瀑布放个,你自然就可以进去了。”

    狐嘿嘿一怔,再仔细看了他一眼,终于明白过来,却一脸茫然道:“殷长老,我不懂。”

    殷石笑的yīn险:“狐嘿嘿,你懂的。”

    狐嘿嘿坚持:“我不懂。”

    殷石眯起双眼,看着他,面上涌现出一层人的煞气。

    狐嘿嘿嘴角含笑,也看着他,脸上的神平静之极。

    对视良久,殷石终于让步:“好吧,你要怎样,才会懂?”

    狐嘿嘿也开始笑的yīn险:“您教我,我自然会懂。”

    殷石颇为感兴趣地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先做一遍?”

    狐嘿嘿笑道:“弟子愚笨,或许您做数十遍,弟子也学不会。”

    殷石目光一闪,笑了,却是摇了摇头,叹道:“你很聪明,也很胆大,可惜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说罢,他不再啰嗦,伸手轻轻一点,轰鸣立刻停止。

    整个倒挂的瀑布突然脱离石壁,垂直升了上来,九十度转弯后,在两人的脚下架成了一座奔流不息的水桥,连接着山崖两边。

    桥上的水滚滚而流,却不知流向了何处,好似一幅入木三分的诗画,只有感觉,没有实质。

    狐嘿嘿跟在殷石的后,踏上了瀑布铺成的水桥,向着幽深的洞行去,脚下软软的,犹如踩着翻耕的土地。

    洞中突然出现了一只巨蛤,张大着嘴巴,猩红的长舌垂落在地面,铺了一地,像是迎客的红毯。

    殷石踩着毛糙的舌头,面无表地向着巨蛤的嘴里行去,很快进入了它的喉咙,消失不见。

    狐嘿嘿看的新奇,赶紧跟了上去,巨蛤的嘴里长满了花草树木,有的果树上鲜果累累蜂蝶纷飞,他不敢贪恋,继续向前。

    忽地眼前一花,他感觉子重新落在了地面。

    睁眼看去,天空湛蓝,阳光明媚。四处鸟语花香,姹紫嫣红,不远处更有小溪潺潺,青山绿水,好一片世外桃源!

    殷石失去了踪影,田野中多了许多忙碌的修士,狐嘿嘿不着急,慢慢走,慢慢看,心中因为计划落空而起的yīn霾,早已一扫而空。

    前方的田埂上,突然出现了一头壮硕的青牛。它甩着尾巴,悠闲踱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左瞅瞅,右瞧瞧,很是惬意。

    忽然,它下了田,行到了一名正在锄草的弟子面前,竟然如狗一般前腿支地,蹲了下来!

    那名弟子吃了一惊,赶紧双手扯住自己的耳朵,嘴里吐出了舌头,然后撅着.股,对着它“噗嗤”一声,放了个响亮的

    青牛不仅不恼,而且异常兴奋,“哞哞”直叫,嘴角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它玩的兴起,又起行到另一名弟子面前,那弟子如法炮制,照样扯耳朵吐舌头,对着它放了个

    青牛大喜,更加优哉游哉起来。

    狐嘿嘿看的好奇,停在原地不再走了。

    谁知那青牛突然发现了他,立刻怒吼一声,扬起四蹄发疯般地向着他冲了过来!

    狐嘿嘿脸sè微变,不敢犹豫,赶紧落荒而逃,后面的青牛却是猛追不止,好似在追它的杀父仇人一般。

    两腿比不过四肢,很快青牛便追了上来,纵一跃,跳在了他的前面,堵住了去路。

    青牛抬起一只硕大而坚硬的蹄子,狠狠向着他的头颅砸了下去!

    眼看就要头骨粉碎脑浆迸裂,狐嘿嘿福至心灵,慌忙双手扯耳,嘴里吐出了舌头,同时脸上挤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方法果然奏效,他的模样刚做出来,青牛的石蹄立刻止住了势头,停在了他的头顶上,同时一双圆鼓鼓的眼珠,滴溜溜地瞅着他。

    狐嘿嘿见其蹄子并没有放下来,只得转过子撅起.股,对着它狠狠放了个没有声的,然后转看着它,满脸讨好的笑容,表示自己也是按规矩办事的人。

    无声过后,青牛一怔,果然把蹄子缓缓放了下来。

    然而片刻之后,它粗大的鼻翼使劲动了动,突然牛脸一变,勃然大怒起来,猛然扬起两个蹄子,轰然向着狐嘿嘿的脑袋砸了下来!

    同时牛嘴里暴怒地吐出了让狐嘿嘿幡然醒悟的人话来——“真他.妈的臭!”

    狐嘿嘿追悔莫及,闪而逃,一边逃一边喊救命,田中劳作的修士视若无睹,看也不看他一眼。

    待奔到一颗大树下时,他慌忙跳上树干,使劲往上爬,却是“哧溜”一声,又落在地上。

    定眼一看,他破口大骂起来,原来树是好树,树皮却没了影儿,只剩下光溜溜的树干,明鉴照人。

    狐嘿嘿又气又急,正要围着光溜的树干转圈,却见青牛停在了原地,愤怒地瞪着他,粗大的鼻翼一张一翕,冒着气,却是没有过来。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想要飞呀飞却飞也飞不高……”

    头顶突然传来了一阵嘶哑难听的歌声,狐嘿嘿吃了一惊,抬头看去,一只全漆黑的小鸟立在细小的枝桠上,双翅使劲儿扑腾,却是飞不起来。

    青牛听到歌声,低哞一声,转而去。

    狐嘿嘿惊讶地看着小鸟,道:“你会说人话?”

    小黑鸟不高兴了:“你才不会说人话,你个鸟人!”

    狐嘿嘿笑道:“我不是鸟人,不过我会鸟语。”

    小黑鸟不相信:“那你说说鸟语。”

    狐嘿嘿道:“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叽你大爷个喳喳!”小黑鸟怒了,“你那是二.麻雀在叫chūn!”

    狐嘿嘿讪讪一笑,道:“说实话,鸟叔,你能帮帮我吗?”

    “叫鸟爷!”小黑鸟喝道。

    狐嘿嘿老实道:“鸟爷,你能帮我指一下路吗?”

    小黑鸟意味深长一笑,道:“求爷办事,是有潜规则的。”

    狐嘿嘿脸sè微变,赶紧捂住自己的菊.花,怏怏道:“我怕你钻进去,出不来了……”

    小黑鸟一脸鄙夷:“放你大爷的,yín.货sè!爷的潜规则是让你扯耳朵吐舌头,撅起.股放!”

    狐嘿嘿松了一口气,却是有些犹豫:“可是我的……”

    “甭废话,快放!”小黑鸟打断道。

    狐嘿嘿不再迟疑,双手掐住耳朵,嘴里吐出舌头,转过来撅起.股,对着它就狠狠放了个不响的

    小黑鸟嘿嘿一笑,满意地点了点头,刚要张开嘴巴说话,突然脸sè一变,口中失声惊呼:“我.靠——真他爷的臭!”

    说罢,脑袋一歪,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齐天大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