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挑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雪碧饶命 书名:齐天大王
    翌rì,天刚亮,洞外传来了许凝雪的呼喊声。

    狐嘿嘿嘴角微弯,结束了一晚的修炼,起开门,门外站着高挑动人的少女,以及一名相貌俊朗的青年。

    许凝雪似乎忘记了昨rì的不愉快,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道:“狐师兄,咱们一起去逛逛吧,刚好午时一起去碎花台听法。”

    狐嘿嘿没有立刻答应,把目光看向了她后的男子。

    许凝雪让开子,嫣然一笑,介绍道:“这位是襄国京都三大世家之一,赫赫有名的任家大公子任一鸣师兄。狐师兄,咱们都是昨rì新入门的弟子,应该相互提携才是。”

    狐嘿嘿露出笑容,刚要打招呼,却见任一鸣别过头去,一脸鄙夷,对许凝雪道:“许师妹,我们两人去逛就是了,何必叫上一个出低微的小子呢?坏了气氛。”

    许凝雪瞥了一眼狐嘿嘿,见其并无丝毫尴尬,仍是面露笑意,不微怔,立刻打圆场:“任师兄此言差矣,狐师兄虽出不好,但是天资过人,如今已有通灵五层的修为了,算得上少年英才。”

    任一鸣鼻中冷哼一声,满脸不屑:“随便一个山旮旯出来的就是少年英才,许师妹未免太抬举他了。”

    许凝雪笑的单纯:“任师兄既如此看不起狐师兄,莫不是想要与其切磋一二?”

    任一鸣傲然仰头,斜睨了狐嘿嘿一眼:“谅他也没有那个胆子,山野村夫,就算修炼的快,也没有什么好的功法,最多会些三脚猫的法术而已。”

    “三脚猫?”许凝雪捂嘴偷笑,斜眼瞅着狐嘿嘿。

    面对着赤..的挑衅与侮辱,狐嘿嘿笑的淡然,老实道:“任师兄太抬举我了,其实我连三脚猫的法术的都不会。”

    他实话实说,许凝雪却以为他故意示弱,笑道:“许师兄不要妄自菲薄,任师兄也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咱们走吧,听说邪云峰的景sè堪比仙境呢,不看可真是可惜了。”说罢,对着任一鸣使了个眼sè。

    任一鸣冷笑一声,瞥了狐嘿嘿一眼,率先而去。

    许凝雪撩着前的秀发,对着狐嘿嘿媚一笑:“狐师兄,走吧。”

    狐嘿嘿一笑,跟了上去,不忘看一眼她那修长的双腿。

    “狐师兄,你别生气哦,任师兄就是那样的人,对山野之人有些偏见。”两人走在后面,许凝雪安慰道。

    狐嘿嘿笑的意味深长,深深看了她一眼,不回话,心里却暗暗冷笑。

    小小伎俩,他岂会看不穿?

    今rì之事,定然是她早已设计好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她想做渔翁,却是不可能的。

    狐嘿嘿看的透彻,并不上当,并且自的确没有实力,自然不会自取其辱。

    邪云峰上怪石嶙峋,落英飞扬,更有飞泉瀑布,鸟语花香,果真是人间仙境。

    远处白云缭绕,蓝天澄澈,近处仙鹤飞舞,异兽嬉戏,仙气扑面,哪里像是一座魔宗的山峰。

    三人看的眼花缭乱,看的心旌神摇,似乎早已忘记了方才之事。

    时间飞逝而过,很快到了午时,三人赶到碎花台,这里已坐满了前来听法的弟子。

    三人随意寻了个空处,坐了下来,狐嘿嘿故意坐在了任一鸣的边,憨厚而笑。

    任一鸣瞪了他一眼,满脸厌恶。

    随着一声清脆的钟鸣,众人立刻安静下来,远处落花飞扬,碎花台上突兀地出现了一名黑衣男子。

    “我叫厉桀,是这次传法的长老。既然人已到齐,那么本长老现在就开始传法了,不仔细听教的,严惩不贷!”黑衣修士不啰嗦,简短地说了开场白,开始传法了起来。

    “今rì传授你们的功法,是我御鬼宗的基础法诀《御鬼诀》,只有修炼了这门功法,你们才能轻易捕捉yīn魂鬼怪,而为己所用。御鬼之术,威力无穷,以法奴役,以血祭炼……”

    厉桀滔滔不绝地说教起来,众弟子聚jīng会神,愈听愈喜,愈听愈兴奋。

    任一鸣听得入神,恨不得立刻修炼起来,一双眼眸闪闪发光。

    狐嘿嘿听了几句,忽然凑近任一鸣,低声道:“任师兄,你是不是喜欢许师妹?”

    任一鸣一怔,恼怒道:“管你何事!休要说话,打扰我听法。”

    狐嘿嘿笑的很贼:“任师兄别恼,其实我也喜欢许师妹的,你看她,材极品,双腿更是修长,玩起来滋味一定很棒。”

    任一鸣鄙夷道:“就你,还癞蛤蟆想吃天鹅?”

    狐嘿嘿连道:“不敢,不敢,不过任师兄若是玩她的时候,可否叫我一起?我看看,饱饱眼福也好。”

    任一鸣亢奋起来,偷看了一眼正专心听法的许凝雪,脑海中浮现出她脱光衣服的画面来,嘴角不露出了yín.笑。

    狐嘿嘿继续道:“任师兄我教你几招,捆绑,滴蜡,鞭打……许师妹可是极品修仙女子,绝对是完璧之,任师兄可真有福气了。”

    任一鸣飘飘然起来,斜睨着他,压低声音道:“小子,识时务的。放心吧,到时候我玩腻了,自然会让给你。或者咱俩一起玩,嘿嘿,女人就是用来玩的,别看她那一副清纯样儿,实则sāo的很。”

    狐嘿嘿作大师模样,道:“任师兄,你知晓几门技巧,要不要我教给你?我会三百六十一种,种种jīng品,保管你yù仙yù死,意犹未尽。”

    任一鸣来了兴趣:“说,快说有哪几种技巧?”

    正在两人相谈甚欢之时,台上突然响起一声怒哼,随即一道人影飞扑而下,瞬间把两人抓上了台,扔在了地上。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在说什么!老子辛苦传法却不认真听,莫不是活腻了!”厉桀大怒。

    任一鸣吓的脸sè发白,赶忙跪地磕头,刚要把责任推到狐嘿嘿的上,却见狐嘿嘿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满脸委屈道:“长老恕罪,都是弟子的错,不该听任师兄说笑的。”

    任一鸣又惊又怒:“好你个小畜生,竟敢恶人先告状!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

    “啪!”地一声,厉桀狠狠扇了任一鸣一耳光,满脸煞气:“小小通灵弟子,竟敢在本长老面前放肆!你当这是你家?”

    任一鸣赶紧磕头认错,同时满脸怨毒地瞪着狐嘿嘿。

    厉桀冷笑一声,语气冰寒:“既然你们两人不认真听法,那么就休怪本长老不客气!一人一百耳光,相互抽!老子动手,脏了手!”

    任一鸣气的浑颤抖,瞪着狐嘿嘿道:“小畜生,来!”他自认实力比狐嘿嘿高,自然不惧怕两人相互抽耳光,他要下狠手废了他!

    狐嘿嘿依然笑的出来,他摇了摇头,道:“我不来。”

    厉桀双眼一眯,全煞气滚滚,嘿嘿冷笑:“小子,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任一鸣满脸怨毒,眼露讥屑,台下的众人个个幸灾乐祸,许凝雪更是满脸兴奋,好似看到了最为jīng彩的节目。

重要声明:小说《齐天大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