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送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雪碧饶命 书名:齐天大王
    初chūn,阳光明媚。

    漫山的积雪还未融化,嫩绿的小草悄悄发芽,狐嘿嘿辞别了的山中的狐朋狗友,向着群山密集的更深处行去。

    狐大粗跟在后,心思翻涌。

    出了虎头山,迎面而来的是一条险峻的峡谷,两人停住了脚步,准备说些分别后的话,可是却同时陷入了沉默。

    良久,狐嘿嘿先开了口,笑道:“爷爷,你裤子穿反了。”

    狐大粗微怔,低头一看,老脸微红:“我故意的。”

    狐嘿嘿大笑,挥挥手,转就要离去。

    狐大粗终是没忍住,道:“嘿嘿,你就没有什么事要问我吗?”

    狐嘿嘿停住脚步,静了片刻,摇了摇头。

    狐大粗叹息一声,目光投向了深山里很远很远的地方,自顾自地道:“我所做的一切,所教授你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她……”

    狐嘿嘿忽然转过来,对着他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认真道:“你是狐嘿嘿的爷爷,永远都是。所以你的心愿,孙儿会为您了却,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狐大粗双眸一亮,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狐嘿嘿赶紧站了起来,转便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峡谷之中。

    狐大粗用力眨了眨眼睛,终于没使老泪落下。

    狐嘿嘿跑的远了,回头看去,爷爷的影已消失在了远处的薄雾中。他低下了头,神忽然变得有些落寞起来。

    五六岁前的记忆一片空白,之后,爷爷就一直训练他。

    教授功法,锻炼心狠手辣的xìng子,叮嘱他少说话多观察,教诲他对谁都抱有戒心,只相信自己……

    一切的一切,原来都只是为了今天,让他加入御鬼宗,救人。

    御鬼宗既是天下第一魔宗,那么jīng妖自然不能随意接近,狐大粗为白狐,空有一本领,却是不能救助主人。

    于是,他辛苦十几年,培养了他。

    既然狐嘿嘿可以加入御鬼宗,那么不言而喻,他不是jīng妖,更不是一只像狐大粗一般的狐狸,他是人。

    不用狐大粗多说,狐嘿嘿在那晚,早已明白了一切。他是一只拥有着高贵血统的小狐狸的谎言,不攻自破。

    他有绪,但是他没有怨恨,爷爷始终是爷爷,不管他是狐是人。

    狐嘿嘿愿意为他做一切事,哪怕是死。

    狐大粗感动的眼泪,他不愿意看到,因为他认为自己所答应的事,理所当然。

    爷爷的心愿,自然就是他的心愿。

    峡谷里死一般的寂静,前方的路上,盘着一条白蛇,张嘴吐信,煞是可怖。

    狐嘿嘿停住了脚步,道:“你来了。”

    光芒一闪,白蛇变成了白衣少女,白素贞笑的清澈:“我来送送你。”

    狐嘿嘿与她并肩走着,道:“你娘放心你出山?”

    白素贞向着峡谷的上方看了一眼,笑道:“她在山上看着我们呢。”

    狐嘿嘿抬头看去,一名素衣妇人如雕塑一般立在陡峭的山腰,静无声息。

    狐嘿嘿笑了笑,道:“你娘真美。”

    白素贞很开心,米牙雪白:“那我呢?”

    狐嘿嘿轻轻摇了摇头:“太嫩了。”

    白素贞也不生气,笑嘻嘻道:“原来你喜欢老的呢,像上次那个满皱纹的老婆婆……”

    狐嘿嘿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道:“我爷爷对你说的?他不是答应我不外传吗!”

    白素贞笑的欢:“他偷偷对我娘说的,然后我娘又偷偷对我说了,我又偷偷对小枫说了,小枫又偷偷……反正大家都知道了。”

    狐嘿嘿恨的咬牙切齿:“狐大粗真卑鄙!”

    两人行了一会儿,白素贞见他气消的差不多了,方低声道:“嘿嘿哥,我与你说件事,你不要生气。”说罢,脸蛋儿红了起来。

    狐嘿嘿道:“说。”

    白素贞扭捏了一阵儿,道:“我寻到我的救命恩人了。”

    狐嘿嘿怔了怔,道:“就是你小时候贪玩,被人捉了要炖成蛇汤,结果被一个路过的牧童救了,那个牧童?”

    白素贞喜滋滋地点头:“就是他。”

    狐嘿嘿耸了耸肩:“然后呢?”

    白素贞明眸含羞:“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曾经发誓要以相许,嫁于他作妻,所以……所以明年,我不能与你睡了,对不起了……”

    狐嘿嘿抬头看了看上面,道:“你娘的意思?”

    “我娘也同意了,她从小便教导我要知恩图报,所以很赞成我这样做。”白素贞低下了头。

    狐嘿嘿沉默下去,过了片刻,方笑了起来:“这样很好啊,我也很赞成,恩人嘛,肯定要以相许了。”

    白素贞抬起头来,开心道:“你不生气?”

    狐嘿嘿笑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生气。”

    白素贞挨近他,喜道:“我就知道嘿嘿哥好。”

    狐嘿嘿勉强一笑,不再理睬她。

    正在此时,前方突然跳出一名绿裙少女,手中挥舞着长鞭,厉声喝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菊.花台!”

    白素贞左顾右盼:“这里有树吗?”

    狐嘿嘿却是极为好奇:“何为菊.花台?”

    绿裙少女冷着脸,竖着眉,作凶神恶煞样,喝道:“少废话!菊.花台就是.股,我要从你们的.股吸取你们的jīng气,快快撅起来!”

    狐嘿嘿皱着眉头,听话地把.股撅了起来,绿裙少女刚走到近前,只听“噗”地一声,狐嘿嘿对着她放了个响亮无比的

    绿裙少女吓了一跳,急跳而开,怒道:“你小子使诈?”

    狐嘿嘿道:“我屎炸。”

    绿裙少女捏着鼻子,满脸厌恶之sè,把目光看向了白素贞,道:“你干净,你撅起来让我吸。”

    白素贞撇了撇嘴,脚下一动,人已到了绿裙少女的面前,刚要伸手抓住她,却抓了个空。

    绿裙少女脸sè发白,出现在了不远处,瞪着一双灵动的眸子瞅着白素贞,道:“原来是同类。青山不改,流水长流,咱们来rì在碰头,小青走也!”说罢,文绉绉地对着两人拱手行了一礼,突然变成一条巨大的青蛇,呼啸而去。

    “有意思。嘿嘿哥,不送你了,我去追她了,记得有时间回来看我。”白素贞双眸一亮,对狐嘿嘿招呼一声,立刻追了上去。

    狐嘿嘿怔了怔,忽地想起一事,大声道:“小贞,你那恩人叫什么名字?”

    白素贞的回话漾着整个峡谷:“许仙……”

    “许仙?”狐嘿嘿念叨几声,神sè怅惘。

重要声明:小说《齐天大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