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狐狸精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雪碧饶命 书名:齐天大王
    寒冬,除夕之夜。

    雪花飘落,北风凛冽,虎头山下的一处村落,灯火通明,炊烟袅袅。各家关上了门,闹地围在炭火前包饺子,人人脸上洋溢着喜悦。

    孙大山坐在乎的榻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看着妻子和女儿说笑着包饺子,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他随口插上几句,惹得妻女齐声发笑。

    “咚!咚!咚!”

    正在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同时一个陌生而苍老的声音传来:“可有人在家?”

    孙大山微怔,与妻子相视一眼,确定不是熟悉之人,方带着疑惑下了榻,拖拉着鞋子前去开门。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股冷风夹带着雪花扑面而来。孙大山缩了缩子,定眼向着门外看去,皑皑白雪的映照下,看的清晰,门口畏缩着一名须发花白的老者。

    “老人家,可有事?”孙大山上下打量着老者,确定他并不是本村之人。

    老者从袖子中拿出了双手,呼着气搓了搓,向着他后的屋里张望了一眼,方尴尬一笑,道:“主人家,叨扰了。实不相瞒,小老儿深夜走亲戚,却在这深山中迷了路,天寒地冻,无处可去,幸好发现了山脚下这个村落,不知好人可否救小老儿一命?”

    寒冬腊月,大雪飞扬,北风呼啸,若是让一个老者瑟缩在野外一晚,当真是要了他的老命,因而老者言救命。

    孙大山得知缘由,又见他体单薄,冻得瑟瑟发抖,哪里还会拒绝,立刻对屋内的妻子呼喊一声,连忙搀扶着老者,带着他进了屋。

    老者鼻子嗅了嗅,目光看向了炭火前的那盆饺子馅,立刻眉笑颜开:“你们在包饺子啊,小老儿也来帮忙。”说罢,不容主人家客气,立刻行到那里坐了下来,却是挪了挪凳子,离炭火远了些。

    “青儿,去把大门关了。”孙大山见老者帮忙,也不好意思歇着,连忙搬了个凳子在他旁边坐了下来,一起包饺子。

    少女应了一声,“噔噔噔”地跑出去关门,苗条的材晃的老者眼中一亮。

    “那位是恩公的女儿啊,生的可真是水灵,可有人家了?”老者一边包着饺子,一边随口聊着。

    孙大山憨厚地笑道:“年龄还小,过完年才满十五,她母亲还有些舍不得,再拖一年吧。”

    此时少女关好了门,进了屋,老者抬起一双发亮的眼睛看了她一番,嘴角露出了一抹旁人不易觉察的笑。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孙大山一家三口与老者一起包着饺子,相谈也颇为融洽,然而很快,他的妻子察觉到了异样。

    盆中的饺子馅越来越少,而包成型的饺子却不见增多,数量与老者还没有来的时候几乎差不了多少。

    饺子呢?去了哪里?孙大山的妻子心中开始纳闷。

    她不动神sè,继续埋头包着剩下的饺子,同时偷眼盯向了对面的老者。

    片刻,她的脸sè开始发白了。

    昏暗的灯光下,老者一边与孙大山闲聊,一边包着饺子,随即趁人不注意,快速把饺子塞进了嘴巴里,胡乱咀嚼了下,一口吞了进去。

    同时他意犹未尽地着嘴唇,嘴角露出了两颗若隐若现的尖利獠牙!

    孙大山的妻子看的心惊胆骇,却是不敢声张,生怕惊动了这妖物,伤害了自己的家人。

    吞食生饺,嘴有獠牙,不是妖物是什么!

    祖上几代,蜗居这群山老林之下,老一辈曾说,这老山中钟灵奇秀,深幽荒芜,肯定会修成许多jīng妖,并且村中也曾出现过许多荒诞离奇之事。孙大山的妻子听闻了许多,却是半信半疑。

    现在看来,确有其事。

    她竭力压下心头的惊骇与慌乱,抬起头来,对老者勉强一笑:“不知老人家是哪里人士?”

    老者刚咽下一个饺子,眼中隐有笑意:“虎头山。”

    孙大山哈哈大笑,以为老者故意开玩笑,道:“原来老人家是深山隐士啊。”

    他的妻子却是笑不出来,子竟有些微微颤抖,她站起来,行到炭火前道:“我来添些火。”

    说罢,她突然端起一炉炭火,猛然向着旁边的老者狠狠砸了过去,嘴里颤声尖呼:“他不是人!他是妖怪!”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孙大山和少女脸sè大变,脑中却是一片空白,不知作何反应。

    眼看炭火如雨般袭来,老者嘿嘿一笑,伸手画个圆圈,稳稳把那些滚烫的火炭接了下来,然后放在了地上。

    他拱手对孙大山行了一礼,道:“小老儿只是想趁着除夕来讨些东西吃,并无歹意,既然被你内子识破,小老儿只得告辞了。”随即扔出一枚金钱,笑道:“多谢招待,味道不错。”

    说罢,子一晃,掠出了门,跃上院墙,消失不见。

    一家人看得目瞪口呆,瑟瑟颤抖。

    老者出了村落,已变成了一只浑雪白的狐狸,它踏着脚下松软的白雪,向着虎头山掠去。

    刚到一处山坡的树下,它立刻停了下来,再次幻化成了人形,满脸诧异地对着树下的少年道:“嘿嘿,你怎么也来了?”

    少年慵懒地依着树干,仰着头,仍凭雪花落在那俊秀的脸颊上,道:“无聊呗。”

    老者耸了耸肩,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双眼光彩熠熠:“孙儿,那家少女爷爷已见过,生的不错,今晚你直接去采撷便是。”

    少年张嘴含了几片雪花,点了点头,却不说话,沉默许久,方道:“爷爷,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老者眼中闪过一抹狡黠,道:“问吧,不想说的,我绝不会说。”

    少年笑了笑,道:“为何从小到大,你除了《采yīn九诀》之外,不再教授我任何一件功法呢?”

    老者咧嘴一笑:“睡女人可长生,还有什么功法比这件功法更好呢,我只传你最好的。”

    少年嘴角微弯,他不相信,却也不再追问,继续下一个问题:“爷爷,既然我也是一只狐狸,为何我不能像你一样变回真呢?”

    老者双眼微眯,道:“你与我不同,你虽然是我的孙子,但是却继承了白狐中最为高贵的血统,从小便与人无异,等到修为够了,自然能够变为狐。”

    少年眼中含着狡猾的笑意:“好吧,我就当作你说的是真话。不过爷爷,我可不可以换个名字?狐嘿嘿,多难听啊。”

    老者笑道:“嘿嘿啊,其实你的名字算是比较好听的了,你知道你爹爹叫什么名字吗?”

    狐嘿嘿来了兴趣,道:“你可从未对我说过。爷爷你叫狐大粗,难道爹爹他叫狐大壮?”

    “没文化真可怕。”老者嘲讽一句,得意道,“他叫狐毛多,是爷爷给他取的。”

    “低俗!”狐嘿嘿撇了撇嘴,忍不住道,“为何我们一家三代的名字都与下流有关呢?嘿嘿,大粗,毛多,真几吧低俗!”

    狐大粗嘿嘿一笑,道:“你娘的名字才低俗呢,那可不是你爷爷我取的。”

    “她叫什么?”

    “狐乃大。”

    狐嘿嘿嘴角的肌抽了抽,赶忙转移话题:“爷爷,你刚刚看的那名少女,腿长不长?你也知道,腿不长的,我没兴趣。没兴趣,自然也不能持久,不能持久,自然也采撷不到多少yīn灵之气。”

    “放心,不仅腿长,而且材极好。”狐大粗竭力惑。

    漫天的雪花,依旧静静地飘扬,不远处的村落,灯火相继熄灭。

    夜,越来越深。;

重要声明:小说《齐天大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