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8、排毒

    排了一次不够,又排了两次,三人才觉得舒畅了,虽说没觉得更加神清气爽,但他们都相信了苏温洛的话,这一桌子菜是可以排毒的。

    于四做足了暴发户的姿态,从公文包里拿出两摞钱摆在餐桌上,“一万饭钱,一万小费。洛哥,以后我天天中午就当这儿是食堂了。”

    苏温洛毫不心虚地将两摞钱划拉过来放在自己前,点了点头,“你不来我怎么赚钱啊?反正一天一两万,我一年的租金出来了不说还能净赚个几十上百万的,这一年也就足够花销了,孩子的粉钱也攒出来的。”

    对苏温洛一向有些许看法的小鱼也又给自己倒了杯苹果酒,赞道:“骆驼,将你当小人看,是哥哥以前看走眼了。来,走一个。”

    苏温洛举杯跟他一碰,仰头喝光。

    鹏子食指敲击着膝盖,说道:“我那部戏已经在片场开拍了,你要是方便,做饭的时候多做出两份盒饭来,我天天派人过来取。不能光让于四一个人沾光啊。两份盒饭我也给你一万块钱。”

    苏温洛点头,这好啊,一点儿多余的事儿都不用费,还省心,要不,他就做盒饭也成,“对了,鹏子提醒我了。说实话,我这好东西让别人吃了我还真不怎么乐意,干脆我一天就做三份盒饭卖给你们。我多省事儿。”

    “爷不吃盒饭!”于四不干了,“端着盒饭吃太没有美感了。他们俩是蹲片场一点儿人样都没有了,我可不干这事儿。洛哥你放心,我也就带着段三、王二他们来,我能管住他们让他们不多嘴。洛哥,没人陪我吃饭我可没有胃口,就这么定了啊。”

    苏温洛倒也同意了,只是慎重地告诫他们除了这几个人和他的几个发小、辛辛的几个朋友以外,再也别告诉别人了。陌生人来了,他苏温洛也绝不会动手料理食材的,至于菜蔬的来源任何人都不许过问。

    三个人自然是应下了才各自离去。他们可不是苏温洛这样的无业游民。

    傍晚的时候,苏温洛扶着穆辛的胳膊让她在四合院里走了走。四合院实在不算大,不过四处有围墙,对于穆辛这个没有安全感恐惧人群的准妈妈来说,却是再好不过了。

    约莫着一天的运动量足够了,穆辛缓缓地在苏温洛的搀扶下回了正房客厅沙发上坐下。

    “老公,开始给儿子想名字吧?”

    “哎哟喂,我都想了好几个月了,起了一万个名字又都觉得不够满意。”

    穆辛自己也有这种感觉,想要给儿子最好的。可什么叫最好的?有个定定量的概念不?所以这根本是个达不成的任务。

    “老公,我们把菜做给大华、虫宝他们吃没有关系吧?”

    “没事儿,那些人知道咱们有秘密也会咬紧牙关帮咱们保密的,再说我可以借口说搭上于四的线儿弄来的一些特供蔬菜,他们又不至于刨根问底儿。”

    穆辛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她因为一直没将好东西给闺蜜使用觉得自己太过自私凉薄,总算温洛能够想到开餐馆的主意。

    晚上八点的时候,苏温洛的发小大华、七环、小六子和穆辛的好朋友虫宝、玲玲都到了苏温洛新租的四合院。

    还是小六子最贫,在小天井溜了一圈回到西厢房雅间的时候,砸吧砸吧嘴说道:“洛哥,神了你啊?这地儿咱以前可进不来。发财了是不是?我就知道咱嫂子有帮夫运。”

    苏温洛得意地一笑,“那你看看。今天买了个刮刮乐,我还中了一千块呢。你嫂子是我的女神,我以后每天供着她。”

    七环最近事业顺遂心舒畅,猥琐的气质尽去,如今打扮得也人模人样,腋下夹个公文包,说他是个小律师、小科长还真有人信。他乐呵呵地看了看穆辛的肚子,对着苏温洛十分艳羡地说道:“洛哥,你这命还真是自打你结了婚、我嫂子怀了孕才变好的。我最近认识一活佛,你说我皈依怎么样?”

    小六子将嘴里头的苹果酒一喷,“七环,你可是最能吃喝酒的,怎么皈依啊你?别以为手腕上一串佛珠你就是文化人了?话说,你手腕上的叫菩提子吧?我看好多人最近都玩儿这个。”

    “去去去,”七环将攀着他肩膀的小六子推到一边,“别凑我这么近,我今天这西装刚上儿的,老贵了。”

    “稀罕!”小六子嘴里这么说着,到底离他远了点儿。他们这起子人都是从小玩儿到大的,对兄弟间从来不小气,可没有人有败坏东西的习惯,实在是俭省惯了。

    七环脱下西装外放在了雅间的一个空椅子上,才将左手上的108颗8毫米六瓣的金刚菩提子摘下来递到小六子手上,“我也不懂那么多,只是最近片场的几个演员卸了妆都带着佛珠,我就故意不懂装懂,上潘家园儿花大价钱买了一串,说是什么矮桩、红皮、齿,我也闹不太明白。只是你别说,我带了佛珠之后,别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貌似尊敬了不少。”

    小六子吐槽:“你就装文化人吧,我劝你还是赶紧充充电,说不定哪天就有人上来跟你攀谈,你怎么着肚子里也得装点儿货啊。”

    七环将盘的略红的金刚菩提子又戴在了手腕上,转头一看,呦呵,大华和两个美女已经滋溜滋溜吃了好久了。

    七环赶忙拽着小六子入座,拿了筷子开始抢菜。

    小六子滋溜溜地吃了好几口开阳白菜,才开始声讨起来,“玲玲和虫宝是女士,她们先吃就先吃呗。大华,你怎么能不顾着兄弟义,自己先开动了?这样不好,很不好。”

    大华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夹了一大筷子葱爆羊,斯文却快速地几口咽进了肚子。

    小六子也习惯大华这副样子,倒是陪坐在一边儿的穆辛看着心疼,“大华,你不是搬家了吗?我听你洛哥说如今你住在大宅子里,你妈妈却不肯搬进去。大华,如今还是没人肯给你做羊吃吗?”

    大华刚夹了另一筷子的葱爆羊,短暂地抬头看了苏温洛一眼,回了一句“他们不知道我吃羊”,便接着低下头猛吃。

    听得穆辛这个心酸、这个母泛滥,连忙瞥了苏温洛一眼,然后苏温洛颠颠儿地跑了出去,一会儿又颠颠儿地跑了回来,将一盘一看就是刚出锅的葱爆羊放到了大华的手边儿上。

    大华也不多言谢,将整整一盘子菜摆到了自个儿跟前儿,一口接一口地吃着,倒是很快就见了底儿。

    虫宝这时候吃得差不多了,拿着面巾纸擦了擦嘴巴,开口说道:“你们是想不到大华每多用功,一天也就睡上4个小时那就顶天了。没没夜地读书,又一次接一次地被他们家老爷子拎过去考试加批评。我都觉得大华一个学化学出能够把经济读到这个地步,早就赶上一个本科生的水平了。可大华在家里头还是尽遭冷眼了。”

    大华也总算吃饱了,他感激地看了虫宝一眼,“多亏你不嫌我笨,手把手地教我一些,不然我更要被我爷爷瞧不起了。还有你帮我做的投资如今也有超过百分百的回报率,我要给你加佣金你还不肯收。”

    虫宝无所谓地挥了挥手,“我如今一个月赚的比当初在银行一年还多,我有什么不知足的?以后这话别再说。你给我加佣金点,被你爷爷知道了还以为我俩要怎么着呢。”

    谁承想大华听了这话就红了脸。直把众人瞧得一愣一愣的。

    虫宝也是一激灵,可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就觉得肠子绞来搅去地,赶忙奔向了厕所,不止是她,没一会儿众人都有了反应,一个个排队蹲坑。

    这群人过去都是小人物,哪里有机会吃特供菜排出体毒素啊,所以蹲了五六次厕所,出来之后却个个都觉得精神抖擞。

    小六子贼兮兮地凑到苏温洛跟前儿问道:“洛哥,从哪儿整来的好菜?都便宜兄弟几个了。”

    “别问,给你吃你就吃。后能不能弄到还两说。”苏温洛不咸不淡地将话题岔了过去。

    还是大华多少明白了点儿什么,不过他就是什么都不说。

    冬天天黑的太早,几个人也没办法多说什么就各自散去了。

    接下来的子没什么特别的,过了一个农历年,就到了马年,苏温洛一心一意期盼起家里头小马驹儿的诞生。

    可这一,于四中午来吃饭的时候一直沉着个脸,吃过了饭竟然还点了烟抽上了。

    苏温洛让穆辛先回卧室歇着,坐在于四跟前儿问道:“在我这儿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干抽烟有什么意思?”

    于四把烟摁进了烟灰缸里,“姗姗被人给打了。我派人去查了一下,竟然是我一小儿干的。这也就算了,我竟然才知道我那儿背景可不单纯,合着过去竟耍我玩儿呢?”

    作者有话要说:自古英才少睡眠啊~~~~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