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5、威胁

    夫妻两个人都没有理会房门外哭得震山响的老板娘,可这是高密度楼盘,每层十户人家,邻居就有人开门叫道:“哎,怎么回事儿?有没有公德?在走廊上你哭什么哭啊?孩子明年中考现在每天写作业写到很晚,结果就听你在那儿哭哭哭的,谁还能学进去习啊?”

    这位大妈彪悍,房门虽说隔音效果一般,可在屋子里头能将大妈的话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还是要夸赞大妈的好嗓音。

    这事儿终究不能说跟苏温洛无关,他只得开了房门对着蹲在地上的老板娘说道:“喂,你看看,扰民了不是?我跟你说清楚,我真就只见过你两次,一次是跟我老婆去你店里买衣服,一次是我跟我老婆遛弯你非得凑上来。所以,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老板娘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面孔,凄凄楚楚地问道:“我知道你喜欢孩子,不肯跟她离婚,可你也不能对我这么狠心啊?”

    邻居大妈来回打量了老板娘和苏温洛一眼,不好评判了。

    苏温洛牙酸得很,“大姐,你说话有点儿良心行不行?我就是陪我老婆出来待产的,什么离婚不离婚?还有,我碰过你吗?大姐,咱要是这么牵扯不清的,我看还是报警好了。”

    “你明知道我丈夫是市里头有头有脸的,你明知道我不敢报警,你故意这么威胁我有什么吗?”

    苏温洛气愤道:“我还想问你这么威胁我有意思吗?大姐,你脑子没毛病吧?见到人长得帅就凑过来,你还要不要脸?”

    老板娘仿佛承受不起,低下头又呜呜呜哭起来。

    这回看闹的就不仅家里有考生的大妈一个人了,周围又有两户的门悄悄打开,分别是一个金边眼镜男和一个学生妹露出了脑袋。

    不过看戏的人还是很懂得分寸的,他们没有一个人开口,就是静悄悄地看闹。

    穆辛在屋里头也呆不住了,她走出房门,将胳膊跨在温洛的臂弯里,温柔地开口道:“老板娘,也许您真是误会了。我和我老公都是第一次来这个城市。我们原来在北京,那儿的空气质量差了点儿。这又是我们第一个孩子,所以特意挑了这里养胎来着。我肯定我老公没有外遇的心思。老板娘,您别坐地上,凉的。”

    老板娘突然就愤恨地瞪了穆辛一眼,“都是你拦着他不让他来找我的是不是?你明知道他的是我!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穆辛吓了一跳,还是苏温洛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给她安神。苏温洛看着老板娘的眼神愈加不善了,“你这个人活在白梦里吧?惦记着别人的老公还偏偏去骂原配,到底是没脑子还是没三观啊?”

    老板娘又自顾自哭了起来,眼看着事儿不好了结了,电梯停在了这一层楼,走下来一个衣装革履的男人。他看了坐在地上直哭的女人一眼,叹了口气,“你跟我回家去。我不想在外人面前跟你吵。”

    明明是很平静的一句话,老板娘却突然打了个哆嗦,她颤抖着抬起头望了男人一眼,哽咽道:“要离婚便离婚?我如今还要什么脸面?正好,我人也在这儿。你跟他说清楚,咱们马上就要没有关系了,不然他不肯跟她老婆离婚,不肯跟我在一起。”

    男人貌似僵了一下,这才回头打量了苏温洛和穆辛一眼,略点了点头,“不好意思,我老婆神智不太清醒,给你们添麻烦了。”

    “鬼才神智不清!”老板娘毫无征兆突然就站了起来,指着男人骂:“你不就是因为一个绿茶婊所以要跟我离婚吗?我总算学会了,当个贤妻良母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我也学会勾引别人的老公了。这都是你和你小儿教会我的,我现学现卖而已。”

    男人眉目间戾气一闪,“说什么呢!赶紧跟我回家去!”

    老板难冷笑了一下,“回什么家?不是说离婚协议明天就签吗?我得在签之前将我夫搞定啊?不然那么大一处房子我自己住着多孤单?”

    看闹的人这回才明白事的原委,对老板娘多了些宽容,可看男人的眼光隐隐有些不善。

    男人显然是个要面子的人,他拉扯着老板娘离开,只留下一个乐扣盒子孤单单地躺在走廊地上。

    邻居三言两语地嘲讽几句也就各自关了房门。

    苏温洛和穆辛关了房门对视一眼,还是穆辛先开了口,“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老公被抢了,她就抢别人老公?简直就是过家家。”

    苏温洛点了点头,希望后这女人不要再来烦他。可事并没有按照他预料地发展,第二有警察敲响了他的房门。

    苏温洛还是首次跟公职人员打交道,诧异地问道:“你们是来找我们的?”

    “苏先生,”三个男人走进了苏温洛的房子,四处打量起来,另一个男人跟他对着话,“昨林总被他妻子捅了三刀正在急救中,有人告发你跟林总的妻子有不正当关系,所以我们来找你协助调查。”

    “怎么个协助?我有杀人动机了?”苏温洛心中直叹无妄之灾,可也知道这事儿不是他三言两语能说明白的,干脆打了一个电话给于四,“我住的小区碰上官司了,你帮我解决一下。”

    于四这几个月来跟苏温洛倒也维持着不近不远的关系,毕竟鹏子放话了,他也不好上杆子跟苏温洛亲近。这一下接了电话,他毫不推辞乐颠颠地快速运作起来。

    警察也没拦着人打电话,他们只是按照惯例来问问。带头的警察没一会儿就接到了局里来电,隐晦地看了苏温洛一眼,带着另外三个人离开了。

    苏温洛想着,这回事应该了解了吧?结果还没有,老板娘被起诉了,被判刑了,可是那位被捅刀子的林总到底死了,然后他外面的人竟然找上了门。

    苏温洛看着门口哭得跟一朵花儿似的女人,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儿?我跟你夫、跟你闺蜜——你夫的老婆都不熟。特别是你这样的人我都不敢邀请进家里坐坐。”

    正哭着的那朵花儿噎了一下,抬起眼眸看了苏温洛一眼,转离开了。之后苏温洛陪着穆辛散步的时候时常能够偶遇她,直把两人膈应的不行。再如何,夫妻俩也只当做是巧合,当做遇到了极品女,惹不过就躲。可没想到,这个女人魂不散的,又一敲开了苏温洛的房门。

    这回她一改往的作风,十分淡定地开口:“我已经知道你的秘密了,只要给我一千万,我立刻出国,以后也不会来打搅你们。”

    苏温洛是个能被威胁的人吗?他双臂环斜眼看着女人,“我还真不知道我有什么秘密值一千万的。”

    “你要我在走廊上说?”女人撩了撩长卷发,姿态恁地撩人。

    “就在这儿说吧。”苏温洛一步不退。

    女人没想到眼前的男人油盐不进,可她若是真在走廊上说了,这一千万还不一定被谁得去了呢。她只好隐晦地开口道:“苏先生,你老婆的容貌变化了很多。”

    苏温洛心下叹气,使用面具唯一的缺点就是如此,熟人都知道他只有一个女人,况且辛辛的形没有改变,别人也许会以为她做了手术,只是谁乐意把自己整的越来越难看呢?

    苏温洛不过是希望在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安安稳稳地住上半年。穆辛太美了,把她的容貌遮掩住才会减少麻烦,毕竟此处不是四九城,若是想要安稳还是别主动惹事儿。

    可谁知道眼前的女人这么多事儿,怕是找了私家侦探拿到了辛辛过去的照片。可是,苏温洛这几个月也躲够了,他已经决定回去四九城去面对,他越想越觉得鹏子不是那种人,苏温洛有着这么高的幸运值,乐意相信自己的直觉。

    这当口遇到这么个女的,苏温洛十分不耐烦,“你随便告诉任何人,我不在乎。”

    苏温洛将门摔上,回屋就收拾起行李来,辛辛的肚子有五个月大了,回四九城也有好处,那里的医疗设施更完备更齐全,况且于四那小子不敢不帮忙。也不知道出来这几个月图个什么,还遇上这么两个极品女人甚至被威胁。苏温洛暗暗鄙视了自己一句,第二拉着穆辛坐动车回了生活了三十年的城市。

    穆辛依然是一句怨言也没有,回到小窝里,看着满地的灰尘,穆辛撒道:“老公,我不要打扫卫生。”

    “自然不用你。”苏温洛撸胳膊挽袖就要亲自动手,可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位面商人,为什么不能自己找些便利?

    苏温洛登陆了位面交易空间,在一个商人的摊位上找到了一类小型机器人,只跟七号电池差不多大,分成三种,公用是除尘、保湿、恒温。

    小型机器人价格十分便宜,大概跟他们的功能单一有关,这么说吧,这样的机器人国内也能制作,只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投入大规模生产进入百姓家庭,而且个头儿没这么小巧灵便。

    苏温洛为了偷懒,小机器人一样买了一个,结果放在屋子地板上之后,它们个个都显示了不俗的智能,屋子在半个小时内焕然一新。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