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1、逆天

    穆辛找到了企鹅农场的新乐趣,反正如今她和温洛的子好过,也不需要特意种植果蔬什么的,于是,她现在给24块土地都种上了合欢花。

    看着粉色像小扇子一样的合欢花,穆辛咯咯咯直乐。

    苏温洛凑过来问她:“玩个游戏就这么开心?乐什么呢?”

    “你看看,果郡王最喜欢的合欢花,现在我好多学生都种这个呢。”

    苏温洛嘴角抽了抽,“辛辛,我比果郡王帅。”

    “可是,”穆辛斜眼看着他,“果郡王会躺在雪地里把浑弄得冰凉冰凉的,然后给发烧的甄嬛降温。”

    苏温洛想拿头撞墙,“辛辛,你体健康,以后没机会发烧了。以后不许看乱七八糟的电视剧了!”

    穆辛将头埋进他怀里头撒,“老公、老公,以后还是让我看电视剧呗。现在演金枝孽2呢。”

    “我看是够2的,几个女人斗来斗去有意思吗?不许看。”

    穆辛想着,要是此刻跟温洛来一句“臣妾做不到啊”,温洛还不得摔倒底下去?这么想着,穆辛又咯咯咯笑了起来。

    苏温洛摸着她依旧平坦坦的肚子,也开心起来,辛辛越来越笑了,一定是生活没了烦恼,他还猜测着未来的儿子是个笑的。

    便是为了儿子,他也要更强大才行。苏温洛将食指放在银白色腕式光脑的一侧,然后一道无色激光针发出来刺破了他的食指,只流下一滴血沾在了腕式光脑上,食指小小的伤口便愈合了,苏温洛甚至没感觉到疼。

    腕式光脑此刻悬浮在空中,投影出一个小屏幕,需要主人设定参数。苏温洛拿起手指在屏幕上轻点,发觉屏幕果然是空气,这样的技术真馋人。光脑的内容被限制了很多,屏幕上的文字都已经换成了中文,苏温洛能够作的只有上网速度、屏幕像素、神经传感等等。即便是这样,苏温洛也感到心满意足。

    他此刻闭着眼睛就可以在网络上畅游,原来神经传感末梢受到的刺激也可以传导到视觉中枢,果然有意思。

    苏温洛突然就想起《楞严经》里头佛祖跟阿难的问答,佛祖问:你是用什么看,又是用什么感受到欢喜的?阿难回答:我是用眼睛看,用心来感受欢喜。佛祖再问:心与眼在什么地方?

    苏温洛那么多年总是失业,在家里头没少看些佛经,他承认自己没什么慧根,便是能够背下来也读不懂,就比如此刻,他能够想起来这么一句话,却不明白里头的深意。

    只是,苏温洛此刻也不得不问自己,我们是用眼睛在看吗?我们的眼睛就是我们脸上的两个孔洞吗?那做梦的时候看到的画面总不需要眼睛看到吧?苏温洛想不明白这么复杂的问题。

    只是他知道,现在他闭上双眼,依旧连接了网络、依旧可以查看许多菜谱、许多烹饪的视频。

    睡了一觉起来,就是周了,不过因为过两端午节的窜休,这一天其实是需要上班的。只是苏温洛强制要求穆辛请了产假,而苏温洛自己又是无业游民一个,两人都不需要早起,睡到了九点多才各自起

    “老公,你说咱们儿子要是真的三年后才出生,别人得怎么看咱们俩啊?”

    穆辛说实话不太想继续戴着长寿玉了,若是真如陆放估计的那样,她就真成了怪人了。

    苏温洛也想了想,“要不,你就不用戴那玉了。咱们到底活在人群里,我又是早早放了话你是怀孕了,可不能让他们对你有什么不必要的怀疑。”

    穆辛松了一口气,将长寿玉递给了苏温洛,苏温洛倒是把它收到了腕式光脑的储存空间里。

    这一两人打算宅在家里省钱,便打开电视看了一会儿,结果发现好多频道都在放《甄嬛传》,穆辛倒是饶有兴趣地拿着遥控器各频道乱换找喜欢的镜头,苏温洛却又是一阵腻歪,清宫戏实在是太滥了。

    看了不到半个小时,苏温洛觉得还不如睡觉,可穆辛却偏偏拉着他要他评论哪个发钗最漂亮、哪个裙子最艳丽、哪个宫最华美。

    苏温洛回答了若干问题之后反应过来,“敢你不是在看电视剧,根本是在看首饰看装修啊?那还好,我最怕你被荼毒了。”

    穆辛此刻注意力的焦点依然是那些美轮美奂的首饰,女人不珠宝绝对是一种堕落,以往没有钱,穆辛便阿Q地完全抑制了这份感,于是也能过得开怀,如今不需要过于压抑了,她便也开始重新恢复了审美趣。

    苏温洛见辛辛着迷成这样,干脆捧了笔记本过来上网给她找清宫首饰图集,终于把她的目光完全从电视上转移了过来。

    苏温洛就是灵光那么一闪,突然就问了穆辛一句,“你能把图里头的东西拿出来不?”

    穆辛也是有点儿2的可,苏温洛怎么说,她就怎么做,结果还真让她给试出来了,她脑子里不过是想着把电脑图片里的白玉梳子拿出来,眼前真就出现了对话框:

    【可要将白玉梳子带入现实?】

    穆辛自然是选了【是】,然后夫妻俩傻呆呆地看着穆辛手里头莹润异常的白玉梳子看。

    “真TM逆天了!”苏温洛差点儿从上跳起来,他环顾了一圈,还好还好,窗帘还严严实实地掩着,门也锁得好好的,这一幕被任何人发现,他的辛辛都得被关起来。

    穆辛握着沁凉润泽的梳子,有些不太确定地问温洛,“老公,这梳子怎么办?”

    说实话,逆天的能力是好,不劳而获简直就是全国十四亿人里十三点九亿人民的终生追求和理想,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便是有了这些东西也只能锦衣夜行、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没办法解释。是,说一个谎言容易,可接下来无穷无尽的谎言会毁掉两人原本幸福的生活,难道这就是外挂的本意?

    苏温洛自认自己是个时而唯心时而唯物的人,此刻他就开始辩证地思考外挂存在的意义,若是一个不好,它绝壁是毁了幸福的导火索。

    穆辛也觉得有些烫手,她习惯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甚至于以前齐班费的时候多收了十块钱不知道是谁的、还不回去,她捏着这十块钱心里头十分矛盾,不知道该花还是不该花。好在最后这十块钱自己丢失了,让穆辛松了好大一口气。

    穆辛一直不大理解那些贪污的人,多得了那么多钱,他们揣在兜里睡得着吗?苏温洛就此骂过她,这就是他们俩只能是个小人物的原因所在,两个人根本不懂得外财的含义,便是苏温洛得了位面交易器之后,卖给于四的东西也只是他用了若干年自己鼓捣出来的小科技。只有这样的钱,才能花的舒心安逸。

    穆辛这个小市民从来没摸过白玉,她发了一会儿呆之后,拿起白玉木梳一下一下地梳起了头发,享受了好一会儿,便心满意足地将白玉梳子重新握在手中,她不自觉地刷新了一下刚刚取出白玉梳子的网页,发现下面的跟帖说“图片不见了”,穆辛一瞅可不是吗,顶楼图片的位置变成了一片空白,她刚要把梳子再还回去。楼主便重新将图片发了上去,楼主解释说“上传的时候数据就不稳定”,这事儿便揭过去了。

    穆辛却难受了,“老公,你看,我要不要把梳子还回去。”

    苏温洛也是看了看跟帖,肯定地点了点头,“还回去吧。”

    穆辛于是利用虚拟转换器将白玉梳子又还了回去。再度刷新了几次,果然一开始的图片恢复了显示。然后楼主又及时地发了一张“果然如此”的图片,跟大家解释说“你看,我就说上传的时候数据不稳定吧,这图都一会儿显示一会儿不显示的。”

    穆辛跟着苏温洛继续看这些显示着各种精美首饰的图片,碰到特别喜欢特别好看的,她还真有股冲动把东西偷渡过来把玩一番再还回去。可穆辛考虑了一下自己的自制力,担心后终有一天她“借”来了就不还了,所以决定完全克制自己,以后除了企鹅农场、企鹅牧场自己收来的东西以外,再也不用虚拟转化器拿出任何一件东西来。

    即便是这样,这一夜穆辛也没怎么睡稳,她觉得她的外挂太过逆天了,她的心也许并不能胜任这样一件东西。可是,难道要放弃外挂?后装作没有它再也不用了?可是,臣妾做不到啊!

    第二醒来,便是端午节的三天假了。于四这个不甘寂寞地给苏温洛打了电话约他带了穆辛一起出来唱歌。苏温洛却说噪音污染太大,舍不得带老婆去受苦。于四哇哇乱叫了一番,然后排除了所有具危险的活动,最后决定大家还是聚在一起吃饭打吧。苏温洛终于同意,几个人约好了时间地点。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