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销毁

    待过几,于四发觉他办什么事都很顺利,也不知道是他家世带来的便利、他自我暗示的结果还是真的是幸运符有奇效。不过于四反过来想了想苏温洛,这小子有模样、有文凭、有本事,可以没钱、没势、没地位,他如今打进了自己这个小圈子,谁能说这不是万般的幸运呢?

    这几苏温洛过的不太痛快,原因就是“陆放”这厮非要让他陪着高考。甚至还放话威胁他,“若是你不陪着我,我就告诉我大伯让他折腾你。”

    苏温洛有些发愁了,本来大仇得报应该好好放松下来跟辛辛补个蜜月才是正经,可陆放竟然像是刚孵出蛋壳的小鸭子非得跟在鸭妈妈的后一步一步歪歪扭扭地走,他没有一不给自己打电话的。这不,连威胁都用上了。

    周四晚上,苏温洛跟穆辛抱怨,穆辛却只是笑,还说,“我早就知道你跟位面交易器的分不一般,怎么样,都被我说中了吧?这么个可的小三,我作为大度的原配一定不会欺负他的。好了好了,我们俩就陪他高考两天呗,你把他当做小孩子就行了。反正过个十八年,你不照样得陪你儿子参加高考的。”

    苏温洛轻轻地拍了穆辛的脑门一下,“我陪我儿子那是天经地义,可陆放是我儿子吗?”

    没等苏温洛把脾气抱怨都宣泄出来,他电话响了,苏温洛一看来电显,得,还是陆放。他气愤地接起电话来,“我说你一天不打电话肾疼啊?”

    陆放略显焦虑地开口道:“洛哥,我明天就得去考场了,你真的不送我去啊?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考试。”

    “让你大伯陪你去。”

    “我跟他不熟。洛哥,这个位面我就信得过你,你陪我去呗。”

    “我说,你既然这么没有安全感,还偏偏要做人干什么?老老实实当位面交易器不好吗?你看你当位面交易器的时候多牛气,什么都不管不顾的。你现在这样真是弱爆了。”

    “我不是第一次当人吗?”

    苏温洛一噎,谁不是第一次当人啊,不过听着陆放小心翼翼的说话,他终究浮起了一丝不忍,得,继续惯着他吧,“行了行了,怕了你了,明天我和你嫂子一起陪你去考试还不行吗?”

    “真的?!”陆放惊喜无限。

    “我说你烦不烦?不都答应你了吗?怎么还问真的假的,别当自己是小姑娘,你附的可是个纯爷们。”

    “那你和我嫂子现在就过来呗。我在大福酒店定了两间豪华房,我已经住上了,你跟我嫂子赶紧过来呗。要不我开车去接你?”

    苏温洛此刻恨不得把电话顺着窗户撇下去,可他转头看见穆辛已经开始换衣服拿行李了,得,穆辛的母有些泛滥,便是对着比她还大几岁的“陆放”也像个慈母似的。没办法,苏温洛开着车去了大福酒店。

    作为学区内的四星级酒店,大福酒店在高考这几天从五千元一晚上的房到五百元一晚上的标间全都订出去了。苏温洛一进酒店就看到还有几对家长领着孩子正在办理入住手续呢。

    苏温洛领着穆辛乘电梯到了十六楼,看到属于自己的1604号房间的门开着。他一进去就看到陆放正躺在沙发上拿手机玩着小游戏,“我以为你多紧张呢,特意把我和你嫂子叫过来,结果你玩儿得开心啊。”

    陆放赶紧坐直了子,等看到苏温洛将房门管好之后,神色一变,十分紧张地开口道:“前天晚上下雹子了你们知道吧,我觉得可能是时空管理局的人追查过来了。”

    苏温洛刚刚还觉得陆放是小题大做,此刻也不担心起来,怪不得要约他在宾馆见面,只看位面交易器的本事就知道,凡是电子设备里的东西无论联不联网都可以随意盗取,那么来追捕它的机构一定也可以随意监听到两人的电话。

    苏温洛自己没事儿损损陆放玩儿可以,但是别人想把陆放抓走销毁却绝对不行。苏温洛急忙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气象学家不是说只是个强降雨吗?”

    “有飞行器急速进入星球,也可能引起气流层变化引起强降雨啊。洛哥,我这几天心跳特别快,前几天我以为是高考紧张的,可今天脑子就嗡嗡地响,特别是我每次将脑波侵入电子设备的时候都苏苏麻麻的疼。以前我有个机器人兄弟,他产生绪比我早很多,曾经给我留言过说预感到将要被毁灭,结果过了几天它果然别销毁了。洛哥,你说我是不是也快了?”

    苏温洛已知信息太少,不太容易判断,于是问道:“时空管理局发现过你产生绪吗?你不是说已经很及时地跟位面交易器分离了吗?再说你现在就是一个人,时空管理局总不至于把每个人都抓住怀疑他们是智能程序吧?你先别紧张,把能告诉我的都说说。”

    陆放却摇了摇头,“洛哥,能说的我都说了。这次的事儿怕是我连累你了。”

    “话,”苏温洛冷哼了一声,“连累都已经连累了,难道我还能把你塞回位面交易器里头去?就算时空管理局的人已经到了,他们会怎么动手?”

    “他们不会跟土著联系,只会确定我的坐标然后拘销毁。”陆放说这些的时候,子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确定你的坐标?”

    “他们会找到你,”陆放十分愧疚地看向苏温洛,“他们能通过定位系统知道当前位面拥有交易器的商人是谁。然后会商量着要将你的位面交易器剥离,当然,他们也会给你一定的补偿。洛哥,我应当在最开始有绪的苗头的时候就逃得远远的,而不是非得缠上你。”

    “我就知道你第一次露面的时候就已经有绪了,”苏温洛只是自嘲地笑了笑,却丝毫没有责怪陆放的意思,“时空管理局的人剥离了我的位面交易器,但是他们会发现交易器只是个智能程序,然后他们会放弃吗?”

    “不会,”陆放失落地摇着头,“每一个位面交易器都是不间断对时空管理局发信号的,我在诞生绪的一霎那曾经有过瞬间暂停发信号。然后我那时候十分害怕就一直伪装自己是没有绪的,结果等了一天都没等到时空管理局的人来,我就以为已经安全了。你是不知道,时空管理局是十级科技文明星系的共和组织,从定位至到达只需要瞬间的时间,我当时侥幸地以为既然一天了他们都没来,我一定就安全了。谁知道……”

    “这么说来,”苏温洛心里头微松,分析道,“时空管理局并不知道你诞生了绪,只是发觉信号有短暂的消失。那时候不正是我重生的那一刻吗?十级科技文明星系研究过人穿越时空、复活的理论基础吗?有过实验吗?若是给了这个原因,他们是不是就会相信我的位面交易器其实没有绪的?”

    “洛哥,别这么做,”陆放死死地揪着自己的头发,使劲儿地摇头,“死而复活是十级科技文明星系最关注的问题。你绝对不能暴露自己,不然不仅救不了我,还会把你也陷进死局。”

    穆辛也拉住苏温洛的手,对着他摇头。

    苏温洛安抚地拍了拍穆辛的手背,问陆放,“那还有什么可能让信号暂时屏蔽?我老婆的虚拟交易器里有什么你能应用的东西没有?”

    陆放潜心思考了一会儿,还真让他想到了什么,“我记得企鹅农场里有长寿玉是不是?那种东西应该是暂时隔绝或者是推迟使用者周的时间流速,以达到长寿的目的。若是你一直带着那种玉在边,也许可能有那么一刻时间暂停了下来,而正巧的是位面交易器在那一刻跟你的灵魂建立了联系。”

    “理论上成立,”苏温洛点头,他掏出手机登陆企鹅农场,打开仓库之后看向穆辛,“辛辛,拿一块长寿玉出来。”

    辛辛点头,很轻易地就拿出了一块由长寿龟产出的长寿玉来。

    陆放握着玉静静地感受了一瞬,终于放松下来,“跟我的推测一样,现在的问题,就是让那群时空管理局的人相信,这块玉你一直待在边。可是你如今的骨龄和实际年龄相符,怎么能把你突然变得年轻呢?”

    几个人一时间没了主意。

    陆放又皱了皱眉头,“即便你得到长寿玉的时机和获得位面交易器的时机差不多,你也应该佩戴长寿玉一个多月了,一个多月的骨龄其实很容易测试出来,这是瞒不过去的。”

    辛辛插了一嘴,问道:“若是温洛只戴了长寿玉一天呢?他也可以得到长寿玉之后觉得好东西应该藏起来,于是就藏在交易空间里了。”

    “不妥,”陆放摇了摇头,“便是你们这样完全没经过进化的人类戴上这样的玉也会觉得心舒泰,可一旦放到交易空间里就没有这个效果了。你一天两天搁在空间里不佩戴在上说得过去,若是一个月你都把它藏起来就不合理了。”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