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学校

    穆辛心里头对自己点头,怪不得她跟孟姗姗只能是熟人而做不成朋友,两人的人生观分歧也太大了。穆辛从来不觉得自己可怜,哪怕是她最困窘最难过的子,因为温洛一直一直都在保护她、支持她、她。穆辛觉得她一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得到这个男人并且最终合法地成为这个男人的妻子。难道还有比受法律保护的更神圣更让人觉得心安的吗?

    可是孟姗姗完全打败了她的道德底线,为了给家人一个交代、为了大家看到一个体面便去结婚,那对自己、对家人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即便是姗姗的家人非常急迫地想要她嫁人,也绝不可能是因为讨厌她想把她赶出家门,穆辛相信,姗姗的家人是为了看到姗姗幸福才会着急让她找个好人家,然后看着他们慢慢地交往,有深厚地感,然后水到渠成地结婚。

    可是姗姗这丫头,也太独了,竟然将婚姻当做一块布,不过是为了给别人看一眼罢了,对于她自己来说,这块布用完就可以收起来,什么时候有人要围观了再拿出来铺展开来就OK。

    于四却完全不这么想,他高兴啊,总算碰到个正常人说正常话了。家里头老头哭、老哥骂,仿佛他不结婚就是千古罪人一般。可结婚是什么东东?能吃吗?他得有多蠢才找个老妈子天天看着自己?他于连有家产有地位有本事,又不是长子不需要承担家业不需要传宗接代,他何苦非得讨个婚姻把自己囚在牢笼里?

    姗姗这孩子太靠谱了!于四心里头高兴,亲自给她倒了一杯红酒,“姗姗,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你比起太多女人好多了,她们想不明白的事儿你都想明白了。男人什么的,不如一条狗靠得住;什么的,比不上女人的处、女膜手术;婚姻什么的,完全是偷吃忘了擦嘴才不得不用的一块遮羞布。我就不明白,又不是搞出人命来了,谁那么无聊非得去结婚啊?这得多愚蠢啊?来来来,咱们俩干一杯。”

    苏温洛看着于四旁若无人地乱喷,挑着眉毛咳了两声,“咳咳,于四,我刚刚搞出人命来,怎么着,跟我这么蠢的人同桌吃饭你一定不自在吧?”

    于四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又给苏温洛倒了一杯酒,“嘿嘿,把洛哥给忘了,你是我大媒人,谁都蠢,你和我嫂子也不蠢啊。嫂子有孕不能喝,你随便喝一口。你不知道,我这几天正愁着呢,你就帮了我大忙了。我边儿也不是没有小姑娘能结婚的,可她们不是图着我的钱、就是图着我的人,真跟她们结婚了,一天在我耳边跟个苍蝇似的嗡嗡叫有什么意思?姗姗就不一样,她父母一个从政一个从商,压根儿不需要从我上图谋什么,她又不是为了才找我的,咱俩那叫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是吧,姗姗?”

    姗姗优雅地摇晃着手中的水晶杯,温婉地一笑,“于连你可说错了,我怎么就不图谋你了。我嫁给你,说出去多有面子?满京城的名媛都搞不定的男人最后拴在我手上了,绝对满足我的虚荣心。”

    “对对对,”于四更显得兴奋,一口喝干了红酒,接着说道,“可不嘛。我老哥昨天还说就算我拎个小明星领证他都能点头了。这不纯是瞧不起我吗?我非得找个部长家的千金结婚,让他们看看,我于连能迷倒京城各个层面的女。然后结婚之后你又不管着我,他们看到我还可以继续风流,说不定怎么羡慕嫉妒恨呢。”

    穆辛看看这个、又转头看看那个,得,这两个人是一国的,可太毁她三观了,“温洛,让他们自个儿聊着,咱俩回家吧。”

    “哎呀,嫂子你可真是善解人意,”于四马上起做出恭送的模样,“你帮我这么大个忙,以后儿子生出来之后认我当干爹,我送他一别墅。”

    “起开,”苏温洛扶着辛辛起离了座位,横了于四一眼,“我老婆孩子我自己会养,不许送价值昂贵的礼物。好了好了,你们继续好好聊,我和辛辛先回去了。”

    两个人出了门便打车回家。

    等到穆辛周一上班的时候再看到姗姗,便一眼看到她手指上多了一颗明晃晃的钻石。姗姗很自然地跟她打声招呼说了“多谢”。穆辛也就问了一声好,两人擦肩而过。

    上午的课终于上完,穆辛收拾东西就打算离开教室,可没想到阶梯教室里十几个漂亮的女孩子将她团团围住。其中一个头发最长的女生甜甜地开口:“穆老师,你看了这几天的新闻吧?”

    穆辛愣愣地摇头,她不看新闻,高考之后就没看过。

    长发女生撅了撅嘴,用撒的语气行教训的实质,“穆老师为人师表,怎么可以不看新闻?穆老师难道不是党员吗?竟然不关心国家大事。这样可不行。”

    穆辛能说什么,她只得对着女生笑了笑,作势要走人。

    可女孩子们把她围到正中并不让道,长发女生更是抓住她的手臂摇晃着开口:“穆老师就是不看新闻也该知道有所学校的校长对小孩子犯下的罪行吧?有许多民间有心的人都举着牌子,上面写道:校长,开房找我,放过那些小学生吧。喏,就是这样的,我们也制作了一份。”

    女生说着,就把一张粉红色硬纸板举了起来,上面明晃晃就是这几个字。穆辛看了都觉得眼晕,这也许可以表达心里头的愤恨,但是对小孩子们这能有所帮助吗?

    长发女生看出穆辛的不赞同,眼神里迸出委屈,她柔地开口:“穆老师,你可是老师,难道不应该对不公正的事做出反抗吗?难道你就冷血地看着小学生们受到欺辱吗?”

    “请问,”穆辛并不觉得自己有义务被长发女生教训,连忙打断了她的话,“你究竟想要说什么?你已经占用我五分钟了,可我完全没理解你的意思。”

    长发女生一下子眼睛就红了,可周围另外的几个女生却并不劝解,只是有些歉意地看向穆辛。穆辛这下子理解了,眼前的这个长发女生大概是她们一个小团体的核心,是一群女生里的公主,是一群女生不得不跟随的人,哪怕她们并不完全理解公主的想法。

    长发女生吸了吸鼻子,眨了眨眼睛,喃喃地开口:“好吧,穆老师也许并不是我以为的心人士。那我就直说了,我只是觉得举这样的牌子会令很多人反省,令更多的人关注。所以应该由美女举牌,虽然她们都说我很漂亮,可是我觉得还是穆老师最美了,一会儿你去举牌吧。”

    这命令下的真是理所应当,可穆辛也不是人人都可以用的名义利用的。她对长发女生露出一个没有笑意的笑容,朗声说道:“这位同学,我怀孕了。你是想让一个孕妇流产吗?”

    穆辛本可以更和谐地处理这个问题,可是周围聚拢的人越来越多,这也许不是针对她的谋,可穆辛没忘记还有个变态时不时会来折磨他们夫妻一场。若是此刻她不这样威胁别人,很可能最后被威胁的就是她,她的孩子如今在她肚子里还没满一个月。

    教室里留下看闹的人都愣住了,打量了穆辛和众位女生一眼,特别是几个颇具正义感的男生就仗义执言说了几句。这下子长发女生只能哭着道歉跑掉了。穆辛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她有些脱力地重新坐在椅子上,给温洛打了个电话,只简单地说体不舒服让他到学校来接。

    正好也快到午休的时间,苏温洛跟于四说了一声,便开着大华的车到了穆辛的学校。他在阶梯教室看到了孤零零坐在讲桌旁边的穆辛,半蹲在她面前,问道:“辛辛,你怎么了?”

    穆辛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搂着他肩膀哽咽道:“一定是陆放派来的,怎么就这么巧,我才刚刚确定怀孕,他就派人来。”

    “怎么了?怎么了?”苏温洛激得不行,一个劲儿地追问。

    穆辛断断续续将刚刚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本以为不过是学生的一个小主意,很可能还是出自好心。可她们走的时候我突然就头皮发凉,我们是用过幸运符的,我猜一定是有事要发生。我不敢走,只能给你打电话让你来接我。”

    苏温洛完全重视起来,上辈子也是穆辛刚刚确认怀孕,他就被捅死了,那男人的爆发点也许就是穆辛的胎儿。那是个真正的变态!

    苏温洛搀扶着穆辛走到他泊车的位置,然后,就如同辛辛刚刚形容的那样,苏温洛突然头皮一阵发凉,他一步步靠近大华借给他的那辆路虎,每走近一步,头皮就越发冰凉。苏温洛不敢再上前,甚至扶着穆辛一直退后,扶着她离了老远站在路边一处能看见路虎的位置上。

    苏温洛问着脑中的位面交易器:【车里头有什么?】

    【炸药,手工制作的,定位在离合器下面。】

    【这是谋杀!】

    位面交易器却略带兴奋急促地表达:【那个男人是亲自动手的!我刚刚窃取了沿街所有的录像已经拷贝了一份,能不能作为证据?】

    【没用,】苏温洛冷冷地应道,【我若是状告他,甚至不需要走到取证那一步事就了结了。不过那录像给我,也许我可以找于四或者大华来帮忙。我一个小人物拿出这种东西只会让人更迅猛地灭掉我,若是于四拿出这样东西,也许陆家就该给一份答复了。对了,这车是大华的,不知道华家是不是在意大华的安危呢。】

    作者有话要说:给篇留言呗,我已经有四章木有看到一篇留言了……╮(╯▽╰)╭果然是人品问题咩,可我最近已经不常潜水总给别人送花了,我要回报啊,送给我一些花吧~~~~

    还有姗姗啊,跟大家说过不要讨厌她咩~~~我蛮喜欢她的格的~~~她很坚定地在走自己的路,又没有伤害别人~~~~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