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反攻

    两只比翼鸟周六周又在家里窝了两天,周一是5月20,苏温洛开着大华的车送穆辛上班的路上兴高采烈地说道:“老婆,晚上咱俩来个烛光晚餐呗?你回家中午菜吃,晚上等我回来给你做牛排。家里还有蜡烛没?”

    穆辛觉得莫名其妙,两人都是踏实过子的人,平白无故玩什么浪漫?“老公,我给你买让你做牛排,只是需要蜡烛吗?我们家里没有,得现去买。只是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为什么要烛光晚餐?”

    “傻妞儿,今天是520。”苏温洛说完,趁着红灯转头亲了穆辛一口。

    穆辛“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那行,我一会儿下班就买蜡烛去。”

    上课时,穆辛只需要与学生们保持公众距离即可,所以即便她人际关系敏感,课堂上也发挥得很好。下课了她又打算直接走人,只是在门口看到孟姗姗的车,孟姗姗摇下车窗示意穆辛上车,穆辛看着门口拥挤的交通,也没拒绝。

    坐上副驾驶,关好车门系紧安全带,穆辛就转头问姗姗,“路过还是特意等我呢?”

    姗姗微微抬起精致的下巴,“自然是特意来接你呗。”

    穆辛倒是很少见到姗姗这样直白,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倒是姗姗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今天不是过节吗?咱俩中午一起吃点儿东西,西餐怎么样?”

    穆辛不知道姗姗想要做什么,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请人吃饭,只是穆辛也不至于拒绝,“别吃西餐了,咱们喝粥或者吃海鲜都行。晚上我跟我老公要吃西餐。”

    “哦?”姗姗声音依旧平静,语速倒是快了少许,“你俩约在哪个餐厅了?还真够浪漫的。”

    “不去餐厅,在家里自己做。”

    姗姗隐含笑意地问道:“难不成你老公还给你做饭不成?”

    “是啊,他的厨艺比我好些,我不敢碰生鱼生,涮锅除外。”

    姗姗诧异地侧了头看她一眼,又直视前方继续开车,“了不得啊,这老公找的好。我听你老公口音是北京本地人吧?”

    穆辛警惕了起来,苏温洛是她唯一不能失去的,她也不顾忌面,直白地说道:“姗姗,凡是肖想我老公的都是我阶级敌人,不死不休的那种。”

    “嗤,”姗姗冷笑了一声,“想哪儿去了?我还不至于撬同事的墙角。”

    穆辛沉默不语,不撬墙角一门心思打听别人老公做什么?

    姗姗把车停到了一家鲍翅馆,拉着穆辛进了个包间,点菜之后才正色道:“穆辛你别误会。主要是我想问问你老公的部门经理于连的事儿。”

    穆辛依然抱有警惕,“你们家应该能跟他们家搭上话吧?我老公就是个小职员,他什么事儿都做不了主的。”

    姗姗静静地瞥了她一眼,眼神极深,“别骗我,上周末晚上你们不是还一起在皇朝吃饭?散场的时候我看是他开车送的你们。”

    穆辛不太喜欢姗姗此刻看人的眼光,仿佛她是宝石堆里混进去的一块石头,可她上辈子在底层混了那么久,如今不过是有了依靠才敢动怒。穆辛到底忍住了小子,开口道:“不过是碰到了于总的朋友,大家聚一起说说话罢了。我老公不是他们一个牌面儿上的人,你找他办事儿办不成的。”

    姗姗低头片刻,再抬起头恢复了平略显疏离却友好的态度,“也对,是我着急了。今天彭妮还说想让你老公帮着介绍对象呢,我也就被她说得动了点儿小心思。现在一想实在不靠谱,再怎么着也该是我爸找人帮我介绍才对,往多了说我俩才认识两年而已。你一向也不太跟我说话。”

    “不是那个意思,”穆辛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是说远近亲疏我才不帮忙的,实在是我老公不是那种人,我俩都不多事儿,给人介绍对象这种事儿我俩从来都没做过。”

    “什么事儿都有第一回嘛,只看你愿意不愿意罢了。”

    穆辛看姗姗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也不好再推脱了,干脆当着她的面儿给温洛打了电话,“老公,于四有女朋友没?”

    电话那端的声音透过电话清晰地传来,在穆辛所在的包间里还能回一圈,“老婆,你怎么可以惦记别的男人?”

    “去去去,问你正事儿呢。”

    “没听说他有女朋友,只是他小多了,上周五你不也见过一个吗?他们这帮人乱着呢。你问这些干什么?”

    穆辛看姗姗没有阻拦她的意思,便开口道:“我同事里有想跟于四处处的,差不多也是那个层面儿的人吧。”

    温洛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姗姗,真是会把握机会的女人,只是若是事成,对穆辛只有好处,她总是愿意有份体面的工作的,同事和睦她才会更有安全感。“这样吧,一会儿我问问于四去。他要是有意思咱俩就安排他们见一面儿呗。”

    “那行,你有空去问,我挂了。”

    穆辛挂断手机,对着面带微笑的姗姗说道:“我老公会去帮你问,只是于四也是个玩儿的,你俩就算处上,有什么事儿也别赖到我上啊。”

    姗姗突然间就笑得花枝乱颤,“行了,我记得你帮我忙,再说了,哪个男人年轻的时候不玩了?我也不在乎这个。”

    穆辛自来知道姗姗十分自信且有自信的有资本,于是她耸了耸肩,等到上菜之后只吃了一碗燕窝和土豆丝。姗姗却把穆辛的口味记在了心里,饭后还十分尽责地开车将她送回了家。

    晚上的烛光晚餐虽说浪漫,可苏温洛怀揣着一颗狼心哪有耐理会嘴里头的东西什么味道,终于上了,却还只能挨挨蹭蹭,好容易释放出来,苏温洛喘着粗气叹道:“为什么怀孕需要十个月?简直太磨人了。”

    穆辛脸红扑扑的,眼睛水润润的,她也十分有感觉,可怎么着也不敢伤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知道温洛没有完全得到满足,只能用柔嫩的小手抚摸着他的膛,“老公,辛苦你了。”

    “嘶,不辛苦,”苏温洛只觉得体又有些觉醒,只好将辛辛的手握在自个儿手里头,“真正辛苦的是你才对。今天上课累不累?”

    穆辛将小脑袋埋在温洛的颈窝处,“哪有累的机会,我都听你的话,坐在椅子上讲的课。因为需要用多媒体,我还穿上了你从位面交易器那儿买来的防辐服,没想到有学生问我的衣服在哪儿买的,看起来材质特别的。我就大胆跟他们说我怀孕了。”

    苏温洛只是一个劲儿地笑,这衣服还是位面交易器积极主动孝敬上来的,据说连宇宙的辐线都可以抵挡八成。这回它算是明白有求于人是什么滋味了。

    【喂!不待挖苦人的。】苏温洛心里头刚想到位面交易器,这丫就不甘寂寞地开口了。

    【滚,你还没穿上人皮呢。】

    位面交易器立马没动静了,它困惑地思考一本书,这本书是它在同步了当前位面的信息库之后,发现下载量非常巨大,才重点关注过,可惜以它十级智脑的水平,竟然读不懂。可是刚刚一霎那,它就理解了书中的一句话:“因故生忧,因故生怖,若离于者,无忧亦无怖。”

    苏温洛跟位面交易器好歹共生了这么久,虽然他探听不到它的心声,但也能推测出一二。此刻苏温洛有些自得,小样儿,就怕你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有所求,哥儿们难道还抓不住机会反攻?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穆辛送走了上班的温洛,便又爬回上,穿上防辐服开始玩企鹅农场和牧场,企鹅农场四周年获取的种子已经种上,还抽到了1.8倍的经验加成,甚至于那颗需要喂投黄金便便的神树也很可,穆辛倒很是自娱自乐了一会儿。

    穆辛总算有心放纵自己一会儿,不需要担心的子果然会让人变得懒惰。可没一会儿,竟然接到了虫宝怒气冲冲的电话,“辛辛,我简直都不知道怎么夸我对面儿那零零后了,浇花能光把她那半窗台上的花浇水,我这半边窗台的花就这么干放着了!”

    苏温洛也无语,零零后是个中词,但能够流行起来,也代表真有那么一批小孩子让人无语的,“虫宝,那你就辛苦点儿,把你这边儿窗台上的花儿也浇了吧,别让它们渴死了。”

    “不是辛苦不辛苦的事儿!办公室一共就我们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旁边就是窗户,难道就代表窗户就被我们分成两半了?连窗台上的花儿也自动划分了领域?我是明白了,明天我拖地的时候只拖我这半地板,她那半边儿我还真就不管了。”

    苏温洛又是生气又是好笑,只是虫宝平常虽然嘴上不饶人可她真不是个刻薄人,“宝宝,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因为这点儿事儿就发脾气的人啊。”

    虫宝安静了两秒钟,再次开口语气就好了很多,“没错,辛辛你说的对,可能是压力太大了,本来办公室就很小,就靠这几盆花让我心放松些,结果还快被人养死了,当初她刚分到我办公室的时候我们两个就说好了我拖地她浇花,谁能想到她人为把花划分成两个等级了。哎,其实也不是花的事儿,大概是我看她不顺眼,我羡慕嫉妒恨,谁让人家有当副行长的妈呢?”

    穆辛倒是呵呵乐了出来,“你不都说要考虑辞职了吗?做私人理财师多好,又体面又赚钱,温洛已经跟大华提过了,只等你哪天方便大家出来聚聚。”

    “你说的对,我犹犹豫豫个什么劲儿,挂了。”

    穆辛握着电话又自顾自呵呵乐了一会儿,开始查找牧场农场仓库里有什么新鲜有趣的东西没。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