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有毛病

    鹏子说了要将苏温洛当做是兄弟一样看待,这话让一众衙内也不由得侧目,便是当下里王二、段三几个人也不敢再将眼珠子黏在穆辛的上,他们后对待苏温洛和穆辛的态度更要和善才行。

    苏温洛如何不知道自己占了大便宜,可他还是冷静地扶着穆辛在一侧的贵妃椅上,拿了鲜橙汁递给她喝。

    于四带来的一姐儿正憋屈着,看到穆辛出众的外表和备受关注照顾的姿态,心里头的气儿更不顺,她也不是没有眼色的,可两人没来之前她已经被鹏子毒舌兼漠视了好一阵儿,现在说什么都忍不下去了。

    “这位是叫穆辛是吧?有酒不喝喝什么饮料啊?法国酒庄直送过来的,你尝尝,等闲人轻易见不到。刚刚我们在七楼玩儿得正HIGH,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换房间。”

    穆辛连忙摆摆手拒绝,“我可能怀孕了,不能喝酒,所以才让你们换了房间,也真是的,其实我觉得大家不熟不来就是了,可温洛怕我总一个人在家里烦,正好碰到星探了,就一起过来了。”

    于四对着一姐儿皱了皱眉,一姐儿到底憋屈着马上就住了嘴。

    于四又回过来对着穆辛嬉皮笑脸道:“嫂子竟然怀孕了?真是大喜事!诶,洛哥,不是我说你,你还真是心想事成,上次刚说想要孩子,这才过了一两周吧,这就就真怀上了,洛哥你点子好,最重要的是口彩好,后大家谁开业了真得找你说几句好话图个好彩头才行啊。诶,嫂子,还缺什么都跟我说。”

    “滚,”苏温洛毫不客气地踹了他小腿一记,“我老婆缺什么自然是我来买,你凑什么趣?”

    倒是鹏子默默地喝了一口金酒,神色莫测地看了穆辛一眼,才对着苏温洛说道:“你老婆看起来还本分,没白瞎了好福气。”

    苏温洛难得温驯地笑了笑,“是我好福气,我老婆跟我受了不少苦。”

    “哟,这是等着我主动给你加薪呢是吧?小程序员先生?不让我送嫂子礼物,又说嫂子跟着你受苦,这不摆明着说我小气吗?”于四插嘴道。

    其实也不怪一姐儿刚刚故意刺了穆辛一句,实在是苏温洛自己介绍说只是于连手底下的小员工,这包厢里几个姐儿都是那种出来一晚上拿的钱也得是十万往上数的,谁能看得起一个小程序员不是?

    倒是穆辛摇了摇头替温洛拒绝了,“于连,我老公才刚刚上班呢,别那么快加薪,让别人嫉妒为难他了怎么办?工作就够累的了,难道还要分心去跟办公室的同事勾心斗角啊?咱们现在的钱还够花,以后每年按规矩给他加薪就行。”

    王二嘴角抽了抽,就苏温洛这样的,也能娶到穆辛这样的老婆?这不科学啊。而且美女竟然不钱?这更不科学了。

    鹏子听了穆辛的话,这才真正仔细打量起穆辛了,原本他好容易看上一个像黑曜石一样干净深沉的男人,结果竟然是直的,竟然还有老婆要有孩子了。可穆辛说了这几句话,倒是让鹏子对这么个妖冶的女人改观了不少。他学导演的最擅长观察人的表,穆辛刚刚一点儿谎都没撒,这样很不错。不过,他难道就真不下手了?

    那位刚刚开口的一姐儿不知道心里头怎么着又扭曲了,突然憋不住笑了起来,笑得脯乱颤,她连遮掩一下都懒得动,只是斜着眼睛看向穆辛,却对着于四撒道:“四少,你还是给你手下加点儿钱吧?也不看看他老婆穿的究竟是什么啊?我刚刚没注意,这衣服颜色好衬人,可料子也太粗糙了吧?哎哟,真是很少见这种材料的衣服了,也不知道在哪儿买得到,复古的。”

    于四即便正是宠这位姐儿的时候,闻言也不用力拍了拍她的脑门,声音略显严厉道:“到此为止,今天别再开口说话了知道吗?”

    一姐儿吓得脸色都白了,坐回座位上连头不敢再抬起来,这回是真正老实了。

    于四又瞬间将嚣张严厉的姿态一收,点头哈腰地对着穆辛道歉,“嫂子,你别介意,她今儿个嗑、药了,神智不清醒呢。还有洛哥,你也是的,钱不给嫂子买衣服还能干什么?让嫂子竟然被个戏子笑话了,你丢不丢人?”

    本就攥紧了拳头的苏温洛,抬头狠瞪了于四一眼,“我也就是在人前给你留点儿面子。”

    于四不敢反驳,本来苏温洛就是有趣的人,他十分乐意接近,再加上大华、鹏子几人的亲近看好,这位自今起必然要被一些人认识并且挂了号。最要命的是,下午的时候苏温洛在他办公室里可是十分冷静而冷血地说了些不和谐的话,那些话让他有理由相信,苏温洛跟某些未知的能量有所牵连。国家对一些神秘领域并不是一无所知,只是经过几次变革再不敢强权压制而已。

    要是苏温洛真是那类人中的一员,他也真就对世俗的钱财无所谓了。可是,于四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儿。看穆辛省吃俭用的,还是很缺钱的,难道穆辛对苏温洛的份也是一知半解吗?

    这里头要数星探男最为诧异,于四这丫的怕过谁?怎么对个小人物这般谄媚?

    “于四,这位洛哥究竟什么来路的?你倒是给我好好交待清楚。我今还想挖了她老婆出来演戏呢。”

    “哦哦,”于四也觉着应该把苏温洛的危险广而告之,免得后真出了事儿让几个发小为难,“苏温洛目前在我手底下做个程序员,技术杠杠滴,他老婆是大学讲师,人家肯定不会出去抛头露面演戏去。你别不当回事儿,还有你们几个没什么演技纯靠脸靠子吃饭的,都记着,别招惹你们洛哥。”

    在座的几个穆辛往里只在荧屏上看过的美女皆是一脸后怕地点了点头。穆辛倒是皱了皱眉,觉得苏温洛怎么就这么嚣张起来了,这样不合适吧。

    可心里头再不认同,穆辛也绝不当众扫苏温洛的颜面。而苏温洛一看辛辛的脸色就知道她在担忧什么,于是也就将浮躁的心平静一瞬,才开口道:“于四少爷别一口一个洛哥的。我算是什么啊,最多就是的脑力劳动者。我有自知之明,跟你们不是一个牌面儿上的人。至于大华的面子,你们只要不惦记我老婆我就记得你们的好了。今是我张狂了,一听星探接了于连你的电话,我就合计大家都算是认识,才以冲动就闯过来了,打扰你们聚会了吧。”

    苏温洛说完就露出了想要离开的意思,于连哪会让他站起来走出去,他一把摁住苏温洛的肩膀让他牢牢坐在贵妃椅上,一边儿开口和稀泥,“别介,什么牌面儿不牌面儿,大家都是混着罢了。骆驼,那星探姓也姓于,跟我一个祖宗,你叫他小鱼就成。就像你说的,既然知道大家都认识,聚一聚才对劲儿。”

    小鱼倒是真对于四的作态觉得膈应了,他来的最晚,干脆坐到鹏子边儿问问苏温洛到底是谁家的,总算弄明白了来龙去脉,可是这也解释不了于四的太监作风啊,就差给苏温洛端茶倒水打扇了。

    别管小鱼怎么腹诽,场面一时倒是和缓得很,几个人如同老友一般随意聊天,陪坐的几个姐儿也都纷纷一展歌喉。

    苏温洛这时也有些后悔了,他今晚上怎么就这么想当然地跟过来了呢?就因为大华一朝上位,他便以为自己可以鸡犬升天?还是他以为凭借自己零级的位面商人就可以把其他人都当傻子一样玩弄在手掌心儿里?还是他以为于四对他的态度就能表达其他人对他的认可和接受?

    苏温洛终于警觉到,自己出了毛病了,重生之后不知是否经历大喜大悲的关系,总之他的子变得太过不同,闹、敢讲敢拼,这都不是曾经斯文有礼的那个他,也不是辛辛着的那个他。

    好容易熬到了散场,苏温洛和穆辛被于四开车送回了家。

    一关上房门,苏温洛搂着穆辛坐在上,小心翼翼地问道:“辛辛,你还我吗?”

    “自然。”穆辛想都没想便回答,很是诧异地看着他。

    “即便我变得这么奇怪?”

    穆辛疑惑地看着苏温洛黑沉沉的眼睛,“你说什么呢?你哪有变得奇怪?”

    苏温洛揪了揪头发,面孔变得微微扭曲,“我的格,全变了。以前不这样的。以前我怎么可能去威胁别人,以前我也不会真心跟这帮高干交好。今天晚上这事儿要是上辈子的我,怎么可能做得出来?辛辛,我这个样子你会不会很讨厌?”

    穆辛抬起手将苏温洛的胳膊拽回来,拯救了他的头发,“你究竟怎么了?说的什么话?上辈子我们不是生活的太拮据吗?富贵不能、贫不能移的能有几个?你对我的心丝毫也没变。只是更强势了一些,这算得了什么?”

    “不不,”苏温洛猛地摇头,“你不知道,我内心有多么邪恶的想法。我曾经想过把那个男人烧死、捅死、毒死、轮、死,即便是报仇也不该是我这样的心态吧?我觉得自己可能变态了。”

    “那又怎么样呢?”穆辛毫不在意地偎进温洛的怀里,“别说你不过是在脑子里想想怎么复仇,即便你真那么做了,即便你真的精神失常了,只要你还在我边,还这样我、保护我,那其他的一切又有什么关系呢?老公,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得了精神病?谁会死而复生?还是夫妻俩一起死而复生?然后又有着奇奇怪怪的外挂,这怎么可能是真的?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我怎么可能健康到自然怀孕?我们不过是生活在梦境中而已,趁着还没有醒,多享受几算几吧。”

    “傻瓜,”苏温洛轻柔地摸着穆辛的小腹,“这一切自然是真的。你和我都不是在做梦。还有,既然你都觉得这些是梦境,干什么还省吃俭用的?有钱都不晓得花了?”

    “我也不知道,”穆辛撅着嘴,说的有些词不达意,“我一边觉得这是在做梦,一边又想万一这是真的呢?万一是真的我却把钱给花光了,后我们儿子的粉钱可从哪儿来啊?就是莫名其妙的。不过只要你在我边,我就很少胡思乱想。”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