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4、月事

    穆辛对着苏温洛撒地嘟了嘟嘴,“你今天早上不是问我怎么在厕所那么久吗?你自己去想想。”

    “老婆,我打算回去工作了,既然没事儿就不用请一天假了吧。”

    “哼,”穆辛将嘴嘟得更高,“你走你走,我才不要告诉你。”

    谁知苏温洛却一把抱起她轻轻放在上,吻着她的眉心,“逗你玩的,哪有什么事儿会比你还重要?老婆,今天初七,我记得你往常都是这个子,是不是没来?”

    穆辛脸些微的羞红,俏地白了他一眼,“你不是都猜到了吗?”

    “是真的吗?”苏温洛手臂都有些发抖。

    穆辛点了点头,搂住他的脖子,“反正今天是没来。你知道的,我一向很准。我琢磨着,等到下个月初买个验孕棒试试,然后就去医院。”

    苏温洛再也不敢趴在穆辛的上,他连忙侧过子躺在了一边儿,右手不由自主地抚摸着穆辛平坦的小腹,“这么就有了?像做梦一样。”

    “还说不准呢,”穆辛拿小脑袋拱了拱苏温洛的膛,“还是检出出了结果再开心吧。我特担心是白欢喜一场。”

    苏温洛这一刻不想说话,只静静地把她轻柔地搂在怀里。

    过了小半个小时,苏温洛觉得责任重大,应该更努力才行,可又不想一刻离了辛辛的视线,干脆坐起子,掏出了手机登陆了企鹅农场,开始不厌其烦地偷菜,然后换号码继续偷菜。等到偷无可偷了,干脆又注册了新号码,无下限地乱加好友,然后继续种菜偷菜。

    穆辛就这么躺在上仰着头看他,她家男人实在太英俊了,越看越看。

    中午的时候苏温洛给她煲了乌鸡汤,食材的来源自然是企鹅牧场。

    两人就歪缠在一起躺了一个下午,快到晚上的时候,穆辛的手机响了起来。穆辛一看来电竟然是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虫宝同学,她虽然看出温洛不赞同的眼神,但到底还是马上接听,

    “虫宝,今天难得你不加班。怎么想起来电我?”

    “谁说不加班的?我就有一会儿工夫给你打电话,总之明天有体检,我把体检表给你吧,你给你老公用也行。”

    “不是吧,你去年前年都没去体检,这次怎么还不去?”

    虫宝静默了一刻,叹息道:“我觉得自己、房有硬块儿,怕是肿瘤,还不如不检查呢。省得知道了还要花钱动手术。”

    “虫宝!你到底怎么想的?早发现早治疗!我就说,你在银行工作压力太大了,特别是去年你又一次弄错了账目之后就分外的紧张。何必把自己得那么辛苦?”

    “嗤,你少五十步笑百步。你自己还不是宁肯自己辛苦也要把你老公照顾的舒舒服服?我去年招小人,好悬工作都没保住。若是不努力创造业绩,银行干嘛留着我?”

    穆辛极其无奈,声音也低落下来,“虽说从你手里过的钱无数,可即便你为银行创了千万的收益,也跟你自己无关。反正你投资学的那么好,干脆出来给私人做顾问得了。”

    “哪那么容易的?”虫宝的声音里满是自嘲,“北京城里学投资的至少十万人,有几个自己发财了?我又没人脉又没钱,除了拼命保住饭碗还能怎么样?好了,不跟你说了,一会儿你过来取体检表。”

    “诶,别别别。内什么,虫宝,我可能怀孕了,不能做那些透项目。我老公也找到工作了,每年也有定期体检的福利,你还是送给别人吧。你问问玲玲需不需要。”

    虫宝差点儿惊叫出来,“真的吗?辛辛,真的吗?你那次出事儿我还担心把体冻坏了,竟然怀孕了?”

    穆辛傻兮兮地笑出来,“我今天月事没来。你也知道我自打十四岁之后每个月都是历初七,准着呢。可今天都到了晚上了竟然还没来,我就估摸着可能大的。”

    “恭喜恭喜,哎呀呀呀,过十个月我就要当小姨了!辛辛,我老羡慕你了。”

    穆辛飞了温洛一眼,继续讲电话,“我也觉得自己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你们几个好朋友还有温洛这个好丈夫。虫宝,所以我劝你还是早些治病。你放心,温洛的一个哥儿们发了点儿小财,说不定却个私人理财师。你别讳疾忌医,也别为了工作就把自己体拖垮了。”

    “行了行了。我这边儿要开忙了,各国的大盘开市时间不一样。要是有好机会你也帮我留意着,我是真不乐意再拼死拼活帮银行赚钱了。抓心挠肝的。就这样,挂了。”

    穆辛盯着嘟嘟作响的手机,感叹了一句时间就是金钱,虫宝都多久没打过一通超过三分钟的电话了。

    苏温洛连忙将手机没收,咬了一口辛辛的鼻尖儿,“都怀孕了还敢用有辐的东西,真是该打。后电视、电脑、手机一律不许用。你刚刚评上了讲师,不好这时候就请产假。这个月你上班我接送,下个月你就老实呆在家里。”

    穆辛嘟囔了一句:“暴君。”

    苏温洛却合计着,上辈子他死得突然,那男人一刀一刀捅他的时候仿佛苦大仇深,辛辛重生之后他也怀疑是因为她怀孕了才遭来那男人最变态的嫉恨,许是后的子不太平了。得找位面交易器弄点儿防的东西啊。

    【交易器,我老婆是不是怀孕了?】

    【……是。】

    【你怎么这次反应这么慢?平常你都是抢话来着。我心里头想的你也看到了吧,有办法吗?】

    交易器这次停顿的时间更长了,【我可以帮你作弊,但是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苏温洛不得不慎重了,【你平常不是想要什么都不问自取的吗?这次你究竟要什么?】

    【本交易器想要个体,本交易器想当人。】

    苏温洛立刻咬牙切齿,【你TMD想要占据我孩子的体怎么着?】

    位面交易器再次出现了一个小停顿,【不敢。你的心率脑波告诉我此事不可行。可我想要个体,我也想当人。】

    苏温洛突然想到了什么,露出个邪佞的笑容,【体啊?好办啊。你不介意接受个成年男子的体吧?】

    位面交易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它立马兴奋了,【本交易器只能寻找系统漏洞,绝不可以侵占他人体。本交易器决定帮你对付小怪兽。】

    【你又不是凹凸曼,】苏温洛冷哼了一声,【得符合当今社会的法律吧?你还说过我的等级低不能购买武器。想要对付他没那么轻松。】

    位面交易器觉得异常憋屈,属今天它的数据运算速度低于宿主,【系统漏洞不太好应用,最方便的就是本交易器提过的你尽快打入那群衙内的内部,然后通过他们贩卖一些来自其他位面的物品。若是你承诺让本交易器获得体,本交易器就勉为其难地许你升级。】

    【成交。】

    苏温洛将自己的担忧、还有他和位面交易器的对话跟穆辛交待了一遍。穆辛听后也吓出一冷汗,要是不把那个男人趁早解决了,她还真不敢生孩子,她如今偶尔还会梦到温洛满是血地躺在地上。

    “老公,早知道我刚刚就不跟虫宝说了,你说那个人会不会已经知道我怀孕了?”

    苏温洛不太肯定地摇了摇头,“他应该不至于变态到随时监听你的手机吧?先别慌,别自己吓唬自己,咱们运气好着呢,对不对?”

    穆辛连连点头,是了,他们用过好多个幸运符,“老公,要不要再买几个幸运符?”

    苏温洛也觉得有必要,于是又跟位面交易器通话了一阵,结果只拿了十个幸运符出来,“老婆,不行,你不能用,因为你体内还有个孩子。我倒是可以。”

    “那你赶紧的,你越安全我越安心。”

    于是苏温洛很快点燃了煤气烧符,再次增加了十点幸运值。

    第二天是周五,苏温洛早起之后止穆辛做一切体力劳动,自己熨烫了西裤,然后做好了饭去上班。临下班的时候,于连将他叫到了经理室,“诶,骆驼,你什么时候得罪过陆家?”

    苏温洛一霎那有些紧张起来,“是陆放?”

    于连第一次看到苏温洛如此不淡定,他摇了摇头,“不是陆放跟我说的,是他大伯找的我。简直是着我把你开了。这是怎么回事儿?要真有摩擦我帮你们调解调解,你那发小大华也能说得上话。”

    苏温洛冷笑着摇头,“不是摩擦,是生死大仇!他穆辛未遂,害得她大冬天的跳湖,差点儿就救不回来了。当初引荐我进公司的大刘不也跟你说过我有仇家吗?就是陆放。这么说吧,你要是哪天看到他死了千万别惊讶,一定是我干的。”

    于连也不吸了一口冷气,即便以他的家世也不敢说这种装13的话,结果一个小小的技术员还真就说了,而且还是义正言辞、掷地有声地说了。

    “骆驼,我们于家跟陆家没什么交,可也没交恶过。这事儿我只能当我不知道。不过你可想清楚,陆放他大伯如今是陆家掌舵人,他最疼这个从小没了爸爸的小侄子,你放到了陆放还有可能,但要瞒过陆家、躲过陆家的反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苏温洛却突然露出个温文尔雅的笑容,“于总说什么呢?谁要放倒陆放啊?我保证陆放能好好地活着,活到一百岁。就是不知道披着陆放那皮的究竟会是哪路的小鬼了。”

    于连彻底毛了。这苏温洛就是个疯子。

    作者有话要说:苏温洛要反攻了,傲的位面交易器,你擎好吧~~~~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