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态度

    周是母亲节,不知道有多少小孩子给妈妈送花、倒茶、洗碗、做饭。而聚在一起的几个人却正巧都是没了家长的,哦,除了大华有个卧病在却探视不得的母亲。

    七环和小六子听了大华的家世都暗暗咋舌,可也知道这没有多光鲜,大华又一贯不是个开玩笑的,除了酸几句之外没说什么,几个人相聚主要还是为了大华母亲的事来想办法的。

    七环和小六子虽然听说过不少上层的事儿,可一下子发现这种事发生在边儿、发生在自己哥儿们上,都有些气愤。

    好在苏温洛家里装修的时候用了吸音的墙纸,几个人发泄地嚷嚷了几句倒不会干扰到邻居。喊的口干舌燥却对于解决问题一点儿帮助都没有,倒是七环的烟瘾犯了,七环到门外抽了一根烟,带着满的烟味儿回来之后,突然问了这么一句:“大华,这疯女人干的事儿,你爷爷真不知道?”

    大华完全僵硬住了,他不敢想象,若是他爷爷其实是知道的呢?他是家里必须的继承人,可他妈妈却绝对是多余的那一个。

    苏温洛狠狠地抽一口气,“真TM够损的。大华,你立刻打电话给你爷爷。”

    大华颤抖着拿出了手机,却怎么也拨不出号码,他缓缓抬起头,“若是我爷爷知道,我能怎么样?”

    是啊,穆辛低头叹息,即便知道了结果又能如何呢?上辈子也许是没有于四、王二他们的帮忙,大华虽然认祖归宗但并没有立刻得到多大的权柄,至少在她和温洛重生之前只知道大华子好过了许多却依然窝在实验室里,可是现如今,大华离职的手续已经办完了,只等着下周一就可以进入体制内。

    因为有了一处的变动,其余都要跟着动作起来,于是就牵连了大华的母亲,想来大华若是知道了前因后果,必会痛恨自己和温洛吧,他是个极其孝敬的儿子。

    果然,大华一开口就用了排比句,“我真傻,怎么就一时冲动去挣了呢?我真傻,怎么就没给别人留条后路?我真傻,怎么就没想过我妈会被人迫到想要自杀?”

    苏温洛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最恨理科生拽文。大华,虽然你难得说这么多话,可我不得不告诉你,我听了很不舒服。你凭什么不去挣?那些本来就该是你的,是别人抢了你妈的位置,抢了本来就属于你的东西!你凭什么要给一群人渣留后路?那群人渣甚至能迫一个可怜的妇女,还在利用那个妇女的安危来威胁你!大华,你TM不懦弱能死吗?”

    穆辛掐了苏温洛几下,拿眼睛瞪着他,又开口安慰起大华来,“你洛哥嘴跑的总比脑子快。嫂子知道你不生气,嫂子也知道你不是懦弱无能的人,只你洛哥跟我说过,你自小就太压抑着子太沉闷了,也该到了时候你做回你自己了。”

    “就是!就是!”小六子连忙接着穆辛说道,“你们华家有多厉害我不知道,可是既然你还有几个堂弟在,你爷爷却费尽心思把你弄回去,难道是因为他老眼昏花不成?还不是知道你比别人强多了?大华,那女人哪是婚,完全是想要走你!”

    苏温洛也连连点头,“没错,我和你嫂子昨晚上想了一宿,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只要你退后一步,后就别想再收回失地了。我也知道这招损,可你也听听。反正你是不在乎你爷爷那边儿的家世,可那个女人在意啊。大不了大家一拍两散你把华家搞到乌烟瘴气、名誉扫地,到时候那女人夺回了家业又能如何?你爷爷若是原本的立场就没打算帮你妈,你这么做也就不算是对不起他了。”

    大华闻言抬起头,看着关心他的几个人,重重地点头,就要拨通号码。可苏温洛眼疾手快地抢过了手机,“先等等,你们洛哥我最近得了个神秘的东西,说是尼泊尔走私过来的,古老神道的东西,七环试过了。”

    七环奇怪地看了苏温洛一眼,没想起来他说的是什么。

    苏温洛接着说道:“就是一种幸运符,得跟头发一起点燃。”

    七环恍然大悟,叫道:“是了是了!我就说那天邪乎,明明我都山穷水尽了,可洛哥拔了我一根头发,然后我就起死回生了。大华,你先拔了头发让洛哥给你做法之后再打电话,管它什么幸运符是真是假,图个心静。你就当是上柱香了。”

    大华二话不说揪了跟头发递给苏温洛,温洛将昨晚上兑换来的、经过位面交易器做旧的、十分像是道士用的黄纸符的幸运符和大华的头发一起烧成了灰,然后将电话还给了大华。

    大华的这通电话讲了足有半个小时,但是旁听的几人倒是越听越乐观起来,直到大华撂了电话,也没用大家问他,他就开口了,“你们猜的没错,我爷一早知道信儿了。他说就等着我打电话过去呢。还说是对我的考验。其余的我都不管,只要等他能把我妈接出来就行。”

    苏温洛冷笑了一声,“你这新家人真难得,拿人命考验你玩儿呢。”

    本来嘻嘻傻笑着的小六子也反应了过来,跟着冷哼了一声,“可不是?我都差点儿被骗过去,若是你爷真为你好,能拿这事儿当考验?考验什么?考验你抗挫折能力还是冷血程度?别是考验你对家族的归属感与信任度吧?真TM变态。”

    七环倒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有什么?你们是没去过片场。那地方明明拍着最让人开怀的喜剧,底下的群众演员却一人一嘴说着世界上所有的悲剧。我们是小人物,所以理解不了大人物们的感,也理解不了他们对待我们的方式。”

    穆辛却乐得一辈子当个小人物,她只是耸了耸肩,“你们那么严肃做什么?事不是解决了吗?我们该吃饭咯。我买好了羊,大华一会儿多吃点儿。”

    “还是涮锅呗?”小六子立刻原地满血复活,反正都是小人物了,还想那么多不相干的事儿干嘛,还是吃饭最痛快。

    大家伙儿果断放下了心绪,火朝天地吃起了午饭。等到收了摊,大华的手机响起,他妈已经脱离危险被送回家里了,几个人又各自分散开来。大华临走之前答应第二天早上将车子借给苏温洛,苏温洛一门心思想开车送穆辛上班的心愿终于得以达成。

    于是,当5月13星期一早上,穆辛坐着路虎神行者来到学校侧门的时候,跟坐着宝马来上班的谭媛彭正好遇见。

    谭媛彭眯了眯眼睛,摘掉太阳眼镜斜睨了路虎一眼,摇曳多姿地走到了穆辛边,“哟,藏的可真够深的,你真是不当我们是朋友,到今我还是不知道你老公到底做什么的呢?怎么,就那么不方便说?”

    穆辛看到了彭妮眼中的深意,她不希望把人际关系搞僵,只好示意老公从驾驶座上迈下来,对着彭妮说道:“没骗你,我老公就是个外企员工。这车子也不是我们的,是我老公发小的,他就是心,才借了车子送我上班,仅此而已。”

    宝马驾驶座上的男人也下了车,是一位穿着张扬却貌不惊人的男士。他一双眼睛早已盯牢了穆辛,就等着谭媛彭介绍呢。

    谭媛彭心里头不得劲儿,但到底习惯了在人前优雅的作态,她故作大方地替几个人做了介绍,“这是我的同事穆辛,这是她新婚丈夫,这是张非,我高中同学。”

    张非很有风度地跟苏温洛握了握手,“鄙人张非,是非的非。穆女士看起来这么年轻漂亮竟然已经跟你结婚了,真叫人嫉妒啊。我在房产登记处工作,好歹也有点儿权利,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来找我。”

    苏温洛无论在什么人面前都披着文雅的外皮,而且越是不熟悉的人面前,他越是彬彬有礼,“我是苏温洛,就是个电脑程序员,后肯定是要麻烦你的。”

    谭媛彭撩了撩头发,状似无意地问道:“哦?要麻烦张非是要买房子还是卖房子啊?我听辛辛说你们刚刚贷款买的房子。”

    苏温洛敏锐地注意到张非眼中一闪而过的鄙夷和精芒,轻笑着开口,“辛辛就是实在,从来也不懂得炫耀。我们当初存款不少,只是她一直说没个几百万不能生孩子,她又知道我特别喜欢孩子,就不让我全款买大房子,只说把钱存起来养孩子呢。”

    “哦?”谭媛彭对苏温洛笑得有些妩媚,“你这么一说也有道理,我就说,辛辛一直那么俭省做什么,原来是没有安全感啊?那现在怎么又打算买房子了?”

    “可不,”苏温洛随意挑了挑眉毛,“等到我今年年终奖下来之后就可以再买处房子了,到时候可得让张先生帮帮忙呢。辛辛就心。时间晚了,我也得赶紧去单位打卡,先走一步。”

    穆辛、谭媛彭、张非三人目送着路虎驰离。

    张非砸吧下嘴,一年的年终奖就够买房子的,这哪是小小的电脑程序员那么简单,他略显谦逊地问了穆辛,“你老公真是一表人才,在哪里高就?”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