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三代

    周六的时候两个人睡了个透,睁开眼睛已经中午了。苏温洛穿好了围裙从冰箱里拿出产自企鹅农场的新鲜蔬菜,给辛辛做了蔬菜粥,又烙了两张鸡蛋饼,接下来好了牛才将穆辛从被窝里捞了出来。

    “看你给懒的,也是你独得老天厚,怎么吃怎么睡都长不胖,不然看你还敢不敢这么懒。”

    穆辛扭着麻花在温洛怀里撒,“反正周末嘛,困秋乏夏打盹,多睡睡怎么了嘛?”

    苏温洛听着穆辛嗲的嗓音瞬间麻了半边儿子,再看到穆辛脖颈肩头露出的吻痕,连另外一半也麻掉了,他忍不住低头浅尝了辛辛玫瑰般的唇瓣,咂摸了几下才靠着莫大的自制力坐直了子,将穆辛半拖半抱下,将她按坐在椅子上,粗噶着嗓音说道:“快吃了饭,吃过之后给你老公点儿福利。”

    穆辛将迷蒙的大眼睛对准了温洛,“老公,我腿酸。”

    苏温洛哪里得住,子硬得很,他半跪下来手臂僵硬地给她揉起了大腿,他只要一想到辛辛睡衣睡裤里头都是真空的,浑就轻轻颤抖了起来,那处更硬了,“老婆,快些吃饭。”

    “不要,”没完全清醒的穆辛抛弃了道德的约束,直爽地撒起来,她搂住紧贴着她腹部的温洛的脑袋,低头一下一下轻啄他的额头,“我不要自己一个人吃,我要跟温洛一起吃嘛~好不好嘛~”

    “好,你说什么都好。”

    苏温洛狠狠地喘了一口气才站了起来,坐到穆辛的边儿,棉质的睡裤支起高高的帐篷。他抓过穆辛的小手放在帐篷顶上,“辛辛,给我揉揉。”

    穆辛于懵懂中十分听话地揉搓起来,直到手酸了、神智清醒了,苏温洛的那处依然没有消肿。穆辛万分羞窘,她想要将手臂抽回来,可温洛的手就覆在他手上,耳边听到的尽是男人的喘息声,穆辛脸颊变得越来越红,眼睛也越来越水润。

    苏温洛终于大声呼出一口气,俯下来贴着穆辛的耳朵说道:“辛辛,浪费了,多可惜。你猜猜,我精、子的活如何?”

    穆辛侧过头捶了他一拳,眼睛四处乱看完全不敢扫向下面,“你快去洗个澡,我等你一起吃饭。”

    “不如一起洗澡,然后一起吃饭。”苏温洛说着再度往她上靠。

    穆辛摇着头,耳朵脖子都红透了,“你快点儿去,我饿了。”

    苏温洛低沉地笑,老夫老妻了,辛辛还是这样害羞,他也不再逗弄她,很干脆地去冲了澡换了衣服,重新坐在餐桌旁同心的人共享午餐。

    苏温洛本想喂饱了穆辛的肚子下午就可以享用一顿盛宴,可谁知道吃过饭穆辛就找了外出的衣服穿戴整齐,连苏温洛的休闲装她也准备好了,正拿眼睛示意他换上。

    苏温洛手里拿着衣服裤子,委屈地看着穆辛,“老婆,休息出去干什么?你明知道我一直等着你呢。我每天晚上都要顾忌第二天上班不敢多做,好容易周末了,你竟然还要剥夺我的福利。”

    穆辛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昨天晚上怎么折腾我的,你都忘了?快点儿换衣服,我们得去给你剪卡换手机呢。”

    苏温洛唉声叹气,却也不得不换了衣服跟随辛辛出门。

    等到回到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苏温洛打开冰箱喝了几口水又给穆辛倒了一杯,才有气无力地叹道:“摩肩擦踵这个词原来是这个意思,可挤死我了。”

    穆辛也喝了一大口水才缓过气儿来,“怪不得虫宝最喜欢网购,凡是网上能买的东西从来不出去买,我一年也就逛几次街,每次都是人挤人。”

    苏温洛总觉得自己上都馊了,他去冲了个澡,然后打了水过来半跪在穆辛面前帮她脱掉鞋袜。

    穆辛一看这架势,温洛竟然又要给她洗脚,她连忙推拒,“诶,干嘛干嘛,不用你,我自己会洗,你也累的够呛,好好躺一会儿,一会儿我给你做饭。”

    “没事儿,”苏温洛一把抓住穆辛想要逃离的脚丫子,将两只嫩白的小脚摁进了水盆里,“虽说咱们洗髓过,你又用了位面交易器弄来的药剂,可我总是不放心。你呀,还是乖乖的每水多泡会儿脚,驱驱寒。”

    穆辛眼眶里又湿又,“你干嘛?要我洗脚就直说,别每次都跪在我面前,我见不得你这个样子。”

    “嘿,老婆,我要是有大男子主义,绝对是你培养出来的。我就是帮你洗洗脚,哪就矮谁一截儿了?放心,别人拿枪着我我都不带跪的,只在你面前这样,行不行?”

    “那也不行,”穆辛说话带着鼻音,“你本就该顶天立地的,在谁面前都不许跪!我也不例外。”

    苏温洛只是一个劲儿地笑,给穆辛洗脚的动作却不停。

    穆辛无奈,只得抱着温洛的头不停地亲吻他的脸颊耳朵。

    “老婆,别再亲了,当我柳下惠呢?走了这一会儿也累的,想想晚上咱吃什么?”

    穆辛心里头想着,不知道温洛的位面空间能不能用来杀鸡杀猪,这样就会有很多食,温洛是食动物,企鹅牧场的动物一定是最美味的。

    可这一天到底没能在位面空间宰杀生物,因为大华打来电话让苏温洛和穆辛出去吃饭。苏温洛自然是答应了下来,房子小总有不好的地方,他每次做饭即便开始抽油烟机,等到收拾完了之后都会发现房间里有股味道,后总有一天要换大房子的,只大一点点就好,然后厨房都用玻璃墙,到时候穆辛依然可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他。

    苏温洛一想到这就忍不住傻笑,穆辛刚睡醒迷迷糊糊的时候超级可,她会摇着小脑袋跟随着自己的动作,无论他去什么地方,穆辛的眼睛就会追随到什么地方,真是个傻女孩儿。

    大华开了车来接苏温洛和穆辛,苏温洛一坐进车子里,也转圈看了一番,砸吧砸吧嘴,“别说,这车子是不错。”

    大华丢给他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继续拿沉默当金子。

    苏温洛耸了耸肩,问道:“事都解决了?”

    大华只是点了点头当做回答。

    苏温洛拍了拍脑门,这死孩子总是这样,非必要就不张嘴,后怎么跟那帮人精儿混?他都跟着愁得慌。

    “大华,你还是报个班学学口语吧,不是学外语,就是你得练练社交能力,怎么在餐桌上、酒桌上跟人谈判什么的。也不知道你家人究竟是干什么的,只是看前天于连、王二他们那态度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大华这回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表达的是拒绝还是不知道。

    苏温洛无奈了,“大华,说句话行不?车里头就我们仨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大华还是沉默了一小会儿才说道:“我以往最痛恨x二代、x三代,想不到有一天我会成为自己最痛恨的这种人。”

    “不对啊,我觉得是七环痛恨x二代、x三代,你一贯不愤青的。”苏温洛反驳了一嘴。

    大华从后视镜盯了苏温洛一会儿,那眼神深不见底,叫苏温洛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还是大华开口说了个明白,“我妈在刚刚流行x二代这个词的时候就说过,她的婚姻就是被x二代给毁了,然后我就开始痛恨x二代,接着又跟着七环一起痛恨x三代,我合群的,你们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来着。”

    苏温洛嘴角抽了抽,“你不仅合群,你还是连坐的祖宗。一个x二代犯错你就痛恨所有x二代,这不是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了吗?大学时候马哲你认真学了吗你?”

    大华很淡定地回答:“没关系,我负责的是化学试验室,我们系当初马哲是开卷考试。”

    穆辛闷闷地笑了起来,苏温洛的几个兄弟都太逗了。苏温洛也没憋住,扑哧笑出声来,“哥儿们,最近玩化学的特容易招人骂,没看到多少学校都不敢用桶装水了吗?就怕你们玩化学的投毒啊!你赶紧回头是岸,老老实实学好马哲吧。”

    大华一本正经地摇头说道:“我的书单都被安排好了,某个自称是我爷爷的老头子说,我周一就进体质,从技术岗起步,反正我的博士学历并没有作假,然后他负责给我两年一调动,在第一个两年内,我需要读通的书籍不少于二十本。所以,洛哥,我没时间好好学马哲了。”

    苏温洛用力捶了捶,把不小心郁积在口的气体排出去,然后喘了两喘才说道:“大华,你适合讲冷笑话,样子太一本正经了。”

    “我没讲笑话,”大华这话说的有些委屈,还有些小心翼翼,“洛哥,我在你面前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