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伤痕

    潮湿的舌吻交换了呼吸、口水和感

    两人睁开眼睛之后只看到对方瞳仁里自己的缩影。穆辛再次吻了吻苏温洛的眉心、眼睛,然后拿了换洗衣服去洗澡。

    苏温洛这一刻不想说话,他坐在上听着辛辛的沐浴声,打开了笨重的笔记本登陆了自己的企鹅农场,下午种植的白萝卜已经成熟了,他再接再厉完成了所有的新手任务之后,思考着:辛辛现在只想用这个外挂省些生活费,那么其实他们不用辛苦用几个号码,只用辛辛一个人的企鹅农场就富富有余。可未来,在生活的压力一步步减少之后,特别是在那个男人被解决之后呢,也许辛辛就会有心去享受生活吧。

    哪怕这仅仅是苏温洛做给自己听的解释,苏温洛也希望有一天辛辛不再憋屈地活着,她有多少年没买过超过一千块的裙子了,他不曾忽略,只是他无力解决。苏温洛狠狠地吐出腔憋闷的那口气,一切都将会不同了。那么,他此刻应该最高效率地给他自己的企鹅农场升级。其实苏温洛甚至想过要不要花大价钱买个别人升级到100多级的企鹅农场账号,可后来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太不符合他的本了,会被人怀疑的,会被那个躲在背后监视着他和辛辛生活的变态男人怀疑。

    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苏温洛立马起了,对浴室里的穆辛说道:“别着急,我出去看看,不会让人进来的。”

    苏温洛边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边想到,其实小房子怎么可能比大房子好?浴室是磨砂玻璃的,但凡进来个客人就会看到穆辛模糊的**,这种想象会让苏温洛疯掉,他从不否认自己过分而极端的占有

    房门打开,满脸青紫的七环正捂着脑袋蹲在门边儿。

    苏温洛还是先带上了房门,在屋外同七环蹲在一处问道:“这是怎么了?又是你自己抽的?”

    七环沉默地点了点头,他掏了掏裤兜,发现烟盒已经空了,于是哑着声音问道:“有烟吗?”

    苏温洛摇头,他狠狠搂着七环的肩膀,“我老婆打算给我生个孩子,我戒烟戒酒。七环,再等两分钟,你嫂子马上收拾好咱们再进去。”

    七环咧开嘴巴露出一个丑陋却真心的笑,眼睛一下子就变得湿漉漉的,“洛哥,嫂子对你真好。”

    苏温洛搂着他的手臂更加收紧了一些,他自己都觉得被七环瘦骨嶙峋的肩膀骨头硌着疼,“所以,看到我和你嫂子,你就该相信,不是所有的□丝都娶不上女神的。你总会遇到真心对你的女人的。”

    “切,”七环抬起手臂擦干他不小心滴下的眼泪,狠狠地嘲讽了一句,“洛哥,这世界上只有一个女神,她已经嫁给你了。”

    苏温洛嘴巴有些干,他真想抽根烟,每当心里头难过,烟瘾就范,可即便是他最落魄的时候,穆辛都没提让他戒烟的事儿,七环说的对,这世界就这么一个女神。可这话他没法跟憋屈的兄弟说出口,该劝他还得劝,“七环,没事儿。等你混出了名堂,要多少女神有多少女神。”

    “还有那天吗?”七环冷冷地自嘲,“我在片场混了三年了,今天还得跪地上自己抽自己嘴巴,不然明天就得失业。洛哥,我一辈子都买不起七环的房子,□丝就得认命,就该在地下室里每天上网十八个小时,别犯出去抢别人的饭碗。”

    “净瞎说!好歹你手底下也一百多号人呢,你这么大一个领导,后还怕买不起房子?”

    话音刚落,房门再次打开,穆辛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将蹲在门口的两个男人一手一个捞了起来塞进了屋里,然后关上了房门。

    “七环这是怎么了?你等着,嫂子给你找药箱。”

    穆辛在衣柜里拿出了医药箱,也想起来前世的今天是怎么回事儿了,她将医药箱递到苏温洛手里,苏温洛点了点头,然后开始给七环上药。

    七环连哼哼都没哼哼一下,脸上一点儿表也没有,等到脸上的凉意散去,他眼睛里头还是一点儿光都没有,“洛哥、嫂子,对不住,知道你们新婚,我还厚着脸皮上门打搅……”

    “说什么呢?”穆辛连忙打断他,“这几年温洛一次次被人恶意压制,一次次半夜找你喝酒,你就把温洛赶出去了不成?你要是不打搅我们,你还能打搅谁去?小六子刚处个女朋友租了小单间同居,大华家一天二十个小时都在实验室里,你难道去找他们?你要是有苦不肯跟我们说,后就别当我是你嫂子。”

    七环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断断续续地说了今在片场的经历:七环带着一百来号手底下的群众演员在片场好容易等到了活儿,要和另一个男人带着的群众演员在一部剧的一个场景里头同时出现,可换衣服的场地就那么大一点儿,当时那男人正带着他手底下的群众演员吃盒饭,七环就合计着,不如他们先换了衣服再领盒饭吃,这样两相便宜,于是就跟一个小场记说了一声,那场记也点了头。

    可谁知七环手底下那群人衣服刚换了一半,那男人就叼着烟头找上了七环,嘴里边儿不干不净的,“知道我是谁吗?我手底下的人等着换衣服,你抢B抢啊?知道我跟沈副导什么关系吗?小子,你等着,我这就把你赶出去,劳资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那男人说完就颠儿颠儿跑到了沈副导跟前儿,点头哈腰地说了一通,究竟说了些什么内容七环并没有听到,可男人那狗腿虚伪的脸他看了个清楚明白,沈副导后来不耐烦了,只说了一句“你看着办吧”就将男人打发走了,这句话倒是让七环听了个真切。

    七环也不是头一天遇到这事儿,他可不认识什么沈副导、刘副导,他捏紧了拳头看着那男人摇晃着回到了他跟前儿,眼里头明晃晃的轻蔑,七环能怎么着?他双膝一跪,狠狠地抽起自己的嘴巴,边抽还得边赔罪,“大哥,您看,我就是个小人物,您睁只眼闭只眼,您要是把我赶出去了,我明天就得睡大街了。大哥,您就当我是个P放了吧。”

    男人高傲地斜眼看了七环抽嘴巴看了好一阵儿,才一挥手,“后眼睛睁大点儿。”

    七环总算是保住了这份工作,他明还可以带着群众演员去等活儿,可疼痛的膝盖和脸颊,特别是旁人那躲闪轻蔑的目光,都让七环心里头刺的疼。

    穆辛哪怕是第二次听,心里头也跟着酸涩不已,世界从来是不公平的,谁让他们是小人物呢,“七环,别哭了,让温洛给你做碗面条吃,明天你不是一早儿就得去片场等活儿?一会儿别忘了给你手底下的人都发条飞信,稳住他们先,别让他们跟别人走了,你可是好不容易找到这上百个一直跟着你的临时演员,少一个人你就少一份抽成。”

    七环闻言一惊,感激地看了大嫂一眼,接过洛哥递来的笔记本,赶忙飞信群发给他手底下的那帮人,有多大委屈喝醉了睡一觉也就过去了,明天醒来还不得精神抖擞地去赚钱?手底下的群众演员连一个人他都损失不起。这些人都算是有潜力的,说不定哪天就有谁能一飞冲天。

    温洛穿好了围裙走到橱柜那儿,拿出冰箱里的鸡蛋还没忘记跟位面交易器问清楚:【我老婆弄来的食物,能给我朋友吃不?】

    【不是用来赚钱就行。】

    【那幸运符能用不?】

    【你个败家玩意儿!本交易器帮你交易来幸运符容易吗?你就轻易给外人用?】

    苏温洛一听就知道有门,他一边儿做炸酱面一边儿解释道:【那不是外人。那是我兄弟。你以为你救回我让我重生那次是我第一次挨刀子?之前也受过伤,是七环一步步把我背到医院的。我跟他是打小的邻居,我家好歹还有我父母生前留下的积蓄勉强维持得下去。七环不一样,他老房子十几年前被动迁就得了不点儿钱,现在省吃俭用还得租地下室住着……】

    【少给本位面交易器打感牌。你们都是充满了病毒的数据链,打动不了本交易器的心。你想要幸运符也行,价钱十倍。】

    苏温洛不明白一个位面交易器那么贪财是为何,可他不在意,辛辛的外挂其实不是随农场,而是虚拟转化器,所以她相当于拥有了无数个随农场,只需要多注册号码慢慢升级而已,所以苏温洛并不在意价钱是高是低,但辛辛有句话说的对,买东西必须讲价,

    【哥儿们,十倍贵了些,便宜点儿?】

    【十倍!就是十倍!】

    苏温洛回忆着辛辛以往讲价的过程,貌似是这么说的,【老板,你看你生意这么大,哪差我一点儿小钱?就当交个朋友,五倍吧。】

    位面交易器停顿了片刻,回复到:【看在你知道本交易器是你主人的份儿上,就五倍吧。】

    苏温洛突然就笑了起来,不知道以后他儿子会不会也像位面交易器这么臭。呸呸呸,那是我儿子,自然是像我,怎么可能像位面交易器呢。苏温洛走过去硬把七环的头发拽下来一根,没理会他的龇牙咧嘴,然后回到橱柜那儿背着人将幸运符和七环的头发一同在燃气灶上点燃了。

    不到十分钟,七环手底下的人超过八成都给他回复了消息,说是不会跳巢愿意继续跟着他干下去,有一成人暂时没有回复,最后一成人直接从他的好友名单中消失了。

    七环狠狠地捶地板,他没资格抱怨谁,更没力气抱怨社会,他必须尽快把队伍重新拉扯起来,要知道,一旦到了片场,导演一看你手底下人太少,根本就不乐意给你机会。

    “先把面吃了,有力气了再砸我家地板。”苏温洛将腾腾的炸酱面递到了七环手边儿。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